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八章 【从天而降?!】


本站公告

    第两百九十八章 【从天而降?!】

    艾德琳撕下了自己身上衣衫的两块布片来用溪水浸泡之后,覆在黛芬尼的额头,清凉的溪水,才勉强让黛芬尼脸上的烧热褪去了一些。

    这么硬撑到了天亮,总算是神灵保佑,黛芬尼的高烧居然退了,神志也恢复了过来。只是手脚虚软,根本走不动路了。

    眼看这样,两人也无法赶路了,干脆就在溪水旁停下休息。艾德琳昨晚不小心听了黛芬尼的梦话,尤其是那句“皇储,为什么要杀我”的言辞,更是如一根刺一般横在她心中。更加上……艾德琳可是知道,就在年初的时候,黛芬尼似乎还在春季的狩猎大会之中受到过刺杀的事情……想到这件事情,让人如何不浮想联翩?

    加西亚皇储和艾德琳感情很好,又多次维护这个妹妹。而黛芬尼更是艾德琳的好姐妹。在她心中,虽然明白两人只是挂名的夫妻,并无任何感情可言。但是终究不希望两人成仇……

    艾德琳不敢询问,却只是忍不住悄悄的打量黛芬尼,想起她平日的苦楚,心中也不禁满是怜惜。

    这一日,黛芬尼的病情又有仿佛,清醒一会儿,昏睡一会儿,醒来的时候,艾德琳就抱着她小声的陪着她说些贴心的话儿,而当黛芬尼昏睡的时候,艾德琳就一个人坐在溪水旁偷偷抹眼泪。

    这荒山野林子里,也找不到食物。

    虽然这山林不算太深,没有什么伤人的猛兽出没,算是两人的大幸。偶尔也能看见树丛之中有野兔之类的东西的身影。但是艾德琳哪里有本事去猎取这些小野兽来充饥?也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而已。

    又支撑了一天一夜,已经在这溪水旁坐了两天了。黛芬尼的病情渐渐严重起来,倒是昏迷的时间多,清醒的时间少。

    艾德琳自己也饿得头昏眼花,根本没有力气背黛芬尼走出山林求救。

    终于在第三天的一早,艾德琳在溪水旁发现了一只伏在石头上的山龟!那山龟大概有碗那么大小,艾德琳大喜,找了块石头跑过去,壮着胆子上前,对着那山龟就砸了几下,幸好那山龟的乌龟壳虽硬,但是行动缓慢,被艾德琳奋力砸了几下之后,终于砸死了。

    艾德琳大喜过望……在往常。这种东西就算是送到她嘴边她也绝不肯吃的,此刻却是欢喜的险些就当场痛哭流涕。

    随身的火夹子还没有丢弃,找了一些干枯的树枝草根来生了火,在溪水旁将这山龟的壳子去了,清洗干净之后,就整治起来。

    这烤山龟的肉,一股子浓烈的土腥气,滋味自然难吃之极。但是对于饿了两天的人来说,就算是无上美味了。

    艾德琳却自己舍不得吃,等着黛芬尼醒来之后,将她抱着,喂她吃了两口之后,自己方才肯下嘴。

    有了食物入腹,黛芬尼的精神似乎好了一些,眼神里也略微恢复了一点儿神采来。躺在艾德琳的怀里,却看见艾德琳原本细嫩的手背上,有一条一条的血痕,都是之前砸山龟的时候,自己不小心被石片割伤的。

    黛芬尼眼中流出泪水来,她此刻说话已经气息虚弱,轻轻叹了口气。低声道:“好妹妹,我恐怕是不行啦……能死在这里,我其实一点都不遗憾。只是你……你可要振作起来,走出这个地方,去,去……去北边找那个夏亚雷鸣吧。”

    艾德琳一听,顿时就放声大哭起来,抱着黛芬尼,眼泪满面。黛芬尼的嘴唇已经没了多少血色,柔声道:“我……其实一点都不怕死的。死了,或许对我这样恶运之人来说,是一种解脱吧……你不必为我伤心,我,我心里,其实……很欣慰的。”

