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一章 【最后的留言】


本站公告

    第三百二十一章 【最后的留言】

    线索就在手里?

    “嗯……”

    夏亚在思索朵拉的话。收起了光剑之后,捏着两枚水晶看了会儿,语气并不那么笃定:“你的意思,难道是……这个东西,其实已经提出了暗示,地精创造的神,已经不在这里了?”

    “其实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推论。”朵拉飞快道:“第一次,地精们用那个真正的创神区里的魔法阵,将这个地下建筑传送到了这里。而当时,地精创造的神应该是连同着这个魔法阵一起被送到了这里来。原本,似乎问题已经到了死胡同了。从表面看来,地精创造的神,应该就是在这里,在这个地方!而且,我们从上走到下,又从下走到上。这里根本没有任何出入口……既然没有进出的通道,那么这里的地精和它们创造的神是怎么离开的?”

    “我明白了,答案就是这个光剑。”夏亚叹了口气,低头看着手里的东西:“既然地精已经拥有了这样一种超强的发明,它们制造出来的这小小的光剑都可以斩裂空间,那么。或许它们也同样可以用这种发明来弄一个大型的家伙,足以让很多人甚至那个神一起转移出去。”

    “或许,当最后危机的时刻,地精试图唤醒它们的神,可是唤醒失败了,为了保存最后的希望,它们用那个庞大的魔法阵转移到了这里。但随即可能又因为一些原因,比如说,再次转移,以求甩脱敌人的追踪,总之,既然它们可以转移一次,说不定就有法子转移第二次!”

    (还真是复杂。)

    夏亚揉了揉有些酸疼的太阳穴,然后叹了口气:“好吧,那么我们现在怎么办?反正……我对于找不找得到那个什么地精神灵的事情,其实也没有太大的兴趣,如果找不到就算了。”

    说着,他回头又看了看放在那个仓库房间里的雕塑。

    地精少女依然站在那儿,这么大的一尊雕塑,夏亚想了一想,走过去,缓缓的将它往歪推了推。

    “先搬出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带走,这么一个好东西,留在这里实在太可惜了。”

    夏亚嘴上是这么说的,动作也不慢。

    可就在他努力的将这个雕塑往外推了一点之后,隐隐的就听见雕塑的底座下有奇怪的声音。仿佛是碰到了什么。

    夏亚立刻蹲了下去,趴在底座上看了会儿,然后欢呼一声:“啊!下面有东西!”

    他伸手在底座下摸了摸,摸到了几格凹进去的凹槽,只可惜里面是空的,什么也没有。

    夏亚皱眉想了一想,却忽然一拍脑袋,重新将那两枚水晶握住,放进了底座下的凹槽里。

    果然!大小尺寸完全一致!!只是下面的凹槽似乎不止两格……

    夏亚心中一喜,刚站起来,就看见这雕塑地精少女的脸上仿佛闪过了一团流动的绿色光芒,随即它的双眼陡然冒出了光线!

    这光线远远的射在了墙壁上,瞬间,就幻化出了一片奇怪的图像!

    夏亚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东西……但是,本能的,他被这墙壁上的图像惊呆了!

    活的!活生生的地精在走动,在说话!仿佛全部都是活的!!

    “别那么吃惊,这只不过是一个幻影的魔法而已。”朵拉飞快道:“你这个没见识的小子!这个雕塑还有保存影像的功能!快仔细看看上面的画面!”

    夏亚走近了几步,眼睛盯着墙壁上的那片图像……

    ……

    画面上,背景非常熟悉,一个地精站在画面的正中间。眼睛看着前方……从这样的角度来看,就好像这个地精正在和夏亚对视一般。

    这个地精看上去身材比较健壮,除了天攻之外,夏亚还没有见过这么健壮的地精。显然,远古的地精的体质比现代的地精要强了许多。

    这个地精依然是绿色的皮肤,模样以人类的标准看起来自然是很丑陋的。可是它身上穿着一件笔挺的衣衫!那衣衫仿佛是某种厚厚硬硬的布料,扣子一直系到了脖子上,穿着一双长长的黑色皮靴。

    虽然它很丑陋,但是看上去却充满了刚强和坚毅的味道!

    这个地精的眼睛仿佛就这么紧紧的盯着夏亚,然后,它开始开口说话了。

    它说的显然是地精的语言,表情严肃而阴沉,眼睛里的目光,有些黯然,有些悲伤,但更多的却是一股决然而然的勇气。

    它说的很慢很轻,也很长,但是夏亚却一个字也听不懂。

    “见鬼!朵拉,你能听懂么?”

    朵拉的回答让夏亚很无奈:“我只是会阅读一些地精的文字,但是它们的语言的发音,我并不会……要知道,远古地精已经绝迹多少年了?虽然会有些文字流传下来,这些文字的字面意思可以通过研究出来,可是发音却没有留存下来!!而且,远古地精的文字,和现代的地精有巨大的差别,至少我无法研究出远古地精语言的发音。”

    夏亚有些沮丧和恼火,他忍不住用力一拍大腿,苦笑道:“见鬼!这段留言一定很关键。可偏偏我们却听不懂!!该死的老天,这不是耍我吗?!”

