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八章 【紫瞳】


本站公告

    第两百八十八章 【紫瞳】

    自、自决?!

    夏亚愣在了当场——这个格林搞什么鬼?这么大的事情,居然一点主意都不拿,让老子自决?我决个死人头啊!

    黑斯廷那个家伙忽然脑子发什么疯?巴巴的跑到老子的莫尔郡来干什么?我自决?我怎么决?

    手下缺兵少将的,老子拿什么去对付黑斯廷?!

    黑斯廷可不像曼宁格那个家伙那么好对付!!

    夏亚的眉头紧锁,站在那儿,牙齿咬得格格作响。旁边的阿菜等人看着夏亚如此表情,都心里忐忑起来,阿菜低声道:“大人,难道是丹泽尔城有什么变故么?”

    夏亚听了,眼神里闪过一丝精光,深吸了口气,再缓缓吐出来,看了看旁边的人,除了阿菜之外,城上的守军也在望着自己。

    “哈哈哈!”夏亚心中再如何焦急。脸上却做出一副平常的笑脸来,横了阿菜一眼:“胡乱猜测个什么?丹泽尔城能有什么变故?格林那个家伙说如果前线奥丁人的麻烦解决了,是不是让城中聚集的各地村镇的人回家园耕种……妈的,当初放火烧田的是他,现在这事情却来烦老子。”

    他嘴上这么说,可横着阿菜的眼神却明显有一丝凌厉。阿菜先是一愣,随即脸上也闪过一丝明悟,赶紧闭嘴不说话了。

    夏亚哈哈一笑,让手下先送这个丹泽尔城来的军使下去休息,然后还故作悠闲的在城墙上来回巡视了一遍,神色悠然如常,丝毫不见焦急的模样,一路走来,还和这些军士打招呼,在这个肩膀上拍两下,在那个胸口捶一下,勉励几句,方才走开。

    直到走下了城,阿菜跟在夏亚身后,亦步亦趋,才渐渐的觉出的前面的这位大人的脚步越来越凝重!

    夏亚走了几步,回头一看,跟在身边的只有阿菜一人,才低声叹了口气:“阿菜……他**的,你说这老天到底是在保佑我,还是在折磨老子?”

    看着阿菜一脸茫然,似乎有些无措的样子。夏亚哈哈一笑,只是笑容却有些苦涩,低声又说了一句:“有时候,老子真想干脆脱了这身皮,钻进深山里当个猎人逍遥快活。他**的,现在这日子,过的爽是爽了,可也他**的太刺激了……”

    ※※※

    梅斯塔城里的郡守府原本在奥丁人上次攻占的时候就被损坏得厉害,而夏亚光复梅斯塔城的那一战,郡手府又遭战火。收复之后,夏亚只顾着维修城防,这郡守府却不大怎么在乎。

    他手下兵力原本就不够用,郡守府里也实在没多少守军护卫,不过就是留了二十个原本当佣兵武士的家伙跟着,府里连个仆役都没有,吃饭穿衣,都得这位夏亚大爷亲自动手操持才行。

    回到郡守府里后,夏亚坐在大厅,也没召唤什么护卫,却也任凭阿菜跟着,没有把这个小子支开。自己就那么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抱着脑袋开始了苦思……

    黑斯廷,黑旗军,奥丁人……

    奥丁人这次的南侵,分为了三路。东边的一路是黑斯廷的黑旗军,在解决了第六兵团之后,就占据了帝国东北部边境的一个郡。而中路则是曼宁格的赤雪军,从野火原正面南下,沿着莫尔郡一路往南,在西尔坦郡击溃了第七兵团。西路则是听说是奥丁帝国神皇的大皇子亲自领军,抽调了皇族的一万精锐,加上各部族凑起来的四万战士,混编了一个军团。从西路南下却是最慢的,但是因为帝国西北部并没有中央常备军的驻扎,只靠着地方守备军的抵抗,西路的奥丁军队却是进军最为顺利的。

    可一直以来,奥丁人的三路军队都是互相各不干涉。

    尤其是莫尔郡这里,按照奥丁人的南侵的行动看来,这里明显应该算是赤雪军的地盘,黑斯廷贸然率军进入了莫尔郡,岂不是越权的行径?若是在往常,这简直就是和友军抢功的举动了,难道他就不怕引起内部的争斗?

    还是说,黑斯廷已经得知了自己在莫尔郡的小动作,就抢先来对付自己?

    又难道说……自己的内部出了内奸?将消息通报给了黑斯廷?

    可这样似乎也不对……自己**梅斯塔城得手,而且先后聚集了过万的军队,已经足以对奥丁中路入侵的曼宁格部形成威胁了。若是自己内部真的有内奸,和奥迪人勾结的话,却怎么不直接通告曼宁格?而跑去和黑斯廷勾结?