    艾德琳只是抱着黛芬尼,用力摇头,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我……其实……在嫁给加西亚的第二天……就已经想去死了。”黛芬尼忽然笑了笑,只是那笑容却满是凄凉:“现在才死,也不过就是……晚了些日子吧。”

    艾德琳“哇”的一声,死死抓住黛芬尼的手,只觉得黛芬尼的手掌松软无力,心中更是惶恐:“你,你可不能死……你若是死了,我,我一个人可怎么办……”

    黛芬尼只是微笑,看着艾德琳,眼角也落下泪水来:“这地方很好,很清净……我很喜欢的……”

    艾德琳忽然松开了黛芬尼,自己跳了起来。大声道:“你,你不能死!我这就出去,到外面找人来救你!!我们身份不同,就算落在叛军手里,他们也不敢杀了我们的!总比眼睁睁看着你死要强!我,我这就出去求救!!”

    说完,她眼神里闪过一丝决然,立刻掉头就跑。

    只是她本来就体力虚弱,只是凭着一股气来奔跑,跑了不到片刻,就头昏眼花,忽然就双腿一软,跌在了地上。这一跌,一痛,本来有些发热的头脑却忽然就醒悟了过来。

    “哎哟!不好!黛芬尼姐姐病重不能动弹,我怎么能把她一个人丢在那儿!万一跑来什么野兽的话……”

    艾德琳顿时吓得脸色苍白,大叫一声,又掉头往回跑去,这一路跌跌撞撞踉踉跄跄,脚下也扭了一下,却也顾不得疼痛了。

    好容易跑回到了溪水旁,远远的看见黛芬尼还好端端的躺在溪水旁的岩石下,艾德琳先是心中一松。稍稍放心。

    可又往前走了两步,看清了之后,顿时就尖叫一声!一股子凉气从后背直接就窜了上来,瞬间吓得手脚酸软!!

    原来在黛芬尼的身旁,一棵树上,一条全身斑斓花纹,大约有人手臂那么粗细的蛇,正顺着树枝一点一点的探了下来!那蛇头呈现出倒三角的形状,加上那艳丽的斑斓花纹,说不出的诡异丑陋!

    那大蛇的蛇头,只差半米。就要触碰到黛芬尼的脸蛋了!而黛芬尼却已经昏迷了过去,兀自不觉。

    艾德琳一惊慌之后,立刻就回过了神来,大叫一声,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就扑了上去,此刻她心中焦急,哪里还能顾的上自己的安危,冲过去,对着那树上的大蛇的脑袋就把树枝狠狠的扫了过去。

    她这么闭着眼睛胡乱的抡了几下,错有错着,就听见啪的一声闷响,睁眼一看,那大蛇居然被自己从树上扫了下来,只是却落在自己的面前,大蛇被激发了凶性,已经盘了下半截身子,将个蛇头高高的直立了起来,几乎高度都达到了艾德琳的腰部的了!吐着信子,张开大口,两根倒钩形状的蛇牙也露了出来……

    艾德琳刚才不过是凭着一腔气勇冲上来,心中关切黛芬尼的安危,此刻眼看这条大蛇就在面前,已经舍弃了黛芬尼,盯住了自己,顿时就没了主意……

    只觉得双腿哆嗦,心中明明害怕之极,可脚下却一步也走不动……

    眼看那大蛇凶恶,艾德琳已经心中绝望,就看见面前影子晃动,呼的一下,蛇已经对着自己的面门窜了上来!艾德琳没本事躲闪,只能尖叫一声,闭目等死了……

    可这一声尖叫之后,却迟迟没感觉到蛇口咬上自己,终于勉强睁开眼睛一看,却呆住了!

