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下来吧!】


本站公告

    第三百零六章 【下来吧!】

    休息之后。黑斯廷也不再多说什么,直接走了回去,随意找了棵下,背靠大树,将三棱战枪在身边一插,不多片刻,就呼吸平稳。

    夏亚却心头纷乱,虽然也靠了下来,却怎么也睡不着。

    今晚黑斯廷和自己对练,还居然出手指点了自己,虽然黑斯廷说的那些话,夏亚从感情上并愿意相信,毕竟,要他去信一个敌人的言辞,心中总有一些怪异。

    但是,隐隐的,理智却有一丝明悟——这家伙说的话,大有道理。至少,人家是真正的强者,不管如何,在境界上比自己高出了老大一截。见识也自然是比自己要强许多的。

    仔细想来,自己自从学会了龙刺这个招数之后,遇到普通的敌人,自然是一击致胜,但是遇到过于厉害的敌人,也基本没什么用处。倒是每次练功的时候,一旦施展了龙刺之后,顿时就耗费光了精力,再也无法练下去了。这么时间一长……似乎自己真的进步比预想的要差了许多。

    其实黑斯廷的话倒也不难理解:武道的精进,岂有投机取巧的?总是用龙刺这种反噬力量强大的招数,强行施展出超出自己正常水准的力量,一时或许可以使用,但是长久的使用,却反而束缚住了自己前进的脚步。

    自己真正的实力,看来真的如黑斯廷所说的,只有勉强达到八级武士的水准。这个实力,和没有受伤之前的菲利普相比,似乎也没高出多少。自己当初能击败菲利普,无非就是取巧而已。

    而仔细想想,平日里的修炼,虽然也算勤奋,但是从强度上来说,似乎很少能达到今天晚上和黑斯廷对练的程度……练武的道路,只能慢慢积累,虽然短时间内进步并不明显,但却需要持之以恒,花费巨大的努力才行。

    自己之前。却是仗着有龙刺这样的杀招,而走歪了路子了。

    一味的追求龙刺的巨大威力,可是却忽视了自己本身根基的磨练。

    这一夜,夏亚就靠在树下半睡半醒,脑子里无数念头转来转去,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滋味。

    天亮之后,夏亚却忽然从地上跳了起来,然后解开身上的衣衫,将藏在贴身的前后两片龙鳞取了下来,用布包好了,挂在了马鞍上。略微犹豫了一下,却又将火叉也插进了皮套里丢进了包袱,手里改用了一把普通的马刀。

    他做这些举动的时候,黑斯廷已经起身了,就站在一旁看着夏亚的动作,面色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只是等夏亚忙完了之后,黑斯廷才淡淡道:“准备好了?那就上路。”

    两人起程之后,一路奔波,纵然黑斯廷的那匹黑马神骏,但是这么多天的连续奔波。似乎也有些吃不消了,至于夏亚的那匹马,早已经支持不住,在路上的时候就已经越跑越慢。马匹需要饲料,这些天都是在野外,用挟带的少量饲料配了一些干草喂马,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不过幸好,两人的目的地也并不算太远。

    奔驰了一天的时间,晚上的时候,却终于到了——正是前些天,两人相遇的那个小村镇外的树林。

    夕阳之下,远处的那个村子轮廓清晰可见,只是依然是那么毫无人烟的样子,冷冷清清。

    黑斯廷随意将自己的那匹黑马在树林旁一方,抱着马头,似乎在马耳旁喃喃细语了几句什么,在马屁股上轻轻一拍,那黑马一声长嘶,撒开蹄子奔驰而去。

    随即黑斯廷取出地图来,看了看周围的地形,又借着落日的方位来做了一番比较,最后才叹了口气:“果然是走了冤枉路,正是前面那个村子。”

    夏亚跟着黑斯廷大步朝着那个村子走去,走到村口的时候,看见了村口的那个池塘,因为雨季已经过去,这几天也没有再降雨,村口的那个小池塘原本就是雨水积下来的,已经干涸了一半。

    夏亚忍不住叹了口气。苦笑道:“那天如果不是在这里发现了你们饲养的狼,也不会遇到你了。”

    黑斯廷“嗯”了一声,淡淡道:“我那两头狼驯养不易,却被你给杀了。”

    夏亚哼了一声:“不但杀了,还差点吃了呢。”

    黑斯廷不再多说什么,就大步走进了村子里。

    这村子已经破败不堪,只有那么一条街道,两旁的房屋倒的倒塌的塌,还有一些更是门窗都已经大开。放眼看去,都是一片破落的样子,哪里有什么奇特之处?

