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三章 【三叶金徽章】


本站公告

    第两百零三章 【三叶金徽章】

    朵拉的话让夏亚听了之后。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后,后代?

    神的……后代?

    夏亚瞪圆了眼珠子盯着这个怪物的尸体,用力吞了一下口水。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小子。”朵拉语气很随意:“首先你必须弄清楚一点,地精创造的那个东西,根本就不能称之为神。那只是一个被创造出来的强大的生物而已。所以,杀了这个家伙,你也不必因此而有什么负疚的感觉。”

    “我负疚个鬼。”夏亚咧了咧嘴,表情就好像是牙疼一样:“就算是真的神,如果要杀老子的话,老子也一刀捅了它!何况干掉这么一个东西。我的意思是……你说的这些太离谱了。”

    “一点也不离谱。”朵拉的语气终于又严肃了起来:“你要明白一点,任何的神灵,神圣感的塑造都是很重要的。神灵之所以高于普通的生灵,就是因为它们具备了这些神圣感觉。”

    “这个我明白。”夏亚大大咧咧道:“神灵不用吃饭,因为不用吃饭,所以就不用拉屎拉尿……这个很重要,如果让大家想到,神灵也要拉屎拉尿,还神圣个屁啊!至于繁殖后代,哈哈!你能想象你的那个龙神和某一条母龙在一起嘿咻嘿咻的场面么?如果联想到这样的场面,恐怕大家对这些所谓的神。也就没有多少敬畏的感觉了。”

    “警告你,小子,不许你再有任何言语上对龙神的亵渎。”朵拉恼火的抗议。

    朵拉似乎生了会儿气,过了好一会儿,才继续道:“你根本是在曲解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几乎所有的神,都是没有性别区分的。比如精灵神,龙神……我们的信仰的神话之中,对神灵的描述,并没有说明它们到底是雄性还是雌性,也就是说,神是不存在所谓的‘性别’的!”

    夏亚沉默了会儿,才道:“你说的……好像是这样,可是,人类的信仰之中,是存在男神和女神的区分的。”

    “那也只是一个符号而已。神就是神,神可以化身成任何模样,所谓的男或者女,只是你们人类自己想象之中的而已,或者是给它附加了一个符号而已。事实上……就像你之前对我说的一样:没有人真正见过它们。”

    夏亚笑了:“天啊,让你这个家伙说出这样的话来,可真不容易。难道因为我之前的那些话,动摇了你的信仰了么?”

    “当然不是。”朵拉严肃的说道:“我依然信仰龙神,信仰它的伟大,只不过……或许从某些方面,我的理解因为你的那些话,而更升华了一些。”

    夏亚又用树棍捅了捅人形蝎子的尸体:“你认为这个东西是怎么被‘繁殖’出来的?难道是那个地精制造的神。和蝎子**了?或者说它本来就是一个蝎子,却和人**了?”

    “哼……蠢货就是蠢货。”朵拉不屑道:“一定要**才能繁殖么?还记得那句话么——生命总能找到出路。”

    “……也许,地精制造出来的那个东西,本来就是一个人形蝎子,只是比我们遇到的这个东西,要强大得多。”夏亚咳嗽了一声:“你认为,那个东西在哪里?我们杀了它的一个子孙,那个东西会不会找我们来报复?”

    “哈!你的这个说法,是假设那个东西还活着的前提下。”朵拉冷笑:“你认为,那个东西能活上一万年么?”

    “说不定。”夏亚很恶意的笑了笑:“它可是一个神啊,远古地精制造出来的神。”

    就在夏亚站在人形蝎子的尸体旁,和朵拉争论的时候,可怜的多多罗已经完成了一项艰巨的任务:它用树藤把自己放到了山涧的底部,在一片骸骨之中搜寻到了夏亚的火叉,将火叉从山涧底捡回来。

    多多罗在骸骨之中仔细的寻找,可怜的魔法师感觉到自己的小腿都在抽搐,周围都是地精的骸骨,魔法师不得不心中默念着神灵的名字,一边祈祷一边给自己打气。

    山涧里的地精骸骨,已经在之前众人的搜索之中被弄的乱七八糟,多多罗花了足足半个多小时。才终于找到了夏亚的火叉。

    很显然,火叉掉下来的时候,插在了一俱骸骨的身上,那是一个扑倒在地上的地精骸骨,火叉落下的时候,直接就扎在了这俱骸骨的背上,看上去就好像一个旗杆。

    多多罗一面祈祷,一面走过去,小心翼翼的握住了火叉,费劲的将火叉拔了出来,可惜夏亚的火叉实在太沉重了,可怜的魔法师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挣扎了好一会儿,才听见“砰”的一声,他抓着火叉往后仰倒了下去,倒地的时候,多多罗的脑袋磕在了一块石头上,顿时眼冒金星,哎哟痛叫了好一会儿,才挣扎着坐了起来。

