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一章 【秘密】


本站公告

    第三百八十一章 【秘密】

    当痛苦的咆哮无法发出。就仿佛所有的痛苦都积攒在了身体里,哪怕连一个发泄的渠道都没有!夏亚全身都绷紧了,身体的每一条肌肉都绷的死死的!

    这痛苦将他的身体,他的心灵,都似乎在瞬间彻底穿透!他感觉到自己就仿佛是一只小时候自己玩过的蟋蟀,用针刺穿了身体,钉在桌子上……

    这痛苦的感觉太清晰了,清晰到夏亚几乎要发狂!可是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摆脱,无法减轻,无法躲避!

    痛苦的感觉一波一波的冲击他的身体,夏亚全身都快要痉挛了!

    就在这个时候,梅林的声音仿佛地狱里的恶鬼一样响起!

    “第一根心灵之刺完成了……恭喜你完成了第一步,接下来还有十二根心灵之刺等待你的品尝……加油哦,我的小青蛙。”

    听了这个声音,夏亚忽然有一种感觉:这种时候,连昏迷都成了一种奢侈的愿望了!

    ※※※

    就在夏亚在树林里被梅林“折磨”的时候,在破屋子旁,艾德琳有些心里惊疑不定的望着树林。

    刚才夏亚跟着梅林离开之前的那个眼神,太过可怜兮兮的样子,实在很不寻常。

    尽管艾德琳认为梅林不会伤害夏亚……但是……

    呃,那可是梅林啊!

    “在想什么呢?亲爱的。”

    索非亚大婶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艾德琳立刻转身。看着索非亚大婶,神色紧张。

    索非亚大婶脸上的笑容依然是那么慈祥柔和,就连眼破仿佛也带着一丝宽厚和暖意。但是艾德琳忽然回想起今天上午,早一点时间之前,索非亚大婶和梅林两人大打出手的情况。

    更重要的是……她们两人的对话的内容!

    “怎么不说话呢?亲爱的。”索非亚大婶望着艾德琳,忽然一皱眉:“你好像有些怕我?”

    艾德琳犹豫了一下,点了一下头,然后她有些无措的样子:“对不起,索非亚大婶,您上午的那些话……我,我有些疑问……”

    索非亚大婶眯起了眼睛来,看着艾德琳:“你是想……我是不是早就看穿了你的来历,所以才故意把你带在身边,是不是有什么企图,对不对?”

    艾德琳有些不好意思开口,她心里忽然有些愧疚,毕竟这位索非亚大婶,从见面开始,就一直对自己很照顾,自己似乎不该把她往坏处想才对。

    “我的确有企图。”索非亚大婶忽然这么轻轻的一句话丢过来,让艾德琳呆住了!

    “我……认识你的母亲。”索非亚大婶走了过来,伸出手掌,轻轻抚摸艾德琳的脑袋——艾德琳已经呆住了,就那么呆呆的望着索非亚大婶。

    “……嗯,确切的说,不仅仅是认识……而是很熟悉。”索非亚大婶眯着眼睛在笑,笑的很慈祥。但是那慈祥的眼神之下,却仿佛还隐藏了一些别的什么:“更确切的说……我当年非常的恨你的母亲。嗯……至于为什么恨她,我想,通过上午我和梅林的对话,你这个聪明的孩子,应该能猜到原因吧?”

    艾德琳身子有些颤抖,勉强点了一下头。

    “唉……都是一些陈年往事了。可我恨你的母亲,却是事实。原因很简单……我爱上了那个老变态。但是那个老变态,却不爱我,而当时的我,只能把一切的罪恶推在了你母亲的身上。嗯……那个可怜的女人哟……”

    “看你的样子,看来你并没有被蒙在鼓里,呵呵……你很清楚你自己身上的秘密,还有你母亲的秘密,对不对?啊……加林那么恨你,你那么怕他,那么答案就很明显。亲爱的……你,知道的,对不对!你知道的!”