    这村子,夏亚已经是第三次来到这里了,在黑斯廷身边一路走来,也没看出什么。倒是黑斯廷,却看得极为仔细,一步一步,脚步越发的缓慢下来,甚至不停的拿出地图来,对照太阳和远处山坡的方位进行比较。

    在这条街上来回走了三遍,最后一遍,他几乎是用脚步来丈量地上的距离了。

    夏亚不知道黑斯廷在寻找什么,只是从黑斯廷脸上的表情看出,他寻找的东西只怕是极重要的。

    等到在这街上走了五遍的时候。夏亚终于不耐烦了,跑到道路中间的那个村子的一块空旷的地方,随意坐在了一个已经被乱石掩埋住的井口,大声道:“你喜欢走就尽管走吧。这么一遍一遍的来回跑,老子可不学你犯傻了。你慢慢走,我就坐在这里。反正地方就这么大,我也跑不出你的视线。”

    黑斯廷不理会夏亚,依然在这街道上继续用脚步丈量地面距离。随即过了会儿,又趴在地上,找了根树棍,在地上写写画画。仿佛努力的计算着什么。

    夏亚在远处静静的看着,无聊的时候,就取出水袋来喝上两口水。

    太阳已经完全落了下去,只是远处的地平线上,还有那么一抹亮光,夜幕已经渐渐的降临,黑斯廷却已经在这街上来回走了不下二十遍了。

    终于,就在夏亚以为黑斯廷要走第二十一遍的时候,黑斯廷已经大步来到了他的面前,看了一眼坐在井台上的夏亚:“下来,动手。”

    “嗯?”夏亚一愣。

    黑斯廷却已经将他一把拽了下来,然后指着夏亚刚才所座的屁股下的那口井水的井台:“动手干活吧。”

    夏亚立刻眼睛瞪了起来,看了看黑斯廷的手,又看了看这口水井——井旁原本的一座矮墙被推倒了,大大小小的石头将这井口掩埋住了。他终于反应了过来:“妈的,你,你……你不会是让老子给你搬开这些石头吧?”

    黑斯廷双手负在身后,三棱战枪就插在身边地上,冷冷道:“你以为呢?你觉得我会亲手搬石头么?”

    夏亚恼火道:“你水袋里不是有水么!再说了,这里旁边还有三四口井,为什么我坐在这里,你就让我挖这一口?莫不是你看我在一旁太过轻闲,心中不爽吗?”

    黑斯廷冷笑:“我没你那么无聊的心思,快动手!我已经计算好了方位,我要找的地方,应该就在这井下!”

    井下?

    夏亚心中疑惑,不过黑斯廷的眼神不容置疑。夏亚无奈,只能卷起袖子来,干起了搬运工的活儿。

    好在夏亚天生神力,搬开这些大大小小的石头,倒也不费太大的力气,只是搬开上面的石头,刚把这井口露出来,顿时就闻到了一股子从井口里冲出来的腐烂的臭气!

    这臭气顿时让夏亚脑子一晕,随即轰的一声,从井口里蜂拥飞出来一团蝇虫来!

    “妈的!这下面到底是井水还是粪池!怎么这么臭!”夏亚赶紧后退两步,伸手掩住了鼻子。

    可黑斯廷在后面。却又说出了一句让夏亚顿时脸色发白的话来。

    “问你个问题……你的水性怎么样?”

    夏亚一听这话,就当场呆了一呆,瞪着黑斯廷足足过了好一会儿,才猛然跳起来:“你说什么!妈的!你,你不会是想让老子跳下去吧?!”

    黑斯廷面色平静,悠悠道:“你果然聪明,我想什么,你一猜就中。”

    夏亚连连摇头:“不行不行!这下面臭气熏天的,老子可不下去!你要找东西,又不是我要找东西!要下去,你自己下!”

    黑斯廷淡淡道:“我自己当然也是要下去的。但是下面什么情况,我一无所知,眼前就只有你这么一个人在,自然是让你给我打先锋了。”

    夏亚怒道:“妈的!老子跳下去,万一下面有什么危险……且不说这危险,光是这臭气,也能熏死人了!天知道下面是什么东西!万一我死在下面,你岂不是破了你的誓言?”