    原来面前这条大蛇已经变做了两截!半截蛇身落在地上,还在扭曲着。而蛇头连着上半截的身体。却已经脱离了出来,远远的落在了草丛里!切口处,一柄奇特的大剪刀,剪刀的锋刃穿透了蛇的上鄂,正将蛇头牢牢的钉在了地上!!

    这一变故,顿时让艾德琳彻底呆滞了。

    随后就听见身后一个满是嘲弄的声音传来:“这种斑斓三角头你也敢招惹,你知不知道,它若是咬上你一口,不到一刻钟,你就会变做一俱美丽的尸体了?”

    这声音腔调,艾德琳一听,就顿时回过了神来!

    转过身去,果然就看见了那张含着一丝诡异笑容的欠扁的笑脸。

    波*夫达克斯!他居然追来了!!

    ※※※

    达克斯此刻的样子也颇为狼狈,原本阴柔俊美的脸庞上满是污迹,那一身干净的袍子也颇多尘土,尤其是他的上身,右边胸口靠近肩膀的地方,缠了厚厚的布条,里面还有红色的血迹隐隐的渗了出来。

    达克斯快步走了上来,在艾德琳还在发呆的时候,就已经弯腰将自己的那把大剪刀拔了起来,飞起一脚,将蛇头远远踢到草丛里去了。然后转过身来,对着艾德琳做了一个鬼脸:“喂,我说,长腿美女殿下,我可又救了你一次啊。说起来,你欠我的越来越多了……救命之恩么,你马马虎虎的就让我摸摸你的腿,当作酬劳了,如何啊?”

    艾德琳大难临头,忽然得救,虽然来人是达克斯这个可恶的家伙,而且对方的立场敌友难辨,但是此刻,在劫后余生般的心情下,仿佛在艾德琳的眼中,这个家伙也不像从前那么可恶了。

    她先是一愣,然后终于一声惊呼,随后就大叫一声:“啊!是你!快快!黛芬尼姐姐病重!她快不行了!你快来救救她!!!”

    说着,她居然主动上前拉住了达克斯的衣服,拖着他跑到了溪水旁。

    达克斯被艾德琳拉着跑了两步,却忽然咳嗽了几声,嘴角居然渗出了一丝鲜血来!

    他仿佛不经意一般轻轻擦去,坐在了黛芬尼的身边,眯着眼睛,先伸手探了探黛芬尼的额头,又伸手在黛芬尼的脖子上摸了摸脉搏,翻开黛芬尼的眼皮看了看瞳孔,随即脸上露出深深的忧色来。

    一看达克斯的表情,艾德琳心中顿时一沉:“她,黛芬尼姐姐她,难道……”

    “唉……”达克斯重重叹了口气,只是望着艾德琳,轻轻摇头。

    艾德琳顿时就眼泪夺眶而出,正要扑到黛芬尼的身上,却被达克斯一把抓住的手臂拉开,转过身来,却看见达克斯一脸的笑意:“你着急哭丧么?我又没说她会死。”

    “你……那你叹息,又摇头……”

    达克斯嘻嘻一笑,悠悠道:“我叹息是你这个家伙真是愚蠢,这么简单的病情都看不出轻重来。摇头是……这也病情也太容易救了,根本没必要这么悲伤嘛。”

    艾德琳心中狂喜,连对方的调侃也忘记反驳了:“你说,黛芬尼姐姐她……”

    “她只不过是营养不良,又不小心吃坏了肚子而已,简单的说么……她现在这么虚弱,是因为……饿出来的。”达克斯笑了笑:“治好她也容易,泡个热水澡,再喝下一碗浓浓的面汤,蒙上被子足足睡一觉,就好个七八成了。”

    艾德琳喜极而泣,却生怕达克斯诓骗自己,瞪着他:“你说真的?”

    “我骗你有意义么?你又不肯让我摸摸你的长腿……”达克斯一句说完,艾德琳却已经沉下了脸来:“你又胡说八道什么!”

    她飞快的抱住了黛芬尼,盯着达克斯道:“虽然你刚才又救了我一次,我自然会用别的法子回报你,但只有一样,你打我的主意却不行!”

