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六章 【格林的忧虑】


本站公告

    第两百六十六章 【格林的忧虑】

    维亚也是运气不好。她前些天从野火镇上。和内内发生了一场冲突,正要出杀招,被隐藏在一旁的索非亚大婶阻拦,她自知不敌,倒也识时务,断然抽身而去。

    可毕竟她长途奔波,又和内内鏖战一场,也受了一些轻伤,离开野火镇之后,一路南下来到了丹泽尔城,原本只在城里休息一晚的,可没想到夏亚派人送来前敌消息之后,格林立刻下令封了城,坚壁清野,自行焦土策略,城里更是只许进不许出。

    后来奥丁军队兵临城下,可就把维亚给堵在城里走不掉了。好容易等了两天,奥丁人大军离去,维亚心中焦急万分,只恨不得能背生双翼,一步就飞到奥斯吉利亚去。哪里还肯在这里滞留?

    况且现在拜占庭国内情况糜烂,到处都是流言蜚语,市井之中每天都不知道多少传言,一会儿说数十万叛军已经将帝国北方全部占领,一会儿又传说奥斯吉利亚已经破城,一会儿又说罗德里亚骑兵已经破敌,一会儿又说奥丁人和叛军联手……

    维亚等了两天,耐心早已经耗尽,今天不肯再等,就决定强行出城南下,她这样的作为,自然引起了守军的阻拦,维亚自恃武力,就想硬闯关而出。

    “原来是你……”夏亚看见了维亚,自然也是惊奇,不过随即他就露出了和善的微笑来,让周围的守军驱散,笑道:“都散开吧,这是本大人的朋友,散开散开!”

    维亚站在那儿,昂首傲然瞧着夏亚,露在外面的半边脸庞上表情冷峻,夏亚走到她面前,抬了抬手,正色道:“想不到在这里遇到你……嗯,维亚小姐……”

    维亚只是冷冷盯着夏亚,眼神里还含着几分警惕。

    “这个……你不用这么看着我吧。”夏亚摇头:“怎么说都是老相识啦。况且你还救过我一次……”

    “我要出城。”维亚皱眉,只是冷冷的说了这么一句。

    夏亚怔了怔,随即笑道:“出城?”

    “出城!”维亚看了看周围的人,又看了看夏亚身边身后的随从,夏亚立刻会意,回头道:“都散开吧。”

    说完,他上前一把抓住了维亚的胳膊,拉着她就往前走,笑道:“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先回去再说,就算你要出城,也要容我安排一下吧。”

    原本夏亚的手伸过来的时候,维亚就是眼神里露出一丝寒光,但随即听到了夏亚的最后一句,终于叹了口气,没有躲闪,任凭夏亚拉着自己往城里走去。

    两人一路上也不说话,夏亚带着维亚来到了城里的守备府,才到门口,就看见沙尔巴大呼小叫的指挥着几个卫兵抱着一捆捆箭弩从里面跑出来,迎面看见了夏亚。随即又看见夏亚身边的维亚,沙尔巴顿时一双眼睛就瞪了起来,站在那儿“啊”的叫了一声,手里抱着的一捆箭也哗啦一下丢在了地上,这才猛然清醒过来,沙尔巴似乎有些无措,立刻就单膝跪了下去,口中叫道:“维亚大人……”

    维亚哼了一声,看也不看沙尔巴,径自就从沙尔巴的身边走过,只是走过了两步,才冷冷的丢下一句:“起来吧,我早不是你们的亲卫队长了。”

    沙尔巴似乎对维亚极为敬重,赶紧跳了起来,却追上两步跟在维亚的身后,低声道:“大人……”

    维亚霍然回头,冷冷盯着沙尔巴:“我再说一次,我不是你的长官了!”

    “是是……”沙尔巴讪讪一笑,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

    守备府里空空荡荡,城里所有的人手大多都派上城墙去守城去了,来到了守备府里,才一进大厅,维亚就立刻道:“夏亚,我没时间耽误,只要一匹马,然后开城放我立刻南下!”

