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五章 【别无选择】


本站公告

    第两百六十五章 【别无选择】

    “什么!!”

    曼宁格顿时站了起来。心中的最后一丝希望之火顿时熄灭,他晃了晃,才勉强站稳,喝道:“怎么回事!”

    “莫尔卡大人带我们就地筹粮,却激起了野火镇中人的反弹,他们彻夜组织了人手,偷袭了我们,莫尔卡大人死战不敌,我们被赶出了野火镇……现在莫尔卡大人带着部下正在野火镇外攻城,派我来向您汇报,请……”

    “蠢货!蠢货!!坏我大事的蠢货!!”

    曼宁格终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挣扎了两下,两次试图站起来,都觉得手脚酸然无力。

    他面色阴沉,强压心中怒火,眼睛里逼出锋利的目光来,嘶哑着嗓音:“到底……怎么回事!野火镇上无守军,你们五千人,怎么会被赶了出来?!”

    那两个来报讯的奥丁战士似乎也知道事关重大,神色之中更是惶恐沮丧,其中一个结结巴巴。才终于说出了事情的经过……

    ……

    …………

    莫尔卡现年二十八岁,身为一个巴沙克部族里的勇士,他这样的年纪正是最年富力强,勇力对颠峰的年岁。而身为族长曼宁格的长子,莫尔卡从来都是以武勇而著称在部族之中,这次曼宁格倾巢而出,将部族里的精锐尽数带出来南侵,自己的其他几个儿子都不带,却只带了莫尔卡这么一个长子,莫尔卡心中自然明白,父亲对自己的期望有多深。

    他身为族长的长子,自然也是未来的族长的继承人最大热人选,巴沙克族虽然不是奥丁皇族,但是历来继承人的选择也和奥丁的其他部族一样,优胜劣汰,强者为尊。长子的身份不会给他带来任何的优势,唯一的长处就是他跟随父亲的时间更长一些,能得到部族里其他首领的支持的可能性也更大一些。

    奥丁人以武勇而立世,莫尔卡年轻轻轻就能生裂虎豹,自然是部族里著名的勇士。但是曼宁格身为奥丁帝国之中罕见的英杰,却更明白,如果只是想成为一个“合格”的族长,那么自己的这个大儿子是够了,但是要想成为一个“优秀”的族长,光凭一身武勇就远远不够了。曼宁格身在当世,奥丁帝国在位的是公认的数代以来最强的神皇汉尼根陛下,而曼宁格本人也是巴沙克族里优秀的族长。才略都远胜前几代先人,一心要想巴沙克族在自己的手里发扬光大,虽然没有半点想取代皇族的野心,但是却一心想让巴沙克部族成为奥丁帝国之内除了皇族之外的第二强部族。

    所以,他全力支持雄才大略的奥丁神皇,又利用奥丁神皇的信任,和皇室建立深厚的关系,又结好神皇的长子,以族女嫁之,布局深远!在他的心中计划,如果成功的话,那么巴沙克部族至少能辉煌三代!

    可要想达到这样的目标,只凭他曼宁格一代人的努力自然不够,对于自己的未来的接班人的挑选,自然也是精益求精。

    所以,他对于大儿子莫尔卡的期望也自然更高,这次出征带着莫尔卡来,一来也是希望他多立功勋,在部族之中建立威望。二来,也是希望让他多受战争洗礼磨练,能多有长进。

    莫尔卡心知父亲对自己的期许之高。也希望竭尽全力的表现好一些,以让自己在父亲的心中位置更加牢固。

    所以,当曼宁格下令让他带五千人留在野火镇上就地征集粮食物资的时候,莫尔卡可以说是全力以赴。

    可问题就在于,他过于的焦急和过于的热切想完成父亲的命令了。

    曼宁格才刚带着大军离开野火镇南下,莫尔卡就带着手下的五千奥丁战士在野火镇里散开了征粮了。

    所谓的就地征粮,说穿了,就一个字:抢!

    莫尔卡也是有些托大了,他自认为自己带了五千雄兵,这野火镇上才多少人口,又是一个出名的三不管的地界,没有当地的守军和势力,自己的五千雄兵撒开来,谁能抵挡?

    在他的号令之下,五千奥丁战士被分作了数十队,在野火镇上逐街的开始了封锁,挨家挨户的敲门索粮。这些奥丁战士都是野蛮了惯的家伙,又不是在自己部族的领地上,哪里还有什么客气的?

