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三十五章 【蛇穴】


本站公告

    第两百三十五章 【蛇穴】

    夏亚忽然发现。阿达一点儿都没有变——这个家伙总有办法让自己无语,而且他那张漂亮的脸蛋总能激起自己的努力,可是自己却偏偏拿这个家伙没有太多的办法。

    当蚂蚁群散去之后,大家总于全部来到了河岸,但是为了安全起见,所有人都不敢远离河边。

    众人生起了火堆——在得知了这种可怕的噬金蚁畏惧一切光亮之后,生火就成了最安全的选择了。

    围绕着暖烘烘的火堆,大家烘烤干了各自的衣服,温暖的火焰和火光带给了大家一些安全的感觉。

    嘎林和女巫医了了两人进行了一场激烈的争辩,看得出来嘎林的情绪很激动,这个扎库战士首领大着嗓门,语气里有些不满和怒气,但是了了却始终那么冷淡的样子。夏亚听不懂两人的扎库语,自然也不知道两人争论的内容,但是从嘎林叫嚷的时候不停的看向阿达的眼神,可以确认:扎库人的争论和阿达有关系!

    很显然,扎库人对于阿达出现在这里,很有一些看法。

    夏亚虽然知道,阿达是扎库部落里的贵宾,而且阿达似乎还和大酋长有很深的私人交情:素灵那个小妞说过,阿达是她的老师。每年都会在扎库部族里待上一段时间。从这点看来,阿达和扎库部族的关系是相当亲密的。

    但既便是有再亲密的关系,阿达出现在这个地方——扎库人的禁地——这样的事情,依然让扎库人产生了很深的猜疑心。这一点,夏亚从女巫医了了的目光能看得出来,这位女巫医似乎对于阿达并没有表现得很热情,她甚至偶尔瞟向阿达的眼神有些阴冷的味道。

    嘎林和女巫医的争吵并没有什么结果,随后夏亚打断了他们的争执,在夏亚的要求之下,嘎林讲述了他一行人和大家分别之后的经历。

    嘎林的叙述依然是由了了来翻译转述的,根据嘎林的诉说,他和他的手下在进入那个神秘的封闭大门之后,并没有到达那个夏亚他们曾经去过的那个储藏了大量“标本”的地方。

    嘎林他们一行人在进入那个有着旋纽的大门之后,进入了一个“仓库”。

    仓库这个词语是嘎林说的,在他的描述之中,那是一个堆满了各种东西的地下洞穴,一个硕大无比的封闭大房间,里面堆积的很多金属的东西。根据他的描述,夏亚立刻就来了精神!

    因为通过嘎林的描述和夏亚自己的猜测,那个“仓库”里堆积了大量的武器!!远古地精族的武器!!

    (魔导炮?魔火?还有别的什么?)

    除此之外,嘎林说明,那个地方还堆积了大量的奇怪的石头,他无法辨认出那些石头到底是什么。不过通过他的描述,倒是多多罗提出了一个可能性。

    “那些可能都是魔力水晶。”魔法师皱眉苦思:“听上去,好像是大量的魔力水晶——魔力消耗殆尽之后的样子。”

    魔法师很快的就从怀里摸出了一个东西,那是一枚耗尽了魔力的风系魔法戒指,上面就有那么一小块水晶。嘎林在看了之后。立刻就确认了:就是这种东西!

    根据他的描述,那个“仓库”里,这种魔力耗尽之后的水晶堆积如山!

    嘎林和他的人,在进入了那个仓库之后的反应和夏亚等人差不多,他们无法从那里原路出来,就只能寻找其他的出路。他们在那个仓库里找到了另外一扇门(那扇门是开着的。),然后通过那扇门一路出去,经过了一个漫长的地下通道。

    最后那条通道的尽头坍塌掉了,或许是因为在恒久的岁月之中,发生了地震或者别的什么变故,总之那条地道坍塌了之后,他们发现了一条坍塌之后的裂缝,从那条裂缝里掉了下来,就直接掉到了这个鬼地方。

    “我不明白,我们两批人,当初走的是同一扇门,那个旋纽,同样的都是转到了‘赤月’那个刻度上,可是为什么我们走的路线却不同?”

