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三章 【终落泪】


本站公告

    “什么?他不肯进城?”

    鲁尔听着跑回来禀告的手下,不由得面色古怪。

    夏亚的数万铁骑就在城外摆开了阵势。

    奥斯吉利亚这里……鲁尔坐镇,眼看夏亚到来,自然是不会拒之门外,早早就派人去了城外联络。

    然而,夏亚派人送来的回复是:不进城!

    “他到底什么意思?”鲁尔皱眉问手下人。

    手下这副将叹了口气,苦笑道:“大人……那位夏亚大公说,他还没想好要以什么身份来进城。”

    什么……身份?

    ……

    北方军南下,贝斯塔人丧胆,第一个臣服,随即三场大战,群枭臣服,无数军阀军区归顺,凡是不识相的都被直接斩尽杀绝!就连亚美尼亚军这种叛军之中首屈一指的大势力也被直接给推平了。

    就算是白痴,到现在也明白一件事情:这位北方军的夏亚雷鸣大人,一路以这种气吞山河的姿态直接推平了所有一切阻拦,带了十几万大军来到了帝都城下……他可绝不是来“拜见”拜见什么皇帝的!

    这天,是要变了!

    “哎,我出城去见他吧。”

    鲁尔知道夏亚此刻心中的愤恨。

    于是当晚,胖子轻骑出城去了联军大营里,面见了夏亚。

    两人刚一见面,夏亚就已经面色铁青,直接一拳朝着鲁尔的鼻子揍了过去!

    砰的一声,鲁尔被打翻在地。夏亚上去更是狠狠踹了两脚,把鲁尔打的口中流出了鲜血来,夏亚才退后两步,狠狠的瞪着鲁尔。

    鲁尔坐在地上。用力擦了擦嘴角的鲜血,惨然一笑:“你打的好!老子的确该打。”

    “阿德里克的死,你有一份!”夏亚咬牙:“我看过所有的过程,所有的一切细节我都已经知道!我也仔细想过前后的一切线索……这事情,总是被一步一步的算计出来的!你鲁尔就算不知道,但是也有份参与!至少你是被人利用了!”

    “是,没错。”鲁尔苦笑:“老子是被人利用了。你手下那个叫做达克斯的家伙,当真是他妈的阴狠。”

    “我自然会找他算账。”夏亚面色很难看。

    “我没有看好阿德里克那个家伙……他的死。我有责任。”鲁尔重新站了起来,认真的看着夏亚:“现在毕竟你来了,这仇,你随时可以报……那个小兔子就在皇宫里。你却迟迟不进城,却是想怎么样?”

    “进城去杀了他……太过容易了。”夏亚摇头。

    “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要他亲眼看着克伦玛家族的覆灭,看着他的帝国终结在我手里!”夏亚轻轻一笑,然后淡淡道:“我想让他出城受降,就自缚在城门之下。在凯旋门之下!在阿德里克大人战斗过的地方!!”

    鲁尔看着夏亚的眼睛,看着夏亚冷酷的眼神,他心中叹了口气。

    然后,胖子还是正色道:“你想的固然好……这么做也固然解气。可是……我却另外有一件事情要与你商量,你的女人……皇后殿下肚子里的孩子!”

    “哼!”夏亚冷冷哼了一声:“你和达克斯他们都是一个想法么……嗯。还有苏菲也是这么想的。让我的孩子认贼作父?让那个该死的兔子加西亚当我孩子的名义上的父亲?这绝无可能!”

    “我就知道你这脾气,必定会这么思考。也会这么拒绝。”胖子叹息。

    随即他正色看着夏亚:“那么……夏亚我问你,你若是不肯这么做,也行!进城之后,一刀杀了加西亚,然后你直接登基加冕为新皇,另立新王朝……你可愿意?”

    “……我,没想过当皇帝。”

    夏亚摇头。

    不知道为什么,见过了奥丁神皇,见过康托斯大帝,见过加西亚这个兔子皇帝,也见过了圣城的领袖圣罗兰加洛斯,还那个从来没见过的圣城的城主。

    夏亚忽然对当这种领袖失去了所有的兴趣。

    当皇帝……那根本不符合夏亚的兴趣。他更没有兴趣当一个每天穿着华丽服装,带着沉重王冠的偶像,坐在那儿被无数人跪拜。

    “你不想当皇帝……那杀了加西亚,总要有人当。”鲁尔摇头。

    “胖子,要不你来做吧。”夏亚忽然笑了一下。

    “呸!”鲁尔吐了口吐沫:“别想把老子害死。这皇帝倘若不是你,那么无论谁来干,你手下的那帮北方军的虎狼,都会恨不得直接把那人吃了!你已经起兵来到了这里,若是你不上位的话,你麾下的那些虎狼,能服谁?”