    这一下,可就捅了马蜂窝了!

    野火镇是什么地方?著名的三不管地带!这里可谓是藏龙卧虎,不知道多少大陆上的逃犯都藏匿在这里,不知道多少草莽之中的隐士高人都在这里隐居。

    可以说,只怕随便哪个裁缝铺里做针线活的,说不定都是曾经名满天下的大盗!说不定哪个饭馆里的厨子,都能用菜刀劈出斗气来!

    野火镇的确是三不管的地方,无论是什么势力前来占据这里,本地的那些居民都不太理会,只要占据这里的势力不要太过分,该缴的税。当地人也是照交,不会找什么麻烦,可如果占据这里的人太过分,干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么,哼哼……

    点燃第一把火的是距离黑街不远的一条小街。一队奥丁战士冲进了一家饭馆里,试图强行搬走餐馆里的酒肉食物,这样的抢夺,自然引起了反弹。

    这些奥丁人哪里管那么许多,举手就打,拔刀就砍!

    结果老板不干了!

    太欺负人了!还有人在野火镇干这么撒野的?!

    当时那位看上去其貌不扬的老板忽然就发了一声喊,随便抄起了一根扫帚,就听见一声巨响,那么挥刀想砍他的奥丁战士就直接穿墙飞到大街上去了。

    被惊动的其他的奥丁战士蜂拥而上,可没想到这位老板是昔年一个凶悍的恶盗,手里虽然只一根笤帚,却生生的将围攻他的十多个奥丁战士的腿都敲折了。当莫尔卡听到消息的时候,也没多想,直接又调了两队人过去,终于把那位隐居的大盗给乱刀砍死了。

    可奥丁战士也死伤了二十多个,被惹怒的了莫尔卡大怒,为了泻愤,下令放火烧了那家饭馆,这一下就惹了众怒了!

    住在饭馆里客房的原本还有一队过路的佣兵。本来是不想惹麻烦的,但是奥丁人居然要点火烧房子?那还了得?

    这些佣兵很快也冲了出来,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和奥丁战士发生了冲突。

    莫尔卡大怒,只想以雷霆手段来震慑一下这里的人,就下令将这条街封锁起来,然后准备屠光这些反抗的家伙。

    可没想到,一下子整条街的人家,忽然就发生了骚动,黑暗之中,这条街上十多个铺子,什么柴米铺。首饰店,裁缝店,酒馆之类的,呼啦啦就冲出来二三十个人!

    这些人有飞檐的有走壁,还有的手里拿着一把劈柴的刀,却能冒出斗气的光芒来,更吓人的是,一个药材铺的老板冲到街上来,面对杀向他的两个奥丁佣兵,居然张口就念出了两句火系魔法的咒语来!!

    莫尔卡虽然在这条街上布置了两百多奥丁战士,谁想到不到片刻的功夫,就被这些乌七八糟的家伙,如砍瓜切菜一样的给剁光了!!

    随即这些家伙冲出了大街来,如果不是莫尔卡勇猛,只怕也被干掉了。

    这些人在黑夜之中连连发喊,更有人拿出了奇特的号角猛吹。顿时黑夜之中的野火镇,整个儿被唤醒了!

    一时间黑夜之中,四面八方都是响应的声音,这些家伙显然都是野火镇那里的居民,有马夫车夫,有店铺老板,有佣兵,居然还有乞丐!每一个都身手不凡,身怀异术!

    眼看莫尔卡的人被对方杀得节节败退,最后他着急了,下令着急了全军,大军终于集中在了野火镇城门里的广场上,数千奥丁精锐的战士结成了阵列,才终于站稳了脚跟,抵挡住了对方的冲杀。

    野火镇上虽然奇能异士很多,还有不少凶悍的佣兵武士之类的家伙,但是一旦数千奥丁精锐战士结成了阵列,正面抗衡的话,这些散兵游勇还是不能抗衡的。一旦双方誓死相拼的话,只怕双方都会死伤惨重。

    莫尔卡本人也是一个武勇的奥丁精锐猛士,当时心中怒火交加,正要下令让众军上前厮杀。心里就一个注意:就算拼着两败俱伤,也要把这个镇子的人都屠了!

    可就在莫尔卡准备下令的时候,对面的这群“暴民”里跑出来一个看上去臃肿粗鄙的中年女人……

    “你是什么东西?奥丁人什么时候变得这种货色了?”

