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四章 愤怒


本站公告

    “贺兄,你这一次闯的祸可够大的。”金战役苦笑着说“图腾一族何等强大的实力,你竟然在这一族的面前击杀了一位大圣者。

    这可是比当面打脸还要严重的多。只怕他们不会善罢甘休。”

    贺一鸣同样苦笑一声,其实他也不愿意与图腾一族结下死仇。但问题是招罄林此人已经知道在他的身上拥有神器雷震子了,若是不将他击杀,那么日后自己绝对是永无宁日。

    虽说自己从轮回之地中出来也肯定会引起轰动,但是这种轰动与拥有神器的轰动那可是绝不相同的。

    哪怕是有人怀疑他在轮回之地中得到了什么宝贝,但只要没有真凭实据,估计也没有多少人敢招惹他这个尊者级别的人物。但有了神器,那就是完全不同的事情了。

    轻叹一声,贺一鸣低语了几句。

    金战役的眼眸中顿时露出了极度的震惊之色,良久之后,他才缓缓点头,道:“若是如此,那就不得不杀了。”

    很显然,在了解到真正的原因之后,就连金战役本人都改变了主意。

    贺一鸣微微摇头,道:“不谈这个了,金兄,你这一次有何感悟。

    这句话也唯有在他们两人独处之时才能够询问,若是艾文彬依旧在此,那么贺一鸣无论如何也不会说出来的。

    金战役脸色一正,道:“这一次的感悟极深,但我却无法用言语说出来。可我有一种感觉,若是按照这一次的感悟修炼下去,那么成功激意念的可能性很大。”他缓缓的伸出了两根手指头,在贺一鸣的眼前摇晃了一下,道:“在这个期限内,我一定可以激意念。”

    贺一鸣狐疑的问道:“两年?”

    金战役眼皮子一翻,抬起了脚,做势要踹过来,贺一咚连忙拱手求饶,道:“金兄,你不会是想要在二十年之内激意念吧。”

    金战役傲然道:“正是二十年,嘿嘿……自从神道消失之后,刚刚晋升的尊者能够在二十年以内成功激意念的,绝对是凤毛麟角,几乎所有成功之人在百年后都进阶到九九归一的人道巅峰境界。”

    贺一鸣双眉一扬,笑道:“原来你也盯著人道巅峰之境啊。

    金战役嘿然一笑,并不回答,但是从他那自信的眼神中,却已经可以清晰的读出他的想法了。

    贺一鸣沉吟了一下,道:“金兄,还记得我们进入生死界之前的约定么?”

    金战役微怔,道:“当然记得,我们约定看谁先踏足五气境界。

    贺一鸣郑重点头,道:“实不相瞒,小弟在离开轮回之地的前一刻,也已经成功的激了意念。虽然也和你一样无法掌控和第二次教,但是你的领先优势已经是荡然无存了。”

    金战役双目中闪过了一丝惊喜交加的目光,他大笑道:“贺兄,这样的约定才是真正的有趣,二十年内,看看究竟是谁先进入五气境界吧贺一鸣陪着他大笑敏声,两个人的、了中都是充满了斗志和欢愉,有这样的一个朋友兼对手存在,对于自己将是一个永远的鞭策,唯有不断的努力攀越更高的高峰,在任何时刻都不敢有丝毫的放松,如此,才能够追上对方前进的步伐。

    金战役站了起来,道:“我这就回去修炼。”走到了门口,他突地停了下来,随意的说道:“这一次我就不回灵霄宝殿了,在你们贺家庄住上一年,一年后同往南疆。”

    贺一鸣微怔,他慢慢点着头,直到金战役离去之后,眼中才流露出了一丝感激之情。

    金战役之所以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不问可知,是因为担心图腾一族即将到来的报复。

    如果这一族想要报复,肯定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动手。所以一年之期,已经是双方都能够忍耐的极限了。

    !!!

    来到了椅子上,贺一鸣坐了下来,他暇意的舒展着手脚,竭力的让身体处于最为放松的状态之下。

    这是他经过了一段时间所摸索出来的最适合自己的办法。

    也唯有在这种身体最放松的情况下,他的思络才能够达到最活跃的地步。

    闭上了双目,贺一鸣就锹的思考着。

    自从他进入生死界开始,精神就一直处于一种紧张的状态之下,无论是从轮回之地出来,还是一怒击杀方晟,与三大五气尊者之战。这些都是相当刺激和危险的事情,若是一个不慎,就此殒命当场的可能性极大。

