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无法看见的金之花


本站公告

    在感应过这二种不同的力量属性之后,让他在眼界大开之时,同时也有着一种蠢蠢欲动的冲动。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贺一鸣将一切在脑海中重新的演算了一遍,确定一切无误之后,他伸出了一根手指头。

    慢慢的,在他的这根手指头之上,就多了一丝淡淡的红色。

    这是他体内的一丝鲜血,当这一丝鲜血出现在他手指头的那一刻,并不是变成了血珠,而是非常直接的变成了一根血针。

    贺一鸣的心中陡然一动,丹田之内分出了二缕细微的到了极低的力量,同样的进入了血珠之内。 这二倭力量正是冰系力量和僵化麻痹的力量。 虽 然少到了极点,但是做为出其不意的功能来说,却也是绰绰有余了。

    屈指,轻轻的一弹,这一缕血针无声无息的飞了出-去。

    没有任何声音,就是顺着天地之伞的那一片气流,慢慢的向着前方飘了过去。

    这一枚血针极轻,轻到了无与伦比的地步,哪怕是贺一鸣在提炼这枚血针之前,也从未想过,这枚血针竟然会是如此之轻。

    他的脸色颇为凝重,双眸一眨不眨的注视着这枚血针,慢慢的,当这枚血针来到了前方的那张桌子之旁,仅有一只手掌长短的地方之时,血针的度骤然加快,就象在它的后面突然爆了一种力量,将血针深深的刺入了桌子之上。

    贺一鸣的双眸一亮,这只不过是他突奇想的一个办法,想不到竟然就真的成功了。

    若是单以威力而论,这一根血针与郝血的那种血团爆相比,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不值一提了。

    但是郝血的血团却大过于明显,任何同阶高手在看到那一团触目惊心的血,和感受到其中所蕴含着的强大力量之时,都会做出躲避的选择。 除非是尊者级别的强人,否则在同阶高手之时,估计也找不到哪个想要与之硬碰的傻蛋了。

    而贺一鸣所柏;创的血铪,却无疑是最好的偷袭方法。

    不但在即将接触对手之前,轻飘飘的毫无 力道,让人根本就是防不胜防,而且在这枚血针之中,还蕴含着冰系和麻痹的力量。 汉管齐下,连尊者大人在猝不及防之下,只怕也要大感狼狈了吧。

    只是,贺一鸣摇了摇头,这枚血针碍于自身能力的限制,还无法在战斗之中大规模之中的施展出来。 而且里面所蕴含着的力量,还是无法与郝血喷出来的爆裂血团相比。 所以,在正式的战斗之中,没有半点儿的用途。

    遗憾的叹了一口气,贺一鸣放弃了继续钻研的打算。

    想要释放出无数的血针,在目前是决无可能之事,若是他能够这样轻易的就将郝血的绝技偷学到手,那么这门绝技也不可能成为郝家一脉传承了数千年的绝学了。

    重新将精神收敛起来,贺一鸣似乎是在考虑着什么,他慢慢的将手掌摊开,一缕奇异的光芒在他的手上一闪而没。 随后,贺一鸣的手掌似乎是出现了微妙的偏差。

    他的手掌虽 然看上去依旧在那里,但是在与手臂连接的部位,却是有着一种奇异的感觉,就像是贺一鸣将这只手掌伸入了 泉水之中,而人们的视线却是在日光之下观看,被水波所引起来的力量弄花 7 眼睛,所以看到的手和手臂接触的范围相 当怪异似的。

    然而,在见到了这一幕之后,贺一鸣的心中专『充满了喜悦。

    这种力量,果然是神奇无比,竟然真的能够调动光的力量,引起一种神奇的折射效果。

    不过唯一遗憾的就是,这种力量似乎是与光线有关,光线的力量越强,这种力量也就越强,所能够造成的扭曲感也就愈的强大了。

    贺一鸣看 7 眼天色,想要等到天亮,似乎还是要有段时间。 而且更令他感到为难的是,哪怕是真的天亮了,他也不可能就这样走出去,光明正大的进行演练吧。

    若是让郝血三人看到了自己在施展失真术和凝血术,那么自己能否平安走出这座城市,就有待商榷了。

    按照贺一鸣 的估计,那三位内地的世家子弟一定会抛弃一切顾虑,不择手段的将自己留下。

    虽然自己并不害怕,但是自找麻烦的事情,他还是不想去做的。

    从床上一跃而起,贺一鸣正待耍一套拳平复一下心中的那一点遗憾之感。 眼角却突地瞥到了一物。

    在这个房间之中,有着专门准备着的檀香,这种檀香可不是什么粗制滥造的东西,而是内地世家们特别制作的高等级货色,哪怕是在天池之上,也没有如此清新之中带着一种高雅气息的檀香不过,贺一鸣并不是为这种香味而惊讶,他的目光紧紧的锁定了眼前那袅袅而起的烟雾,似乎是触动了某种心思,脸色变得阴 晴不定。