    大概是老天真的听见了夏亚的抱怨,只见这画面忽然一转,随即画面里的那个地精仿佛沉默了会儿,摇了摇头,对着画面说了两句什么之后,画面停顿了下来。过了几秒钟之后,画面才重新开始。

    这一次,画面的内容,依然是这个看上去刚强而坚毅的地精一个人在说话,它说的也依然是夏亚根本听不懂的地精语言。

    但是,让夏亚几乎兴奋的几乎跳起来的是……就在这画面的下面,居然出现了一行一行的文字!!!!

    “啊!!快看!!上面有文字!!朵拉!快念出来!快说这是什么意思?!”

    朵拉的声音飞快的在夏亚的脑海里响起:“没错!是它说话的内容!天啊!这些地精到底掌握了多么高超的技术啊!它们居然可以在魔法幻影里随意添加这些文字?!”

    “别废话!快告诉我,它到底说了些什么!!快!”

    朵拉没有再耽误,而是很快的,将下面的那些地精的文字,大概的翻译了出来给夏亚听。

    ……

    …………

    “我是库里埃特,哈德曼帝国东区戍卫兵团司令官,军衔帝国少将——当然,如果我们的帝国还存在的话。”

    这是画面里这个地精的第一句话。这一句,立刻就让夏亚惊讶的险些叫出来。

    库里埃特!那本地精日志的撰写者!那个悲情的地精时代最后的将领!

    “我不知道我们还有没有希望,所以我会将我们发生的经历用影音保存下来。或许,这可以给我们的文明留下一丝希望。

    我不知道在未来。看到这些东西的阁下,到底是什么。是地精,是精灵,是龙族,是矮人,是巨人,还是人类……

    我想说的是,如果你是我们的同类,那么请记住,保存住我们文明的火种,将希望延续下去!如果你是我们的敌人。那么也请记住,骄傲的我们,一直战斗到了最后一刻!”

    ……

    “这是创神区沦陷的第四十三天。就在昨天,创神区的最后一道闸门被攻击,我作为目前所知的最高指挥官,我做出了自己的决定,唤醒我们的神。但是很遗憾,我们失败了。帝国数百年的投入,不能白白浪费,为此,我决定开启火种计划。

    创神区内的三座逃生地堡全部放出,这是我们最后的希望,逃生地堡的传送,将不可逆转,也无法回收。我作为最高指挥官,只能做出了一个让我痛苦的决定。因为逃生地堡的空间有限,大部分非军事人员将无法进入地堡转移,我只能选择保留我们的军事人员,抛弃了大部分的非军事成员。

    这是一个痛苦的决定,我知道,我是一个刽子手。当我下达这个命令的时候,我的双手已经沾染上了同族的鲜血。但是,我并不后悔,我愿意承担所有的罪孽和惩罚。愿我种族文明之火种得到延续!

    我现在位于一号逃生地堡之中,一号地堡是最大的一个,空间也最多。但是这里保存了我们大量的科技研究成果,以及我们最最重要的主神。我亲自挑选了一批最精锐的军事成员搭乘一号地堡,转移到了这里。

    但是就在刚才,我得到了一个坏消息!二号地堡,和三号地堡已经被摧毁!

    因为伊米特那个家伙,那个狡猾的地精,它在我帝国内担任精灵族的外交官多年,这个该死的间谍,已经秘密打探到了大量机密的情报,并且掌握了一些关于创神区的情报。二号地堡和三号地堡的传送位置,已经被它掌握了!就在我录下这段留言之前,我们和二号三号地堡的最后一次通讯。已经确定,它们……已经沦陷了!魔法阵传送的地点位置早就被精灵掌握了。二号地堡的所有成员战死,三号地堡而被地精直接摧毁在了地下,全员死亡。

    我想,这里的我们,应该是剩下的最后一丝希望了。”

    ……

    朵拉在翻译的时候,语气很轻。而画面之中的地精,它的声音显得低沉而悲伤。

    夏亚仿佛也有些心中感触,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

    “我必须再次做出一个决定。根据已知情况,二号三号地堡的传送位置已经被敌人掌握,并且被它们摧毁。所以我不得不担心,敌人是否已经掌握了一号地堡的传送位置!虽然一号地堡的传送位置是整个创神区的最高机密,但是在这种时候,我不敢冒这样的风险。所以,我决定开启紧急计划。”

    “一号地堡之中,还有一个备用的逃生仓,并且准备了一个小型的传送阵,储备的能量只够使用一次。我已经决定,不能冒险留在这里,而是利用这个小型的传送阵,再次转移出去。

    但是,我再次面临了一个痛苦的决定。

    因为我们必须要将主神带走,而小型的逃生仓空间有限,现在位于一号地堡内的成员,无法全部转移。我必须留下其中一部分!!

