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 【归心】


本站公告

    第三百六十二章 【归心】

    当时菲利普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为什么不早先一步晕过去!

    一看莱茵哈特栽倒在地上,夏亚立刻就是一皱眉,赶紧上去将他扶了起来,伸手在莱茵哈特的身上大略检查了一下,脸色顿时就是一变:“他怎么伤得这么重?”

    随即他立刻大声叫了外面人找医生过来,这么一乱,顿时人杂了,夏亚没好当众说什么了,他看了菲利普一眼,对他使了个眼色,让他单独跟自己回去。

    菲利普明显有些紧张,一路上,夏亚不说话,菲利普也一个字不说,只是抿着嘴,暗自咬牙,揣测夏亚的心思。

    终于回到了城里,夏亚带着菲利普回了城守府里,进了自己的公务大厅里,夏亚才看了看菲利普:“这里没人了。你和我说吧——我还有很多事情,回来把城里的防务布置一下,一会儿还要去城外营里。所以你最好长话短说。”

    菲利普脸色越来越白,终于抖了一抖,语气有些死气沉沉的,忽然就将插在腰间的一柄短刀拔了出来,狠狠的钉在了桌子上。

    夺!!

    短刀足足插进桌子近乎一半!

    夏亚看着桌上的刀,冷冷的看着菲利普:“你这是什么意思?”

    菲利普心里一横,抬起头来,缓缓道:“刚才在大营里,您猜的不错……这些东西,的确是伪造的!这事情重大,又是极隐秘,一旦泄露出去,必定会引起大乱……若是大人你要杀我灭口,我也绝没有什么话说。自从跟了你之后,我这条命就已经卖给你了!”

    夏亚听了,脸色顿时就是一寒,缓缓走过去,伸手轻轻一抬,将桌上的刀子拔了出来。

    菲利普眼看夏亚举刀,脸色一黯,叹了口气:“大人您若是要杀我灭口,那么为了咱们这个团体的安全,请您杀了我之后,立刻亲自去城外,结果了莱茵哈特那个家伙!灭口这种事情。绝对不能假手外人!”

    说完,菲利普眼睛一闭,就这么闭目等死了。

    他等了一会儿,却没有等来夏亚落刀,刚有些奇怪的睁开眼睛,却看见夏亚右手持刀,左手的手指轻轻抚摸刀刃。

    那眼睛却并不看刀锋,却审视着菲利普的脸色,眼神颇有几分玩味的样子,只是眉宇之间,却看不出什么喜怒来。

    这一刻,他哪里还像是平日里行事粗豪的那个土鳖?分明就是一只从山里跑出来的老狐狸!

    就在菲利普被夏亚那不喜不怒的眼神看得心里惴惴发毛的时候,夏亚忽然扯了扯嘴角,嗤的一笑,随意的伸起两根正在抚摸刀刃的手指,屈指在那刀锋上一弹!

    铿的一声,刀锋做清脆的声音,随即那把锋利的上等钢质匕首,顿时刀锋就断成了两截!

    夏亚这一手的力量,让菲利普看得心中猛然一跳!

    自己出去这些日子回来,这位夏亚大人的实力看来又精进了不少!

    若是这段钢剑。这种本事高级武士自然都是有的,但是这么随意的,轻飘飘的,也不刻意的蓄气发力,甚至连斗气都没有使用,两根手指就轻松的将匕首“弹”

    断!——这份本事,让菲利普看得都有些骇然!

    想来他自己原本也是一个七级的武士,也算是走进了高级武士的门槛,但是他却在三十多岁之后,就再无什么精进了。这位夏亚大人,今年还不满二十岁,却已经如此成就……

    菲利普却不知道,夏亚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和黑斯廷那种变态的强者再一起,要么就是和黑斯廷“组队打怪”,被黑斯廷狠狠的操练。要么就是后来又被桃先生那样的精灵族高手追杀,再后来又是被黑斯廷这样的强者追杀。

    我们可怜的土鳖几乎是无时无刻不是在生死线上来回挣扎——那样的考验,固然是够折磨人的,但是对于他实力的磨练和成长,却是有极大的好处!