    “那么……我当这皇帝……”夏亚摇头:“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南边的米纳斯公爵只怕还会要来和我争。”

    土鳖想了想,摇头道:“我不想和米纳斯公爵打仗了……哎,我这次南下来,艾德琳也不知道暗中哭了多少次。加西亚是她的哥哥,但这次我是非杀他不可,她是我的妻子,虽然没有阻拦,但是我却知道她很伤心的。黛芬尼……她也是我的女人,我已经伤了我一个女人的心,若是杀了加西亚,又要和黛芬尼的父亲战场相见……我不想做这样的事情。”

    “要想米纳斯公爵罢手,唯一的办法,便是皇后肚子里的孩子了。”鲁尔苦笑:“这个孩子身上,一半是你的血,一半是米纳斯家族的血!这个孩子才能代表你们两边的利益。米纳斯公爵毕竟老了,只要未来的皇帝有一半的米纳斯家族的血统,那么只要帝国不灭,米纳斯家族就是世代富贵绝无问题。这么一来……也免得你们自家人战场相见。”

    夏亚沉吟了会儿。

    他很清楚,鲁尔说的这些都是很可能实现的。

    对于米纳斯公爵那种成熟的政治家来说。如果能通过这种手段完成的事情,实在没必要沙场相见。只要将来的皇帝能有一半米纳斯家族的血统,老公爵所希望达到的一切都可以实现了。

    皇帝都是米纳斯家族出身了,家族的世代富贵。还用问么?

    当然……若是老头子野心更大。一心想和自己争个高下,然后当自己当皇帝,将来传位给罗迪……那么就另说了。

    “以我对老头子的了解,他必定会接受这样的结局。”鲁尔断然道。

    夏亚沉思了良久,终于叹了口气:“好吧,胖子……你又一次说服了我。”

    顿了顿,夏亚看着鲁尔,眼神变得有些奇怪:“我忽然想起……似乎没一次你说服我做一件事情。最后都是我吃了大亏。”

    “不错,你的确吃了大亏。”鲁尔正色道:“你原本可以当皇帝的。而这么一来……你一生最多位极人臣罢了。”

    “我不在乎这个,给我一个逍遥王便好。”夏亚淡淡道。

    “逍遥王只怕也不易。”鲁尔看了夏亚一眼:“若是运作得当,皇后肚子里的孩子。不论男女,便是未来的皇帝,而你……就是摄政王的不二人选!”

    “只是可恨,明明是我的孩子,却还要挂着克伦玛家族的头衔。”夏亚摇头。

    “你若是不喜欢。自己便再多生几个罢了。还有黛芬尼……只要大局已定,你们之间的事情,还有谁敢多嘴?你愿意,就明目张胆的霍乱宫廷。也没人敢举报你吧?若是你不喜欢这样,就随便演场戏假装她病死。把她收入你房中禁脔,谁又敢说破这种事情?”

    夏亚听了。淡淡一笑。

    忽而又看了鲁尔一眼:“胖子……这事情,只怕也有罗迪的意思吧?我知道那个家伙在城里,他……恐怕也是不想看着我和米纳斯公爵兵戎相见吧?”

    “不错。”

    鲁尔点头承认:“这里面的确有罗迪的意思……不过他眼下到真不在城中。前些日子知道你领兵南下后,我便让罗迪走了,他此刻已经动身去南方见米纳斯公爵,将这件事情详细全盘托出,就看老公爵大人如何抉择了。”

    夏亚沉默了会儿,看了看鲁尔:“胖子,你又想欺负我是粗人了。”

    “……”鲁尔看了看夏亚。

    “老公爵就一个儿子罗迪,就连罗迪都不想和我打仗,摆明了不愿意跟我争天下……连他的继承人这种心思了,他一个不知道能活几天的老头子,和我还有什么好争的?这事情,其实就等我点头了,对吧?”