    我将带走大部分的战斗成员,以及少量科研人员。就在刚才,我们勇敢的族人们已经进行了抽签,一共有七百四十四名勇敢的地精,最后决定留在这里。

    而我,批准了这项命令。

    我不得不再一次成为那个下命令的人——下达一个会杀死我们族人的命令!

    因为逃生仓的传送需要耗费大量的能量,而一次传送之后,将耗费掉这里的九成以上的能量,剩下的能量,已经无法维持这里的维生系统。也就是说,留在这里的地精,将在我们传送离开之后的很短时间内,面临没有干净的水饮用,没有食物……而且,因为我们在地下数百米的全封闭的位置,它们也没有从这里自己离开的可能!

    我们一旦离开,留下的地精,将必须面对唯一的一件事情。

    那就是……死亡。

    我留下这些讯息,只是想告诉后来者,告诉后来者,如果你是我们的同族,希望你能知道,你的先辈,为了保留下种族的火种,曾经做出了怎样的牺牲!

    如果你是我们的敌人,也要让你们明白,骄傲的地精,一直战斗到了最后一刻!

    我们,从没放弃!”

    说到这里的时候,看着图像的夏亚动容了!

    当初在阅读那篇日记的时候,夏亚就已经深深的被震撼过一次。

    但是日记毕竟只是文字,单纯的文字,还远远无法将那些震撼直观的表现出来。

    但是此刻,日记的撰写者就在眼前,仿佛穿过了千万年的岁月,就这么活生生的站在夏亚的眼前。

    用那悲壮的,苍凉的,不屈的语气,用那看似平静,却充满了刚毅的嗓音,缓缓的诉说着对于希望的最后憧憬……

    夏亚的忽然觉得心中有一丝酸酸的感觉!他下意识的,握紧了自己的双拳。

    “我即将上路,带着我们最后的一支军队,保护着我们的主神撤离,我希望我们将能到达一个安全的地方,能够成功的唤醒我们的主神。重新洒下我们种族的火种!我坚信,聪明智慧的地精,我们的文明一定不会就此灭绝,我也坚信,我们的牺牲,将会得到回报!”

    夏亚叹了口气。

    画面上的这位库里埃特少将,说的是那样的绝然,那样的坚定。

    但是夏亚却很清楚,最后……它……

    失败了!

    因为夏亚亲眼看到了,这位库里埃特少将,和它最后成功逃离的那些部下,全部都死在了那条山谷里!

    而它们为之牺牲而守护的种族文明的火种,也并没有能传播出来。

    在千万年之后的今天,智慧而强大的地精,已经沦为了这个世界所有生灵之中,最肮脏最低贱的一个阶层……

    “主神的开启钥匙一共有三把,我带走了其中一把,将剩下的两把留存在了这里。观看者,既然你能看到这些画面,那么自然一定找到了那两把钥匙。如果我失败了,那么希望找到钥匙的你,如果是我的同族,请你承担起播撒火种的希望。如果你是我的敌人,那么你得到的钥匙,将会给你带来厄运!地精不会投降,也不会屈服!”

    钥匙?

    难道就是这两枚水晶?

    “愿神灵保佑我们——如果它真的存在,如果它真的是‘神’的话。”

    这是地精库里埃特少将最后的一句话。

    这句话之后,画面很快就消失了。

    ※※※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朵拉轻轻道:“好了,大部分的疑问都得到了解决。可最后的问题是……这个地精少将带着神一起离开了这里,用最后的一个逃生仓的传送,离开了这里。可是……我依然无法明白,它们都已经跑到了这里了,为什么逃离了之后,却又从这里回到了那片山林里?回到了距离创神区那么近的地方?”

    夏亚苦笑道:“你问我,我又去问谁?”

    画面消失之后,夏亚将雕塑的底座掀起,将两枚水晶重新取了出来握在手里。

    “真奇怪,这两枚东西,可以变成光剑,可以割破空间,岂不是就能逃生了?为什么这留言里说,还有一些地精留在了这里等死?”

    “哼,废话,你以为谁都有你那样强大的精神力来使用这样的东西?这东西虽然威力强大,但是只有在精神力强大的人手里才能发挥作用吧。”

    夏亚想了想:“既然库里埃特说,这两个水晶是钥匙,是开启主神的钥匙,那么……它会不会在里面又暗藏了什么线索?比如说,主神被它们藏到了哪里?”

    夏亚正在思索,忽然就听见了身后传来了一阵动静,他霍然回头,就看见这一层空间中间的那个窟窿下,站着一个人。

    黑斯廷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下面走了上来,就站在了窟窿旁,脸上表情有些古怪,有些复杂,似笑非笑的看着夏亚。

    “哦?小家伙,看来你有了不少发现啊。”黑斯廷的眼角挑了挑,第一眼就看到了放在那儿的那尊雕塑:“这是什么东西?”

    “是……只是一尊雕塑吧。”夏亚哈哈一笑:“你看看,它是不是很值钱呢?”

    “可惜,撒谎的表情和语气都不错。”黑斯廷却摇头:“但是,你骗不了我。”

    黑斯廷缓缓一步步走了过来,盯着夏亚:“告诉我,你发现了什么好东西?”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