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四章 【夏亚的算计】


本站公告

    第三百九十四章 【夏亚的算计】

    河滩边的杀戮还在继续。大部分奥丁人早已经淌河而过,但是在北岸的河滩上,那些没有来得及逃跑的,还留在了杀人巨树攻击范围内的奥丁人,则只有灭亡一条道路了。

    这怪树仿佛能敏锐的感应到周围的奥丁人,每一次那巨大的树枝挥舞过去,都能准确的砸中人群最密集的方位。

    很快,惨叫声渐渐的弱了下来,残存在河滩上的,在那三棵巨大的怪树周围,地面上密密麻麻的铺了一层残缺肢体的奥丁战士尸体!鲜血几乎将河滩的土地染成了刺目的腥红色!

    远处,多多罗小心翼翼的将飞毯的位置悄悄的往后飞了一点,尽可能的远离河滩一些,尽管如此,那眼前可怕的杀戮场景,也让魔法师差点就要弯腰吐了出来!

    这是多多罗成名的一战,身为一个渺小的家伙,只怕他之前的几十年生命力都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能有如此威风的一天,但是当眼前的这一切真的发生的时候,多多罗在得意的劲头过去之后,却也生出了一股淡淡的怪异。

    这一切……太……太残忍了!

    ……

    …………

    多多罗并不知道的。那些正在饱受杀戮的奥丁人也并不知道的。此时此刻,就在这里,在这正在杀戮的地点的上空,远在多多罗所驾驭的飞毯的更往上的高空之中,在一片云雾背后,一个银发飘飘,相貌清丽而冷艳的脸孔,正用带着嘲弄的眼神,悬浮在云层之后,那冰冷的眼神,透过了云层,正在静静的服侍着下面发生的一切。

    那美丽的脸盘上,嘴角轻轻一扯,露出一丝嘲弄的微笑。

    “哼……原来是‘战争古树’?哼那个可恶的小子,居然骗我说借用两个酸雨卷轴,是用去做喷泉浇花。真的当我是傻瓜么。”

    梅林冷冷的自言自语。

    和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梅林的身影并不孤单。就在高空之中,梅林的身畔,另有一个修长而窈窕的身影,正含笑立在梅林的身后,一头金色的长发,那脸庞的美丽程度丝毫不弱于梅林,而那一双湛蓝的眼睛更是犹如两粒价值连城的宝石。肌肤细腻光泽,仿佛最上等的象牙一般……最最吸引人的则是她的两旁金色秀发之中,微微突出了一对尖尖的耳尖,显得纤巧而动人,更是带来了一种奇异的美感。

    这个身影。显然是一位精灵。

    薇薇安就在梅林的身后,姿态上保持着充分的恭敬模样,她的身后,一对半透明的雪白羽翼张开,带着一圈淡淡的光晕,维持着身体漂浮的姿态。

    梅林的话,让薇薇安也露出了一丝微笑,这个精灵低声道:“老师,我看那位夏亚先生,其实并不是真的隐瞒您呢。他也没有指望这种蹩脚的理由真的能隐瞒您的慧眼。只不过……这不管是对于他还是对于您,都是一个不错的借口。至少,他还算是体谅您的,没有直接请求您出手帮助。”

    梅林一挑眉毛:“哦,那我是不是该感谢他的善解人意呢?哼!这个胆大妄为的小子!以为弄这么几个战争古树丢在这里就能挡住敌人了……这支奥丁军队里没有真正的高手存在,否则的话,这种只能原地杀上敌人的东西,在真正的高手眼里简直就是个靶子。”

    她忽然又一皱眉:“我的这个养子怎么会拥有‘战争古树’这种东西的?薇薇安,这是你们精灵族的宝贝,难道是你送给他的?”

    薇薇安赶紧低头:“老师,我怎么可能擅自动用战争古树这种部族里的禁品。况且……”薇薇安皱起眉头,俯视着下方:“老师。我看这些东西,虽然很像我们精灵族的战争古树,可是,似乎又有些不同呢。”

    “哦?”