    “你这个家伙,果然不是蠢货。”

    ……

    第二日,夏亚终于下令进城。

    大军虽然依旧驻扎在城外,不过夏亚却带着强骑营,正式进入帝都奥斯吉利亚。

    他走的是凯旋门。

    走入这座雄伟的仿佛巨人宫殿般的城楼之下,夏亚抬头看着城楼上那些斑斑的战争痕迹,刀剑的砍痕依旧……他忽然心中一动。

    “停下!”

    夏亚一抬手,随机他翻身下马来,牵着马缓缓从城门下走过,随行的强骑营自然都纷纷下马缓缓跟随。

    夏亚身边,是卡头和沙尔巴两个阿德里克的旧部嫡系,三人走到了凯旋门下,看了看周围不少伸长了脑袋朝着这里观望的帝都居民。

    夏亚低声道:“这里……是大人最后一次为帝国征战的所在吧。”

    沙尔巴和卡托两人同时眼睛泛红。

    随机夏亚拿出了一瓶酒来,缓缓洒落在城门之下。

    “大人,我知道你不嗜酒,是一个真正的军人,但是这一杯,还请您务必饮下吧!”

    夏亚自言自语,然后抬头看着那城楼之上的位置,

    “我听说……那会儿奥斯吉利亚保卫战,大人在这里率部死守多日,城都破了,大人依旧不肯放弃,每日里为了让皇宫里的人放心,都派人在城楼上,望着皇宫的方向吹响号角,是这样吧?”

    旁人点了点头。

    夏亚仿佛笑了笑,然后拍了拍沙尔巴和卡托的肩膀:“你们带号角了么?上去吹响吧!吹咱们罗德里亚的军号……我想,若是大人英魂有知,一定会欣慰的。”

    两个家伙听了,立刻拿出号角来,翻身冲上了城楼,片刻之后,两人已经跑到了城楼顶上……

    雄浑而嘹亮的军号吹响了!

    城楼之上,昔年那罗德里亚军团的军号声瞬间传扬了出去,夏亚在城下,却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然后缓缓的,就在这城楼之下,席地而坐。

    他闭着眼睛聆听着。

    罗德里亚……嗯,这就是罗德里亚的军号。向前……向前啊……

    大人啊,你可听见了呢?

    他睁开眼睛来,看着周围城门下不少帝都的行人居民朝着这里投来好奇的眼神。

    夏亚低语:

    “大人啊,你还记得否,当初在那破败的元老院里,这些帝都之中的市井市侩们用石头,用鸡蛋,用无礼的言语侮辱了你那颗高贵的心,我曾经为你愤怒,但是你却告诉我,我不懂——可是当奥斯吉利亚城破的那一日,你却依然还在用鲜血和生命保卫着这些曾经侮辱过你的家伙!

    如今,你死了,这些家伙每日在这凯旋门下进进出出,却不知道有几个人会记得你当日在这里流过的鲜血?”

    他仰头,自己喝了一口酒,继续低语。

    “大人啊,我记得,在野火镇外,你看着我,对我说,跟着我,以后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大刀子砍人……我当日就觉得的,我必然没有跟错人!果然如此,一直到今天,我都十分庆幸,当日野火镇之外的那个野小子,能遇到像你这样的将军。”

    说着,夏亚的手轻轻的插入地下,缓缓的抓起一捧土来。

    就在此刻,夏亚的眼角,终于流淌出泪水来。

    当日骤然得到噩耗,夏亚心如寒冰,不曾流泪!

    紧急动员,夏亚在军议上神色冷峻,不曾流泪!

    挥军南下,一路鏖战夏亚或笑或骂,不曾流泪!

    仿佛,自从知道了阿德里克死讯后,格林哭过,莱因哈特哭过,北方军之中无人不感慨落泪!而沙尔巴和卡托两人自然更不用提。

    可是他夏亚,却真的未曾流过一滴眼泪!

    仿佛,他浑然不像是传说之中的和阿德里克感情深厚的样子。

    仿佛……他的脸上就一直那么冷淡,那么冷酷。

    但是此刻,站在帝都,站在凯旋门之下,夏亚,终于落泪了!

    眼泪无声无息的滴落在尘土之中,旋即化去……

    “大人……我来了,我来帝都了,可是……你却死了……这是为什么啊……”

    .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