第一百零五章 惊变


本站公告

    天空象是一只大鸟的丰满的翘膀,全是白色羽毛般的浮愣白云之间有些蓝色的深渊,金黄的太阳从那里出来了,它所散出来的光芒,改变了大地上的万物。

    天池一脉的生死界的据点选择了森林的一处边角地带。

    每当生死界开启之时,这里起码会有上百人居住。当然,在这些人之中,绝大多数都是服侍人的天池弟子,真正的尊者数量往往连十分之一都没用。

    因为并不是所有的尊者在出来之后还会回到这里,譬如厉家父女和郝血等人,就是直接返回。

    但就算如此,在这里的尊者数量却依旧是相当可观。

    除了已经离去的华瑞金之外,其余两位老牌尊者都已经走了出来,他们在街道上看着某个方向,眼中的神情凝重之极。

    就像是会感染似的,一个个的尊者们都从房间中走出,他们的目光也同时的锁定了一个方向。

    每一个人的眼眸中都带着一丝骇然之色,显然他们也被这股子的冲天煞气给吓了一跳。

    唯独金战役的脸上有着一缕若有所思之色,因为唯有他才知道,贺一鸣这一次之行后,竟然也激了第一缕的意念。那么此刻的如此变故,或许就是他想要趁热打铁的缘故吧。

    如果说一开始贺一鸣还控制的恰到好处,并没有将煞气过分的渲染出去。

    除了那些感应敏锐的尊者们之外,其余人基本上很难有所感觉。

    但是,随着那怒气的强大勃,贺一鸣的自我控制之力就在慢慢的减弱着。

    他身上的煞气逐渐的开始弥漫,就萄那些并非尊者的普通弟子们也开始感觉到了。

    这些弟子们一个个的打着寒噤,他们根本就不明白生了什么事情。要说有人工门挑衅,那就实在是太过于夸张了。

    这里的那么多尊者大人,又岂是一些摆设的物品。

    然而,片刻之后,那股煞气越来越烈,终于是让他们感到了难以承受。

    艾文彬经验丰富之极,他一感受到这股力量的突然加强,顿时是心知不妙,连忙高声喝道:“所有弟子立即撤离此地十里之外,半日之内不得回返。”

    听到了艾文彬尊者大人的命令之后,所有弟子都是如获大赦,以最快的度朝着远方跑去。

    他们的样子虽然看上去比较狼靓,但是却并没有任何人嘲笑他们,反而对于这些人表现出来的度感到了由衷的赞叹。

    在尊者级别的战斗中,这些连先天都没有达到的普通弟子根本就没有半点儿的作用。他们在这里的下场,除了白白送死之外,就唯有扰乱本派尊者的心神了。

    所以他们离开此地的度越快,对于门中长辈们的帮助也就越大。

    豁然,周围响起了一片惊恐的叫嚷声,一个院落的大门中突地窜出了二只野猪和一头梅花鹿,它们象是疯了似的不顾一切的前奔跑,瞬间就已经远远的离开了这里。

    不过,院中那些叫嚷声并没有停止,而是在持续了一段时间之后,才越来越小,并且最终消失不见。

    只是,这里的众人都是何等人物,他们的鼻头抽*动了两下之后,都是微微摇头不语。

    在空气中,竟然弥漫着一股子的臭气,令人嗅之,眉头大皱。

    这些人都是见多识广之辈,只不过是稍微的想了一下,顿时明白过来。

    贺一鸣的煞气逐渐增强,连这些被天池弟子们捉到这里暂时豢养的野兽们也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那些特别强壮的野兽在失去了看守之后,吓疯了乱撞,从而侥幸逃得一命。但绝大部分从森林中捕获而来的野兽,却是瘫痪在地,屎尿全流,自然是臭气熏天了。

    “艾兄,这是怎么回事?”字幕飞询问道。

    那些从生死界中出来,并且停留在这里的众多尊者们都是将目光移了过来。他们也想要知道其中答案,毕竟,能够让一位强大的自控能力卓越的尊者出如此惊人的煞气,那需要多大的仇恨啊。

    当然,若是让众人知道,贺一鸣其实是刻意为之的话,那他们就不会这样奇怪了。

    只是,谁没事喜无缘无故的脾气,而且还是这种仿若鬼哭岭的强大凶煞之气。就连金战役也不敢肯定是否贺一鸣有意为之,那就更不用说其他人了。

    艾文彬苦笑一声)道:“老夫也不知道)不过十…一”他犹豫了半响,道:“如此煞气,若是长期维持下去,只怕对贺尊者的身体不利,我们还是去劝阻一下吧。”

