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价值


本站公告

    横山主峰之上,贺一鸣暂居的房间自然上太伯贺荃信苦修的那座院落之中。

    今日,横山之上发生了这样的大事,连山道也崩塌了一角,那轰隆隆的巨响让贺恭信也是有些心神不定。

    但贺武德强行喝住了想要外出的贺茎信。

    在横山这个地方,若是连几位先天长老都无法摆平的事情,那么纵然是加上贺茶信也是白搭,既然如此,与其想着外出看热闹,不如在家好生修炼,以求早日达到内劲十层巅峰,进阶先天境界。

    贺基信在老爹的呵斥下,也唯有唯唯诺诺,继续静下心来修炼了。

    贺一鸣回到了院落之中,看到了这一幕之后,也是放心了。他心中庆幸,还好爷爷坐镇于此,否则能够将大伯完全压下来的人,还真是屈指可数呢。

    贺武德见到了。鸣,眼睛立即亮了起永。贺一鸣向着他微微点口头,挤出了一丝微笑,贺武德顿时完全的放下心来。

    然而,他却不知道,在贺一鸣回过头去之后,那眼中的温和已经彻底消失,唯有一种冷冰冰的,几乎是冻到了骨就的寒意。

    迈着坚定的步伐,和平常一样的采到了自己的房间之前,贺一鸣才感到身后爷爷的视线转移了开来。

    他伸出了手,平平的将摩门推开,随后走了进去。

    当房门掩上的那一刹,他心中的那把复仇之火顿时如司火山爆发般的喷发了出来。”百零八。”贺一鸣压抑着的声音中有着随时都会爆发的力量。

    “什么事。”百零八的声音从房间中的一角响了起来,他就象是一个幽灵一般,静静的坐在了地面上。若是让于惊雷等人见到了他现在的这幅随意的席地而坐,没有半点宗师气度模样,肯定会怀疑自己的眼睛了。

    贺一鸣转身,来到了百零八的面前,他默默的在百零八的身前蹲了下来。

    ,百零八,我要报仇,你帮我”在我的序列中,有不能伤害原始星球智慧生命的条例。”百零八的声音没有起伏,道“我不可能帮助你。”

    贺一鸣豁然一笑,道,“百零八,你或许也知道,我爹爹在武道修为上并没有太大的天赋,所以他将精力转而投入到了经商之中。他老人家经营店铺多年,总结了一句话。”他一字一顿的道,“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买不到的店铺只有你的出价不够。”百零八怔怔的望着贺一鸣,似乎并不明白他的意思。

    贺一鸣伸出双手,拉住了自己的衣襟,他突地用力一撕,那件外衫已经是撕裂开来。

    一条银色的项链就这样挂在了贺一鸣的胸前。

    当这个项链露出来的时候,百零八的眼睛终于是稍微的亮了一下,但旋即就黯淡了下来。

    除了在第一次见面之时,百零八主动的想要抢劫贺一鸣脖颈上的项链之外,他就再也未曾将主意打到这上面来了。

    强大的真气从贺一鸣的体内狂涌而入,仅仅在几个呼吸之内,项链之上就泛起了奇异的光芒。

    当贺一鸣成功的将有形的风之花凝练成功之后,他的真气与以往相比,又有了不同的变化,真气的凝练程度达到了一个新的标准。真气的总量或许增加的并不大,但是真气的质量却有了天翻地覆的区别。

    输入银项链的真气虽然远不如以前的那么庞大,但是却已经足以满足项链开启的标准了。

    奇异的空旬世界出现在贺一鸣与百零八的面前。

    贺一鸣的眼睛根本就没有朝着这个空间世界望上一眼,他的双目紧紧的盯着百零八,他毫不掩饰自己的希翼和渴望。

    “我爹爹以前买不到合适的商铺,那是因为他的出价不够,无法让对方心动。于是,他提高了价格,整整提高了三倍,结果他顺利的买到了心目中理想的店铺。而这,也是我们贺家庄在太仓县城的第一间店铺。”贺一鸣的声音平稳而有力,“你也曾经与我说过,我们之间的交易,是等价交换。那么,当我提供更多的能量石之时,你是否还能够给予我平等的交换呢?”他伸出了手,直接的进入了那一片看似虚无的空间世界之中。

    当他的手拿出来之时,上面已经多了一颗拳头大小的奇异的白色石头。

    或许是因为这。块石头较大的关系,与以前仅有拇指大小的能量石相比,它不但多了一份奇异的光泽,而且还散发着一丝极其微弱但却绝对存在着的白色光芒。”能量石,这是你需要的东西。”贺一鸣平静的道,“你曾经说过,需要大量的能量石,那么它,足够让你违背那个什么该死的序列问题了么?”百零八默然不语,他的眼睛突然闪烁了起来。

    贺一鸣并不知道,这其实是极其高速运算的结果,但他却隐隐的猜出了,这位不是人的百零八正在和人类一样,犹豫不决。

    拳头大小的石块,整体来说,绝对超过了拇指大小石块的十倍以上。

    如果能量石真的能够在百零八的进化道路上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是他不可或缺的东西,那么他应该会点头答应的吧。