    夏亚故意苦恼的叹息,但是狡猾的土鳖,却把眼神有意无意的朝着阿达瞟了瞟。

    阿达哼了一声。他冷冷的看了夏亚一眼,这个家伙的语气冷淡:“如果你想提问,不妨直截了当的说出来。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我不会告诉你——除此之外,我不介意和你分享一下其他的消息。”

    夏亚立刻精神一振。

    毕竟,他对这条人形的龙还是很有信心的:这个阿达的厉害,他在第一次大家认识的时候就充分体会过了。

    阿达拿着一根树棍在火堆上点燃,然后走到了河滩边,开始在地上划了起来。

    “首先你要明白,我们现在身处的地方是一个地下洞穴,这个地方是由远古的一个强大的种族建造的……”说到这里,阿达看了夏亚一眼:“你看上去并不惊奇,看来你已经知道了这一点?”

    “……是的,是远古的地精么?”夏亚点头。

    “不错。”阿达收回了眼神:“现在我可以解答你心里的第一个疑问。这里的最外围的通道大门,都拥有一些特殊的装置,你看到的那些门上的旋纽,通过不同的刻度,就可以将人传送到不同的地方。”

    “可是……我们都是转到了‘赤月’……”夏亚立刻描述了一下自己的经历。

    阿达看了夏亚一眼,叹了口气:“唉……我真无法明白你们人类这种有限的智慧……”

    不过他依然解答了夏亚的疑问。

    “你初步的猜测没错,那个‘赤月’的刻度,是远古地精的记录单位,根据远古地精族的历法,他们把每个月的第三天称为‘赤月日’,所以,赤月,在远古地精族看来,就代表着数字‘三’。第一次你将旋纽转到了‘赤月’,意思是打开了通往‘三号仓库’的大门!也就是说,嘎林他们进入的是‘三号仓库’。你明白了么?”

    夏亚点头。

    “可是,当你第二次将旋纽转到‘赤月’的时候。你犯了一个错误!你没有将数字清零!所以,当你把旋纽转回到开始的地方然后在旋转到‘赤月’刻度的时候,你等于是打开了‘三三’号门!两个三!你明白么?”

    夏亚呆住了:“清零?怎么清?”

    “很简单,当你打开一扇门之后,你不用去碰那个旋纽,过一会儿,它自己就会自动恢复到原来的位置,这就算是清零了。”

    夏亚瞪大了眼睛:“你怎么知道这些东西……”

    “我就是知道。”阿达翻个白眼,他的回答依然是那种让人恨得牙痒痒的口吻。

    夏亚心里按耐住一拳砸过去的冲动,深深吸了口气,看着面前的这个家伙:“那么,你对这个地方了解多少?”

    阿达笑了一下,他笑得高深莫测:“比你想象的要多得多。”

    两个人站在河滩边,这个时候阿达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火堆旁的那些扎库人,阿达仿佛犹豫了一下,他压低了声音:“好了,夏亚,虽然在这里遇到你并不在我的计划之内,不过,我想,你或许可以给我提供一些帮助。”

    “呃?”

    “哼,你和那些扎库人来到这里,是为了它们的那条‘圣蛇’。不是么?”阿达的笑容有些嘲弄的味道:“这点并不难猜,扎库人对于它们的那条圣蛇的态度,我很了解。看来……上次遇到你的时候,你还只是一个猎魔人,这次,你却干起了佣兵的活儿了?你是接受了这些扎库人的委托,要来帮他们杀死那条大蛇么?”

    这个猜测基本上没有什么差错,夏亚也并没有否认的意思,他看着阿达:“你想说什么?”

    “我们可以合作。”阿达的笑容很灿烂,但是他的眼神却让夏亚有些心中发毛:“如果你们自己在这里乱走,我可以保证。你们就算在这里转上几个月也别想找到那条大蛇——但是我可以帮你们找到路。”

    “你想得到什么?”