    黑斯廷面不改色:“我只是发誓我不杀你,绕你三次!你自己下了井去,遇到什么危险而死了,就不能算在我的身上了。”

    夏亚无语了。

    他实在想不到,黑斯廷这个堂堂的奥丁武神,摆出这种无耻嘴脸的时候,简直,简直,简直……

    简直和老子差不多啊!

    ※※※

    手里紧紧抓住了三棱战枪的枪杆,上面黑斯廷抓住另外一头,一点一点的将夏亚放进了井口里。

    夏亚一进这井口,虽然口鼻上已经用潮湿的布料包住了,却依然闻到了一股子无法阻挡的臭气,险些就晕了过去。因为正是夏季到来,又经过了雨水季节的浸泡,这井口里湿气极大,空气更是浑浊不堪。

    幸好井里并不太深,三棱战枪堪堪放到头,夏亚就感觉到自己的足尖已经碰到了水面,他一松手,扑通一声,整个人就落进了水里。

    这狭窄的井里,身子才一进水,顿时脚下无所借力量,夏亚整个人的身子就沉了下去,耳朵口鼻都被这井水给浸泡。

    他在水里折腾了半天,才好不容易踩着水漂浮了上来,才一露出头,就破口大骂。

    “王八蛋!!!哪个混蛋,把这么几头死狗死猫给丢进井里来了!这么多尸体浸泡在水里,都他**的长蛆了!!我操!我操!!”

    说完,拼命的吐口水,想起这井水里浸泡的那些动物的尸体,肮脏不堪,旁边还有一个死狗的尸体漂浮在水面上,已经腐烂,还有蛆虫在上面缓缓的爬动——想起自己周身浸泡在这样的水里,刚才掉下去,仿佛还有一些渗进了自己的口鼻里,更是让他连连作呕。

    不过夏亚才骂完,心中立刻就明白了过来……

    老子这算是自作自受吧!

    这村子里的人,把这些死猫死狗的尸体扔下来,根本就是当初莫尔郡下令的焦土之策嘛!为了抵抗奥丁人入侵,烧掉农田,烧掉粮食,污染水源……

    这下倒好,老子也自己品尝到滋味了。

    夏亚一面心中暗骂格林当初的焦土策略,努力的踩水。上面井口,黑斯廷已经大声喝道:“别耽误时间,快潜到水下去看看!”

    夏亚正要拒绝,黑斯廷已经又加了一句:“你若是不听话,我可就收回长枪自己走了!你自己想办法出来吧!”

    夏亚大怒,却无可奈何,只能咬了咬牙,然后一个猛子扎进了水里深处。

    他的水性其实非常一般,但是毕竟武技的底子好,闭气能力也比常人要强许多,这一个猛子扎下去,虽然井水浑浊,但是夏亚的却是天生的夜眼。在水中浸泡了会儿,忽然就感觉到自己的怀中仿佛隐隐的有一团淡淡的光芒散发出来。

    随即嗡的一下,夏亚顿时就看见自己身体周围的水流,哗哗的往周围退了开来,顿时一个无水的空间,就将自己笼罩住了!

    夏亚先是一愣,随即猛然想起来一件事情!

    当初在达曼德拉斯的那个地下巢穴里,阿达那个家伙,送过自己一枚避水珠!这珠子,自己却是一直随身挟带的,就放在怀里的一个小布囊里。

    之前刚下来的时候,衣服还没有没水彻底浸透,而此刻泡的时间长了,衣衫潮湿,避水珠一旦接触到水,顿时就发挥作用了。

    借着这避水珠的作用,夏亚一直下沉,却再也没有被这污水浸泡的痛苦了。

    这井下的水居然极深,只怕得有十多米,沉到底部之后,却看见这水下横向的还有一个涌洞,这水道狭窄,约莫只能勉强一个人游过。夏亚看清楚了,就转身折返了回去,一路摸上井里的水面,将脑袋冒出来之后,就听见上面黑斯廷大声喝问:“怎么样了?”

    夏亚咳嗽了一声,就叫道:“不错不错!下面很好,空气也好,水也干净——你快下来吧!”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