    片刻些外,百零八眼中的告算慢慢的平复了下来,他依旧是用兽微舆的口气道,“对不起,我不能够答应你。”贺一鸣二话不说,他再度将手伸进了那个奇异的空间世界中。

    第二块,第三块,第四块,当第五块拳头大小的能量石放在百零八面前的时候,贺一鸣却失望的发现,百零八的眼睛甚至于连闪动的过程也省略了。

    眼中笃定的神情已经消失了,贺一鸣苦笑一声,他发现,经过了这几个月的相处之后,虽然他以为已经看透了百零八,但实际上,这只不过是他的自以为是罢了。距离能够完全的看透这个神秘的家伙,还有着一段遥不可及的道路要走。

    贺一鸣的手放开了银项链,眼前的空间世界顿时消失在虚无之中。

    “你真的不愿意帮我么?”贺一鸣的声音中充满了失望,“只要你能够帮我,我可以给你更多的能量石。”百零八微微的摇着头,道,“序列问题是不能违背的。”贺一鸣低声的咆哮幕“为什么,那个该死的序列问题难道是神的旨意么?”,这与神无关,但这却是我存在的慧义,若是我违背了序列问题,那么我的存在就会被抹杀。”“胡说八道。”贺一鸣双目中精光一闪,道“你不是说过了,你已经无法回到你的世界。难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人能够惩罚你么?”有。”百空八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道“如果我违背了序列,那么我就是叛逆者,会被序列抹杀,并且以备份系统将现在的我覆盖。”贺一鸣张了张嗜,片刻之后,他终于确定,自己并不能理解对方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是有一点他听明白了,那就是无论他付出何等代价,对方都是不可能答应自己的条件。

    长长的嘘了一口气,刚刚进入房间之中的那股子气势顿时消散了许多。

    百零八突地开口道,“就算是我愿意帮助你,你也未必就能够报仇。”贺一鸣豁然抬起了头,问道,“为什么,你不是已经进化到相当于三花境界的地步了么。”,我不明白什么是三花境界,但你知道,我与你们是不同的。在当初设计的时候,我被设计成不易被杀死,但却并没有被设计成那种可以轻易杀死其它生物的超级兵器。”百零八的声音中似乎是多了一丝诚恳的味道,“我的任务,是探索未知的星域,所以我最大的特长,就是从各种恶劣的环境中活下来,而不是杀人。我可以凭借进化过的身体强度,在对抗你们人类的时候不至于受到伤害,但是想要让我杀他们,那就并不容易了。”

    贺一鸣张大了嘴,他的眼巾充满了狐疑不定的神色。隐约旬,贺一鸣觉得百零八并没有欺瞒与他,但是于惊雷给予他的评价却绝不会有错。

    能够一拳将于惊雷击退,起码,这种力量应该是属于三花强者的威能吧。

    事实上,百零八确实未曾撒谎,但是有一点他却自然而然的隐瞒了下来。

    他确实是以探索型为主体而制造的,但是在吸收了大量的能量石中那最为纯净的本源能量之后,他的进化方向就转而向着全能型而去了。

    若非如此,当他遇到红狼王的时候,也不可能将它的那颗狼牙崩掉了。

    二个人对视了良久,贺一鸣终于站了起来。

    他将身上撕裂的长衫脱掉,来到了衣橱处,在里面挑了几套衣物,先选择了其中一套穿上,随后将剩下的衣物打包放入了空间世界之中。

    不过在这一个过程中,他小心的将那些与第一件长衫式样和颜色相似的都留了下来,而且所挑选的,都是以紧身衣为主,其中的几件,更是有点儿象是夜行衣似的。

    这些衣服与先天强者的身份不符,一般来说,在正式的场合之下,并没有哪个先天强者会这样着装。之所以在衣橱中有这些衣服,那是因为这里是他的长居之处,有时候修炼拳脚功夫之时,穿着紧身衣总是方便一点的。

    挑好了装束之后,贺一鸣背起了大关刀,毫不犹豫的走了出去,自始至终,他都再也未曾朝着百零八的方向看上一眼。

    当他手指头碰到了门把之时,百零八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你的东西忘记了。”,没关系,送你了。”贺一鸣笑道“若是我没有回来,也算是我们相识一场的礼物吧。””你知道这些东西的价值么?”知道。”贺一鸣自嘲的一笑,道“任何一块都可以雇佣你起码十年以上,若是拿出去卖,应该有人会抢破头皮争抢的吧。

    百零八的眼睛突地亮了一下,问道,“你以为,水炫牲的价值,比这些东西和你的性命都重要么?”贺一鸣沉就了半响,缓声道,“你不懂,有些东西,是不能用价值二个字去衡量的,它们,无价…”他的声音刚落,大门已经打开,并没有见他怎么移动,就已经离开了这个房间。