    ……如此之多的纷乱的念头一起浮了上来。夏亚一时间只觉得千头万绪,也不知道到底该从哪里着手。

    想了会儿,才忽然一拍大腿,低声自语道:“妈的!想那么多做什么!不管到底是什么原因,总是那个黑斯廷已经来了!现下最要紧的事情是怎么应对才是!”

    抛开了那些杂念,夏亚却反而觉得心中的思路一下子开朗了起来。

    摆在面前的无非就是两条路:一,固守梅斯塔城。二,率军驰援丹泽尔城!

    自己只有一万兵力,如果黑斯廷真的大军来袭,那么自己兵力原本就劣势,还分兵驻扎两处,那就是更愚蠢的行为。集中一万的兵力在一处,或许还有击退来敌的可能性。

    可问题是,自己该选择守哪里?

    丹泽尔城?还是梅斯塔城?

    丹泽尔城的优势在于城墙高大雄厚,原本就是按照军事要塞的标准建造的,作为帝国北部最靠近野火原的桥头堡,历来都是拜占庭抗击奥丁军队的前线最大的军事据点。城墙高大,防御体系完整,而现在还有一些去年战争时留下的储备的军械物资。

    从纯战术角度上来说,丹泽尔城的城防,更利于防守。

    但是……

    梅斯塔城是莫尔郡的首府城市!城市的规模就比丹泽尔小城大了很多,人口也更多一些。

    而且梅斯塔城的地理位置也比丹泽尔城更重要。身为首府城市,梅斯塔城位于莫尔郡的产粮区的中心位置。城市周围辐射了莫尔郡的精华肥沃之地,周围四乡八野,都是莫尔郡的精华所在。

    可以这么说,守住梅斯塔城,就等于将半个莫尔郡牢牢的攥在了手里!

    可梅斯塔城的城防却比丹泽尔城差了不少,纯战术的角度考虑,并不是一个易守难攻的要处……

    而且,梅斯塔城毕竟是首府城市,是一个郡的权力象征所在,能占据梅斯塔城,无论是从任何角度来说。对于莫尔郡的统治都大有好处……

    夏亚想了半天,心中也迟疑不决,难以做出抉择来,最后才长出了口气,抬起头来,却看见阿菜还站在跟前,这个少年在夏亚发呆的时候,也就这么一直站在那儿。

    “怎么还在这儿?”夏亚抬了抬眼皮。

    “等您的吩咐。”

    “嗯。”夏亚站了起来,在厅堂里转了两圈,忽然看着阿菜,道:“问你一个问题,你说是梅斯塔城重要,还是丹泽尔城重要?”

    阿菜听了这话,表情很认真的思索了一下,然后道:“丹泽尔城!”

    “哦?”

    夏亚一愣,他没想到阿菜的回答居然是这样,因为在夏亚自己的心中,却是觉得梅斯塔城的重要性更大一些,只不过这里的城防不太好而已。

    “为什么?”

    阿菜毫不犹豫,立刻就道:“大人,我只知道,丹泽尔城是您的领地。”

    这到时立刻提醒了夏亚。

    自己的正式官职是莫尔郡的军备长官,兼丹泽尔城的执政官。这么看的话,丹泽尔城才是自己的真正的大本营。

    若是在和平时期,那是绝对论不到自己跑来梅斯塔城里发号施令的。

    “嗯……还有别的理由么?”

    “还有……”阿菜低头想了会儿,才继续道:“丹泽尔城靠野火原进,若是咱们打不过,还有地方跑。”

    若是换个将军听这话,只怕立刻就训斥阿菜了。仗还没打,就算想着逃跑的问题,整个帝国内,只怕只有鲁尔那个兔子将军才会有这种思维吧。

    夏亚听了,却忽然眼睛就是一亮!

    野火原……

    如果驻守梅斯塔城的话……的确,万一最后势微,到时候自己连退路都没有了,上下左右全是敌人。

    可如果在丹泽尔城……即便是最后守不住,还能退到野火原上去!!

    “传令。”夏亚神色一肃:“让营队级别的军官都到郡守府议事!”