    达克斯苦笑一声,坐在那儿摇头:“好了好了,我不说这种话就是了。唉……真是让我无语……你们两个小妞自己非要逃跑,结果才惹出这些祸事来!我又不会害你们,那天你们为什么要跑?”

    艾德琳摇头:“你这人太过复杂,天知道你肚子里藏了什么心思,你对我们未必就存了善意!”

    达克斯哼了一声:“私心自然有一点的,但是说恶意,却还真的谈不上。”

    说着,他从怀里摸了摸,摸出了一块面饼来:“揉碎一点,小块小块的喂她吃吧,别喂多了。等我们离开这里,找个地方让她调养一下,两三天就恢复了。”

    艾德琳这才注意到,达克斯在行动的时候,明显有些不顺畅,而且胸口的伤势似乎不轻,那鲜血红红的渗透出来,可是这个家伙却一脸满不在乎的笑容,额头明明已经见汗了,却一丝痛楚的表情都没有。

    毕竟刚刚才蒙人家救命了一次,艾德琳心中过意不去:“你……受伤了?”

    “哼,还说呢!你们为什么就不信我呢?偏偏要信那个维亚是好人?早告诉你们了,落在她手里,比落在我手里还惨呢!”达克斯苦笑:“我和那个女人打了一场,大家都吃了些小亏。唉,身上中了她一箭,只怕没有十天半个月是恢复不了啦。不过么……哼,她也不好受,只怕得找个地方躲起来,调养两三个月才行吧!哈哈!想不到,我居然赢了紫瞳一次!”

    艾德琳也不说什么了——原本两人逃跑,最后没想到还是又落在了这个男人的手里,虽然心中依然对这个男人怀疑,但是毕竟眼下也无可奈何,而且,这个家伙似乎也真的没有显露出多少恶意来……

    反正自己也没有别的法子,干脆就走一步看一步吧。

    有了达克斯在,傍晚的时候,三人就走出了树林。黛芬尼醒来之后,看见了达克斯,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轻轻叹了口气,似乎也对现状无可奈何了。

    只是达克斯一路不停的咳嗽,显然伤势不轻,但是这个家伙仿佛天生就有些做事情乱七八糟的,明明已经疼得满头汗水,却还忍不住嘴巴上不停的戏弄艾德琳为乐趣。

    “前些天你们逃跑的时候,那个开始在酒馆里对我出手的家伙,真的是你的情人的手下?嗯,那个叫夏亚雷鸣的?”

    “喂,我看你说的那个夏亚雷鸣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吧,他的那个手下,就是一个花花架子,斗气虽然漂亮,却没有一点真实用处,我三拳两脚就打趴下了。”

    “我说那个夏亚雷鸣,有什么好的……你落难成这样,也没看见他跑来救你啊。倒是我,已经救了你们两次了吧?说起来,我比那个家伙又差在哪里?”

    开始的时候,艾德琳只是咬牙不语,反正自己心中对那个土鳖情深,也不是这个讨厌的家伙三言两语就能打动的。

    可到了后来,也渐渐的被这个达克斯的吁吁叨叨说的不耐烦了,忍不住就反驳道:“差在哪里?好我就告诉你差在哪里!”

    艾德琳瞪着达克斯,大声道:“夏亚那个家伙虽然也有不少毛病,但是他是我见过最最男人的男人!!而你……你这个家伙,罗罗嗦嗦的不像个男人,倒像个娘娘腔!”

    最最男人的男人?

    不像男人的娘娘腔?!

    达克斯听了这话,先是愣了会儿,然后忽然就跳了起来,勃然大怒道:“你说什么!!我不像男人!他像男人!好好好!等遇到那个家伙,本大爷和他好好比比!看看谁是娘娘腔!!”