    “蛇卵。”阿达笑眯眯的样子:“十枚蛇卵,我的要求并不高。”

    事情到了这里,夏亚有两个选择。

    第一个选择么,把这个可恶的家伙捆起来,然后狠狠的拷问他,直接撬开他的嘴巴,得到自己想知道的一切!

    但是……

    想象阿达以往的经历吧!这条人形的龙,绝对是夏亚生平遇到的人之中,智慧可以排名前三的家伙!!

    第一次遇到他的时候,他被几个魔法师活埋在了地下!结果呢?活埋他的几个魔法师,被他引导进了山里去屠龙,结果全军覆没。

    而且,再想想和他有仇恨的朵拉吧!朵拉比他强大那么多,但是阿达却隐忍了多年,潜伏在朵拉藏身的那座山里,将周围的一切全部勘测清楚之后,然后又故意放出了关于朵拉的消息,让几个魔法师去送死当了炮灰……

    最后,朵拉死了。而这位阿达,还活蹦乱跳!

    所以,夏亚直接打消了和阿达翻脸的念头。

    那么第二个选择就很简单了……

    “好吧,我们合作。”夏亚的脸色有些不情愿:“不过我先说明一点,如果你这次再阴我……比如上次那样,你骗我开路,走那个地上会喷火的沼泽……如果你再敢这么做,我就先捏断你的脖子。”

    “放心,我一定会让你安全活着的。”阿达看了看那些扎库人,他仿佛笑了笑:“我还需要你保护我呢。那些扎库人现在虽然没有对我动手,但是我敢保证,一旦我们从这里出去之后,他们就会第一时间把我抓回部落里去。毕竟,我擅闯了他们的禁地。那个时候,我需要你保护我的安全。”

    夏亚的眼珠转了转:“成交!”

    两个家伙脸上都露出了笑容,可是笑容之中,各自都心怀鬼胎的样子。

    ※※※

    休息了大约两个时辰的时间,夏亚宣布大家继续动身。

    “我们有的新的向导。”夏亚指着阿达:“他可以带我们找到圣蛇。”

    阿达站在夏亚的身边,脸色平静。也不管那些扎库人投来的疑惑的眼神,他直接用扎库语冷冷道:“我不想浪费时间去解释你们心里的疑问,我只可以保证一点:我能帮你们找到那条大蛇,我知道它藏在哪儿。所以,有什么其他的问题,等我们出去之后再讨论吧。”

    嘎林没有说话,他看了女巫医一眼,了了盯着阿达看了会儿,才点了点头:“好,就这么办。”

    “第一步,所有人把身上的东西清理一下!把所有的铁器都丢掉!全部丢掉!”夏亚主要是对嘎林等人说的。

    这点并没有受到什么反对,因为了了已经告诉了嘎林等人,在这个地方,身上挟带了铁器,就会引起那些噬金蚁的攻击。

    反正在树林里,扎库人是不会缺乏武器的,很快大家就削出了一堆树矛来,甚至嘎林还在河滩边找了几块形状接近的石片来,用绳子绑在树棍上,弄出了几把石斧来。

    所有的铁器都被扔进了河里之后,大家又等了一会儿。

    终于,当三个时辰到达的时候,洞穴之中的顶部,一片红光闪过,随即一片红光迅速的聚集到了那块巨大的水晶球里,顿时水晶球爆发出强烈的光芒,就仿佛熊熊燃烧的火球一样,将整个地洞里照亮!

    “好了!现在天亮了!我们出发,方向是……穿过那座山坡。”夏亚指着前方,顿时让大家脸色一变。

    “不用担心,现在在这里算是‘白天’,噬金蚁的习性是不会在大白天有光明的条件下出动的,除非有金属物品引诱它们,只要我们把身上的铁器丢光,就算走到山坡下,那些东西也不会出来的。当然了……除非你自己钻进蚂蚁洞里,哈!”