    “哼,看你这小子也不过就是个不入流的东西。”

    “哦?你是巴沙克族的?哼,曼宁格那个老东西还没死么!”

    “啊,你是他儿子?那看在你老子的面子,我放你一条命。”

    “还不快滚!年纪轻轻就这么蠢!就算是汉尼根那个老东西站在这儿,也要给我三分面子!你算个什么。”

    ……

    …………

    听着面前这报讯的奥丁战士将这些话转述,曼宁格顿时脸色沉重疑惑起来,眉头紧锁:“那个女人,真的是这么说的?”

    “一个字都不差!”这个奥丁人抬起头来,哭丧着脸:“族长……”

    曼宁格挥手喝止了对方的抱怨,沉声问道:“然后呢?你们几千人,都敌不过这些暴民?”

    “族长,莫尔卡大人也是想……可是我们不敌那些暴民,更不敌那个女人。”

    这个报讯的奥丁人神色露出几分惶恐来:“那个女人之强,我生平都没见过!莫尔卡大人想动手,被她只身冲进了我们的队伍里,不过是眨眼的功夫,我们的勇士就倒下了几十个!莫尔卡大人更是被她轻轻一戳就倒在了地上。”

    “结果呢?我问的是结果!”

    这个奥丁战士脸色更加的畏惧,明显感觉到了曼宁格强行压制的怒火:“我们……我们,我们拼力死战,可那个女人犹如鬼魅一样,我身在队伍之中,就听见兄弟们的吼叫连连,然后就是成片的倒下……那个女人后来住手的时候,我们至少有六百多个弟兄,都已经被她击倒在地上了。不过,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她倒是没杀人,六百多个弟兄,每个人都是断了一条腿,她还说,看在故人的面子上,她不杀您的部下,打断一条腿,算是略做惩戒。还说,让我们赶紧滚出野火镇,胆敢再有一个人踏足进去,她就先杀一千!”

    曼宁格听得更是怒气沸腾,大吼一声,拔出长刀来:“哪里来的人,淡然如此侮辱我巴沙克族的勇士!!”

    他虽然愤怒,心中也是心惊,听这个手下的描述,对方片刻之间就将自己六百多战士击倒,还不曾伤了对方一根汗毛?如此本领,只怕是惹了什么隐居在野火镇上的世外高人了?

    但是,他身为堂堂的巴沙克族长,统帅赤雪军团,麾下数万精锐猛士,哪里管对方什么高人低人的?此刻心中恼火,就要下令派人带兵回野火镇去厮杀,可随即心里又是一动,沉声道:“等等……那个女人说什么?她说和我是故人?”

    这个报讯的奥丁士兵满头汗水,赶紧道:“不错,她对莫尔卡大人说的原话是‘你派人去告诉曼宁格,就说当年我在奥丁皇宫里还踢过他屁股!你一说这话,他自然明白的。’嗯,就是这句话。”

    这话一说出来,曼宁格听了,那脸色一下就变得十分精彩起来。

    原本脸上那滔天的怒火,忽然就一下变得僵硬呆滞起来,随即又变得尴尬诡异,再然后,渐渐的露出了一丝深深的忌惮和畏惧。目光也是闪烁不止,仿佛心中权衡迟疑不定,终于最后,他原地站在那儿呆了好一会儿,才忽然长长的吸了口气,用力跺脚,将举着长刀的手也垂了下去。神色里颇有一些沮丧无奈,原本满腔的怒气,却变做了无奈的口吻:“你……你……你立刻回去,让莫尔卡带人离开野火镇,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再踏足野火镇一步了!”

    这报讯的奥丁士兵虽然奇怪,但是哪里还敢多问什么,赶紧就下去了。可曼宁格这道命令,却让身边的其他巴沙克族的首领们大为不满,就有人喝道:“族长,你这是什么意思!居然有人如此侮辱我巴沙克族的勇士,管她是什么来路,就算是什么隐居的利害角色,我们几万雄兵,还怕这种散兵游勇吗!你给我带一千人去,我立刻将那个镇子推平了!”

    还有其他人,也都是纷纷响应,每个人脸上都是怒气十足的样子。

    曼宁格听了,却不说话,只是静静的听这些人的叫嚣,过了会儿,等大家渐渐安静下来,目光都对着自己的时候,曼宁格才缓缓摇头,低声道:“你们以为我是怕了么!”