    终于,他抬起了头,日光中闪烁着一种坚定的神色。

    他点服了一根蜡烛,那微弱的光顿时散在房间之内,让人的眼前一亮。

    贺一鸣张口,一朵金之花顿时从他口中吐了出来。

    随后,这股金之花顿时开始了奇异的变化。它并不是变成了五行环,也不是变成了闪烁着金色的龙,更不是变成百零八,而是变成了一个实实在在的人形。

    当然,相比于一般正常的人类而言,这个人形实在是太矮了一点儿。 非但如此,这个人形实在是大呆滞了,就像是一个真正的雕塑一般 1 一动不动。

    贺一鸣深吸了一口气,他的全部精神再一次的集中了起来。

    大量的云雾力量从他的身体内狂涌而出,他的丹田就像是一台自动转换机,任由他拿取所有曾经修蟓过的真气。

    不一会儿,这个人形雕塑就已经被一层层浓雾所包裹,而就在此时,在这一片浓雾之上,竟然突兀的亮了一下。

    当这种力量以如此诡异的方式释放出来的时候,这团浓雾在波动了几下之后,顿时消失无踪了。

    哪怕是以贺一鸣的眼力,也依!8 是无法看出其中的破绽。

    非但如此,任凭贺一鸣的耳朵如同抽风般的晃动,也无法从中扑捉到一点儿的声音。这才是真正令他感到最 为满意的答案。

    他所擅长的云雾之术,本来就是最佳的隐匿力量。 当然,这种力量在某些时候,表现的还是有些明显。

    但是, 当这二股力量与他新进掌握的光的力量融合之后,那么一切就变得完美无缺了。

    三种力量的相互配合,竟然做到了将光线完全转折。

    此时,除了贺一鸣之外,无论是谁也想不到,在桌子旁那一片空空如也的地方,竟然还会有着一团被云 雾笼罩着的金之花。

    而更加微妙的是,这一缕全之花虽然是受到了贺一鸣的控制,但他们之间似乎又没有丝毫的联系,当真是妙到毫巅,令人感到了不可思议。

    一时间,贺一鸣的心中陷入了一种狂喜的状态之中,他在房间中上上下下起落,并且时而开门出去, 来到了院子中奔行片刻。

    半个时辰之后,贺一鸣终于是有所现。

    他的本人离开被云 雾遮掩的金之花的距离,绝对不能过三十丈。其实在越过了二十丈这个大关之后,贺一鸣已经感到了十分的难以控制。 在将近三十米之时,他甚至于隐约的感应到金之花似乎就要随时爆裂了,吓得他连忙赶了会去,将金之花牢牢穑住。

    对于这门新的现,贺一鸣充满了无尽的兴趣”

    随后,他不但将金之花吐了出来,就连土之花,火之花,还有风之花都一并吐出。

    虽然四朵有形之花的全部离开,让他感到了一丝疲惫,但他还是毫无停留的将这三朵有形之花隐藏了起来。

    做完了这一切,他的心中充满了自傲。

    让金之花变成了人形,只不过是他心中的一个美好愿望,但愿金之花在未来能够成长为第二个百零八。

    虽然这个愿望注定不可能实现,但自我安慰一下也是好的。

    如今,这四朵隐藏起来的有形之花,就像是四个随时听候他命令的炸弹。他有着一种感觉,哪怕是金战役站在这里中心之处,西四朵有形之花同时引爆的话,那么他也唯有命丧黄泉的份儿了。

    只是,想要做好这一切,其实并不容易。

    闭上 了双目,他开始重新吸收外界的力量,慢慢的开始弥补体内真气的损失了。

    四朵有形之花啊,纵然是贺一鸣,也是大感吃力了。

    半个时辰之后,贺一鸣长长的吸了一口气,他的精神顿时恢复的如同那生龙活虎一般了。

    感受着体内流淌着的危大真气,贺一鸣踌躇自满的走动了几步,心中充满了喜悦。他隐隐的现,这种功法应该还有着更大的展前途,但具体如何应用,就要他日后慢慢摸索了。

    突地,贺一鸣停了下来,耳朵微微一动,笑道:“金兄请进。

    未曾镇上的房门顿时被人推开,金战役一脸微笑的是了进来。

    么 ?一 鸣笑道:“金兄,那么晚了还要过来,莫非是有何指教金战役哈哈一笑,上前数步,就要在桌子旁的椅子上坐下去。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