    夏亚故作豪迈的大笑了几声。

    他“昨晚”刚刚救了嘎林一帮扎库人的命,所以大家都对这个家伙很有几分好感,在夏亚的鼓动之下,这些扎库人鼓起了勇气,大声鼓噪了几声。

    在树丛里行走并不艰难,但是在靠近那座山坡的时候,众人还是有些紧张,就连胆子最大的夏亚,也忍不住脸色有些异常。这个时候,倒是阿达走在了所有人的最前面——这个家伙看来果然很有把握。

    绕过了那座山坡的时候,大家都看见了让人头皮发麻的一幕!

    这座数十米高的山坡,简直就是一个巨型的蚂蚁穴。夏亚甚至怀疑,恐怕这整座山都被蚂蚁蛀空了!

    山坡的表层,地面上可以看见一个一个的坟起的大包,每一个坟起,都有一两米那么高,这种坟起的土堆,大约每隔十几步就有一个,整个山坡的地表都密密麻麻的布满了这种东西。

    在夏亚的提醒下,所有人都刻意的绕开那些土堆行走,不敢去触碰这些东西。甚至每个人都下意识的将脚步放轻。

    当终于绕过了那座山坡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舒了口气,就连夏亚自己也不例外。

    穿过丛林,来到了这个洞穴的另外一端,这里的山壁光滑,犹如水晶一般泛着柔和的光芒,隐隐的仿佛有如同水波一样的光芒在流动。

    就在这山壁的下面,赫然是一个通道!

    只可惜,这个通道却已经被堵死了。无数的乱石崩塌下来,将这个通道堵得毫无缝隙。

    “路在哪里?”夏亚看着身边的阿达。

    “水下。”阿达很有把握的样子:“这里的通道虽然被堵死了,但是别忘记了这个洞穴里的这条河流!你难道就没有想过么?这水是活水,因为如果是死水的话,经过了万年的岁月,加上这里每三个时辰一次引发地下岩浆的火元素照明,水早就被烘烤干净了!这水能保持万年都不曾干涸,唯一的原因就是:这水是活的。在水下有一条暗流。”

    说着,阿达指着面前的河流:“这里的水流有两个口,一个入口,一个出水口,这里是入水口,不过要小心,根据我所知道的,这入水口下有一个魔法阵操控的,每三个时辰会引发一种魔法,将外面的一条地下暗流的水倒灌进来,保持这洞穴里的水量。在水倒灌的时候,水下的压力是非常强大的。所以我们必须算准时间,在水流平静的时候,才能从这地下的暗流口里潜游出去。嗯……我计算过,大概需要一刻钟的时间,可以从这里暗流里潜出去,到另外的一个出口。”

    夏亚怒了:“一刻钟?见鬼!你认为我们是什么?鱼么?你觉得我们可能在水下潜水一刻钟的时间不需要呼吸么?!”

    阿达笑了,他看着夏亚,静静的等夏亚发完了火,这个家伙仿佛很好脾气的样子:“你觉得我会做无聊的事情么?你为什么不想想,既然我能得出这么准确的潜水时间,那么我一定是自己亲自尝试过的。”

    “嗯?”夏亚顿时眼睛一亮!

    他可是知道的,这个阿达,虽然不知道他变成人形之前的实力有多强,但是至少,现在的阿达是人形,而且是一个没有多少实力的普通人类的身躯。

    既然他都可以潜水超过一刻钟的时间,那么……

    阿达从怀里摸出了一个东西来,这是一枚滚圆的珠子,看上去仿佛是一枚珍珠,但是颜色却有些浑浊,并不太起眼。可是多多罗一看见这东西,顿时就惊呼了一声:“避水珠!天啊!这是避水珠吗?!”

