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凝练风之花


本站公告

    幽鲤四肝小十六武第二十二戎旧邓侧晋升为一线天之后贺一鸣也曾继续修炼过这门金系战技。但是当他修炼到了第二十一式之后就再也无法再进一步了。

    他隐约的觉得这门战技确实是博大精深而且二十式之后就愈的登上了一个新的台阶每多掌握一式其中的玄奥就愈的精深而不可思议。

    原本以为在他能够凝练出一朵有形之花前是无法更进一步的了。但是此时在对于老人的缅怀以及对于图腾一族的怒火之下他竟然硬生生的利用五行合一之力将第二十二式逼迫了出来。

    这一式的威能果然是非同小可虽然此刻贺一鸣已经陷入了精疲力竭、山穷水尽的地步但是当他真的将这一式施展开来之时他才明白为何想要施展这一式竟然是如此之难。

    若是单以威力而论第二十二式所造成的破坏力未必就能够大的过第二十一式。

    但是在施展第二十二式之时四周的兮间顿时象是被金系的力量所凝固了似的在这片范围之内似乎没有任何东西能够移动了。

    其实在第二十一式之时这种凝固周围空间的力量就已经若隐若现的露出了一丝端倪。不过可惜的是那一式所凝固的力量实在是太薄弱了。

    别说是先天境界的强者只怕连后天高手也可以轻而易举的挣脱。

    所以除非是在势均力敌、或者是相差不远的二者交锋之时才能用得卜这一式与对方做生死相搏的最后一击。

    而在~般的情况下基本卜就没有施展这一式的机会了。

    可是掌握了第二十二式之后贺一鸣的心中明白这一式不仅仅在生死关头可以做为保命之用哪怕是在面对远逊色于他的对手之时一样可以激出来。

    就算是对方想要逃遁但是当第二十二式展开之时那种可以凝固一切的力量足以将猝不及防的对方在短时间内羁绊在原地。

    一时间贺一鸣沉静了下去。

    他的思绪在高度的集哼、紧张、悲伤和痛恨之后终于是放松了下来。

    当他平躺在地上的时候恰好看见由于他那惊天动地的一刀已经将山壁劈开了裂缝那隐藏在山壁中的怪石散出来的乳白色光芒已经是朦朦胧胧的照到了他的身体之上。

    闭上了眼睛任由白色的光芒在他的身上挥着神奇的效果。

    贺一鸣的脑海中一片空白。

    在这一刻“他忘却了心痛忘却了悲伤忘却了仇恨也忘却了思念。

    人生十八年他的经历仿佛在这一刹被全部的抹去了。

    他的脑海中就象是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般又像是一块尚未开始描绘的白布般一尘不染。

    他所有的感觉所有的力量所有的一切的一切都似乎是随着那不可思议的第二十二式迸了出去。

    如今留在这里的就象是一个最普通的外壳再也无法承载起丝毫的感受了。

    淤淤惑淤一股风轻轻的吹了过来它舌过了湖水刮过了小草秀过了贺一鸣的肌肤。

    在那风中似乎在呻吟着什么似乎在歌唱着什么似乎在叙说着大自然的奥秘。

    贺一鸣听到了他从风中听到了不同的声音那不同的风拥有着不同意味的风声。

    有清风徐徐风和日丽的微风好似侍女天鹅的羽扇拂着温馨的气流袅袅的圈绕着他。

    贺一鸣的意识似乎是脱离了身体他沿着这股风慢慢的前进他象是变成了一缕同样的风从身边朝着远处飘去。

    在一个山林之间他遇到了自然的山风。这些风不挟灰也不带尘。它们不热亦不冷稍微有点凉丝丝的总像是北国的秋风。它轻柔、洁净、清爽、沁人心脾梳人灵境。

    贺一鸣继续前进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似乎是离开了山林来到了那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之上。

    大风摇撼着大树的枝叶像战场上千军万马在呐喊像狼嚎似的呜呜直响听起来阴森得怕人。

    在这里贺一鸣听到了恐惧听到了那无比的自于内心中的敬畏的声音。

    豁然回他看到了……

    那狂风铺天盖地而来飞沙走石天地连成一片。

    一条直直立起的长蛇似的大风它脚踏着白沙地面头腹着万里亢云的天空它漫过小树、坟丛、沙岗摧残着一切滚滚前进。

    这是天地之力由那无尽的天地之气所引的力量并非任何人力能够加以抵抗。

    在这种力量的面前任何强大的存在就象是变得渺小无比任何人都无法与这种似乎能够席卷天下的力量抗衡。

    贺一鸣紧闭着的眼珠慢慢的转动着就象是一个正在从熟睡中缓缓清醒过来的人。

    终于他睁开了眼睛。

    就在他睁开了双目的那一刹在他的身边涌起了一阵风。

    这是一股突如其来的风这股风并不强大但却象是一个听话的孩子似的绕着贺一鸣的身体不断的旋转着。一道道的风就象是一双双的手掌在他的身上按摩着让懒日哦疲惫的身心得到了最好的舒解。懈删终于贺一鸣张开了口他吐出了一口气。

