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七十四章 【客强主弱】


本站公告

    第两百七十四章 【客强主弱】

    “那就跑吧!”

    ——几位留守的老军官做出了决定!

    “那就跑吧!!”

    ——全体第六兵团的将士们呼喊着同一个声音!

    ……

    一旦开始计划逃跑。顿时第六兵团的将士们被激发出了无限的灵感!哪些人整顿物资,哪些人迂回,哪些人断后,哪些人故布疑阵……简直就是井井有条!

    结果黑斯廷再次领略到了第六兵团逃跑的本领。黑旗军杀奔第六兵团驻地的时候,只占下了一座几乎被搬空了的大营!

    随后,历史再一次证明了一个真理:当一个集体万众一心的时候,爆发出来的能量是强悍的伟大的惊人的奇迹的……

    随即在追击的过程里,第六兵团先是利用一条小河,以丢弃的物资军械堵塞了河水弄了一个水坝,等黑旗军的前锋追至的时候,就看见河对岸懒洋洋的几百个第六兵团的士兵坐在河滩上晒太阳,旗帜和武器丢的满地都是。

    面对如此情况,黑旗军的前锋却反而惊疑不定不敢上前,派人急速回报到后方黑斯廷请令,身经百战的黑斯廷闻之冷笑:“哼,想趁我军渡河时候半渡而击之?”随即传令前军不许冒进,和第六兵团隔河对峙。

    当夜,第六兵团在上游开凿水坝,用河水顿时冲刷湮没,下游一片汪洋!泥泞的河滩阻挡住了黑旗军的追兵,第六兵团扬长而去。

    黑斯廷震怒。亲率三千骑兵追击,结果尾随第六兵团冲进一座山谷山谷里捡起无数旗帜武器,只以为第六兵团丧胆,丢盔弃甲。

    可结果第六兵团这帮兔子,利用对地形的熟悉,带着黑旗军在绵绵大山之中绕了三天。结果第六兵团跑出山之后,迷路的黑旗军还在山里多转了两天才跑出来。幸好黑斯廷很快醒悟过来,下令让军中老马放在队前带路,才终于走出了这片山。

    可随后从出了大山的黑斯廷得到了更为让他吃惊的消息!这帮第六兵团的家伙居然没有逃跑,反而掉头南下,挥军朝着诺兹郡的郡守首府而去!趁着黑斯廷没有来得及回军,一举攻下了诺兹郡首府城市,并且将之前投降的郡守杀死,将城中的骡马大车等全部搜刮一空,临走之前还放了把火,将城墙焚烧。当黑斯廷带兵赶到的时候,留给他的则是一座残破的城防,还有已经变成了灰烬的库房。

    此刻再想追击,可得到了大批骡马和大车的第六兵团,在机动力上已经完全上了一个台阶,再想追上这支擅长逃跑的军队,可就更困难了。

    第六兵团最终冲出了诺兹郡,大军一路往东而来,更是灵活的分化成了三路,躲开了黑旗军的堵截追杀,硬生生的从诺兹郡穿插跑了出来!

    而之后又充分发挥出了第六兵团擅长急行军的本事,三天时间就跑出了四百多里。已经在昨天进入了莫尔郡。

    此刻得知莫尔郡的郡守备府还没有沦陷,第六兵团里的几个领头人商议之后,就派了格伦夏尔前来联络。

    ※※※

    “我们知道,临阵逃脱是犯了军法,虽然我们有苦衷,但是只怕别人不怎么想。我们现在是粮草耗尽,将士疲惫,积蓄得到补给,想来想去,只能来丹泽尔城碰碰运气了。却只好隐瞒身份,谎称是第七兵团……唉……却没想到,丹泽尔城的守将居然是夏亚大人您啊。”

    格伦夏尔愁眉苦脸的说完之后,眼巴巴的看着夏亚:“大人,念在昔日的交情,还请您高抬贵手,我们第六兵团的兄弟不是怕死,只是明知道是送死的事情,还不如留下有用之躯……”

    夏亚听到这里,脸上的喜色已经掩饰不住了,看了一眼格林,眼看格林也是和自己一般的反应。他吞了一下口水:“那个……你们的大部队现在在哪里?还有多少人?”