    薇薇安叹了口气,眉宇了有些怜悯和不忍:“精灵族是爱好和平的种族,我们的战争古树虽然也是武器,但是杀伤力却绝没有这三棵怪树如此的残暴……而且……精灵族的战争古树是用我们精灵族的魔法自然之力催化的,战争古树的培育,即便是用自然之力催化,也不可能在这么片刻只见就生长成如此巨大。培育一棵战争古树,至少需要三五天的时间才能生长成形。”

    “不是精灵族的东西……”梅林翻了一下眼皮:“哼……看来,我的这个养子,还对我隐瞒了不少小秘密啊。哈!和那个老酒鬼一样,做任何事情都总喜欢留一手。”

    提到“老酒鬼”,梅林的神色忽然一黯,叹了口气:“走了,这里大局已定,看来不需要我多管闲事了。”

    薇薇安弯腰低声道:“老师关心夏亚大人,才会暗中亲自跑来这里坐镇,若是夏亚大人知道您的这番苦心,一定会……”

    “薇薇安,你越来越罗嗦了。”梅林忽然转过头来,她那双美丽的眼睛眯成一线——熟悉她的人都知道,每当梅林眯起眼睛的时候,就是她心里不爽了!

    薇薇安赶紧往后缩了缩,闭上嘴巴。

    “记住,回去之后,不许对那个小子提起我们来到这里的事情……半个字都不行。”梅林淡淡道,然后她抬起眼皮看了薇薇安一眼:“还有……我希望你明白一件事情。虽然我很享受别人在我面前做出恭敬的姿态。但是我还没有老糊涂。我不喜欢你叫我‘老师’,我也从来没有正式收过你当我的学生。以后这种称呼,我不想再从你嘴巴里听见了,不然的话,我会把你漂亮的脸蛋变成一个猪头……亲爱的,你知道的,我可是真做的出来的。”

    望着薇薇安的眼神里流露出的畏惧和顺从,梅林满意的点了一下头。

    随即她轻轻的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嗯,这次回去,看来要好好的盘问一下我的这个养子呢,看看他到底还隐藏了多少小秘密,呵呵……”

    ……

    …………

    丹泽尔城的城守府里。

    相比前些日子,现在城守府里的仆人和卫兵们明显感觉心中安定了许多。

    前些日子这位夏亚大人不在府里,上上下下似乎都觉得心中少了个主心骨一般。尤其是那些卫兵,这些卫兵大多都是之前在野火镇上归顺了夏亚的那些佣兵。大家一起经历过在野火原上的旅程,一起和马贼战斗过,更亲眼目睹过这位夏亚大人的勇猛英姿。

    而当初一起从野火原回到丹泽尔城的时候,这位夏亚大人还为了掩护大人争取时间,而亲自独身前往奥丁军队之中,假冒身份去哄骗曼宁格!这种胆色过人的男子汉,怎么能不交人心折钦佩?

    虽然……这位大人平日里偶尔也会间歇性发作的搞一些胡闹的事情。

    这次夏亚大人从外面回来,据说弄了一身重伤,直到现在。还不能下床,每天的饮食起居,都是那位美貌惊人的大人的未婚妻亲手服侍的——这位未来的主母,听说可是皇室公主呢。

    虽然大人重伤,但是只要他在城中,大家心里仿佛就有了主心骨一般,比前些日子心里空荡荡的滋味,总是要强了百倍。

    只是……似乎大人今天又忍不住胡闹的性子发作了……

    ※※※

    “快快快,别磨蹭了。”夏亚躺在床上,苦笑道:“我让你抹你就抹好了。”

    房间里,艾德琳穿着一件月白色的柔软的袍子。淡金色的头发轻松的挽在脑后,柔顺的披在左侧肩膀上,她原本就美丽的脸庞,那柔顺的弧线更是完全显露了出来。只是此刻艾德琳美丽的脸庞上却满是为难:“真,真的要这么做么?”