    这是一股真气也是一朵由真气凝聚的尚未完全成形的花。

    然而与贺一鸣以前吐息的水之花不同在这朵花中却是泛着一丝淡淡的青色这一缕清色若有若无似乎是随时都会随风消散一般。

    青色的花在虚空中飘荡着象那狂风中的火烛仿佛在下一刻就会熄灭。

    但是这一缕火苗却是异常的顽强它以无与伦比的斗志缓慢而茁壮的成长着。

    终于环绕着贺一鸣身上的那股仿佛定具有灵性的风恋恋不舍的离开了他的身体随后卷入了那朵小花之中。

    这似乎是无限的强大的能量“小花在瞬间就已经完全的稳固了下来。

    贺一鸣慢慢的甸上了嘴那虚空中的小花顿时朝着他的口中涌去当贺一鸣的嘴巴完全田上之时那朵花已经整个儿的被他吞了进去。

    贺一鸣的双目中再一次的闪动着晶莹的光泽。

    就在他失去了所有的力量耗尽了全部的力气平静的摔倒的那一刻他感受到了风的存在聆听到了风的声音。

    不知为何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他莫名其妙的凝聚成了风之花。

    在今日以前他一直在尝试着凝聚水之花并且已经摸索到了无数的经验。就连他自己也以为能够凝结的第一朵有形之花肯定是水之花。

    但是今天当他身处这样的环境中之时却凝聚出了风之花。

    感受着体内那因为级凝固而充盈的感觉贺柳鸣的心中却是亢比的悲哀。

    在他接触风系力量并且小有成就的时候正是水炫牲老人将顺风耳奇功送来的那一刻。

    然而如今水炫横身颇之后他却立即以风系顿悟的方式将风之花凝形成功。

    这一切是那么的玄之又玄。

    似乎在冥冥之中老人又尽了一份力量似的。

    贺一鸣的身体一挺已经从地上跃了起来。他的身体就这样的直接跃到了半空中随后他的身体似乎是在空中停顿了那么一下之后才开始缓慢的飘落下来。

    没错正是如同那没有多少重量的纸张和树叶一样从半空中飘飘荡荡的落了下来。在他的身周盘旋着一种突如其来的风这阵风轻轻的吹过将他的身体吹向了那座粗糙的石棺旁边。

    贺一鸣默默的看着石棺之内老人的模样依旧是没有半分改变。

    如果不是这诡异的黑色那脸上的笑容简直就是栩栩如生。

    终于贺一鸣脸庞上的肌肉抽揭了一下他的声音虽然很轻但却是坚定的如同那横贯西北的山脉永远也不会倒塌。

    “水老哥你放心天罗国“、有我。”

    淤惑涨您石棺被贺一鸣亲手埋入了这一块风景秀丽的山谷之中。

    老人为天罗国操劳了一辈子既然已经身亡那就让他放下这一切好生的走吧。

    贺一鸣在老人的坟前重重的磕了三个头他豁然转身目光遥望着那散着神秘的孔白色光芒的能量石他的眼中充满了一种疯狂的色彩。

    下一就他的身影已经穿越了过去从老人的坟前到那块隐藏在山壁中的白色怪石之间也有着一段距离。但贺一鸣甚至于连身体也没有动弹一下就直接的来到了这里。而更加诡异的是当他完成了这个动作之后竟然没有引起一点儿的风声。

    似乎他并不是穿过去的而是从这一点消失直接出现在另一点似的。

    其实这就是风之花凝练成功的好处了。贺一鸣凭借着这朵凝练出来的风之花甚至于可以有限度的掌控周围一定空间中的风之力量。

    让这些风的流向按照他的心意来变化。

    当然目前的他也仅能达到这一地步操控一点儿的风之流向而已。而且这种风流并不能够凝结出如同风之花这样的强大武器也没有任何的攻击性。

    但就算如此也让贺一鸣的轻身功法更上了一个台阶。

    若是在深黑的夜晚突兀的见到了如此神出鬼没的贺一鸣那么肯定会有人大呼见鬼了。

    来到了石壁之前贺一鸣伸手拿出大关刀一阵劈砍不过片刮就已经将那块白石取了出来。

    巨大的白石一旦离开了昏暗的山洞顿时变得愈的耀眼了起来。但贺一鸣的心思却并不在其上而是使用大关刀狠狠的砍了几刀从大石头上接下来了几坎拳头大小的小石麒。

    虽然这些小石块的体积已经比原先仅有拇指粗细的石块要大了好几倍但是与整块大石相比却依旧是微不足道。

    大石头的表皮蠕动了几下慢慢的恢复了原形。

    贺一鸣毫不迟疑的将大石头重新放入了岩壁之中将碎石堵上之后他如一阵风飘过似的最后的在水炫牲老人的坟前停留了一下。

    他的目光深深的望了最后一眼随后向着谷外飘荡而去。

    在这空旷的山谷之中只留下了他的回音飘荡。

    “你放心…………”