    贺一鸣在武道之上的修为虽然极高,但是在面对如此强大的对手之时,却也不敢有一丝的轻忽大意。

    心中的那根弦绷得紧紧的,哪怕是在与山顶洞人交谈之时,也没有缓和下来。

    直到此刻,回到了天池一脉的据点,他才真正的完全放松了。

    从心理到生理,完全的放松下来之后,他的精神就像是进入了一唰绷跖纱的境界之中,而令他感到奇怪的是,在这种境界中进行思考,头脑似乎是特别的清晰。

    隐隐的,贺一鸣似乎是抓住了什么,他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

    在这一片虚无之中,似乎有着无数絮乱的线团,而想要将它们警理出来,先必须要找到一个线头。

    贺一鸣甚至于能够感觉到,若是自己能够找到那个线头,那么就是说他找到了能够激意念的线索,若是按照这个线索寻根下去,或许这一切对于他来说就不再是什么秘密了。

    慢慢的,脑海中灵光一闪,贺一鸣想到了自己接触过意念之时的那种感觉。

    昔日在初入生死界前的山谷面前,众人都感受到了那股澎湃的近乎于无边的威压。贺一鸣却在那里使用自己领悟而来的神算之道打拳,差点儿就要进入了顿悟境界。

    那是他第一次尝试接触意念之道,只可惜最终的结果却是被人打断了。

    第二次,在离开那一片光之海的时候,他的心中充满了怒气,那是足以将一个人活生生炸开的极端怒火。

    正是固若这股怒火,引了他身上的某种神奇力量。

    这种力量在平时绝对不会出现,就像是看得见、摸不着的海市蜃楼,若是想要将这一片虚无化为实际上的力量,其难度就可想而知了。

    然而,在那一刻,极端的愤怒似乎成为了导火线,竟然真的将那股力量引了出来。

    随后,正是因为那股力量的存在,才让贺一鸣将带着本源之力的真气铠甲送到了凝血人的身上,最后阻档了光之海的洗礼,成功逃脱了出来。

    这一切的一切,都象是一场梦,但却是如此的真实。

    恍惚间,贺一鸣似乎明白了什么。

    每一个人的体质不同,想要激意念的方法也是各自不同。

    金战役是走火入魔之后,再在生死之间的顿悟,楚蒿州是经历了数十年如一日的破而后立才能得偿所愿。

    那么在他的身上,就要找到一条完全适合他自己的路子。

    那就是神算之术和极端的愤怒情绪。

    神算之术似乎是一种漫长的锻炼手法,使用这个技能与人交手,会在不知不觉中积蓄力量,当力量积蓄到了一定程度,那么意念的产生就是水到渠成了。

    而愤怒的情绪就显得极端了一点,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种极端的做法确实能够让意念尽快的出现。只是,贺一鸣十分担心,若是因此而产生意念,那么他日后是否还能够恢复那种心境若水的境界,是否会因此变得暴躁易怒。

    沉思了良久,贺一鸣眼眸中闪烁着一种令人悸动的光芒。

    正所谓不入虎穴不得虎子,不付出哪里会有回报。

    想要在武道之上走的更远,又岂能不冒一点儿的危险。

    一念及此,贺一鸣的身体缓缓的站了起来。他双目平视前方,那里是一块门板,正是供人进出的大门。

    无数的念头在贺一鸣的脑海中翻滚而过,他的眼眸逐漭变得炙热了起来。

    在他前面的那块门板之上,似乎并不仅仅是一块普通的木头而是变成了一个个鲜活的人物。

    胡斌,他生平所杀的第一人。此人恶行累累,死有余辜,贺一鸣绝不后悔将其斩于刀下。

    随后,大门上似乎又闪过了许多人影,这些人都是死于贺一鸣之手,或者是还未曾龚寸他手中的那些强大敌人。

    其中,当断指客与方晟谈论到血洗贺家庄的话题之时,贺一鸣心中的砰万丈怒火终于是无可压抑的爆了出来。

    他身上的衣服似乎是被风剧烈的吹过,虽然并未撕裂,但却也是猎猎作响!

    他的双目之中逐渐的被一片鲜血所充斥,巨大而无可压抑的力量从他的身体内慢慢的涌现而出。

    在这一刻,錾一鸣完全的陷入了一种自我迷失的境界中,他那刻意培养出来的愤怒已经达到了极限,甚至于是丝毫不会逊色于他在光之海中的那一刻。

    强大的愤怒就像是一把钥匙,一把能够打开通天大道之门的钥匙。

    虽然这道大门之后的道路注定是崎岖难行,但也比那些始终徘徊在外,不得其门而入的人们要好得多。

    正当贺一鸣完全的沉溺于自身的愤怒之时,他却并不知道,由于愤怒所引起来的杀意,在这一刻竟然是冲天而起,如果狂风暴雨般的朝着整个据点扩散而去。

    所有的尊者们脸上都露出了骇然之色,他们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一个地方,心中如同擂鼓般的剧烈跳动了起来……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