    “瞧,夏亚。你的仆人都比你有见识。”阿达依然不动声色的打击了夏亚一句。夏亚恼火的看了多多罗一眼,魔法师立刻缩了缩脖子:“那个……我是在魔法学院里学习的时候,有次魔法学院院长大人给我们讲课,他就给我们展示过这么一枚宝贝!这东西可是高级水系魔法道具!!可真奇怪,达尔文先生,你手里的这枚,和我当年看到的那枚连大小都是一样的!”

    阿达笑了笑:“可爱的多多罗先生,你没有看错,这正是你见到过的那一枚。”

    多多罗的嘴巴张大了,他吞了口吐沫:“怎么可能?院长大人把这枚东西视若珍宝,怎么会在你这里?”

    “我说是他送给我的,你信不信?”阿达似乎没有打算再理会夏亚,而是站在了水边,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他笑得很和气:“谁先下来跟我走?”

    ※※※※

    避水珠这东西看上去不怎么起眼,但是当夏亚亲眼看见它发挥作用的时候,才真的被震撼了。

    当一行人跟着阿达跳进水里之后,根本就感觉到任何的“水”!

    这枚避水珠一旦接触水之后,水波立刻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排开,围绕着阿达为中心,水下出现了一个大约五六米直径的无水空间!周围仿佛有一面无形的墙壁,将水全部挡在了外面,当夏亚站在阿达的身边,置身水下的时候,他深深的吸了口气,有些好奇的盯着周围看了半天。

    “神奇么?”阿达翻了一下眼皮。

    “……嗯。”

    “喜欢么?”

    “……呃。”

    “想要么?”阿达叹了口气。

    “……啊?”

    阿达笑了笑,看着夏亚:“等我们出去后,我会把它送给你,反正我以后也不需要这东西了。

    夏亚立刻警惕的望着这个家伙:“你在打什么主意?!”

    阿达叹了口气,仿佛有些不满的样子:“夏亚,我们怎么说也是老朋友了,你仔细想想,之前我们合作的时候,我有害过你么?”

    “你当然有。”

    阿达哼了一声:“哦?我害你?我害你什么了?你得到了龙骨,龙鳞,还有龙血!你得到了那么多好处,难道不是我指点的结果?”

    夏亚无语了。

    五六米的无水空间,一行人接近二十个,但是勉强也能容纳得下。大家紧紧得围绕在阿达的周围,缓缓的在水下前进。

    果然如阿达所说的,水面之下,的确有一条暗流通道,这下面的暗流水道很宽阔,周围的洞壁因为常年的水流冲刷都变得很光滑了,虽然光线很暗,但是在女巫医了了点亮她的法杖之后,就足以照亮前进的道路了。

    水道下的地势则很曲折,一路蜿蜒辗转,大家就在这水下行走了足足一刻钟的时间(阿达把时间计算得极为经准!)。当时间到了之后,前方的水道霍然开朗起来!

    大家一起浮出水面之后,顿时就看见外面果然已经离开了之前的那个洞穴,来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

    骸骨!

    这洞穴里遍地都是森森累累的骸骨!!

    这个洞穴里空气浑浊,充满了一股难以描述的恶臭!当众人浮出水面的一刻,顿时就忍不住掩住了鼻子!!

    不等走到岸上,就有几个扎库人忍不住伏在水面上哇的吐了出来!夏亚也是脸色苍白,胸中烦闷,一股一股的恶心往上涌起,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压下去。

    “见鬼!这是什么味道!!”

    “你看不见么?”阿达冷笑,指着这洞穴里遍地骸骨:“就是这些!”

    了了举着法杖走到了岸上,借着她手里的这点光芒,当众人看清了地上这些骸骨的形状之后,不由得人人变色!

    很显然,这些骸骨全部都是人类!毫无疑问是人类!!因为那些骨骼的形状,尤其是头颅的形状,都充分说明了这点!

    最让夏亚惊疑的是,这些骸骨看上去年代恐怕并不太久远!有很多骨头甚至还没有完全的腐烂!

    而且,所有的骸骨看上去都很纤细小巧……

    “是蛇女。”

    举着法杖的了了,忽然低声说了这样一句话。

    蛇女?!