    一句话……你成天和顶尖高手打架拼斗过招,那么你的实力自然也会水涨船高的。

    菲利普心里正在胡思乱想,就不禁有些走神,却忽然听见夏亚开口。

    “你认为我会杀了你?”

    这句话仿佛就如同一根刺,直接就刺进了菲利普的心里!

    夏亚说话的语气,也有些高深莫测,他的神情这时候才渐渐严肃起来,眼神越来越肃穆,到了后来,几乎就变得有些严厉了起来!

    忽然。他这么狠历的看着菲利普,却反而笑了笑——这笑容极其的古怪。

    随即,夏亚仿佛是自言自语一般,低声道:“不错……这么重大的事情,的确应该严格保密,若是在事情成了之前,秘密泄露出去,那么大家都没好日子过……嘿!”

    夏亚看了看菲利普:“奇怪么?这份伪造的命令,其实在军营里,我就已经趁着没人注意偷偷的看了一遍……哼,你的胆子可够大啊!你菲利普居然就敢做主,做了这种决定,这种事情——就把整个帝国的北方边境诸郡,直接就封给了我来统管?这……这简直就是封我当国王了啊!哈哈!!”

    夏亚越说越快,语气里依然不像是生气,却反而有一些说不出的亢奋和神经质一般的激动。

    他忍不住在房间里了来回走了几步,然后摸了摸额头:“不对……我是知道你的。菲利普,你这个人,做事情虽然也有一股子狠劲头——哼,当初在野火原,看着你吃烧烤的地精肉,我就知道,你是一个狠人。但是你的精明和狠历。是在小事情上。这么大的事情……不是你能想的出来做的出来的,你没有这种大局观……嗯,没错了,做这个决定的人,是那个莱茵哈特,是不是?嗯,一定是他了!那个家伙看上去好像一个小白脸,。嘿嘿,不过……可真有股子敢做事情的胆气!只是老子一看见他,心里就有些嘀咕,总觉得对这种家伙有些忌惮……”

    说着。土鳖又忍不住低声自语了几句:“嗯……阿达那条可怜的龙算一个,那个笑眯眯的达克斯一看也是那种背后捅黑刀子的高手……还有就是那个已经不知道死没死掉的卡维希尔……这些家伙都是一个类型的东西……”

    他说完之后,才终于叹了口气,看着已经满头冷汗的菲利普,夏亚的表亲渐渐平和了下来,原来那逼得人喘不过气的气场也渐渐消失了。

    “我不会杀你。”夏亚轻轻道:“你为了我做了这么大的一件事情——我并不否认,这事情若是做成了,对我有极大的好处,有兵马有地盘有地位,老子今后就算是自立国王都不成问题了……你做的这些,都是给我带来了好处,你为我做了这么大的贡献,我若是杀了你灭口……这种事情,我夏亚雷鸣还做不出来的。与情与理,按理说我都应该感谢你,重重的奖励你,你是我的大功臣……但是!!”

    夏亚语气一转,声音再次变得严厉了一些:“可是我心里依然很恼火!”

    恼火?

    菲利普一呆。恼火什么?

    “这事情,我压根就不知道!你直接就做了决定?然后把这几千人马就这么给我带过来了?!这么大的事情,你就代我给决定了?就这么做了?!”夏亚苦笑,语气有些说不出的郁闷:“统领一方土地,麾下数万雄兵,拥有广大的地盘……这些事情,自然都是好的,我夏亚将成为一方的豪杰甚至是霸主,可是……”

    夏亚忽然有些恼火的叫了起来:“……可是,你们怎么就知道这些是我想要的?万一老子就偏偏是那种胸无大志,喜欢吃饱了混混日子,混吃等死的闲汉呢?!你这么代我做了决定,也不问问我本人愿意不愿意?不错,地位,军队,权力,这些都唾手可得……可是老子也从此就被架到这火上烤了!!这位置,一旦上去,就下不来了!!一方豪杰……一方豪杰!哈哈!那些当一方豪杰的,有几个是安安稳稳能善终的?!老子这一竖旗……好啊!整个北方。我就成了奥丁人的眼中钉,成了叛军联盟的肉中刺!以后这么大的包袱,我就要从此背了起来!然后一直背下去!将来……不是成功,就是死亡!绝对没有其他路可走!这一切,你们甚至都没有问过我愿意不愿意!”

