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疑问


本站公告

    大厅之内,卓万廉与贺一鸣相对而坐,在贺一鸣的身边,袁礼薰优雅的坐着,从她的身上所散出来的寒气似乎是愈的强烈了。

    也唯有贺一鸣这样的强大人物,以及卓万廉这样修炼了寒系真气的高手,才能够毫不在意。除此之外,别说是那些普通的后天弟子们,就算是药道人这样修炼了火系功法的普通先天强者,都有些不敢与袁礼薰长时间的待在一起。

    虽然这有些不太方便,但贺一鸣却知道,这是因为袁礼薰的冰系真气不断进步,一日千里的缘故。

    她身上的寒气越是旺盛,贺一鸣的心中就愈的高兴。

    今日大比已经全部结束,已经有一些分支开始离开天池主脉。当然,那些最主要的客人尚未离去,其中就包括了大申和北疆的客人。

    “卓兄,你可真是稀客啊。”贺一鸣由衷的道:“来到山上那么久,你还是第二次光临我们横山小院。”

    自从卓万廉随着黎明萱来了一次之后,就再也不曾过来拜访了。不仅仅是他一人,冰宫中的所有人中除了袁礼薰之外,同样没有第二个人来此拜访过。

    卓万廉的脸上现出了一丝苦笑,道:“贺兄见谅,不是我不想来,而是黎师叔下了禁足令,不允许我们随意外出。”

    贺一鸣微怔,看了眼袁礼薰。

    卓万廉连连摆手,道:“贺兄,你不会以为袁师妹也与我们是同样的待遇吧嘞”他顿了顿,羡慕的道:“袁师妹深得黎师叔的宠爱,我们若是离开了大院一步,肯定会被黎师叔重重责罚,特别是那些普通弟子,就算是被黎师叔当场格杀,也是大有可能。但是袁师妹三日之中起码有一日要陪在你的身边,可黎师叔就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没看见。”

    贺一鸣心中好笑,他初遇卓万廉之时,这个豪爽的汉子给他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但想不到的是,就连他也会有害怕的人。

    只要看他在黎明萱的面前,那犹如老鼠见猫般的表现,就知道那位老妇人在他心目中的地位究竟如何了。

    卓万廉诉苦完毕,道:“贺兄,我今日来此,是想要与你商议一件事情。

    “卓兄请讲。”

    “如今天池大比已经结束,我们离开冰宫也有将近一年的时间了,黎师叔决定在近日返回。”

    “卓兄这就要离开了,真是遗憾啊。”贺一鸣的口中说着遗憾,心中却没有半点儿的可惜之感。

    卓万廉的目光落到了袁礼薰的身上,道:“贺兄,黎师叔希望袁师妹能够一同前往冰宫。

    贺一鸣的脸色顿时是微微一沉,道:“卓兄应该知道,礼薰是我的妻子,难道你想要让我们夫妻分居二地么?”

    卓万廉轻叹一声,道:“贺兄是个聪明人,难道还不明白其中的厉害关系么?”

    贺一鸣脸色转冷,道:“北疆雪原的七彩冰宫虽然厉害,但却也未必就能管的到西北吧。或耸贺某并非冰宫尊者之敌,但横山天池原本就是一脉相承,我想天池主峰尊者们也不会袖手旁观。”

    卓万廉微微一怔,他哭笑不得的道:“贺兄说哪里话来,我们本宫就算是再无品,也不至于如此强人所难。”

    贺一鸣这才脸色稍缓,道:“既然如此,卓兄又是何意?”

    卓万廉脸色一正,道:“贺兄,你可知对于修炼者而言,元寿几何?”

    沉吟了片刻,贺一鸣隐约的猜到了对方这句话的意思,他的心中不由地又惊又喜,瞥7眼面无表情的袁礼薰,贺一鸣道:“先天强者拥有二百岁寿无,一线天强者大致在三百岁左右,至于尊者……”他顿了顿,道:&qut;据说一旦聚顶成功,就能融合天地之力,拥有五百年寿元。

    说到这里,就连他的眼中都泛起了一丝向往之色。

    五百年的寿命,对于普通人而言,简直就是与神仙无疑了。

    ,还有冰宫尊者黎明萱,一时间又走头大如斗了。

    卓万廉深深点着头,道:“不错,我们修炼者一旦晋升为尊者,立时便可拥有五百年寿元。”他的眼中豁然闪过了一道精芒,向着贺一鸣抱拳,朗声问道:“贺兄,敢问一句,你是否能够晋升尊者境界。”

