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怒发冲冠,雷霆怒吼


本站公告

    贺一鸣原先带着一丝诧异,一丝兴奋和一丝好奇心终于原了下。

    在听到了断指客的那句话之后,他的心已经变得冰冷一片 了

    并

    就像是原  本在暖烘烘的太阳底下,突然跑进了北国的冰天雪地,且还没有穿着衣服一样,冷的全身都有些儿抖了。

    詹煊竟然要杀他全家……

    整个贺家庄。如今上下老少,加起来足有上万人。但是在詹  煊的口中,竟然就已经 成为了一群侍·宰的羔羊。

    这一仞的原因贺一鸣非常清楚,开嵘国和天罗国。

    因为自己是天罗国之人,所以作为开 嵘国背后的真正隐匿起来的强者,就断然不能够容许自 己活下去了。

    无论是远赴深山图腾嫁祸,还是亲- 自现身’暗 算自己,这一切都是为了达到消灭自己的  目 的。

    如今,    自己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进入了轮回之地,那么在他们的心中也就成了必死之人。但仙们 明显不肯放弃这段恩怨,而是要将自己的家人斩草 除根。

    而且,更令贺一鸣目眦欲裂的是,方晟竟然厚颜无耻的要加入这场

    屠杀之中。

    对于此刻暴怒的贺一鸣来说,他已经无暇分辨方晟的这句  话究竟是否真心,他只知道,凡是说出这番话的人,就必须要死……

    若是方晟知道,他这句带着半开玩笑妁话被贺一鸣听到,并且下定了必杀之心的话,那么他肯定是悔之莫及。

    贺一鸣身上煞-气翻腾,    那一片白光顿时从玉盘中退了出来,回归到他的丹田之内。

    在失去了绝对的冷静之后,这一片光顿 时变得不再受他控制了。

    精神再度拔高。似乎又一次的来到了 半空之中,并且俯视着整个森林。他将那一片地方牢记在 心,并且回头查找自己所处的地点。

    通过了这个神奇  的玉盘,他立即找到了自己的方位,并且也找到了通向这两个 方位之间 的那 最短的一条直线。

    身形微徼晃动之间,贺一鸣已经  飞一般的扑了出去。他的手上依旧是拿着玉盘,并且在不断地进行着 路线上的微调。

    虽然在这一条路上,有着无数的参天大树,有着无数的灌木丛林,但是,他所是的道路。肯定是在他力所能及通过的最短的那条线之上。

    森严的杀气从他的身上弥漫了开来,但是却被他紧紧的控制在身周

    数尺之内。

    但是,所有被这股杀气笼草进去的动物,都会有那么一瞬间的呆滞,它们会变得如同木头一样的停滞·不动,直到半响之后,才吓破了胆般的回到老巢之中。    一日间之内,那是再也不敢轻易外出了。

    贺一鸣的度越来越快,在一刻钟之后,他已经可以隐隐的感应到前  方的那几股强大无比的气息。

    他的手飞快的将  玉盘塞入了胸前,随后双脚用力,瞬间 将度提升到极致,以乘风破浪般的气势疾冲而来。

    身形一闪,已经闪过了大树,,詹煊等-人顿时印入了眼帘之中。

    虽然在眼角处已经瞥到了一个白老人,但此刻 的贺一鸣别说是看到一位素未平生的老人,哪怕是他看到了天王老子,看到了神 算子,也休想阻止他 将詹煊等人立毙当场。

    身体神奇的扭动了一下,一片五彩光晕顿时 出现在他的手上。

    贺一 鸣体内真气澎湃,他舌绽雷霆,陡然一声霹雳大吼:

    “杀 一 一 一 一 一 一”

    此时,在见到詹煊等人的那一刻,他的心中充满了暴怒,那是一种丝毫也不逊色于在光漆之中,对 于自己无'能为力的痛恨之下的愤怒。

    这股怒气就这样充斥于胸中,让他不吐不快……

    他的真气不受控制 的充  斥于全身的每一寸角落,就连脑袋上的头都是根根竖起。

    这种感觉,与他在光之海中所感受到的情况一般无二。然而,这一次似乎 是稍微的有所不同。

    在他的嘴巴张开的那一瞬间,丹田之中  的各种力量似乎也感应到了他的情绪。

    除了凝血人自顾不暇,依旧是在静静的疗伤之外,那一点光,一点阴煞之气,还有一点通天宝塔的神之力,都被丹田搅动了起来。

    三神不同的力量同时狂涌而出,在他的经脉中结合成了一股怪异的力量,伴随着他胸中的无边毖气,同时  激了出去。

    “轰 隆  隆 一'一 一 一 一”