    “就在距丹泽尔城一日路程的地方,全军还有八千六百多人,但是战马只剩下四百匹,还有两百架大车。”格伦夏尔有些无奈:“我们跑得太快,马匹的损耗太严重了,一路上又没有粮草补充,只能杀马充粮,而大车也损耗损坏严重……现在大家已经跑不动了,如果不能得到喘息的机会,恐怕再也支持不下去啦。”

    看着愁眉苦脸的格伦夏尔,夏亚和格林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夏亚一把抱住了格伦夏尔,用力拍了拍他的后背,大声道:“不用发愁了!你们第六兵团的人,我都接收了!我这里有吃有喝,丹泽尔城虽然不大,但是城防坚固,军械足备,足以和奥丁人周旋!”

    格伦夏尔闻言大喜,可随即脸色一变:“可我们终究是失了诺兹郡,失土之责,还有临阵逃脱的罪名……”

    格林在一旁笑了笑:“这个简单,夏亚是莫尔郡军备长官,根据帝国军法,郡守备长官在战时可以临机便宜行事,让夏亚写一份公文,就宣称得知诺兹郡郡守投敌,奥丁人势大,请调第六兵团撤守莫尔郡协同防御作战。有了这个名义。对上面也能交待得过去了。”

    夏亚也笑了:“不错不错,老子是郡守备长官,这公文想怎么写就怎么写。”

    格林却脸上笑容褪去,低声道:“况且,这公文写不写,其实都不重要了。这一战之后,帝国能不能存在下去还是疑问,到时候,哪里还有人来追究你们的责任。”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为了安抚第六兵团将士的军心,这公文还是要写的,夏亚当即让格林执笔写了一份,又亲笔签章之后,请格林亲自和格伦夏尔一起前往第六兵团去接应,带兵来丹泽尔城回师。格林在帝国军中颇有名气,有他出面,想必第六兵团的那些家伙就不会再有多少疑虑了吧。

    格林走后,夏亚在城中心情大好,自己原本手里只有几百老弱,可随着内内的投军,还有第六兵团的加盟,自己的兵力一跃就过了万!

    而且,内内的两千马贼是精锐骑兵且不说。第六兵团可是货真价实的帝国中央常备军啊!而是是鲁尔调教了多年的军队,军队素质远远胜过普通的地方守备军。

    此刻丹泽尔城里军备充足,粮食也不匮乏,有了上万的军队坚守的话,再加上有格林这个名将作镇指挥,就算有几倍的敌人攻城,夏亚也有信心守上一年半载!

    格林走之后,城里的守备府里飞快的运转,卡托这个从前罗德里亚骑兵兵团里的走私贩子,被夏亚委任为了军需总长,沙尔巴则被派去了整编那伙马贼。虽然那些马贼都是精锐,但是沙尔巴可是罗德里亚骑兵之中的精英出身,相比应该能镇住那些家伙了。

    城中大小事务都压在了夏亚的身上,他从前根本没有正正经经的做过一天的帝国官员,一下子这么多事情压了下来,难免有些手忙脚乱,城防军务,城里的供给管制,大事小事每天也得有几十件要他决定,幸好他手下还有一个菲利普,好歹从前也是大武士团的首领,有些当头领的经验,勉强算是把局面给稳定住了。