    “……”众人犹豫了一下,终于齐声喝道:“不敢……”

    “不用不敢。”曼宁格苦笑一声:“我也实话实说吧,我真的是怕,怕这个女人,也没什么好掩饰避讳的,这人的身份我不能说,但绝不是我们能惹得起的,哼,派人去推平了那个镇子是不难,但是惹恼了这个女人,只怕会引来大乱子!她这种层次的强者,真要拉下身份来作乱的话,千军万马都挡不住她的,况且,此人身份特殊,就算是……就算是神皇陛下在这里,也会忍让她几分的。”

    这番话说的众人面面相觑,一时间都有些呆滞了,曼宁格立刻沉下脸来喝道:“我只说这么多,这事情不许再讲,也不许再问!!”

    他是族长,又是威望深重,既然下了严令,大家虽然满肚子疑问,也不敢再说什么。

    曼宁格神色古怪,又沉默了会儿,长叹了口气:“看来神灵不佑,怎么却偏偏让我遇到了这个人……唉……”

    他用力又跺了一下脚,脸色更加忧虑。

    野火镇的粮食是不用指望了……有那个女人在的话,别说什么征集粮食了,不惹怒对方来找自己麻烦就算是万幸。

    可没有野火镇的粮食补充,自己这数万的雄兵,明天就要开始饿肚子了……

    抬头看了看不远出的丹泽尔城的城墙,尽管心中十分的不甘,也知道如果自己再咬牙坚持的话,最多一两天时间,必定能攻下此城……

    可攻下此城,对自己又有什么好处?城中的守军死志已明,就算真的让勇士们忍耐饥渴,攻下此城,这城中的守军最后如果在城灭之前,放火将城里储备的粮食一把火也烧了……那么自己是徒劳无功了。

    以城中守军的狠劲,曼宁格丝毫不怀疑,真把对方逼到绝境,城里那个叫夏亚雷鸣的家伙真敢那么干!

    “传令……”

    沉吟了半天,曼宁格的眼神里终于闪过一丝绝然:“……杀鹿就食!让骑兵先宰杀驯鹿一千头,辅以鹿血饮用,以充军粮!!”

    这一条命令倒是没有什么人反对,反正大家在部族里也都是吃牲畜牛羊,在这里既然断粮了,那么不得已宰杀坐骑,也是别无选择。

    可曼宁格的第二个命令,就让大家不满了!

    “下令,全军整顿,明天我们放城不攻,离开这里直接南下!”

    这话一说出来,顿时就引来了不少反对,就有人当场叫嚷:“族长,我们今天损伤了不少勇士,此城不破,我心中怒火不灭!既然已经宰杀坐骑驯鹿,吃鹿肉也不怕挨饿了,再有两天时间,还怕破不了这个小城!”

    “哼!”曼宁格缓缓道:“两天后,就算我们破了城,可鹿肉也吃完了,然后我们怎么办?饿着肚子南下吗?!”

    顿了顿,他眼神里闪过一丝忧虑:“万一南下的沿途,那些拜占庭人也和这里的人一样,自行焦土之策,我们怎么办?这种小城,攻之无用,只为出一口气,就让我们的数万子弟冒险么?争一口气事小,我们南征的目的才是大事!”

    他是族长,这话也说的算有道理,所以下面人虽然还有几分不服气,也只能默然作罢了。

    曼宁格眼神渐渐凌厉起来,忽然冷笑道:“哼!这城里的那个夏亚雷鸣,是一个狡猾的家伙!我现在想来,他只怕也早就计算到了我们不敢在这里耽误太多时间!可我明明知道是上了他的当,但是这个当,我也不得不上了!此人凶险,留他必城我们的大敌,我必须得除了这个祸害才行!”

    他眯着眼睛想了会儿,然后缓缓笑了几声:“这家伙果然有点本事,不过我看这一天攻城,他城中守军潺弱,只是靠着我们没有有利的攻城器械,才能勉强守住,城中兵力也必然稀少!哼……我虽然大军不能在这里继续和他耗下去,但是也不能轻易的放过他!”

    他立刻厉声喝道:“传令,让莫尔卡的人立刻到这里来,我再留一千驯鹿骑兵给他!让莫尔卡在这里给我死死的困住这城,留给他的一千驯鹿骑兵,可以杀鹿充食!一千头鹿,慢慢宰杀,支撑上二十天都绰绰有余!!我自带大军南下征讨,只要我南下的大军征集到粮食,就派人给他送来,到时候……哼,这小小的孤城,放在这里,又有莫尔卡的数千战士守着,也跑不掉!”