    这一句话若是问到了其他人,哪怕是如同杨昊和周大天这样的三花境界的强者,他们也不敢给出一个肯定的答复。

    三花和尊者虽然仅是一步之遥,但想要跨过这一步,却无疑是千难万难。

    但是落到了贺一鸣的头上,这却似乎是一个根本就无需思考的问题。

    卓兄,小弟虽然不才,但是今生晋升为尊者的信心还是有的”贺一鸣逐字逐句的说道。

    虽然他并没有刻意的加重语气,但就是这样平静的说来,却平白的令人生出了一种强大的信心。

    卓万廉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他的心中也是感慨万分。

    贺一鸣的进步度堪称恐怖,他早就熄了与其抗衡的念头。但是如今对方已经凝聚三花,即将冲击顶尖儿的聚顶尊者,却依旧是让他的心中有着一丝难以用语言来表达的茫然。

    摇了摇头,将这种奇异的感觉抛了开去,卓万廉沉声道:“贺兄,当你成功的晋升为尊者之后,就能得享五百年元寿,那么到时候袁师妹呢……她目前仅有先天境界,甚至于连一线天都不是,你又要让她如何自处?”

    贺一鸣顿时是哑口无言,这一句话确实是说中了他的软肋。

    脸色变幻了片刻,贺一鸣抬头,目光紧紧锁定了卓万廉,沉声道:“卓兄,若是礼薰随着黎前辈前往冰宫,就一定能够晋升尊者&?”

    卓万廉立即是昂挺胸,如同一只清晨打鸣的骄傲的大公鸡般。

    “贺兄放心,我们北疆冰宫对于寒系真气的探索和掌握,绝对是当世第一,若是连我们也无法让袁师妹晋升为尊者,那么普天之下,就再也不可能有人能够做到这一点了。”

    贺一鸣双眉轻扬,对于这句话他并不怀疑,虽然他的体质特殊,但是这对于袁礼薰的进价并没有什么帮助。

    而以袁礼薰此时的体质,放眼天下,怕是也唯有七彩冰宫能够给予她最大的帮助。

    心中迅快的闪过了数个念头,贺一鸣的眼中原先的坚定之色已经消失殆尽,此刻所涌现出来的,是一丝茫然和犹豫。

    卓万廉轻咳了一声,道:“贺兄,我知道贤伉俪情深意重……不过,有时候小小的分开,其实是为7日后更加长久的团聚。贺兄若是今日举棋不定而错失良机,只怕他日后悔莫及啊。”

    贺一鸣转过了头,与袁礼薰四目相对。

    从她的那一双清澈如水的眼眸中,贺一鸣所看到的,是一颗平静的心。

    没有任何语言的交流,但是他们二人已经相互的明白了对方的意思。袁礼薰已经将决定权交在了他的手上。

    仿佛是突然在心中多了一份沉甸甸的责任似的,贺一鸣长嘘了一口气,他的眼中豁然闪过了一道凌厉的光芒。

    “卓兄,小弟有一事石二明,想要请教。

    “贺兄请说。”

    “无论是天池主脉,还是七彩冰宫似乎都对礼薰另眼相看。我知道这与她身上的极寒体质有关,但我却不信,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而让黎明萱尊者大人万里迢迢从北疆赶来,并且千方百计想要收礼薰为徒,还要让她成就尊者境界。”贺一鸣的声音低沉有力,却充满了一种凌厉的味道:“我想要知道真正的原因,请不要用惜才这种可笑的接口来推搪于我,贺某虽然并不聪明,但也不至于笨到这种地步。”

    卓万廉张口结舌,半响之后,他的脸色也是变幻莫测起来。

    贺一鸣伸出了手,遥遥一抱拳,道:“若是卓兄以为无法回答,那就请暂且离去,等有人能够给予贺某完美的答案之时,贺某再考虑这个问题。”

    卓万廉无奈的站了起来,向着贺一鸣还了一礼,二话不说的就离开了。

    袁礼薰目遂他离去,突地问道:“一鸣,你是如何有这种想法博?”

    贺一鸣冷然一笑,道:“黎明萱对于你我的态度迥然不同,特别是在见到你的时候,那种态度绝对不象是一个师傅对待弟子的样子。我敢肯定,他们千方百计的讨好你,并且格养你,应该是有什么事情需要成为尊者之后的你去做吧。”

    袁礼薰考虑了一下,道:“很有可能,但是如果没有他们的帮助,我能够晋升为尊者么?”

    贺一鸣顿时哑然,他有心想要说一句是,但是在看到了袁礼薰那愈的清丽脱俗,仿若是能够印出人心的眼眸之时,这一句昧着良心的话顿时说不出来了。

    片刻之后,贺一鸣终于想通了一件事情。

    无论那些尊者老怪物们想要袁礼薰去做何事,都会先将她培养成为一代尊者。

    这并不是阴谋,而是**裸的阳谋,就算是贺一鸣看出了破绽,也同样没有破解的方法。

    想要让袁礼薰成就尊者境界,就必须接受他们的条件,除此之外,别无他法了。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