    此外夏亚还选出一百马贼来充当斥候探马,在丹泽尔城周围巡视探听敌情,将斥候的范围拉大到了五十里。

    有了这些斥候充当耳目,很快外面的消息就不停的传了回来。

    曼宁格的赤雪军在攻占了梅斯塔城之后,因为没有能得到充分的补给,曼宁格留下五千人驻守梅斯塔城,随即继续挥军南下,主力已经离开了莫尔郡,一路往南,进入了南部邻郡,兵锋直指驻扎在那里的第七兵团。与此同时,南方的两个特玛军区的叛军,也开始朝着第七兵团进逼,第七兵团面临的是被包围的困境。

    夏亚每天只是祈祷第七兵团能多支撑一些日子,给自己多争取一些喘息的时间。

    期间,菲利普倒是找了个机会,私下里和夏亚深谈了一次。

    菲利普对目前己方的处境颇有担心,进言死守丹泽尔城只怕没有什么出路,因为此刻前后左右都没有友军,放眼看去,都是奥丁人和叛军的势力范围。小小的莫尔郡就如同汪洋之中的一条小船。以菲利普的念头,还不如整顿军队,效仿第六兵团弃守诺兹郡的做法,挥军南下,迂回西南。取道往奥斯吉利亚进发,只要能和帝国的勤王军队汇合,那时候声势大振,说不定还有希望。

    这个主意倒是让夏亚心动了一阵子,但是随即他就立刻打消了这种念头。

    “且不说南下路途遥远,我们这点人马能不能冲过重重的围追堵截,成功的抵达奥斯吉利亚和帝国中央军会师。就算真的能跑到奥斯吉利亚,就安全了么?奥斯吉利亚虽然聚集了帝国目前大部分的兵力,但是依然还是处于劣势。或者这么说,奥斯吉利亚的处境,其实和我们丹泽尔城没有太大的差别,甚至还要更恶劣。你说我们丹泽尔城现在就好像是一条汪洋之中的小船,前有左右都是敌势。可奥斯吉利亚难道就不是这样了么?奥斯吉利亚现在也是汪洋中一船,只不过这条船稍微大一些罢了,但是他们现在的压力却也是我们的十倍百倍。”夏亚说到这里,看着菲利普:“我和你说一句掏心窝子的话,我们现在还能在这里喘气,就是因为奥斯吉利亚还在坚守,奥斯吉利亚吸引了叛军全部的力量。一旦奥斯吉利亚被攻破,我们这里其实就已经无关大局了。到时候,大家一哄而散,回家种田去吧。”

    菲利普听到这里,思索了会儿,问夏亚:“大人您认为奥斯吉利亚能不能守得住呢?”

    夏亚听了,嘿嘿笑了几声,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却反而看了看窗外,远眺南方,悠悠道:“我关心的倒不是这个问题,我更关心的是某个家伙的死活。如果那个家伙还活着的话,说不定这局面,就真能翻过来!”

    菲利普张了张嘴,他自然不知道夏亚心中想的“那个家伙”是谁,不过随即夏亚却神色严肃起来:“我倒是有一件事情要你去做……这事情很是危险,而且责任艰巨,说实话,我本不想派你去,可我现在手下人手不多,胆大心细,身手又好的人选,能想得出来的,也就只有你一个了。”

    菲利普顿时眼睛一亮:“大人,请说吧!”

    “我需要你去奥斯吉利亚!”夏亚低声道:“叛军和帝国军队决战于帝都,中央常备军一定都尽数赶赴帝都勤王了,此刻,罗德里亚骑兵一定也在奥斯吉利亚。我听说皇储也早就被派到了罗德里亚骑兵兵团里了,想来这是老皇帝的一个后手。你么……让你闯过重重敌阵,杀进城里去,你没有这个本事的。不过,以我的料想,鲁尔那个家伙狡猾之极,绝对不会带兵进城的,多半是让全军驻扎在城外,和城中守军互相呼应,和叛军对峙。我需要你找到他们,到罗德里亚骑兵大营,然后面见鲁尔,把我们这里的情况和他说明一下。”

    菲利普神色严肃,点了一下头:“还有呢?”