    夏亚抓了抓头,看着维亚,苦笑道:“马匹自然是有的,但是这时候出城。恐怕有些困难。”

    维亚一听,皱眉不语。

    夏亚看了一眼沙尔巴,对沙尔巴使了个眼色,然后道:“城外的奥丁人大军虽然退了,但是还有几千人在外面堵着,这个时候我可不能开城门……”

    一看维亚面色不满,夏亚立刻加快语速道:“况且,就算放你出门,但是现在南下的方向,都是奥丁人的军队,我料他们大军南下之后,一定是派出了无数小队在附近征粮,你一人出城的南行,恐怕不到半天就会撞见奥丁人。”

    维亚冷笑一声:“这是我的问题。”

    夏亚叹了口气:“我知道你身手厉害,当初黑斯廷……”

    刚说到这里,忽然就感觉到维亚射来一束凌厉的眼神,夏亚赶紧闭嘴,笑道:“以你的身手,就算遇到小股奥丁人,自然也是不怕的,但是……”

    维亚有些不耐烦,摇头道:“既然城外还有奥丁人在,你不能开城门。我也不强求,你只要下令让守城的士兵不阻拦,我自己越过城墙离去就行了。”

    夏亚看了看维亚:“你越城墙而去……没有马匹,靠着两条腿走到奥斯吉利亚么?现在丹泽尔城附近都成了焦土,早没有人烟了,你独自出城,别想找到马匹,别说马匹了,连牛羊牲畜都没有……”

    维亚大怒,盯着夏亚:“说这么多废话,你是想扣下我吗!”

    夏亚嘿嘿一笑:“我们无怨无仇。说起来我还欠你一条命,我为什么要扣下你?你是我救命恩人,我只是不想看你出城送死。”

    沙尔巴在旁边看到了夏亚对自己的眼色,就笑道:“维亚大人……就算你要离开,现在大白天的也不方便,不如等到晚上,等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们悄悄把你从城墙上放下去,再吊下一匹马给你,总好过你大白天的公然闯阵吧?”

    维亚听了,沉吟了会儿,才终于点头:“好,我就等到天黑再走。”

    说实话,夏亚倒真是一番好意,既然维亚肯多留半天,夏亚立刻下令让人送来饭菜饮食,让维亚休息。趁着让沙尔巴出去准备,夏亚也跟了出来,把沙尔巴拉到一边,低声问道:“你和她很熟悉么?”

    沙尔巴笑了笑:“维亚大人是从前阿德里克将军的亲卫队长,是我顶头上司,我们亲卫队里的老人,对她都是诚心敬畏,当年营中上下都是服气的。”

    夏亚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随即一个人转回到了大厅里,又把大厅里的仆人支开,才笑道:“说起来,当初欠你那份人情,还没好好偿还……”

    维亚语气冷漠:“你不用谢我,当初救你也是别人托付,要谢就谢别人吧。”

    夏亚目光一闪:“是谁?谁让你去救我的?”

    维亚哼了一声,闭嘴不答,却自顾自的继续吃东西。夏亚等了会儿,才苦笑道:“既然你不肯说,我就不问了。只是……”

    维亚终于抬了抬眼皮:“只是什么?”

    夏亚摇头:“我只是心里有些担心。”

    顿了顿,他看了一眼门外无人。才低声道:“帝国内情况糜烂,叛军围攻奥斯吉利亚,也不知道现在帝都情况如何。奥丁人又大举南下,此刻我这里困守孤城,虽然外面的奥丁大军离开了,但是我孤立无援,这么一味的死守总不是办法……”

    维亚冷笑,语气里有几分嘲弄:“想不到你还是一个忠诚帝国的人?”

    夏亚摇头:“说到忠诚帝国,我可不敢说,但是受人恩情,自然要报答的。皇帝对我不错,这个时候,我如果弃城跑了,未免有些太下作。只是现在这种情况,外有强敌,内无救兵,我担心这里还是守不下去的。别的不说,赤雪军南下寻粮去了,一旦他们得到补充,回过头来,就能把我这个小城给灭了。”

    维亚静静听完,仿佛沉思了会儿,才终于叹了口气,她抬头平视着夏亚良久,忽然开口道:“撤离吧。”

    “嗯?”

