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大师兄


本站公告

    孤仲晋和金战役同时脸煮微变。金战役缓声道!“贺引卢…一前可曾听说过通天宝塔的神迹?”

    “没有。”贺一鸣毫不犹豫的道。

    金战役眼神变幻莫测。终于问道:“那你是如何知晓。这座高塔是从地下“生,出来的?”

    贺一鸣坦然道:“我感觉的到。”

    金战役和张仲卷面面相觑,如果别人说这句话,他们肯定会嗤之以鼻。但走出于贺一鸣之口。他们却有着一种半信半疑的感觉。

    恍惚间,他们竟然真的泛起了一个念头。

    可能这家伙真的能够从巨塔中获得什么信息吧,

    “我们进毒吧。”张仲登轻咳一声,说道。

    贺一鸣环目一望,在巨塔的大门之前,有着数十人守护着,这些人的目光大都投注在自己的身上,并且目光颇为怪异。

    微微一怔,贺一鸣顿时明了。

    自己站在高培之前抚摸了半响,估计脸上的表情也是颇为沉迷,在这些人的眼中,自己的形象算是彻底的毁灭了。

    整个车队的其余人在费阒哼的招呼之下纷纷散去,而贺一鸣则随着张仲卷二人进入了这座高塔。

    在进入这座高塔之时。那些守卫的弟子们都是恭敬的向着张仲卷和金战役躬身问候。

    从他们的眼中可以看到尊崇之色。特别是在面对金战役之时,这种神采就愈的明显了。然而在感受到了他们的尊敬神色之后,贺一鸣也是想到了自己在天池主峰之上,各脉子弟看向自己的目光当其何其相像。

    他心中暗叹,金战役同样已经成为了灵霄宝殿的一面旗帜,和他一样,无论如何都是不能允许有败绩出现。

    贺一鸣并不知道高塔的具体高度,而张仲卷二人也没有想要详细介绍的意思。

    他们带着贺一鸣来到了高塔第二层的一个客厅之中。三人网月坐定不久,就同时将目光凝视到了房间门口。

    在那里,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人。

    此人是一位头戴高冠的老者,他的身上气度万千,就是这样随随便便的一站,却让人在不知觉中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投注到他的身上。似乎在这个房间中就仅有这一个人似的。

    贺一鸣心中大奇,此人竟然能够带给其他人如此强烈的存在感,而且似乎并非特意释放自身气息。由此可见,此人所修炼的武道功法,肯定是与众不同。

    “大师兄。”

    张仲卷和金战役同时恭敬的说道。

    那人轻轻的一挥手。道:“二位师弟,你们回来的正好。”他的目光落到了贺一鸣的身上,不由地露出了一丝惊讶之色,道:“这位是,”

    张仲卷连忙道:“大师兄,这位是来自于西北横山的贺一鸣贺兄。”说罢,他转头道:“贺兄,这位就是我们灵霄宝殿第二代中的大师兄魏宗津。”

    贺一鸣半躬身,道:“小弟贺一鸣见过魏兄。”

    魏宗津眼中闪过了一丝恍悟之色,微微一笑,道:“原来阁下就是西北横山的贺兄,真是久仰大名,只是想不到贺兄已经进阶一线天,真是可喜可贺。”

    贺一鸣愣了一下,他有过一次类似的经历,不由地苦笑不已。

    张仲卷连忙道:“大师兄,这位并不是那位药道人,而是横山新晋升的先天长老。”

    魏宗津的脸色微微一变。随后闪过了一丝喜色,道:“张师弟,横山一脉中已经炼制出新的驻颜丹了么?”

    张仲卷苦笑连连,他昔日在见到贺一鸣和药道人,又何尝不是如此

    着。

    金战役微微摇头,道:“大师兄,您这一次可是看走眼了。贺兄如今未满二十,哪里还需要什么驻颜丹来保持容颜。

    魏宗津的一双眼眸顿时亮了起来。他的目光在贺一鸣的身上再一次的扫过,不过这一次目光所包含着的东西就变得丰富了许多时,他身上原本就强烈的气息愈的狂暴了起来,竟然象是要将贺一鸣压倒似的。

    贺一鸣淡然的一笑。与他平静的对望着,似乎一点儿也没有受到他所爆出来的强大压力的影响。

    金战役亦是面带微笑,似乎同样的一无所觉。

    但张仲卷却是心中叫苦不迭,他忍不住后退了一步,这才勉强的将这种突如其来的压力承受了下来。

    魏宗津的眼中闪烁着惊异不定的目光,眼前此人竟然是一位不满二十的一线天,而且在自己的强烈气息压迫下,却是平静若水,不动声色。这种强大的定力修为。竟然比张师弟还要更高一筹。