    “唉,我也是没办法……”夏亚叹了口气:“快动手吧。”

    艾德琳哭笑不得,只能听从了夏亚的话——她手里是一只小碗,盛了小半碗殷红的液体,看上去犹如鲜血一般。

    呃……不是好像鲜血,其实就是血——狗血。

    艾德琳忍着笑,用一只小刷子将碗里的血抹在了夏亚的身上和脸上几个部位之后,夏亚兀自还不满意:“别抹得太均匀了,那样一看就是假的。弄的自然一点,嗯,对了就这样,左边再来一点……”

    他指挥着艾德琳弄完之后,再让艾德琳将一卷新的绷带重新给自己身上绑了起来。

    做完这一切时候,夏亚看上去简直就如同一具刚刚出土的古尸!

    绷带下隐隐的透出殷红的狗血的颜色。

    “最后一个程序……”夏亚叹了口气:“桌上有一根棍子,你拿了来。”

    “……啊?”艾德琳一呆。

    “拿过来吧。”夏亚咝咝的吸了口凉气,看着艾德琳举着棍子来到面前:“看着我的脑袋……嗯,对着我的脸上,打吧!”

    “??!!”艾德琳睁大了无辜的双眼,惊奇的看着夏亚:“夏,夏亚……你不会是脑袋出问题了吧?”

    夏亚苦笑:“我没问题,恰恰相反,我可清醒得很呢。”

    看着艾德琳那双大眼睛里满是疑问的样子,夏亚叹了口气,压低了声音道:“若是不弄的凄惨一点,怎么能骗过梅林那个老疯婆子?”

    艾德琳一呆,随即表情有些为难:“嗯,那个……夏亚,我觉得,你还是不要这么称呼梅林大人……”

    “呃……她本来就是个老疯婆子。”夏亚撇撇嘴巴,叹了口气,随即看着艾德琳,柔声道:“我前些天编了几个借口,从她哪里借了一些东西。不过以她的聪明只怕早已经看出了问题。只不过她那个家伙太过骄傲,不戳穿我,但是却一定会悄悄的跑去看个究竟。唉……我一直都有几个秘密隐瞒着她的,这下被她发现了,只怕要糟糕。以梅林的脾气,只怕就要来找我麻烦了。她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喂,艾德琳宝贝儿,你忍心看着你未来的丈夫被这个老疯婆子变成一只绿油油的青蛙么?”

    艾德琳吓了一跳!

    随即,大概是想到了自己将来晚上要和一只青蛙同床共枕的场面……艾德琳狠狠的哆嗦了一下,用力摇头!

    “那就是了。”夏亚苦笑:“幸好,梅林虽然古怪,我总算还是摸清楚了她脾气里的一个特点……也就是这个特点,才使得她不算那么坏得让人太讨厌。”

    “……什么?”

    夏亚嘻嘻一笑:“说起来,她是一个骨子里骄傲到了极点的家伙。所以她做事情虽然心狠手辣,但是却有一个特点:她自视极高,所以从不肯故意欺负弱小……只要你在她面前做出一副很凄惨的模样,她就不会忍心再折腾你了。因为在她的心中,大概认为欺负弱小太过有失身份了。”

    顿了顿,夏亚低声道:“你没看见多多罗那个家伙是怎么做的么?梅林身边的徒弟,据说都死得差不多了!但是多多罗却活到了现在都没挂掉……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这个家伙能装!你看每次梅林惩罚多多罗,抬腿踢过去的时候,梅林脚才抬起来,多多罗就惨叫得仿佛骨头都断了一般,然后梅林落脚的时候,就会忍不住收回了许多力气。再比如梅林用火焰球惩罚多多罗的时候,多多罗被火球打中屁股,叫的简直比杀猪的动静还大!虽然那的确有些疼,可哪里会疼到那种程度?可听见多多罗的惨叫,梅林往往接下来就下不去手了,最多再狠狠斥责两句就作罢!”

    艾德琳听得似懂非懂,只是茫然了点了点头:“夏亚,所以你要我……”

    “梅林一定会来找我麻烦!我可以百分之百的确定这点。”夏亚愁眉苦脸:“所以,要对付她,让她不折腾我,就只有一个法子了:装惨!在她面前装得越惨越好!可她毕竟不是傻瓜,这个女人不发疯的时候,实在是聪明的吓人。所以……伪装这种事情,讲究的是真假混合,半真半假!这些血虽然是假的,可是如果我脸上没有点儿真的伤痕,她怎么会真的相信?”