    维亚皱眉,似乎有些不想说,但是终究还是说了出来:“实话和你说吧,我一路从北方而来,奥丁人这次的进军很是蹊跷,几个军团仓促动员,摆明了是突袭速攻的架势,除了赤雪军之外,我还知道黑斯廷的黑旗军也南下了,却是绕过了野火原,攻击的方向是帝国西北,此外还有两个奥丁军团也已经开拔,我却也不知道他们攻击的方向是哪里,总之这一次,奥丁可算是把国内所有能调动的军团都一股脑派出来了……拜占庭帝国的北部,数千里内都没有可以抵抗抗衡的力量,恐怕……”

    “恐怕什么?”

    维亚冷笑一声:“这一次,拜占庭就算不亡国,可北部的数千里土地,战后也绝对不再属拜占庭所有了。”

    夏亚脸色变化,心中砰砰跳动,盯着维亚:“这消息,你从哪里得知的?”

    维亚皱眉:“这个你别管。”

    夏亚沉默,只是凝视着维亚,过了会儿,他忽然开口:“上次让你救我的,是卡维希尔吧。”

    这话他故意说的很慢,语气轻描淡写,眼睛却死死的盯着维亚,试图捕捉住维亚脸上的细微的表情变化,可维亚听了,却神色淡然,只是那么淡淡的看了夏亚一眼,也不承认,也不否认,却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了口水。

    她这样的表情,让夏亚也有些吃不准,心中疑惑却更深了,继续试探道:“我不明白,当初我刚参军,无名小子一个,卡维希尔怎么会劳动你这样的高手去救我?我有什么值得他关注的价值么?”

    维亚眼睛看着窗外的天色,淡淡道:“你不用试探了,我不会回答你的。”

    夏亚心中微微有些沮丧,可随即心里一动,忽然也笑了笑:“我听说卡维希尔在帝都被刺杀身亡了,这消息你知道吧?”

    果然,维亚终于不再无动于衷了,眼睛里闪过一丝锋芒,深深的看了夏亚一眼。夏亚一看维亚的反应,心中却反而更有信心,继续道:“本来么,这次皇室和军区总督们的忽然决裂,就太过突然。我也仔细想过,如果卡维希尔活着,以他的聪明,就算要对付那些军阀党羽,也不会这么贸然的开战,皇室掌握的实力原本就处于劣势,这么公然和军阀党决裂,也太过鲁莽了。可卡维希尔忽然死了,那么皇帝一怒之下,立刻开始清洗动作,激得军阀党不得不叛乱,这才能说得通……但是我思来想去,都觉得这事情好像未必这么简单。”

    “为什么?”

    夏亚咳嗽了一声:“皇室和军阀的对抗都几代了,双方的实力对比么,皇室的劣势越来越大。如果皇室能继续忍耐,缓缓图谋的话,说不定还有三分希望。可如果公然以武力对抗,大家撕破脸来开战的话,那么皇室根本就是自寻死路。这么简单的道理,我都能想到,难道卡维希尔和皇帝想不到么?可最后却还是弄到这种场面,哼哼。”

    维亚摇头:“外有奥丁大举入侵,内有数十万叛军已经公然竖立反旗,我想不出皇室还有什么希望。”

    她心中也有些茫然,不由自主就把心里话说了出来——其实以维亚的立场,她也不在乎皇室的死活,她这么急忙要赶回帝都,唯一的原因就是听到卡维希尔的死讯,急于回去弄清事情真相。

    夏亚也是苦笑:“的确,以现在的情况看来,这拜占庭皇室怎么看都是毫无胜算……可我却偏偏总觉得事情不这么简单。”

    维亚不想再纠缠这个话题,她默默的将食物吃完,才站了起来,看了夏亚一眼:“念在当初我救过你一命,现在再给你一个忠告……撤离吧!奥丁人几个军团都南下了,帝国北方无兵可挡,你这座小小的孤城是挡不住的。趁着现在还有机会,如果你带着手下的人弃城南下,或许还有三分活路。”

    夏亚还想说什么,忽然就听见门外脚步声仓促,霍克飞快的冲了进来,急忙喝道:“大人!格林大人让我赶紧来回报,外面奥丁人又攻城了,请你立刻上城去!”

    夏亚眉头一挑,立刻站了起来,冷笑道:“哦?只留下几千人,还不安分?哼!”