    艾德琳的身子哆嗦,依然点了点头。

    “可怜的孩子,我不会伤害你的……从我第一眼看到你。到现在,我都没有想过要伤害你。”索非亚大婶笑了笑:“虽然当年……我差点就动手杀了你的母亲。哦,应该说不是差点,我真的动了手,只不过,被那个老变态阻止了而已。也因为这个原因,我和他彻底闹翻了,我离开了奥丁,来到了野火原隐居到今天。”

    看着发抖的艾德琳,索非亚大婶叹了口气:“……一个很俗套也很可笑的悲剧……我爱上了那个老变态,而那个老变态,却爱上了别的女人,而那个女人,很不幸,是你的母亲。”

    艾德琳说不出话来。

    “……其实,一直以来,我都错了。我以为自己是受害者,是最悲惨的那一个。或者说,在这段乱七八糟的陈年往事里,嗯,我以为自己是最悲惨的,梅林以为她是最悲惨的,老变态以为他是最悲惨的……而那个现在躺在坟墓里的老酒鬼,活着的时候,也认为他才是最悲惨的。其实,这么多年下来,我心里想了无数次之后,我才终于明白,我们都不是最惨的。亲爱的,你知道最悲惨的是谁么?”

    “……”艾德琳摇了摇头。

    “是你的母亲。”索非亚大婶又叹了口气:“悲惨的女人,她才是真的可怜。”

    这位绝顶强者的笑容有些凄凉:“她出身高贵,又得到了当世人族第一强者的爱慕,仿佛应该是天下最幸福的女人了,可偏偏……这是她悲惨命运的来源!”

    “她最悲惨的,就是不该被老变态那样的人爱上!更悲惨的是她不该也爱上老变态!而更加悲惨的是,两个人永远都无法真正的在一起!老变态一生都是光芒耀眼,但是唯独这一件事情,他深爱的女人,却永远不能和他真正的光明正大的站在一起!因为他是奥丁神皇!身为奥丁神皇,他不能娶一个异族的女人!!他可以和全世界作对,但是却不能和他自己身体里的血液作对!他是汉尼根家族的人,所以他就必须遵守汉尼根家族的传统和规则,他不能娶你的母亲……而你的母亲,爱上了他这样的男人,也是莫大的悲剧。你知道为什么吗?”

    艾德琳:“…………”

    “因为,她不是‘我们’。”索非亚大婶的这句话,貌似很古怪,艾德琳听了,一脸的茫然。

    索非亚大婶看着艾德琳的眼睛:“你的母亲很美丽——哦,亲爱的,你继承了她的美丽。但是。只是美丽是不够的!你的母亲很出色,很优秀,但是她不是‘我们’,我说的更明白一些:她不是站在我们这样层次的同类!我说的‘我们’是指:老变态,老酒鬼,梅林,我……还有其他那些家伙,你明白了么?”

    “……不是,强者?因为我母亲,不是强者?”艾德琳颤声问道。

    “是的,很可笑的答案。但是却不容置疑。”索非亚大婶正色点了点头:“因为你母亲不是强者!所以,她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人!所以,这也是她悲剧的来源。或许你现在无法明白我说的这个原因……那么我告诉你,因为你母亲不是强者,所以,她一直无法理解,‘我们’这些人之间的关系。

    说起来,或许你不信,又或许有些可笑……其实,‘我们’这些人,在这个世界上,一直都会有一种强烈的孤独感!当你真正的站在了一个超越凡人的层次之上的时候,你看着身边周围,只有你孤零零的身影,你理解的东西,别人都不理解,你明白的道理,别人都不明白。这个时候,你就会感觉到孤独。

    而这个世界上,‘我们’这样的人太少了,所以,大家的关系一直都很复杂……有的时候互相敌对,有的人是朋友——但是哪怕是敌人,我们之间的关系也一直都很亲密。就算是在三十年前,我们之间发生了一场大的混战,可结果呢?大家最后依然没有出现谁对谁下狠手的情况,因为每个人心里都明白一个道理:这世界上,我们的同伴,数来数去,就这么几个,杀了一个就少一个,所以,大家都不希望同伴会减少。”

