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开山,二十二式


本站公告

    贺一鸣在害怕他的心脏跳动的飞快哪怕是在他的身边感受最大的威胁之时哪怕是在他的喉咙口碰触到了锐利短刃的那一瞬间。

    他也从来就」未曾如此的害怕和恐惧。

    老人是他的忘年之交是他在先天境界之中所结交的第~个可以有着共同语言的好友。

    而今日在那最关键的一剔将他从死神边缘拉回来的竟然不是他平日里依仗着的百零八而是眼前的这位仅有百散天修为的老人。

    如果今日没有这位老人在他的身边观战那么这个后果就算是贺一鸣都无法想象。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贺一鸣的手指甚至于还在半空中停顿了一下。

    终于他的手指仿佛芒经过了千山万水仿佛是经过了无数个世纪终于碰到了水炫横老人的身躯。

    瞬间老人身上洋溢着的那庞大生命力量就像是那沸腾之水找到了泄洪的地方似的猛地蜂拥而出。

    只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水炫楂身上的生命力量就已经彻底的完全的消失了。

    贺一鸣瞪大了眼睛他难以置信的看着、感应着这一切。

    他的口中仿佛足喃喃自语似的道“水……老哥。”一股漆黑如墨的颜色瞬间传遍了水炫牲的全身他的身体就象是被墨汁浸透了三天三夜之后似的这一股黑色已经渗透进了他身体中的每一个角落每一个细胞。

    随后原本捉立如山的老人就这样笔直的朝后倒去。

    直至此咧他的身体依旧是如同标枪般的挺直甚至于他的膝盖都没有一点儿的弯曲。

    贺一鸣下意识的伸手他的指尖堪堪的碰到了老人的即将摔洌在地的身体上。

    几乎是本能的贺一鸣出手如电已经将老人的身体抱在了怀中避免了他与地面接触的尴尬。

    只是当他的手和老人的肌肤接触的那一刻他已经知道老人的生命已经彻底的消失了。

    虽然水炫楂的脸上笑容依旧是没有丝毫的改变但是那漆黑的颜色却让他的笑容染上了一种奇异的色彩看上去诡异的令人心寒。

    贺一鸣的嘴巴张了张他的心中一片茫然。

    如果说在他面临死亡的那一咧他能够冷静的仿若一名旁观者静静的看着那把短刃刺向他的喉结。

    那么在这一戴他的大脑中就是一片空白再也没有了任何的思绪。

    “他的背心。”一道熟悉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朵贺一鸣不知不觉中将老人的尸体翻了过来他那似乎没有焦距的双眸陡然间凝缩了起来。

    在老人的背后那心脏处有一道细细的仅有数公分的薄蔼伤口。

    伤口的周围没有鲜血流出但是以贺一鸣的目力却看到了伤口内的那一抹惊心动魄的黑色。

    贺一鸣的真气已经侵入了老人的身体之内在他的感应中老人的心脏之中已经没有了一滴鲜血就象是突然被什么东西压过了似的将里面的所有液体都在瞬间挤压了出去。

    “这…………是怎么回事?”贺一鸣的声音似乎飘渺无踪竟然有几分并非是出于他口中的感觉。

    “水炫楂其实早就死深。”百零八的声音就算是到了现在也似乎并没有什么波动他的情绪就象是一台最稳定的精密机器从来就没有太大的起伏和变化。

    贺一鸣抬起了头眼中带着询问他静静的看着百零八。

    在他的眼中似乎除了百零八之外就再也没有了其他人哪怕是刚刚如同天神降临的于惊雷和来自于天池山主峰的朱八七。

    不过并没有人因此而心生不满。只要看贺一鸣抱着水炫楂脸上的表情又是如此的伤感就足以让任何人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确实是非同小可。

    “他在救你的时候停留了一下蛇儒的匕已经刺入了他的心脏。”百零八冷静的道“那时候他已经死了。不过百零八扭过了头他的声音第一次有了一种怀疑的味道“他虽然死了但是他的心脏却在某种力量的压迫下立即停止了跳动全身的血液不再流通所以他的外表保持了原样没有一点改变。就连乙上的毒液也都控制在心脏之内。直到你出手推了他一下才让这股力量消散心脏中凝聚的毒血瞬间传遍了全身。”……咯吱…………”奇异的声音从贺一鸣的手掌处传来众人下意识的看去他的一只手已经紧紧的拽住那奇异的声音正是从他的手中出来的。

    于惊雷和朱八七对望了一眼他们虽然是竭尽全力的赶来但最终还是晚了一步并没有看到贺一鸣等人与索戈交手的经过所以并不知晓在他们到来之前究竟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听了百零八的描述似乎水炫牲救过了贺一鸣的性命。

    于惊雷朝着贺一鸣怀抱中的水炫椎看了一眼他的心中充满了惊讶。在一线天强者交手的时候百散天又如何有资格插手其中呢?