    夏亚心里一震!

    他立刻想起了扎库族里那些蛇女的悲惨命运!

    “这些蛇女,有的在挑选的过程之中被落选,就会沦为圣蛇和其他小蛇的食物!而就算那些成为蛇女的人选,也会在蛇孵化之后负责照顾孵化的小蛇,最终的一日,也会成为食物被吃掉……”

    “大家小心!”夏亚沉声发出了警示!

    既然这里出现了如此之多的骸骨,那么恐怕……

    用不着夏亚提醒了!

    借着了了手里的光芒,大家已经看清了周围的墙壁!这洞穴的墙壁上,布满了一个一个大大小小的洞口!就在众人走上水面之后,这些洞口里,立刻就传来了“咝咝”的声音!

    昏暗的光线之中,隐约可以看见这墙壁上大大小小只怕有数十个的洞口里,不少洞口都探出了一个一个三角形的脑袋来!一条条蛇头从洞口伸了出来,有的张开嘴巴,有的吐着蛇信,一双一双绿油油的眼睛,窥视着洞穴下放的人群!

    很快,有不少蛇游出了洞口来,缓缓的沿着墙壁上一点一点的滑了下来,数量至少有二三十条!

    这些蛇的体积有大有小,但是幸好,都没有夏亚之前在地精部落里看到的那只那么大。

    这里的蛇,最大的也不过就只有五六米那么长,最小的……夏亚注意到,最小的蛇和普通的蛇类看上去大小并没有什么不同,有的只有自己手腕那么粗细而已。

    一下看到这么多的蛇窜出来,顿时引发了一阵惊呼。

    嘎林吆喝了几声,在他的指挥下,扎库人很快就围成了一个圆圈阵行来,握着长矛,警惕的盯着围上来的蛇群。

    长矛如林,这些蛇似乎也感觉到了这些人类的敌意,一时间并没有立刻冲上来,而是一条一条的在周围缓缓逼近,有的伸起脑袋来试探一下,但是不等扎库人的长矛刺过来,就缩了回去。

    蛇群的围困越来越近,夏亚手持火叉站在那儿,恼火的喝道:“阿达,你有什么办法?”

    他回头一看,却发现阿达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跑掉了。

    抬头看去,立刻看见了让他火大的一幕!

    阿达这个混蛋居然没有在扎库人的圈子里,他居然远远的走到了墙壁旁坐了下来!他就坐在蛇群的旁边,这个家伙悠闲的靠在墙壁上,看着夏亚。他叹了口气:“蠢货,问我做什么,你们不就是来杀这些东西的么?难道你们没有自己的计划么?”

    蛇群就在阿达的身边游来游去,却似乎根本没有攻击阿达的意图。夏亚顿时心中一动,想起了一个重要的事情!

    同类!!

    这些蛇都是低级的达曼德拉斯!因为阿达虽然是人形,但是却毕竟是一条龙的灵魂!所以这些低级的达曼德拉斯因为并不具备智慧,只会本能的根据感应来辨认,错误的把阿达当作同类的!

    自己当初不也经历过类似的场景么?!

    “嘎林!!”夏亚高呼了一声:“先不要动手!大家后退!靠近我!所有人靠近我!!”

    了了立刻对着嘎林呼喊了几声,嘎林已经满头汗水,听了之后,立刻指挥扎库战士们朝着夏亚聚拢,阵行压得越来越扁。

    “不能,这里杀小蛇,圣蛇会很快苏醒!”了了在夏亚耳边焦急的喊了一声,女巫医高举法杖,她另外一只手忽然飞快的撩起了自己的长袍下摆来,顿时露出一条滚圆光洁的大腿来!昏暗的光线之下,女巫医的长腿线条充满了美感,但是她自己仿佛并不在乎这样的风情落在别人的眼中有多少诱惑力,就在女巫医的大腿上绑着一圈皮袋,这一圈皮袋上布满了一个一个细细的只有手指粗的竹筒。

    了了飞快的抽出的一个竹筒来咬开上面的塞子,里面倾泄出一滴碧绿的液体,倒在了她的法杖顶端!