    ※※※

    金角城位于埃斯里亚郡的南部。从金角城在一路往北的话,过五十里还有一座银角城,越过银角城的话,就算是进入了西尔坦郡了。

    眼下西尔坦郡已经被奥丁人的赤雪军占据,但是埃斯里亚郡却并没有受到兵锋的袭扰。

    埃斯里亚郡原本是帝国的北部的一个中央行政区,是帝国中央统治的地区之一。但是在内战爆发的初期,和埃斯里亚郡接壤的一个叛军的势力就直接派兵侵犯。

    埃斯里亚郡原本就只有一些地方守备军,哪里是叛军的对手,象征性的抵抗了一阵子后,郡守又是一个软骨头,在得到了叛军的许诺之后,很快就投降了。

    目前统治埃斯里亚郡的,是属于“红色圆桌会议”的成员之一,贝斯塔军区所有。贝斯塔军区也是内战初期,最先响应竖立叛旗的军区之一,同时也是红色圆桌会议议长萨尔瓦多的最坚定的盟友之一。

    占据了埃斯里亚郡之后,贝斯塔叛军就停止了扩张,派兵占据了各处紧要关口,接手各个城镇,换上了自己的官员来统治管理。

    而同时,还配合的分出了五个旗团的兵力驻扎在北部靠近西尔坦郡的边境,以保持对当时西尔坦郡的第七兵团的威逼的姿态。

    而当第七兵团被奥丁赤雪军歼灭之后,奥丁人很快就和叛军达成了协议,埃贝斯塔叛军也就都撤了回来,只在边境留下了两个旗团的军队驻扎。

    金角城的城防军队和官员都换成了贝斯塔军区的人之后,城里的大小事务倒是并没有太大的改变。

    而原本的郡守并不是一个什么好官,任职几年,也没有什么恩惠施展于民,所以埃斯里亚郡的民众,对于统治者的变更,却也并没有激发出什么不满和暴乱。

    此时看来,金角城里倒是一派和平的气象,除了城头上悬挂的不再是帝国的鹰头旗,还有路上巡逻的士兵也换做了贝斯塔军区的叛军之外,几乎没什么太大的变动,甚至就连城中的大小商铺都照常营业,只不过因为战争,南北上路断绝,显得略微有些萧条而已。

    就在路边的一个酒馆里,坐在二楼的房间窗口,波*夫达克斯看着窗外,缓缓的说着埃斯里亚郡现在的情况,黛芬尼和艾德琳两人就坐在他的对面,听这个家伙侃侃而谈,将现在帝国北部的局势说的如数家珍,了如指掌的模样……

    艾德琳还没怎么样,倒是黛芬尼,却是越听越是心惊!

    她毕竟是米纳斯家族这样的名将世家出身,自己的父兄都是军中之人,从小耳濡目染,也不是那种空有美貌的草包,眼看面前这个神秘的男人居然知道的如此之多,不由得心中生出几分忌惮来!

    战争时期,很多地方的道路都断绝了,这些消息,恐怕就算是在帝都的帝国情报机构都未必知道地如此清楚!眼前的这个男人,又是如何得知这么多消息?

    甚至波*夫达克斯喝完了一瓶酒之后,笑道:“这个贝斯塔军区么,听说那个总督没什么太大的本事,不过他却有一个极厉害的妻子,听说他的那个妻子很有谋略,内战刚开始,贝斯塔总督还在犹豫是否响应,他的妻子就坚决的建议总督立刻起兵,并且快速挥军攻占埃斯里亚郡,这个主意也是那位总督夫人出的,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贝斯塔军区的地盘就扩大了一倍。而占领埃斯里亚郡之后,叛军秋毫无犯,对地方也不骚扰,只是换防和撤换上自己嫡系的执政官,却毫不扰民,将摩擦的可能降低到了最低的程度。也没有激发出什么乱子,几乎没有费多大力气,就把这么大的埃斯里亚郡给牢牢的攥在了手里……这些主意,听说都是总督夫人出的!嘿嘿,这个女人,可不简单啊!”

    达克斯喝了一杯酒,眼睛里露出几分不怀好意的味道:“而且听说那位总督夫人也是一个美艳的大美人,那个总督年轻的时候沾花惹草,可娶了这个美人之后,就被收拾得服服帖帖,对妻子言听计从,毫不违逆。如果不是那位总督夫人真的足够美貌,只怕也收不住那位花花总督的心。哈!一个美貌和智慧并存的大美人,真想有机会能见上她一见啊!”

    黛芬尼只是抿着嘴巴,细细的打量达克斯,这个家伙醉眼朦胧的样子,一脸色眯眯的猪哥相,但是黛芬尼却在这些天一路北逃的相处之中,深深感觉到了这个男人的可怕!

    每到一处,这个男人都先把自己两个女孩子找个地方安顿下,然后他独自出去转上一圈,回来的时候就能找到了逃亡的办法,每个地方似乎都有人配合他,听他的调遣,总是能找到最安全的车马,甚至买通守军放行。

    仿佛这一路上,所到的每个地方,都有隐藏的势力听他调遣!