    泼派就冷横山之上善后的工作已经开始进行了。L凸贼止勺尸L口出止勺尸特别是在那山道崩塌的地方更是需要大量的石土堆积。如果是一般的普通人想要完成这个工作无疑是千难万难但这里是横山一脉。

    横山之上无论男女老幼都会几手功夫可以说只要是成年之人起码都拥有内劲六层以上的修为。

    这种修为在先天强者的眼中自然是不屑一顾。但是当工人搬运大石那就」是绰绰有余了。

    上千人汇聚在一起的力量远比数万普通人的劳工更加的有效。

    正当众人干的热火朝天之时突然一阵凉风舌过。

    一名内劲十层巅峰的后天弟子停了下来他狐疑的向着四周看去。

    周围有人向他相询他摇了摇头口中口瓷咄了二句顿时不再理会。其余人自然是不敢自讨没依旧是埋头若干了起来。

    如今横山之上所有的长老都在其中时不时的有人过来瞅上二眼任谁也不敢偷懒的。

    然而山道之上贺一鸣的身形却之突地出现他丝毫也不理会身后的那此人只是双脚微动如风般的飘了上去。

    他的度似慢实快没过多久就已经来到了主峰之上。

    他毫才掩饰自身强大的气息是以一来到主峰其余的先天强者们都立即的感应到了他的到来。

    众人以最快的觅度来到了主峰大殿正好看到了平静若海的贺一鸣。

    于惊雷和朱八七的眼力最是高明他们一来到贺一鸣的身前就是微微一怔目光中充满了狐疑之色。

    其中于惊雷对于贺一鸣最为熟悉知道他还没有达到以无形真气凝练出有形之花的地步。但是此惑相见他的心中却突兀的冒出了一个念头。那就是贺一鸣身周所展现出来的真气实在是太凝实了。

    当然这种感觉对于一般的先天强者而言根本就无法感应出来。

    哪怕是对于那些进阶到一线天却刚刚稳固了境界并没有成功的凝练出有形之花的高手也未必能够感受的出来。

    然而无论是于惊雷还是朱八七都不是这种新晋一线天他们或许一辈子与三花聚顶无缘但是凝练出二朵无根之花的他们还是一眼看出了其中端倪。

    于惊雷用着一丝颤抖的语调问道“贺长老你凝花成功了?”

    贺一鸣微微点头但是在他的脸上却并没有丝毫兴奋之色。

    朱八七倒抽了一口凉气他毕竟是第次与贺一鸣见面虽然从前听说过无数次有关于贺一鸣的传说但却从来就没有一次象此刹这般的震撼。

    这个年轻人才晋升一线天多少时间非但已经将本身境界巩固完毕而且还凝练出了一朵有形之花。

    如果说百散天是开启了人类自身的宝库推开了一道连接天地之气的大门并且一只脚踏八其中的话那么一线天强者就是略窥门径已经正式的将二只脚都迈了进去。

    但是一线天强者在门内站稳了之后就冷须继续前进。

    不进则退若是不思进取那么这扇好不容易打开的大门也会有着关洞的一天。

    当一线天强者经过了不懈的努力凝聚了足够强大的真气之时他就能够凝练出一朵有形之花。

    这一朵有形之花就代表一线天强者在这道大门之内所迈出的第一步。

    这是无比坚定的也是必不可少的第一步唯有这坚实的一步迈出去之后才会有着无限的未来朱八七的眼中有着说不出的妒忌之色哪怕是他这个天池山主脉的弟子拥有着远比普通一线天强者更加优越的修炼环境。但是为了稳固境界并且踏出这第一步他也是花了整整三十年的光景。

    联想到昔日的辛苦再看看如今的贺一鸣他的心中不由地有着深深的叹息。

    贺一鸣的目光随意的在他们的脸上瞥过随后道“于长老百零八在哪里?”

    如果是其他的先天强者只要散出自身强大的气息那么贺一鸣就能够感应到他们的存在。但是百零八不同哪怕是他想要散气息也是不可能做到的。

    “百零八前辈正在你的房间中等你归来。

    ”于惊雷连忙说道。

    贺一鸣向着他点了一下头转身就走。

    朱八七脸色微变虽然他也知道贺一鸣此咧的心情肯定不会太好但是对自己这样的一线天强者都是视而不见这也实在是太过于张狂了吧。

    于惊雷慢慢转身意味深长的看着他道“朱兄当初的我何尝不是如此。”

    朱八七微怔知道心中想法已经被他看破。他老脸微赤随后就」

    是若有所思。

    良久之后他长叹一声终于将这点儿小心思完全的放下了。

    十八岁的一线天而且已经凝炼出了有形之花这样的天才哪怕是再目中无人又能如何呢?

    霍然间他隐隐的明白了为何索戈等人宁肯是不顾身份也要以最卑鄙的近乎于暗杀的手段来偷袭贺一鸣了。

    他们又何尝不是如此。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