    他下意识的就说出了我们这两个字,那是因为在他的心底深处,已经承认了贺一鸣的强大。

    这个不似人的小怪物,他所拥有的力量,只怕已经不是自己能够单独抗衡的了。

    众人都是默默的点着头,竟然没有一个人察觉到其中的奥妙。那是因为众人刚刚结伴来到了贺一鸣的房间之前,就看到了百零八、白马雷电和宝猪也是站在了那里。

    看他们的样子,似乎非窜的古怪,既象是给贺一鸣护法,又好像是想要冲进去似的。

    一见到这个架势,这些尊者们立即明白,就连他们这些贺一鸣身边最亲近之人,也不知道究竟生了什么事情。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艾文彬的心中暗自叫苦,贺一鸣可是如今天池一脉风头最盛,并且是公认的最有潜力之人,若是真的在这里生了什么意外,那么纵然神算子大人他们不怪责下来,自己也是难辞其咎。

    “百兄,贺兄他怎么了?”艾文彬急促的问道。

    百零八缓缓摇头,如今他的性格已经与初下山之时有了极大的区别。以前肯定是听而不闻,毫不理睬,但现在多少都会回两句了。

    “我不知道。”硬邦邦的一句话将艾文彬接下去的千言万语给顶了回去。

    不过艾文彬等人却并不着怪,眼前这位可是能够与神算子大人比肩的强者,别说只不过是态度恶劣了一点,就算是不理不睬,众人也是不敢有丝毫怨言的。

    这就是实力的差距决定了个人地位的差距,在这个世界上,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

    金战役踏前一步,道:“百兄,贺兄弟可否需要我们的帮忙。”

    在这些人中,他是唯一敢与百零八这样说话的人了。

    百零八还是缓缓的摇头,道:“我不知道。”只是在说这昝话的时候,他的语气已经缓和了许多,并且多了一点儿的感情。

    金战役犹豫了片刻,道:“我不放心,要进去看看。”说罢,他笔直的朝着房门走去。

    其余众人的脸色都是微变,在房门外,不但有百零八把守,就连那匹拥有神兽血脉的圣兽白马就不是一个好招惹的家伙了。

    金战役竟然没有得到他们的同意就擅自去开门,只怕立马就会遭到强烈的攻击。

    但是,让众人大跌眼镜的是,百零八和白马雷电竟然没有任何阻扰的意思,任由他将大门打开,并且踏足其中。

    艾文彬心中一喜,连忙踏前几步。

    但是,他刚刚走出这几步,就已经是自动的停了下来。

    百零八那毫无感情的,令人忤的日光,以J8r龇牙咧嘴,露出了一副凶相的白马雷电都将注意力投到了他的身上,并且白马身上那凛然的杀气已经对准了自己。

    艾文彬相信,只要他再踏上一步,那么这两位任谁都不敢招惹的大家伙肯定会冲上来与自己动手。

    而想要与他们交手……

    那个后果艾文彬哪怕是不用想也可以知道答案了。

    尴尬的一笑,他只好停住了脚步,但是却用着担忧的目光朝着内里看去。只是,在他的心中,却有着一丝隐隐的不忿。

    虽然金战役是贺一鸣的好友,但他毕竟是灵霄宝殿之人,还没有真正的成为本门的客席长老。但是在这两位的眼中,似乎金战役远比他要放心的多了。

    其余尊者们也都是心中痒痒,想要知道究竟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在看到了那两位门神之后,却是不约而同的打消了进去的主意。

    连艾文彬都被拒之门外,那他们也就无咎自讨没趣了。

    进入了房门之后,金战役的眉头立即是皱了起来。

    如今的贺一鸣坐在椅子上,但是他身上的气息却与以往迥然不同,给他所带来的感觉,就是狂暴和凶戾,似乎是突然之间受到了什么巨大的刺激似的。

    他也算是经验丰富,心中所泛起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贺一鸣他走火入魔了。

    不过,仔细感应着贺一鸣身上的气息,他却惊讶的现,这些气息竟然是丝毫不乱,有条不紊。

    如果这也是走火入魔的话,那么这种事情也不会让人谈虎色变了。

    此时,贺一咚的双眸之内已经是赤红一片,在他的眼睛中,看到的东西都是带着一层红色的薄膜,而且在他的脑海之中,也泛动着一些奇异的念头,让他的双拳紧握,一脸凶相。

    金战役脸上突地闪过了一丝恍然之色,他飞快的退出了房门,道:“百兄,白马兄,贺兄弟练功欲罢不能,我们必须阻止他。”

    百零八沉声道:“怎么做。”

    金战役犹豫了一下,道:“我们出几个人将他制服,只有让他的真气不再流动,应该可以恢复正常。

    百零八认真的看着他,直到金战役:身毛之时,才道:“拜托你了。”

    说罢,他抱着宝猪,牵着白马,竟然走到了后方,摆明了一副看热闹的样子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