    夏亚叹了口气:“第一呢,此刻只怕旁人都以为帝国北部已经尽数沦陷,你必须让他们知道,北方还有我们在坚守!这第二呢,我需要你帮我像皇储讨一份委任令!”

    “??”菲利普脸色顿时一变。

    夏亚摇头道:“为难时候,皇储可以代替皇帝行使权力。我们现在手下收编的人太多,第六兵团还有其他的地方守备军……哼,我只是一个郡守军备长,军职也只是旗团级而已,没有一个名义和身份,让我怎么去号令他们?那个皇储加西亚虽然恨死了我,但是此刻大局为重,还有鲁尔在边上,那个胖子也会帮你的。总之,这份委任令必须要讨到,不然的话,就算我们把第六兵团都带来了,也指挥不动这窝兔子!”

    顿了顿,他低声道:“万一要不到委任令的话……你就退而求其次,让鲁尔亲笔写一封信,鲁尔是第六兵团的老上司,第六兵团里多半都是他调教出来的,有他的亲笔信,也能勉强压住这些家伙了。至于信的内容么,你和鲁尔把我们这里的情况说清楚,这个胖子比谁都聪明,他知道该怎么写的。”

    说完了这些,夏亚深深吸了口气,瞪着菲利普:“此行你要独自穿过重重敌区,数千里的路程,中间可能会遇到各种危险。你如果有什么其他的想法,我也不怪罪你。我今天可以给你一句话,菲利普,你我之前的恩怨都不必再说了,如果你做成了这桩大事,从今之后,我夏亚雷鸣拿你当兄弟看待!”

    菲利普目光闪动,也不再说什么,看了夏亚一眼之后,忽然拔出腰间的短刀,重重插在了桌上,然后昂首挺胸,掉头走了出去!

    菲利普离去之后,夏亚站在那儿,望着桌上的那柄短刀出神,心中也不禁感慨,自己和这个菲利普初次相识的时候,大家是敌非友,后来自己废了他的手,却又救了他的命,说起来这中间的恩怨,也实在很难分得清楚。

    过了会儿,脑海里传来了朵拉的声音:“喂,小子,你真的觉得奥斯吉利亚能守得住么?”

    夏亚一笑:“说实话,我也觉得守不住。”

    朵拉疑惑:“那你为什么还这么有把握?”

    “我不是对皇室有信心,而是对那个老家伙有信心。那个家伙到底是死是活且不说,就算他真的死了,也不会没有留下什么后手的。这种人,通常来说,活着可怕,死了更可怕。”夏亚嘿嘿笑了笑:“我第一眼见到卡维希尔,就认定了他是一种人。”

    “哪一种?”

    “那种就算是死,也要拖着敌人和自己一起殉葬的那种疯子。”夏亚面色冷漠。

    ※※※

    三天之后,格林果然带着第六兵团前来,第六兵团全军上下都是神色狼狈。不过夏亚却丝毫不敢小看这些人。道理很简单:换做是他自己,他可不敢保证自己也能做到同样的事情:在黑斯廷的黑旗军的围追堵截之中完好无损的跑出来。

    第六兵团也驻扎在了城中。有了第六兵团的到来,第一个最明显的变化,就是城里那些桀骜不逊的马贼们立刻在态度上就老实了许多。

    尽管内内已经表明了态度,但是毕竟这些马贼之中还有不少人心中是颇有一些不服气的。城里原本的守军实在太少了,不过几百杂兵而已。不少马贼都觉得,自己被这样一支帝国军队收编调,未免太过窝囊了。甚至有一些马贼心中还觉得:就这么几百人的杂兵,与其他们收编我们,还不如我们收编他们才对。

    客强而主弱,难免会让这些骄傲的马贼们心中生出别的念头来。

    现在有八千多第六兵团的官兵驻扎进城里,马贼们的心思才终于真正安分了下来。

    虽然第六兵团在严格意义上说也是“客”,但毕竟也是帝国官军。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