    慢慢的贺一鸣站了起来他的表情似乎并无异样除了那因为过度的用力而使得指节隐隐白的双手之外似乎就再也看不出任何的端倪了。”酬写日是在场的众多井天强者们在看到贺一鸣的眼神卢时熙筋死不是感到了一股深深的寒气迷冲而上沿着脊椎骨直达脑际让他们激灵灵的打了个寒噤。

    哪怕是强如于惊雷和朱八七都是心中寒几乎就要站不住脚而退后了。

    在贺一鸣的眼神之中竟然是充满了一种死亡的力量。

    这是纯粹的死的力量当他们看到了这个眼神的时候突然感到了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了任何生机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应该归于灭亡似的。

    不仅仅是贺一鸣的眼神如此就连他的精神意志都随时的在散着这种恐怖的气息。

    他抱着水炫楂老人的尸豁然转身大踏步而去。

    原本站在他面前的朱八七身形一动竟然是没有任何反抗的就象是本能般的让开了击路。

    朱八七的脸色微微武变他的心中重重的跳了几下做为一个老牌的一线天强者他的实力自然是母庸置疑心志之坚更是坚若磐石。

    但是就在刚才的那一刻当抱着水炫横的贺一鸣朝着他走过来的那一瞬间他的心中却是忍不住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当他身不由己的避开之时才现自己竟然在下意识的做出了这种完全示弱的反应。

    贺一鸣毫不理会心思复杂的朱八七他的脚步朝着前方迈出。

    于惊雷大惊失色连忙叫道“贺长老你要到哪里去?”贺一鸣依旧是没有理会他的身形突地模糊了起来瞬间就已经消失在众人的面前就J象是水炫牲所表现出来的那样一步之间跨过了二点一线之间的距离。

    不过这一次他的步伐极大跨出去的距离更是不可思议只不过是一个眨眼就已经彻底的消失在所有人的面前了。

    众人面面相觑心中愈的惊异不定了。

    贺一鸣他究竟是何时掌握了如此强大的能力。

    药道人等人的心中都是有了一丝明悟看来贺一鸣所掌握的这种能力应该是水炫楂提点之下悟通的。那位老人虽然仅有百散天境界但是在对于风之力的领悟上确实是无人能及淤冷寒冷贺一鸣向前奔行着他并没有在意自己的方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他停下来的那一剔突然觉得有一些液体滴落在全身乌黑亮的水炫楂的身上。

    他抹了一把脸不知不觉中脸上已经布满了他的泪水。

    自从晋升先天之后他还是第一次真正的泪流满面。

    望着老人的面容贺一鸣眼中的茫然和痛苦逐渐的裢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削骨铭心般的疯狂的恨意。

    他深吸了一口气陡然轻喝道“百零八。”在他的身后。道人影走了出来正是一路追踪而来的百零八。

    “你刚才为何不出手?贺一鸣一字一顿的道“如果你出手他就不会死了。”

    “在地底我没有扫描到那条毒蛇。”百零八的眼睛中闪过了一道光芒也不知道这是否他愧疚的表现。

    贺一鸣脸庞上的肌肉微微的抽楠着他虽然怒火中烧但毕竟还是有着一丝理智。只是那不断涌现出来的怒火和杀气却让他备受煎熬。

    “你打算怎么做?”百零八突地问道。

    “杀。”贺一鸣的声音似乎是从牙缝中迸出来似的“以牙还牙我要将他们全部杀了。”“你做不到的。”百零八冷静的道“他们的实力总和远远的大于你。”贺一鸣豁然抬头他的眼中有着一丝求恳“于长老说过你的武力已经达到了三花境界我需要你的帮助。”对不起我只能保证你的安全却并不能帮你杀人。”“为什么?”贺一鸣双目一凝他竭力的咆哮着。因为他明白若是没有百零八帮助那么他别说是为水炫牲报仇就算是想要从那些图腾使者们的手中逃走都不太可能。

    “因为我的程序规定不能够对低级的没有威胁到我生命安全的智慧生物进行伤害。”虽然是在极度的愤怒之中贺一鸣依旧是瞪大了眼睛这样的解释他确实的第一次听闻不过对于知道百零八来历的他来说这似乎并非百零八的推诿方式。

    慢慢的贺一鸣身上的杀气和怒火逐步的消退着。他犹豫着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终于他的眼中闪过了一种断决之色。

    他抱着老人的身体转身道“百零八我想要一个人安静一下请不要跟来了。另外麻烦你回山和于长老他们说一声我安葬了水老哥之后很快就会回去。”说罢贺一鸣朝着某个方向大步而去。