    他正要出门,维亚在身后已经低声道:“我和你一起去吧,击退了奥丁人,我也正好趁机离开。”

    ※※※

    奥丁人的确攻城了。

    莫尔卡带着被从野火镇赶出来的五千人来到城下,得到了父亲曼宁格临走前留给他的命令,莫尔卡心中却是羞愤无比。

    以他心气,这次随军南征只为了建立功勋,可没想到父亲命令自己做的第一件事情就给他弄砸了,没有征集到粮食不说,五千雄兵居然被野火镇上一帮暴民赶了出来。

    虽然那个神秘的高手实在让人畏惧,但是莫尔卡心中毕竟是不甘心的。

    来到了丹泽尔城下之后,和曼宁格留下的一千骑兵汇合在一起后,莫尔卡心中唯一所想的就是能有所作为,以挽回自己在父亲心中留下的印象。

    他看着丹泽尔城虽然城墙高大,但是毕竟城池很小,又听了留守的人介绍了前两天攻城的进过,显然这城里的守军不多,力量薄弱,只不过拿准了自己一方缺乏粮食不能耗费时间的弱点而已。

    父亲几万大军都没有能攻下的城,如果自己能把它攻下的话,岂不是就能一举扭转局面?到时候也不用被人在背后讥讽自己无能了。

    不得不说,这个莫尔卡也不全是无能鲁莽,他倒也想出了一点门道来。

    以他五六千的兵力,城中不足一千的守军,如果真的全力猛攻的话,也未必就没有机会。

    况且,之前奥丁人没有夺城成功,是因为粮食耗尽而没有时间。而现在莫尔卡有一千骑兵,光是杀驯鹿充食,也能支持上十多天,十多天的时间,五千对几百,完全有可能把城攻破。

    而且莫尔卡也不是一味的鲁莽攻城,他思索了半天,倒也想出了一个主意来。莫尔卡将手下的人分作了五个千人队,派出一队出去四面砍伐树木筹集木材打造器械。而剩下的四个千人队,则轮番上前鼓噪佯攻。他下令让攻城的队伍,每个千人队攻城一个时辰,不用全力硬拼,只要大声鼓噪做出攻城的势头来,尽力骚扰城上的守军,让城上守军不得休息就行。

    这个办法倒真的非常管用。

    他莫尔卡兵力占据优势,几个千人队轮番上前,当别的队伍攻城的时候,其余的部队就休息养精蓄锐。

    可丹泽尔城里的守军毕竟太少了,不满一千人全部上城还有些不够,哪里还有余地轮班休息?

    一个下午的时间,奥丁人已经攻城十多次,虽然每次都被城上守军弓箭射了回去,但是却不易不饶的保持着攻势,到了晚上的时候,守军们紧张了一整天,毕竟是疲惫了。

    可格林和夏亚终于不敢真的让守军休息,自己的兵力太过弱小,如果真的懈怠休息的话,敌人只要一个猛攻,说不定就真的破城了。

    所以,明知道敌人是疲敌的策略,可是格林再强,手里没兵,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应对。

    倒是奥丁人不停的佯攻,骚扰不停,城上守军手忙脚乱,这个时候,跟着夏亚一起上城的维亚,倒也顾全大局,没有再强求让夏亚这个时候放她出城了。

    一直到了夜幕再次降临的时候,守军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吃晚饭,城外的莫尔卡又派遣上一个千人队上来骚扰,奥丁人举着盾牌逼近城墙,并不真的拼命,但是大声鼓噪,却也让城上守军不敢放松,弩箭不要钱一样的劈头盖脸的射出去,过了片刻奥丁人退下,又换了一队上来,让守军疲于应付。

    夏亚在城墙上也是焦躁恼火,如果他现在手里有一支生力军的话,不要多,哪怕只有三五百,他就敢带人出城去冲阵了。

    可毕竟城里的守军实在太弱了,当年阿尔巴克特平原一战,他虽然有带着两百杂牌骑兵冲阵的记录,但是别忘了,那两百骑兵就算是杂牌,可也是罗德里亚骑兵团里的兵!!罗德里亚骑兵团里的兵,哪怕不是主力精锐,可放在别的部队,也都算是精兵了。

    可现在城里有什么?一群乌合之众,真正的乌合之众!据城死守还或许能有些勇气,出城野战的话……面对的还是奥丁的精锐赤雪军……哼哼,还是摇头比较快。

    就这么耗了一夜的时间,到天亮的时候,守军已经东倒西歪了,这些家伙原本就不是精锐,已经守了快三天了,人人都是疲惫不堪,很多人连站都有些站不稳了。

    眼看天色渐明,城外的奥丁人又派了一队人上来鼓噪,夏亚心里一横,看了格林一眼:“我带人出去拼杀一阵吧!没有别的选择了!”