    能够做到这一步的。除非是拥有过了张仲卷,与自己和金战役相若的实力。或者就是此人没心没肺,天生就对于外界的压力无甚感觉。

    只是,看着贺一鸣那平和的笑容,他隐隐的觉得,此人怕是以前者

    多。

    身上的气息收敛了起来。虽然依旧是有着一种光芒四射的感觉,但是那种刻意释放出来的压迫感

    “是老夫看走眼了,西北天池能够有贺兄这样的绝代之才,真是令人羡慕啊。”魏宗津真诚实意的说道。

    魏宗津说这句话的时候,下意识的朝着金战役看去。很显然,在他的心中也有着类似的感觉,原来在西北,竟然还有着一个比金战役更加变态的天才啊。

    四个人落座之后,魏宗津问道:“二位师弟,你们此行一切顺利吧。”

    张仲卷连忙道:“大师兄,一切顺利,而且驻颜丹的秘方也由贺兄带来了。”

    魏宗津的脸上顿时闪过了一丝喜色,他毫不掩饰自己的欢喜,向着贺一鸣重重一点头,道:“多谢贺兄了。”

    贺一鸣脸色微微一红,道:“魏兄客气了。”

    张仲卷将交换条件说了一遍,在提到炼制丹药成功之时,要分出二颗给贺一鸣之时,魏宗津似乎是犹豫了一下,不过他立即就拍板决定,应承了下来,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贺一鸣对于他的果决颇为敬佩,不过也唯有如此强势之人,才能够压得住张仲卷等人。成为他们的大师兄。

    当确定了驻颜丹之事后,金战役朗声道:“大师兄,听说祁连双魔已经来到了灵霄宝殿,并且想要挑战小弟。”

    魏宗津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道:“不错,师弟你无需理睬他们。

    他怒哼一声,道:“这二个。老不死打得一手好算盘,在大限来临之前,竟然想要以你为踏脚石,真是欺人太甚。”

    贺一鸣心中暗道。看魏宗津的表情,只怕整个灵霄宝殿之中,根本就没有人会赞同这样的决斗吧。

    金战役微微一笑,道:“多谢师兄的好意,不过既然他们挑战的是小弟,那么这件事情就让小弟来决定吧。”

    魏宗津眉头大皱,道:“师弟,他们二个可都是快三百岁的人了,若是此次再无法突破极限晋升尊者,那就注定陨落。你若是在此时与他们交手,实在是太过于危险。”

    “大师兄,要说危险,能够比得上小弟前往西方的那一次么。”金战役大袖一挥,豪气干云的道:“那一次小、弟出手十余次,最终惹出西方尊者,追杀小弟直至大申国境。若非小、弟命大,在生死之间悟出万里闲庭之法,怕是早就死于那人之手了。”

    金战役的双目隐现傲然之色,能够在一位尊者的追击之下逃生,这确实是值得骄傲的事情了。

    魏宗津似乎是想要反驳,但最终还是长叹一声,道:“金师弟,我知道你选择的修罗道是要在不断的杀戮中成长,但这一次的机会并不好,你要三思而行啊。”

    “大师兄小弟心意已绝,还请师兄应允。”金战役微微躬身,道。

    魏宗津面色难色,身周顿时现出了一阵强烈的压迫感。

    张仲卷突地插口道:“大师兄,尊者们虽然都在潜修。但多少也应该听说过此事吧,他们是如何看待的。”

    魏宗津的脸上顿时闪过了一丝无奈之色,道:“尊者们的意思是,一切有金师弟自己做主。但我们几个师兄弟商讨了一下,却是都不赞

    金战役哈哈一笑。道:“大师兄,您对小弟太没有信心了。”

    魏宗津轻哼一声。道:“如果他们仅有一人,那老夫绝不阻拦。”

    金战役摇着头,道:“夫师兄说笑了,以他们二人所修炼的功法而言,若是将其拆开,那还有挑战我的资格么。”

    魏宗津沉默了半响,终于是长叹一声,道:“也罢,师弟既然已经决定,为兄就不再相劝了。这一次,就让为兄陪着你,与他们那二个,老不死战上一场吧。”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虽然在一开始还有着一份勉强,但是当最后一个字说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充满了一往无前的气势。

    金战役感激的看了他一眼,道:“多谢师兄,不过小弟另有打算,就无需劳驾大师兄了。”

    魏宗津脸色一扳。道:“我可以允许你与祁连双魔一战,但却绝对不会答应让你以一敌二。”

    金战役失笑道:“大师兄小弟还没有那么狂妄自大,不过小弟已经有帮手了。”

    魏宗津微怔,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不由一脸的惊讶,道:“你?”

    贺一鸣耸挺胸,抱拳微微一礼,道:小弟不才,愿与金兄联手,还请魏兄成全。”

    凡:今天还是只有二章了,白鹤网网回家,修改了立马上,真是对不起,,

    不过事情已经差不多了,虽然后续的事情很麻烦,但应该不至于象这二天一样,对白鹤有这样大的影响了。

    明天铁定三更。希望后天能够多一些,汗”

    此外,群里的兄弟们请见谅,今天白鹤要努力码字了,实在是没时间上群,请看见的帮忙转告一下,谢谢!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