    夏亚说到这里,咬牙道:“所以,你就拿着棍子,对着我脸上用力打两下吧!没事的,我能挺得住的!”

    艾德琳手有些颤抖:“这个……真的要打?”

    “真的要打!”夏亚坚定的回答。

    “一定要打?”

    “一定要打!”夏亚毫不犹豫。

    “必须要打?”

    “必须要打!快动手……”

    夏亚才说完,就看见艾德琳闭上了眼睛,脸上带着不忍,双手举着棍子,落了下来……

    ……

    “哎呀!!!!!”

    房间里穿出来一声惨叫。

    守在外面的卫兵听见正是夏亚大人的声音,赶紧急忙冲了进去。

    冲进了房间,就看见夏亚大人全身绷带,躺在床上,正用两只手捂着自己的脸,手指缝隙里鲜血流淌,正在呜呜啊啊的痛叫。

    床边,那位年轻美丽的主母大人,手里握着根棍子,正手足无措的样子,惊慌的叫道:“夏亚……夏亚你没事吧?我刚才不是故意的……”

    “出去出去……”夏亚松开了手,对着门口的卫兵喝道:“都出去吧!”

    夏亚这一松手,门口的卫兵差点没瞪出眼珠子来。

    原来这位夏亚将军大人,原本挺直的鼻梁,已经歪到了一边!鼻梁骨都被打断了!满脸鲜血,鼻梁歪在一边,这样子就说不出的滑稽。

    卫兵被夏亚驱赶出去之后,艾德琳差点就要哭出来了:“夏亚,我不是故意的……我刚才闭着眼睛,然后不小心脚下一滑,就跌了下来……这,这棍子就正好打在你鼻子……”

    看着艾德琳眼角的泪珠,夏亚赶紧轻轻捏住了艾德琳的手,柔声道:“没事没事,我皮糙肉厚,打几下没关系的……真的没事,你打的好,非常好!这下做戏才够真。”

    艾德琳却心疼夏亚,赶紧找来了伤药给夏亚抹上。

    夏亚躺在床上,心中却思索:自己被梅林弄了那个再生术之后,身体虽然一点一点的恢复,貌似和从前没什么区别,但是却有一样好处丢失了。

    自己从前身体用龙血加强过的,身体的强韧程度惊人,普通的刀剑都难伤。

    可这次经过梅林的施法之后,身体渐渐复原,但是这个好处却消失了——否则的话,换在从前,艾德琳这一棍子哪里能打断自己的鼻梁?

    正思索着,就听见外面传来了人匆忙的脚步声。

    “大人大人!您的养母大人来了!!”

    一个卫兵仓惶的样子。

    “哦?”夏亚精神一振:“该来的总要来!幸好老子做好了准备!”说着她看了艾德琳一眼:“嗯,你的脸上泪痕别擦了,正好让她看见更容易叫她上当!记住……就说我身体没康复就急着下床,然后不小心从台阶上摔了下去,结果又伤上加伤……记住了,可别说漏了!”

    说完,夏亚就躺在了床上,屏住呼吸静静等待。

    可过了好一会儿,门外却只跑进来那个先前报信的卫兵。

    这个卫兵一脸的古怪,站在门口,看着夏亚:“大人……那个……”

    “梅林呢?”夏亚疑惑道。

    “那个……您的养母大人,刚才进大门的时候好像怒气冲冲的,可是走到了院子外,却忽然站住不走了。我在旁边小心翼翼的跟着……然后,然后……”

    “然后怎么样?”

    这个卫兵苦笑:“您的养母大人说:那个小子狡猾得很,知道我来找他麻烦,说不定早已经弄了手脚装可怜来哄骗我,只怕少不得还会真得给自己弄点伤出来好博取我的同情,你去告诉那个小子,别成天算计我的心思,我这就先回去,让他把今天刚弄出来的新伤养好了,我再来好好修理他……嗯,回大人,您的养母就是这么说的,她说完,就掉头走了。”

    夏亚和艾德琳对视了一眼,两人:“…………”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