    格林虽然也不愿意,但是此刻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他沉吟了一下,缓缓道:“你带多少人?”

    夏亚想了一下:“阿弗雷卡特原来手下的五十个佣兵,还有霍克的三十个佣兵,再加上原来罗素的手下佣兵,凑足一百个!”

    一百人冲击对方数千人的军阵,还是奥丁的精锐,实在太少了。但是此刻城里能算得上“精锐”的,也只有这些从前的佣兵了,本地的守军实在不堪重用。格林想来一下,沉声道:“可以试试,不过你要明白,出城野战的凶险,出城迎战,不管战势如何,都不会开城接应!所以……你是主将,还是我带人出去冲阵吧!”

    夏亚却立刻摇头,看了看格林的脸色,缓缓道:“我不是不相信你的武技,只是守城的事情,我虽然是名义上的主将,但是军略方面都是靠你,出城野战,万一出了什么意外……我死了,只要有你在,还能继续指挥守城,可如果你出了意外……说实话,我军略有限,恐怕也守不住!”

    格林也不是一个婆婆妈妈的人,此刻也不犹豫,立刻就断然道:“好!如果你死了,我必然死守到最后一刻,宁死不降!”

    夏亚哈哈一笑,和格林对看一眼,两人都是性格坚韧的男子汉,此刻也不需要多说什么,对视之后,尽在不言中。夏亚立刻转身去清点人手,不多片刻就将从前的那些佣兵召集,凑足了一百勇士,也不掩饰,就干脆道:“出城野战,九死一生,我们尽力一拼!如果怕死,现在就可以退出,我也不怪罪你们!随我出战的,只要有命回来的,每人赏一百金币!”

    这些佣兵,有的是原来阿弗雷卡特的手下,夏亚对他们有恩。而霍克的手下,又随他一起去过野火原,曾经亲眼目睹过夏亚和沙尔巴两人冲阵上千的马贼队伍的威猛雄姿,心中早已经对他心折,此刻夏亚的话说出来,没有一个人退缩,都是举刀剑高呼。

    夏亚眼看士气旺盛,就立刻让人准备吊索出城,同时吩咐城上弓箭手准备压制奥丁人的进攻。

    格林神色有些复杂,也不多说什么,只是目送夏亚整顿人手。

    城墙上守军一轮弓弩齐射,将奥丁人进攻的步伐压了回去,夏亚正要带人趁机下城,忽然就听见格林的叫声:“都停下!等一下!!”

    格林站在城头之上,忽然神色变化,朝着北边望去!

    只见在北边地平线上,隐隐的可见一团火光,上面远处一股粗大的烟柱冲天而起!

    烽火狼烟?

    不止格林看在眼里,城墙上的大部分人都看见了,夏亚也是神色惊奇:“夷?难道是来了援军了?!”

    那北边远处的烽火之下,就看见远处大路地平线上出现了一簇人马的影子,远远的虽然有些模糊不情,但是那人影却越来越多,隐隐绰绰,怕有上千之多。

    格林看在眼里,忽然就高声喝道:“传令!生烟!!!快!!”

    城楼上原本就有一个烽火台,都是边疆城镇的城防上必备的,格林一声令下,也等不急手下动作,他亲手抢过一个火把来冲到烽火台旁将火把扔了上去,顿时火光亮起,浓烟滚滚而上!

    那远处的烽火之下,仿佛对方也看见了城墙上生起的烽火浓烟,顿时远处的那些人马影子,就涌动了起来!

    大路之上,很快就远远的传来了马蹄的声音,只见一队骑兵身后扬起漫天尘土,远远而来!数目只怕有两千以上,都是清一色的骑兵!