    “哼,夏亚一只手就能把你捏死。”艾德琳很不屑的翻了个白眼。

    达克斯气得火冒三丈:“好好好!我就让你看看,到底谁捏死谁!!你说的那个夏亚雷鸣若是现在在我面前,我就直接……直接……直接捏死他!!”

    “哼,若是夏亚现在在这里的话,他一定会……”

    艾德琳继续反驳,可才说了两句,忽然脸色一变,呆滞的望着道路的前方……

    此刻三人已经走出的树林,面前是一条通往北方的小路,这道路僻静狭窄,但是却听见了远处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道路远处,拐弯口,一个人影正飞速的奔驰而来,奔跑的速度,几乎和奔马相比都差不了多少!

    来人身材高大挺拔,奔跑的时候势若雷霆,远远看去,一身软甲,头发狂野的披散在双肩,最重要的是,这个家伙,手里还握着一把奇怪的东西……

    好像……好像……好像是一把火叉……

    火,火叉?!!

    艾德琳已经嘴巴张得几乎能吞下一个鸡蛋了,死死的盯着道路前方,这个仿佛冲天而降的人影,用力揉了揉眼睛,还狠狠的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才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

    “土,土鳖?!”

    ……

    奔跑而来的人,正是夏亚!!

    夏亚奋力狂奔,疾跑如风,满脸却是无奈的表情。

    而就在他的身后,远远的还有一个人影!那人身材并不高大,却一身黑色的甲胄,手里还提着一柄三棱战枪,全身隐隐的还有黑色气焰闪耀!

    远远的,还听见两人的叫嚷。

    “夏亚!别跑!!我不杀了你,誓不为人!!”

    “妈的!黑斯廷你这个老小子!老子和你打了十六场了!你不烦,老子也烦了!”

    两人的身影一先一后,速度都如同闪电一般!

    站在树林旁远处的达克斯看在眼里,一看两人的身形速度,顿时一张脸就严肃到了极点!

    艾德琳用力摇了摇头,确定了自己没看错之后,立刻就尖声叫嚷起来:“夏亚!!夏亚!!夏亚!!土鳖!!救命啊!!!”

    她在原地又蹦又跳,远处的夏亚也看见了,正好朝着这里跑来,夏亚心中还诧异:怎么都跑到这里来了,还有人认得老子?

    跑近了仔细一看,顿时就呆住了!

    他忽然就身子凌空一跃,仿佛带着一串残影落在了艾德琳的面前,瞪大眼睛:“夷?可怜虫?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艾德琳心中激荡,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快沸腾起来了,忽然就扑进了夏亚的怀里,差点没把夏亚的鼻子给撞破,飞快叫道:“夏亚!快救救我,我们被人抓了!”

    夏亚一脑门子汗水,抬起眼皮来一看,顿时就看见了达克斯……在场就三人,可怜虫之外就只有这个男人和那个虚弱的女子了(夏亚还没认出来那个虚弱的女子就是他曾经遇到过还不小心胸袭过的太子妃),一比较自然明显,可怜虫说被人抓了,自然不会是说那个病弱的女子,肯定是这个带伤的男人了。

    夏亚立刻一瞪眼:“你是什么人?混哪里的?敢抓老子的兄弟?!”

    说完,正要上前,身后的远处的黑斯廷已经飞速奔到了,就听见一声厉喝:“夏亚!把东西交还给我!!”

    一股劲风,夹杂着黑色的气焰,三棱战枪已经奔着夏亚的后背猛刺了过来!

    夏亚大怒,顾不得达克斯了,将怀里的艾德琳往旁边一拉,转身就迎上了黑斯廷,怒道:“老小子!老子一路让着你,你真当老子怕你不成!!来来来,我们再打一次!”

    说罢,手里火叉一挺,铿的一声就迎上了黑斯廷手里的三棱战枪,轰的一声,一团红光和黑色的气焰碰撞在一起,两人都是哼了一声,各自连连后退几步。

    要说夏亚怎么会和黑斯廷两人出现在这个地方,却要从十多天前说起了……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