    可看见手里的火叉,多多罗又差点尖叫出来。

    锋利的火叉,在拔出来的时候,将那俱骸骨直接切断了,火叉居然将骸骨的那个头骨给挑了起来!看着火叉上扎着的那个地精的头骨,多多罗感觉到自己的手有些发软,赶紧将火叉奋力的甩了甩,才将那个骷髅头甩开。

    多多罗抱着火叉站起来的时候,一手揉着肿起了一块的后脑勺,可才走了两步。脚下一绊,扑通一声再次摔在了地上。

    山涧底光线并不太好,多多罗摔在地上之后,抬起头来的时候,就看见了面前是一对骸骨的脚,他的鼻子尖几乎就要贴在上面了,吓得魔法师连连往后缩,爬起来的时候,才终于看清了,面前是一俱坐在那儿的地精骸骨。

    如果夏亚站在这儿的话,就会认出来,这个骸骨,正是之前他找到那本地精日记的地方。

    也就是说,坐在这儿的这俱骸骨,正是那本日记的主人:地精将军库里埃特。

    地上还有一个金属盒子,正是之前存放日记的那个东西。夏亚拿走了里面的日记之后,这个盒子他并没有拿走。

    此刻,库里埃特的骸骨依然坐在那儿,就如同当初发现它时候的那样——为了表示对这个写下那本感人日记的地精的尊重,夏亚将它的脑袋重新固定复原了,让它继续坐在了那儿。

    而那个盒子,就放在了库里埃特的手边。

    或许只是心里随意的一个念头,又或许是纯粹是好奇。又或许是恰好在这个角度,光线照在那个盒子的上面泛出了一点反光——总之,一个非常偶然的原因,多多罗看见了那个盒子,然后又很偶然的,魔法师拿起了那个盒子。

    盒子的分量并不重,相对于它金属的手感,这个东西可谓是轻得出奇——大概是远古的地精在金属冶炼的水准远远超过了当代的人类吧。

    多多罗下意识的打量了一下这个盒子,它没有辨认出来这个盒子的质地——不管如何,一种无法辨认出来的金属,或许。能值点儿钱吧。

    这是多多罗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非常偶然的巧合。

    因为夏亚看过这个盒子,他的注意力被盒子里的那本日记吸引了。

    而多多罗拿到了这个盒子,他只是被这个金属盒子本身可能具备的价值吸引了(在他看来,这个盒子的价值也不过就是金银之类)。

    但是,打开了盒子之后,多多罗偶然之间手在盒子里摸了一下,忽然就被一个发现所吸引了。

    盒子的内部,表面上布满了凹凸的感觉。

    多多罗愣了一下,可是再仔细看去,盒子的里面,看上去却是一片光滑,仿佛镜面一样,但是手指摸在上面,那明显的凹凸感,却是勿庸置疑的。

    这是怎么回事?

    魔法师愣了一下,干脆坐在了地上,用两只手仔细的在盒子的内部仔细的摸索起来。

    片刻之后,他搞清楚了一件事情:第一,自己的感觉没错!盒子的内部布满了凹凸的纹路!第二,这些纹路因为某种奇特的技术,肉眼看不出来,却可以摸出来。

    联想到了“远古地精”以及“魔火”“魔导炮技术”等等可能存在的东西,魔法师的心立刻砰砰的狂跳起来。

    他下意识的看了看左右——当然,这个山涧里不可能有任何人存在。

    多多罗深吸了口气,他开始就想将这个盒子藏进怀里,可是随后他打消了这个主意。

    如果自己发现了这个东西,悄悄的藏起来收为己有的话——万一被夏亚老爷发现了,那么自己恐怕下场不妙。

    多多罗想了一下,终于想出了一个主意来。

    他在地上挖出了一团泥土来,然后用随身的水袋,倒出了一些水,搅出了一些泥浆来,然后小心翼翼的将这些泥浆浅浅的涂抹在盒子的里面。又从包袱里找出了一张白纸来。最后用白纸贴在了盒子的内部。

    这个过程他做的非常仔细。

    当他终于用那张白纸,将盒子里的那些凹凸的纹路拓下来之后,白纸上很清晰的出现了一片图案!