    这一队骑兵原来,阵容雄壮,奔驰之中却队形严谨,颇有法度,虽然没有什么旗号,而且远远眺望看上去,那些服侍装备,也都是驳杂不堪,不像是帝国的正规军队,但是两千骑兵奔驰而来,也自然有一股威猛的势头!

    远处的那一支骑兵的忽然到来,城外的奥丁人自然也发觉了,一阵军号之后,攻城的奥丁人迅速的退了回去,紧紧防线,严阵以待。

    那一队骑兵冲到了距离城下战场不到半里的地方才忽然停了下来,在旷野上摆开了阵势撒开了,隐隐的虎视着城外的奥丁人军队。

    此刻格林还有些疑惑:“奇怪,哪里来的骑兵?难道是奥丁人的诡计?”

    可夏亚在城墙上看清了原来的那一群骑兵,却忽然脸色变得怪异起来,听了格林的话,夏亚脸色复杂,苦笑道:“不用怀疑了,这不是奥丁人,是来驰援我们的……”

    “不是奥丁人?可这一队骑兵看上去雄壮精锐,却不是我们的帝国军队……”

    格林还要说什么,城墙上却有沙尔巴也看清了原来的这一队骑兵,忽然就大笑起来:“哈哈!格林大人,不用疑惑了,这些人的确是我们的援兵!”

    那旷野远处,那原来的一群骑兵,为首缓缓跑出一骑来,一匹黑色的雄壮战马,马上之人,身形魁梧彪悍,虎背熊腰,手里提着一柄棱锤!

    这人是谁?

    自然是我们的内内大小姐,寻夫来了。

    ……

    内内单骑跑出几步,高举手里的棱锤,身手的近两千马贼都是高声呐喊起来,两千人的吼叫声远远传来,声势颇为惊人!

    城外的奥丁人严阵以待,不得不说,莫尔卡身为曼宁格的长子,也的确有些本事的,眼看有敌军到来,立刻下令列队,将阵势摆得很是严密,并不急忙派人上前冲杀!

    他很清楚,自己是步兵居多,原本留下的一千驯鹿骑兵,可是坐骑大部分都宰杀充了粮。如果自己贸然迎战的话,那么阵容一旦乱起来,敌人骑兵冲锋过来,后果不堪设想。

    内内带着骑兵冲到战场的时候,眼看奥丁人已经列好了阵列聚集在一起,严密谨慎,自己无机可趁,也不由得心中有些叹息,只是带着骑兵远远的高声呐喊示威了一会儿。

    外面既然有了援军,还是两千精锐骑兵,夏亚自然不用冒险出城了,只派人在城墙上打起旗号来,远远的和内内的人取得了呼应。

    内内会意之后,并不进攻,只带着骑兵做出逼迫的架势来,虚张声势,一点一点的逼迫奥丁人。

    不多片刻,奥丁人的军队之中就传出号角的声音,随即阵容开始了变化,分出了两三百驯鹿骑兵来,游弋在阵列的一侧,随即步兵阵列开始掉头,后队变前队,一点一点的脱离战场。而两三百驯鹿骑兵则落在了最后断后。

    莫尔卡的指挥很是严密,手下又都是部族里的精锐战士,丝毫不混乱,带着人小心翼翼的脱离了战场,拉出到安全的距离之后,才从容的带着大队人,连城外的营房帐篷也不要了,就缓缓的南下而去。

    城墙上,格林看着奥丁人退兵,周围的守军都是一片欢呼,可唯独他却神色复杂,眉头紧锁。

    “怎么了?奥丁人被逼退了,你不高兴么?”夏亚笑着拍了拍格林。

    格林望着远处的奥丁人的背影,他的目光闪动,低声道:“赤雪军统帅曼宁格是奥丁之中的名将,精明狡猾。而现在这一股奥丁人的统领之人也不是庸者,之前疲敌的策略用的狡猾,此刻退兵也是严谨有度,丝毫不给我们追击的机会。唉……奥丁人之中,英杰何其多啊!我们拜占庭帝国内虽然也有英雄豪杰,可现在国势糜烂,自己人的血只怕都要在内战之中流干了!这些奥丁人虎视眈眈,又有这么多英杰……我只怕,帝国国运堪忧!”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