    想了一下,曼宁格不愧是个英杰,又道:“对方不怕我们围困城,这城有没有水道,想来是城中有不少水井!既然有水井,那么这片地区的地下必然有暗水!让人立刻就地多多挖掘深井,必然能找到水源!虽然仓促之间可能不够我们这么多大军喝的,但是如果只是莫尔卡的那队人留下,人数少了一些,也勉强够用了。”

    ※※※

    天不亮的时候,夏亚在城墙之上远眺奥丁人的动静,就看见奥丁人在宰鹿取肉,忙的不亦乐乎,随后上午的时候,奥丁人的军阵后面就升起了无数炊烟来。这些奥丁人杀了部分的坐骑之后,补充了一些粮食,立刻就大军启动,开拔往南而去。

    夏亚在城头上看着奥丁人的数万军队一队一队的启动往南下而去,他心中终于松了口气。

    此刻格林也在城楼上和他并肩而站,夏亚看见奥丁人果然弃城不攻,兴奋的拍了拍格林的肩膀:“哈!你的算计果然不错,奥丁人缺粮,不敢在这里和我们消磨时间了!”

    格林也是面色略微轻松了一些,可等着大军渐渐离开,却还有上千的驯鹿骑兵留在原地不走,甚至还又扎了一些帐篷,营里还能看见不少奥丁人在忙碌挖掘水井……

    夏亚和格林对看了一眼,两人的眼神里都露出了几分不安来。

    随即在中午的时候,北边的大路上看见又有一队奥丁人的军队远来,也有数千之众,来到了城下,和留下的那一千奥丁驯鹿骑兵合兵在了一起,还派人四处搜寻树林草木和水源,大张旗鼓的,摆出了长期对抗的架势来了……

    “他**的。”夏亚脸色有些难看:“这曼宁格虽然上当,但是却只上了一半!他大军虽然走了,却留下了几千人,想困死我们!”

    格林也是深深皱眉:“我们城里的守军不足一千,又是……潺弱,绝对比不上这些奥丁精锐。曼宁格显然也看穿了我们的虚实,这几千人放在这里,虽然他们也无力攻城,但是困死我们却是足够了!哼,这曼宁格,果然还是有几分狡猾的。”

    两人都是站在城墙上苦苦思索,可是毕竟手里的实力太过有限,光凭这点本钱,哪里能想出什么好办法来?

    城内守军七七八八,所有能动员的都加起来也不过一千,前面一天的守城之战也损伤了一两百,而且剩下的人,也都是一些地方守备军兵,税兵或者狱兵之类的乌合之众,出城歼敌,那是想都不用想了……

    几百个杂役,想击败数千奥丁精锐,而且对方还有野战最强悍的骑兵……

    夏亚虽然彪悍,但是也明白自己一个人的武勇,在面对数千人的大战之中起到的作用实在很小。他自己又不是强级的强者……

    两人想了好久都没有法子,夏亚干脆心一横,笑道:“反正曼宁格南下,一时也回不来,我们慢慢想办法就是了。”

    他和格林两人下了城楼正要回守备府去,可才下城楼,忽然就听见远处传来一阵喧哗声,就看见一群城里的守军持着刀剑,拥挤在一起,隐隐的还有一声声的呼喊,仿佛是什么“抓奸细”之类叫嚷。

    夏亚一听,就冷笑道:“有奸细?哈!正好一肚子火没地方撒呢!我去看看!”

    说着他就大步跑了过去,才跑近了,就听见人群里传来几声痛苦的叫嚷,居然眼看这一群城里的守军就不停的后退散开来。

    夏亚心中正不满,就听见里面传来一个冰冷的年轻的女人的声音。

    “我不是奸细,也不想伤人!只想离城!你们再不让路,我可要杀人了!”

    夏亚刚一听这声音,就觉得有几分耳熟,等用力推开面前的人一看,只见里面站着一个女人,正将一个守军头目的脖子勒住,那守军小头目的脖子上横着的却是他自己的刀。

    而这个女人,一头紫色的头发,身材高挑,一身黑袍,那脸上却带着半副铁面,身后背负一张奇形的大弓!仔细看去,那露出来的半张脸孔,皮肤苍白,可是面容却精致细腻,尤为清丽,还含了几分冷艳的味道!

    夏亚一看这女人,哪里还不认得?站在那儿愣了一愣,才脱口大笑了起来:“啊?是你?!”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