    女巫医用法杖重重的在地上顿了一下,砰的一声,居然立刻就爆出了一团绿火来!

    轰的一声,绿色的光芒四散,顿时周围的那些蛇群仿佛极为忌惮,纷纷退散开来!

    女巫医开始大声的念着什么,她的扎库语抑扬顿挫,就仿佛是在念某种咒语一般,顿时,那绿色的光芒变成了一团绿色的光圈,瞬间又化作无数绿色的流星火光四射开来!

    不少绿色的火星飞溅出去,落在周围的蛇身上,那些蛇立刻扭曲翻滚,张开嘴巴咝咝吼叫,仿佛极为痛苦,立刻远远的缩了回去。还有的蛇很快就掉头游动开。

    女巫医眼神开始出现了一点痛苦的样子,她飞快的又抽出了一个竹筒来咬开,这次里面倒出的则是一滴鲜红的液体,她狠狠的咬开了自己的手指,猩红的血液流淌出来,和那鲜红的液体混合在一起……

    轰!!

    法杖再次顿在地上,顶端爆发出来的光芒变成了一种奇特的光芒,绿光之中渗着红色,就如同一团碧血!!

    妖异的两种颜色的光芒很快的挥散开来,那些扭曲的蛇笼罩在其中,不少都安静的俯下了身子,有的扭曲了几下,就此就不动了。

    女巫医的眼神越来越痛苦,她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夏亚清楚的看见,她的脖子上满是汗水,汗水就如同水流一样从她的面具下脸庞下流淌到了脖子上!

    光芒越来越大,挥散开来,几乎将整个洞穴都笼罩住了!

    终于,周围的那些蛇仿佛都在女巫医的神奇力量之下安静了下来,这些蛇并没有死去,而是看上去仿佛进入了某种休眠的状态,或者是昏迷过去了,但是却都一条一条的匍匐在地上,一动不动。

    “快!我的药剂最多只能有一刻钟的时间。”了了说完,忽然身子一软,坐在了地上,她深深吸了口气,盯着夏亚,声音有些嘶哑:“至于你!我干了我能干的!下面,该你了!”

    夏亚看着这个女巫医,她的眼神有些涣散的样子,夏亚低声道:“你……”

    “去杀了那条最大的蛇!”了了摇头:“我就坐在这里!如果你们不能回来,我也死在这里。”

    阿达站了起来,他有些怪异的望了女巫医一眼,忽然低声说了一句:“真有趣……扎库人的这种法术,好像是以生命力为代价的,是一种生命魔法么?”

    多多罗耳尖,听到了这句话,不由得多看了女巫医一眼。

    阿达随即看着夏亚:“好了,第一关被你轻松的渡过了,不过下面就该你出力了……你要找的大蛇么……看见墙壁上的那些蛇洞了么?爬上去钻进去,就可以到达它的老巢了。”

    夏亚看了一眼墙壁上的那些密密麻麻的蛇洞,他咬了咬牙,心里一横,飞快的跑到了墙壁旁,手脚并用,他的身手矫健敏捷,很快就攀爬了上去,找了一个距离最近的洞口,一头钻了进去。

    这蛇洞虽然不太宽敞,但是一个人可以勉强爬进去了,下面的其他人看着夏亚的动作,在嘎林的带领下,也纷纷爬了上去。

    “我暂时不能动了。”了了忽然看了阿达一眼:“达尔文先生,如果你是扎库人的朋友,这个时候,请表明你的立场!”

    她是用扎库语说的。阿达听了,看着女巫医笑了笑:“我可以对你保证,我至少不是扎库人的敌人。”

    说着,阿达走到了多多罗的身边,拍了一下魔法师的屁股:“爬不上去么?你不是有那个魔毯么?飞上去好了……嗯,我也不喜欢爬,麻烦你带着我一起上去吧。”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