    “梅林恨我,我也讨厌她,但是她却不会真的杀了我,而我也不会真的想法子害死她……因为我们都‘舍不得’对方死掉。而老变态也是这样。当年我对你母亲下了杀手,他阻止了我。没有让我得逞。事后他自然是恨我恨得要死,但是……既便是那样强烈的憎恨,他也没有杀我,甚至之后,我们依然保持了那种一半敌人一半朋友的关系。

    原因很简单:我们都是同类,是同伴!我们互相明白对方心里想什么,我们懂得的事情,别人不明白,但是我们几个明白。这种意思,我很难对你明确的表达出来……

    你的母亲不理解,在她那样的‘普通’女人看来,我要杀她,但是老变态却依然和我保持关系,这让她非常的伤心。”

    索非亚大婶说到这里,忽然停止继续说下去了,她看了看艾德琳,叹了口气:“好了,我只是想告诉你,亲爱的,我没有想过害你……或者准确的说,你的母亲才是受害者。她是一个普通的女人,却被卷入了我们这群怪物的恩怨之中,在我们的这个恩怨的圈子里,她是最弱小最无法保护自己的一个,也是受到伤害最大的一个。唉……这些年来,我才渐渐的想明白这个道理。所以,当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我就猜到了你是她的女儿,你的相貌,根本就无法掩饰的,你的眉毛和眼睛,简直就是和她一个模子画出来的一样。

    所以,我没有想伤害过你,只是想好好的照顾你,保护你,或者,从你的身上,能减轻一些我对于当年事情的遗憾吧。”

    艾德琳吃惊的张大了嘴巴。

    “好了,别这么惊讶。你不用想太多,我依然还是那个慈祥的大婶,而你,是我喜欢的亲爱的小客人,呵呵。”

    索非亚大婶忽然抱了抱艾德琳,然后在她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话:

    “我知道你一定过的很苦……因为你身上的血液!唉,有那么一个父亲,恐怕带给你的不是什么福气,而是无穷的麻烦呢。”

    艾德琳身子一僵!

    这是她心里最大的秘密!

    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并不多!在拜占庭,只有她,和康托斯大帝!!

    那个对自己和善的皇兄不知道,自己视若姐妹的黛芬尼不知道,自己的未婚夫夏亚不知道……

    但是,身边的这个索非亚大婶却知道!

    “坚强一些,我的孩子,别忘记了……你的父亲可是当世第一强者!你身为他的女儿,你身体里流淌着汉尼根家族的血,你天生就应该与众不同的!好了,镇定一些,别露出软弱的样子来……哦,看啊,你的丈夫过来了。”

    最后这句话,才真的让艾德琳安宁了一些,她迫不及待的扭过头去,就看见了夏亚!

    ※※※

    夏亚正一步一步的从树林里走出来。

    他一个人,梅林没有跟在他的身边。

    夏亚走出来的时候,他的样子有些奇怪,表情好像有些茫然,有些疑惑,有些惊奇,还有一些仿佛是……担忧?!

    他走的很慢,一步一步的,仿佛小心翼翼的用脚步丈量地上的距离一般,他将一只手抬在自己的眼前,仔细的看着自己的手掌,仿佛手掌上有什么东西——其实却是空空如也。

    但是他偏偏却是看得这么仔细,这么认真……甚至仿佛是在努力的钻研着什么一样。

    艾德琳看见夏亚脸上郑重的表情,原本的一声呼喊,就忍在了嗓子里没有发出。

    而夏亚,也没有朝着她走来。

    夏亚直接一步一步的,走向了加林!

    加林原本还蹲在那儿,将夏亚方才劈过的木柴,一根一根的仔细的观察着,他看得已经完全入神了。

    但是当夏亚走过来的时候,加林立刻就有所察觉,他霍然转身站了起来,盯着夏亚。

    尽管夏亚走的很慢,步伐也很轻……甚至加林都感觉不到夏亚身上有什么力量的波动。

    嗯……这个家伙没有使用斗气,也没有蓄势的样子,仿佛全身都很放松,朝着自己这么轻轻松松的走过来。

    但是加林看着走来的夏亚,心里忽然生气了一种连他自己都不明白的古怪感觉。

    仿佛……走向自己的,不是一个全身轻松的人,而是……

    一头巨龙!!

    ……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