    空气中似乎可以看见一圈圈-的无形的波纹以  贺一鸣的身前为中心,向着前方呈扇形似的荡漾了开来。

    眼前的四个人。包括那位不知道来历的老人,都是在瞬间受  到了强 大的音波攻击。

    眼前的四人。都是尊者,而且郁血等-人还是刚  刚从生死界中出来,并且 在生死之光的面前有所领悟的尊者。

    所以贺一鸣根本就不会有任何的留手,但是,当这一道巨***的口中出之后,他却陡然间停下了脚步,双目圆睁;***

    在他的前方。包括那位老人在内的四个人都是膛目结舌,身体徼微有些颤抖。在他们四人的耳中,竟然都流出了一丝淡淡的血痕。

    这一道厉吼之威力,堪称是无以伦比,不但拥有着光明之海的 力

    量,还有着鬼哭岭的那 只龙蛇所散出 来的阴煞之气。    当然,最重要

    的是,就连那一点儿的神之力都被贺一鸣激了出去。

    这三种力量妁结合,所造就的威能实在是无  法想象,山顶洞人他们虽然是早有戒备。但却依旧是没有想到,竟然会遇见如此不可思议的

    幕。

    一时间,他们四人只觉绢眼冒金星,脑袋中轰鸣作响,全身陷入了一种看不见,听不清,乱哄哄的状 态之下。

    如果这时候贺一鸣全力出手,他可以毫不费  力的将这些人一举击

    但是,就连他本人都没有想到 过,这一 声威力无比的怒吼,竟然是一种伤人更伤己的大杀招 !

    当光暗的力量铵为一体之时,那种破坏力已经是无与伦比,再加上神之力的推波助澜,一路 上所经过的经脉,就像是被推土机推过了十七八次似的,变得剧痛无比。

    贺一鸣就这样站在了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他生怕自己一动之下,那些经脉就要寸寸断裂。

    就在他心中大骇之时,丹田中的郧股混沌真气再度涌现出 来。这些带'着'本源之力的 真气如同清泉一般,凡是它们经过的经脉,顿时就将那股子火辣辣的感觉全郄艚除了。

    仅仅是片刻夫,那种仿佛随时都会筋脉断裂见 阎王的感觉就消失了。

    当新的 真气再次通过了经脉之时,贺一鸣甚至于产生了一种劫后余生 般的感觉。

    不过,就是这段时间的耽搁,郝血等人已经从最初的那种震撼中摆脱了出来,他们看着贺一鸣,目光中充满  了畏惧之色,就像是在看待一个原  始怪物一般。

    “贺一鸣……你 还活着?”詹煊难以置信的叫道。

    贺一鸣放声  长笑,他朗声说道:“不错,贺某能够从生死界中出来,应该是出乎了阁下的预料之外吧。

    虽然在他的心中,恨不得将此人立即斩杀当场,但是此刻他却不敢有一点儿的轻举妄动,反而是希 望暂缓动手的好。

    因为此刻在他的体内,真气正在慢慢的一点点的流动,甚至于连稍徽大一点的 动作都不敢做。

    那一声  怒吼所造成的结果,让贺一鸣惊惧不已,在真气没有走遍全身经脉之前,他怎  么也不希望与人交手。

    詹煊的脸色已经是异常的难看,    再加上从双耳两侧流出来的那一丝鲜血,更是 显得峥嵘可怖。

    他颤声道:“不可能,我明明亲眼看见你进入  了轮回之地。Ⅵ

    贺一鸣冷哼一声,道:“轮回之地又如何,难 道你以为那里就一定能够困得住天下人  么?”

    詹煊的嘴唇抖了几下,虽然他很想说,几千年来,在人们的认讶中,轮回之地确实是有去无回之地。但是在看  见了此刻活蹦乱跳,精神抖擞格贺一 鸣,他的心中就是隐隐打鼓,这句话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

    山顶洞人静静的看着贺一鸣,他的目光中充满了戒备。

    贺一鸣刚才的那一道大吼,虽然不至于吓破了他的胆魄,但也让他

    惊惧不已。

    此时,他的脸色阴沉若水,突地道:“你,已经领悟了意念之

    道? '”

    郁血三人的脸色顿时变得愈的难看 了起来。他们与贺一鸣不同,这些出身于  最顶尖世家和门派的弟 子,对于 意念之道并不陌生。

    贺一鸣昂。改声长笑,他的笑声 越来越长,也越来越大,并且笑声 中的欢喜味道同样 是越来越浓。

    他的这番笑声绝对是出自内心,    因为他此刻终于已经确定,经脉中的伤势已经痊愈。此刻,就算是他全力以赴的运转真气,也不会有任何的问题了

    听到了贺一鸣的笑声之后,郁血四人面面相觑。心中同时沉了  下去

    想不到在金战役成功的光化了神 兵之后,贺一鸣竟然也领悟了意

    念之道。

    者

    若是让这两  个人再修炼个几十年,了。

    只怕就会成为最年轻的五气大尊

    半响之后。贺一鸣豁然收敛了笑声,朗声道:“各位,你们知道贺某为何而来么?”

    詹煊眼中凶光一闪,道:“你为何而来?”

    贺一鸣双目一凝,身上杀气毫无保留的散了出来。

    “贺某'今日 此耒,是来送阁下上路的……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