    夏亚恼火的吼叫。

    老天作证——老子当初出山的时候,真的只想做一个能见见市面,混吃等死的小佣兵就满足了啊。

    一个“北方王”?哈!帽子是吓人,可带了这种大帽子,一不小心,也是会死人的啊!

    老子又不是黑斯廷那种强者,连奥丁神皇都敢算计!老子又不是梅林,连兰蒂斯国王都要看她的脸色!

    老子!老子!老子只是一个小猎人而已!!

    菲利普目瞪口呆——他实在想不到,夏亚会为这个理由发火。

    “我不杀你,不杀!”夏亚狠狠一笑:“但是有一条!这个包袱,是你代替我做主给我带回来的!这条路,也是你把我推上来的……今后,那么这些事情,就要你和我一起做!更多更重的包袱也要你一起背!以后你这个家伙也别想有一天安稳日子过!我会用鞭子狠狠的抽着你,逼着你加快脚步给老子干活儿卖命!别想有一天偷懒的日子和清闲的时间,你明白了嘛!”

    菲利普一听这话,却忽然就脸色一变,原本已经一脸死志的脸上,重新焕发出了光彩来!

    他自然听的明白,夏亚这话虽然说的恶狠狠的样子,其实却已经摆明了给菲利普一个信号了:从今天开始,他菲利普就是夏亚手下这个小集团正式被接纳的核心成员了!他也将会得到夏亚的重用!

    这,正是一直以来菲利普渴求的!

    夏亚一摆手,不等菲利普说什么,转身走到一旁坐了下来,喘了几口粗气:“继续说吧……罗德里亚骑兵,到底发生了什么。”

    菲利普这才小心翼翼的,将自己知道的所有的事情一一讲述了一遍。

    关于罗德里亚骑兵的最后结局,第十三兵团在那个血腥之夜,以绝死的姿态强行冲阵闯营……

    当说到这些从罗德里亚骑兵门口中听来的消息的时候,菲利普虽然早已经知道,但是嘴上再说一遍的时候,自己却依然语气忍不住就激动了起来。

    倒是夏亚,一面听,脸色却是淡淡的。

    即便是听到了以第十三兵团以不足一万骑兵,忍耐了长时间的饥饿,驱使着瘦弱的战马,向敌人发起冲击,那天夜晚,狂风暴雨,就连雷鸣都压不住那厮杀吼声……

    夏亚却只是眉头轻微的挑了一挑,也并没有太多的表示。

    甚至……他脸上连一点激动的意思都没有!!

    静静的听完了之后,看着已经口干舌燥的菲利普,夏亚也只是低声“嗯”了一下,抬起眼皮来看了一眼菲利普:“说完了。”

    “……说完了。”菲利普犹豫了一下:“大人,难道,您早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

    “我怎么可能知道。”夏亚哼了一声。

    “那……”

    “那什么?”夏亚站了起来,缓缓的走到门口,面向南方。

    他背对着菲利普,传来的声音却是清冷而平静:“我应该激动么?应该为这些勇敢英雄的骑兵们感慨?!赞叹?!这有什么值得赞叹的。”

    他扭过头来,眼眶却有些泛红!

    “那些死在奥斯吉利亚的英魂……我也曾经是他们其中的一员。当初,我也曾经带着两百骑兵冲阵,冲出去的时候,我从来就没有问过自己怕不怕,敢不敢!我只知道,只要站在那个团体里,听见那特殊的冲锋号,就仿佛有一股魔力在驱使我,让我浑身充满了热血和勇气……那个时候,就算前面是一座山,一座铁壁,我也能冲上去用脑袋撞开它……”

    说着,他轻轻一笑:“不止是我,每一个罗德里亚骑兵,都是这样的!所以,那天晚上,他们能做出这样勇敢得让人无法致信的举动,在你们这些外人眼里看来似乎很震撼,但是对我来说……我了解那个团体,如果当天我在那里,我也会和他们一起冲上去,一点犹豫都不会有。”

    说到这里,他的拳头渐渐的握紧了。

    “……而且,这又有什么值得赞叹的!一支勇敢的铁军,就他**的这么牺牲掉了!只为一个人?只为一个人?!皇位要继承……哼,那么帝国算什么?那些勇敢的战士,他们不是为帝国死的,而是为一个人死的。只为一个人,哼,只为一个人?!这种事情,只应该悲哀,哪里能赞叹!”