    这个方向与索戈等人离去的方向完全相反而且百零八通过了对于心跳的监控知道贺一鸣是真的平静了下来。

    当一个人陷入狂热的激动之时他或许会做出许多在平时里看起来不可思议的事情。但是当他冷静下来之后依旧会不顾一切的自寻死路的可能性就小了许多。

    在百零八的那颗非人的脑袋中无数条信息正在以最快的度交换并且羊断着终于当一切恢复平静之时他已经得出了结论。

    贺一鸣已经放下了这段仇恨“解酉憋要不计代价报仇的可能性不会招讨百分卢一。懈侧在得到了这个结论之后百零八不再迟疑他转身而去。

    以他的度哪怕是未曾施展到极致也是在一个时辰内返回了横山之中。

    当他回到了横山之后、立即引起了众人的轰动。

    虽然此时通向主峰的山道已经崩塌但是这并不能影响众多先天强者们的行走?至于修缓山道的事情自然有着后天弟子们捧心并不需要他们的牵挂。而真正能够被众多先天强者们关注的自然是独自离去的贺一鸣了。

    百零八来到了横山之后毫不隐瞒的将贺一鸣让他带回来的话说了一遍。

    于惊雷等人这才放心了下来虽然水炫稚的死亡令人颇为遗憾但是除了庭世光与他的交情比较深厚之外其余人却也并不怎么放于心上。

    特别是对于横山众人来说只要贺一鸣没事水炫牲是否死亡其实是无关紧要的。

    百零八将众人的表情收入眼中他的脸上不动声色但是脑海中却在不停的分析着容战敬熊贺一鸣越走越快他的透度在疾驰中不断的提高着。

    同时她的顺风耳奇功也挥的到了极致在这种度之下哪怕是以百零八的神奇能力也休想瞒得过他的耳目而追踪过来了。

    一个时辰之后、贺一鸣终于慢了下来。他确信再也不可能有人能够跟踪自己而不被他觉。

    随后他的身形一转笔直的朝着某个方向奔去。

    他的双脚时而在半空中的树枝上轻轻一踏顿时就跃出了数米之遥一路行来他竟然未曾落地不曾留下任何的痕迹。

    同时他也将自身的气息完全收敛纵然是先天强者想要追踪也是难以做到。

    终于当他停下来之时已经来到了一个幽静的山谷之中。

    这是一个极其偏僻的隐藏在深山中的幽静小谷。正是在这个小谷之中贺一鸣现了双头灵兽现了那块巨大的神秘白石。

    在这里是贺一鸣的丰运之地也是他曾经立志不辜负身后大关刀的宝地。

    来到了内谷之后贺一鸣取下了大关刀运气如刀刀锋处光芒伸缩不定。

    他翻腕如飞不过片刨就已经在地上挖掘出了一个四四方方的大坑。随后他身形飞跃来到了山壁之下大刀一横顿时深深的砍入了那坚固的岩壁之中。

    在庞大真气的支撑下很快的一坎岩壁已经被他以野蛮般的方式挖了下来。

    刀光飞舞之间这坎岩壁已经变成了一块巨大的石棺虽然做工比较粗糙但是整个石棺都是他一人亲手所为。

    放下了大关刀贺一鸣将老人的尸体抱起轻轻的放入了石棺之内。

    他的动作极其轻柔似乎老人并没有死亡而仅仅是睡着了似的。

    而他却生怕惊扰了老人的睡眠所以才会如此的小心翼夏。

    将石棺放八了他挖掘的洞穴之内贺一鸣最后的深深的看了一眼。

    老人的脸上还是保持了这种自信、从容的微笑。

    贺一鸣的心隐隐的抽括着。

    在老人生命的最后一刻在他的心脏已经被毒刃刺穿之后他非但没有立即倒下而是以无与伦比的巨大毅力将所有的先天真气都凝聚在心脏之中忍受着那不可思议的痛苦却依旧是如山般的屹立在他的身后。

    这是老人为他所做的最后m件事情。

    在这一刻”贺一鸣想起了老人在天罗国都之外对他说的那句话。

    老夫放心了”

    当贺一鸣为了天罗国而出了自己的声音之时老人真正的放心了。

    隐约间贺一鸣已经明白了老人在世上的最后想法他也明白了在他那元寿将尽的身躯内为何还会拥有如此强大的决心和毅力。

    他深深的吸着气身上的龚气如司沸腾之水般的狂涌着。

    他豁然一跃而起身在半空一招手那巨大而恐怖的大关刀就。已经出现在他的手上。

    刀光翻腾之间整个山谷之中似乎都充满了那凌厉无匹的巨大刀芒。

    开山三十六式从第一式开始他一招一式的演练了下来。

    他的精神高度集中m股压抑已久的怒火重新在他的心中点燃。

    那股子因为愤怒而引起来的巨大力量在他的体内沸腾着将他的真气不断的推向了一个又一个的至高点。

    第二十式第二十一式、当这一式用尽之后贺一鸣的双目圆睁他并没有收手而是顺势一刀劈出……几乎与此司时、他的体内五行真气流转从水系开始按照相生变化瞬间转为那锐利无比的金系真气。

    伴随着巨大的刀光如飞般的朝着前方的山壁砍去。

    轰然一声巨响一道无比巨大的裂缝从地面上笔直蔓延出去直至对面的山壁之上亦是裂开了m道巨大的缝隙。

    慢慢的一缕白色的神奇光芒从山壁中散了出来。

    贺一鸣喘着气、他的目光神采逼人。

    开山第二十二式!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