    百零八的目光落到了地面上的那几颗能量石之上,在他那几乎已经是尘封了记忆之中,闪过了一些画面。

    当他遁牢眸前,第一次在泣个,星球仁出现的时候,所岛到的那个舞外的丰人,似乎也曾经说过了某一句话。

    “你不懂,有些事情,是我们一定要去做的,、,一个神道,一个先天,都是人类中的杰出者。但是为何在相隔了数千年之后,却说出了大司小异的一句话呢。

    百零八的脑袋稍微的侧过了一点点,良久之后,他突地说道,”我确实不懂啊,还有什么能够比等价交换更重要的呢。”

    然而,他却并不知道,就是这个,动作,便已经让他看上去,有那么一点点的,象是一个正常的人类了。

    贺一鸣的身形飞舞,已经来到了半山腰。

    在这里,他停顿了一下,目光望向了一搓在悬崖前突出的巨石上。

    那里,有着一股让他寄常熟悉的气息,这股气息正散发着强大的真气,引动着天地之气。就在贺一鸣的真气弥漫探索到那里之时,这股气息顿时剧烈的爆发了出来。贺一鸣甚至于能够从中感到一种强烈的召唤意思,他知道,这是先天强者通过天地之力对他发出的邀请。

    能够做到这一点的,并不是普通的先天强者,而是有着一线天中双花修为的于惊雷。

    迟疑了片刻,贺一鸣改变了方向,朝着那里飞奔而去。

    距离索戈,蛇儒等人离去,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就算是想要追击而去,也不差这点儿的功夫。

    很快的,贺一鸣已经来到了这一块巨石之上。

    横山一脉,是耸立在西北山脉中的那十万大J中的一角。

    这里,一座座连绵起伏,耸立云端,从巨石上往下一看,犹如仙人一样踩在云雾上飘游。

    当贺一鸣来到了巨石之上,那眺望着远方云雾的于惊雷也几乎同时回转了身子。

    二个人的目光在瞬间相逢,虽然没有任何的语言交流,但他们却在司时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于长老,对不起”贺一鸣沉声道。

    于惊雷摇着头,笑道,“你没有对不起什么,若是我年轻个二百岁,也会和你做出同样的选择。但可惜的是…,他长长一叹,道,,我已经老了。!”贺一鸣张嘴欲言,突然想到了已经逝去的水炫牲,顿时是默然无语了。

    于惊雷缓声道,“贺长老,请原谅,我不能陪你同去。”贺一鸣深深点着头,他当然明白,自己一个人去报仇,那是私人恩怨。但若是连于惊雷也跟着上去,那就是将横山一脉全部牵扯在内了。

    无论于惊雷如何看重自己,他不阻止自己报仇,就已经是能够做到的极限了。”还有,我邀你来此,也是为了告诉你一句话。”于惊雷的表情无比的凝重。”于长老请讲。”于惊雷的双目中精光四溅,道“我知道,你这一次想要追杀的图腾一族中,有十位图腾使者,有二位图腾大使者,还有二只经过了历练而变异过的千年灵兽。想要杀他们,实在是难上加难。但是,我还是想要奉劝你一句话。这一次,一定要在他们返回图腾老家之前,将他们全部杀了。哪怕是为此付出一定代价,也是在所不惜。”贺一鸣心中一凛,他原本以为于惊雷会劝他要首先保证自身安全,但没想到,他虽然是劝了,但意思却截然相反。

    “我知道你很奇怪,但是我要告诉你,一旦他们返回图腾一族,那么你就将永远的失去击杀他们的机会了。”于惊雷的声音凝重无比,道“图腾一族之内,有着真正的绝顶高手,除非是你达到了九九归一的九重天境界,否则进入图腾一族大开杀戒的结果,就是唯死而已。”贺一鸣的眼眉微微一跳,他沉吟了片刹,道,“于长老,若是我真的将他等全部击杀,是否会给横山一脉带来灭顶之灾?”于惊雷放声大笑,他的声音中充满了无尽的豪气,“贺长老,你太小看我横山一脉了。我们横山屹立数千年之久,自然有其道理。只要是私人恩怨,那么图腾一族再强大,也不敢将我横山一脉灭绝。”看到贺一鸣眼中的疑惑之色,他笑道,“我们这里有千余人,若是敌人势大,难道我们不会跑么?只要让我们有一人逃脱,天池山主脉就会为我们出头。哪个图腾一族出手,都会遭到同样的灭族之祸。你记住,我们横山一脉,并非无根浮荐。天池主脉更是与东方大申的灵霄宝殿、北疆雪原的七彩冰宫和南疆群岛的万丈琉璃洞源出一脉,数千年来相互扶持,共经磨难,已成一体。我们…无惧任何人。”他的声音隆隆响起,在这片云雾缭绕的山石中回荡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百倍偿之…,贺一鸣的心中震荡不已,他看着这屹立了千万年之久的高耸山…峰,心潮澎湃,豁然一声长啸,如同夏日天雷,轰鸣不绝。

    雷声逐渐远去,仿佛是直至天边尽头。

    正在山道上舔劳的众弟子们面面相觑,无不是惊异不定。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