    菲利普听了,心里就有一股怪异。

    历来对于人们心中的固有的观点:皇帝就代表着帝国,帝国也是皇帝所拥有的,为皇帝而死,就是为帝国而死……

    夏亚的这番话,却隐隐的,似乎表明了一些微妙的……不同?

    可是,效忠帝国,不就等于效忠皇帝么?为皇帝而死,不就等于是为帝国而牺牲么?

    这其中的差别……

    菲利普用力摇了摇头。

    说来倒是很微妙的,夏亚这个貌似粗豪的土鳖,对菲利普的评价,却是极准确的:他在小事情上有精明,做事情也有足够的狠历,但是却缺乏大局观和真正的大气魄。

    这些事情,不是菲利普能想得明白的。

    沉默了一会儿,夏亚抬了抬手:“……好了,这些事情不是需要你去想的了。你先下去休息吧,在外面这些天,你也吃了足够的苦了,你身上的伤也不少吧?我让你休息三天,三天之后,回军营里报到吧。”

    菲利普眼睛一亮!立刻就摇头大声道:“我不需要休息,我明天就可以……”

    “休息一下吧。”夏亚仿佛笑了笑:“至少把气儿喘一下,总是绷的太紧,人会崩溃的。”

    他挥了挥手,就让菲利普离去,两人也没有多叮嘱什么“要保密”的废话,大家都知道这事情是重大的机密,绝对只能烂在肚子里的,所以也不用做什么口舌上的浪费了。

    只是,菲利普走到了门口,夏亚却又叫住了他。

    “等一下!”

    看着菲利普站住转过身来,夏亚忽然道:“你今天随我回来,就已经做好了被我杀的准备……以你的头脑,想不到这些的。嗯,是了……是那个莱茵哈特告诉你的,对不对?他早就料到了这些事情?”

    菲利普一愣,老老实实道:“不错,大人,莱茵哈特他说过,大人您有可能会选择杀人灭口……”

    “哦?”夏亚冷笑:“那么他有没有让你先跑掉?”

    “……没有。”菲利普道:“我没有想跑,如果大人您杀我灭口,这样我也认了。”

    “嗯……”

    夏亚正要再次挥手让菲利普回去,菲利普却忽然说了一句:“……不过,那个莱茵哈特却说了一些别的话。”

    “哦?他说什么?”

    “他说,如果大人您选择杀人灭口的话,那么大人您就是一个心狠手辣的枭雄。可纵然有所成就,那也是有限得很。可他也说了,您有可能不会杀我,却反而对我大大的重用,甚至是封赏……让我从此对您死心塌地……说一句不恭敬的话,大人,似乎……那个莱茵哈特,把你我今天的谈话的情况,好像都算到了,就连您刚才说要狠狠的鞭策我让我卖力,这话里的意思,他似乎也是猜……他说,如果您不杀我,而是选择第二种法子,让我归心,那么您就不是枭雄,而是……”

    夏亚的脸色立刻就有些古怪:“哦?那么我就是真正的英雄?”

    “……呃,这倒不是,他说,那您就是枭雄之中的枭雄!”

    枭雄之中的枭雄?!

    这算什么话?

    最重要的是,这话,这话。

    他**的,这话到底是夸老子还是骂老子?

    “为什么我就不能是英雄?”夏亚有些不爽。

    “大人。”菲利普苦笑:“莱茵哈特他早就和我说过这个问题的答案了……他说,但凡真正的英雄,都是没一个有好下场的。所以,英雄当不得,跟着英雄混,更是会倒大霉的。”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