    甚至于,在前些日子过一个被叛军占据的城市,三人是装扮成了宗教所里的神职人员,骗过了守军!而当时,三人就隐藏在了宗教所的一个运输队里!

    这个家伙居然在宗教所里都有内线!!

    记得当时,这个家伙大大咧咧的找来了一个宗教所里的修女,那个修女摘下了帽子后,直接就一个耳光打在了达克斯的脸上,可达克斯却毫不在乎,上去一把抱住那个修女,就是一阵狂吻,最后那个修女,在他的面前,立刻就变做了如小猫一样的柔顺!

    且不说勾引修女,是教会的重罪……而那个修女,似乎也对这个男人言听计从,甚至亲自安排了他们的逃亡路线!

    而到了这座金角城的时候,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法子,三人混进了一个商队的运输车里,轻松的就进了城,连城防的守军,都不曾搜查,就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美女殿下,你这么看着我,难道我脸上长了朵花了么?”

    黛芬尼正想的出神,忽然就听见了达克斯的话,随即看见这个男人笑嘻嘻的凑了过来,立刻一皱眉,扭过了头去。

    “啊哈,难道是殿下你看我英俊不凡,对我生出爱慕之心?”达克斯继续一脸笑嘻嘻的样子,却又抓着头发苦恼道:“哎呀,这可怎么办?两个大美女,一个美丽聪慧,一个却有一双我最喜欢的绝顶美腿……”

    他说着,将脸扭向了艾德琳:“美丽的殿下,看在我一路护送辛苦,就让我摸摸你的腿当作酬劳吧?”

    “去死!”

    艾德琳大怒,抓起桌上的盘子就丢了过去,达克斯一把接住,正要说什么,忽然脸色猛然一变,变得严肃异常,扭过头去,朝着楼梯的方向看去!

    那楼梯上,传来了一种怪异的脚步声,似乎有些沉重滞涩,但是一下一下,那声音却仿佛是带着某种奇特的节奏。

    随即,从楼梯下缓缓走上来一个身影,迎面最醒目的,就是一头飘逸的紫色长发!

    修长的身材裹在一件黑色的长斗篷之下,那脸上带着半张铁面,身后还背了一张奇形的长弓。

    达克斯一看这个身影,顿时就坐了下去,一双眼睛也眯了起来。

    上楼来的这人,不用问,自然是维亚!

    维亚才上了楼梯,忽然就在那台阶上站住了。

    这酒馆的二楼并没有多少人,最醒目的自然就是坐在靠近窗口的一男儿女。达克斯一身便装,眉清目秀,而两位美女殿下,虽然都化了点儿妆,稍掩丽色,但是毕竟那气度雍容,却还是难免引人注意。

    维亚站在台阶,一眼看过去,忽然就看见了黛芬尼和艾德琳的背影,她的一双紫色的眸子里,顿时就闪过了一丝异色!

    那冷艳的面孔上没什么变化,她却缓缓的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然后就靠着旁边的一张桌子坐了下来。

    啪的一声,一张长弓,就拍在了桌上!

    只见她的手依然抓着弓角,坐在那儿,却用眼睛紧紧的盯着达克斯。

    两人中间隔着桌子,就这么互相看着,目光闪动。

    黛芬尼和艾德琳也察觉出了古怪来,都是为维亚这副奇怪的装扮而惊奇,却看见达克斯一改嘻笑的模样,神色前所未有的凛然……

    “看够了么?”

    维亚先开了口,那清冷的声音落在人的耳朵里,仿佛就带着寒气,让人浑身冰冷!

    达克斯轻轻叹了口气:“看够了……你上楼来,一共走了十三步,对吧?十三步里,你就已经把气息调整到了最好的状态……”

    说着,达克斯苦笑起来:“亲爱的维亚……你比上次见面的时候,又厉害了好多啊。”

    维亚默不作声,只是抓着弓角的手指紧了紧。

    达克斯嘿嘿一笑:“看来老天真的和我过不去呢。我随便找一个酒馆,居然就能碰到你。你是从北边来的,还是从南边来的?”

    维亚皱了皱眉,并不回答,却将眼神落在了达克斯身边的两个女孩身上,又看了两眼之后,维亚的面色更加难看了。

    她轻轻的吸了口气,凝视着波*夫达克斯,口中只短短的吐出一句话来。

    “放人,立刻!”

    达克斯嘿嘿的干笑,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看了看两个女孩奇怪的脸色,才叹了口气:“两位殿下不认得这位寒冰美女么?她可是在拜占庭帝国内大有名气的厉害角色啊。”

    他的语气渐渐也凝重起来:“卡维希尔先生最出色的弟子之一,也是卡维希尔先生调教出来的唯一一位文武双全的弟子,大名鼎鼎的‘紫瞳’!”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