    因为泥浆的远古,这些图案并不算太美观。但是至少非常清晰了。

    多多罗眯着眼睛,仔细的打量这些图案……他看了一会儿,心里先是有些失望了。

    很显然,这图案似乎并不像是一个制造武器的图纸。

    嗯……它看上去更好像是一份……地图?!旁边一些自己无法认识的字符,很显然是远古地精的文字。

    多多罗立刻又找出了纸笔来,仔细小心的将这份图又画了一个复本出来,检查了两遍,确定了自己画的每一个细节都没有出错,他才松了口气。

    魔法师倒出了水,将盒子里的泥浆痕迹仔细的清洗干净,一点儿都没有留下。然后又将泥浆印出来的那张纸烧掉了。至于那份清晰的复本,他小心翼翼的贴身藏在了怀里。

    做完这一切,他感觉到有种作贼的心虚,用力吞了下口水。

    就在这个时候,大概是他在山涧下耽误的时间太长了,头顶传来了夏亚的吼叫声。

    “多多罗!你这个家伙,难道在下面睡着了吗!”

    魔法师立刻紧张了一下,赶紧高声叫道:“啊!没有,我,我这就上来了!!”

    他又摸了摸自己怀里的那张图,才拿着夏亚的火叉和那个盒子走回到了栓着树藤的地方。

    当多多罗狼狈的爬上来的时候,夏亚已经等得非常不耐烦了,不满的看着魔法师:“你在下面搞什么?”

    “我……我摔了一跤。”多多罗适时的做出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因为他身上的泥土和脑袋上肿起的那个大包,夏亚没有怀疑,只是笑了笑:“好了,你应该小心一点,你这个家伙。我的火叉呢?”

    多多罗把火叉交了过去,夏亚非常满意,拿过火叉仔细的擦拭了几下,才点头道:“很好……谢谢你,多多罗。”

    魔法师心中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将那个盒子递了过去:“那个……老爷,我发现了这个东西。”

    夏亚看了一眼,认出了那是存放日记的那个盒子,就笑了笑:“哦,这个东西,我见过……嗯,有什么问题么?”

    “呃,那个……这个东西的质地有些古怪,我想,它或许有些价值……”

    从魔法师那期期艾艾的语气里,夏亚听出了多多罗的用意,不在意的笑了笑:“好吧,这东西或许能卖出点钱,你喜欢的和,归你了。”

    魔法师心中松了口气,却不由得暗骂了自己一句,早知道这么轻易就得手,也不用在下面画一个复本了。

    就在它考虑,要不要将盒子里暗藏的那些图案的事情告诉夏亚的时候,夏亚已经挥了挥手:“快去弄点吃的吧,多多罗,已经中午了,我快饿死了。”

    ※※※

    午餐是一些烤肉外加干粮。

    虽然面前有人形蝎子的尸体,不过那个东西,夏亚可没胆量去品尝它的味道——天知道这个东西有没有毒。尸体已经被拖到了树丛里了。夏亚可不想吃饭的时候看着一堆尸体影响胃口。

    烤肉还是前两天在树林里打到的猎物,经过了烧烤之后,一股诱人的香气腾了起来,夏亚深深吸了口气,笑道:“多多罗,你虽然魔法的本事很差,但是做饭的本事却大大长进了。回去之后,我认为你可以担任我的首席厨师。”

    多多罗干笑了两声,抓起了一把盐,细细的洒在了烤肉上。

    夏亚亲手给昏迷之中的沙尔巴和那个佣兵灌下了一点肉汤,虽然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才会醒来,但是……至少不能让他们在昏迷之中被饿死吧。

    可就在夏亚抓起烤肉,准备咬下去的时候,忽然,他的耳朵里听见了树丛里传来了“嚓嚓”两声。

    这个声音立刻让夏亚把耳朵都竖起来了!

    他的心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

    如果这个时候,再跑出来什么怪物的话……别说是再跑来一只巨牙蜘蛛或者是人形蝎子之类的东西了,哪怕再窜出来一只剧毒蜥蜴之类的,那么自己恐怕就真的要交待在这里了!

    自己现在动弹不得,沙尔巴等人昏迷,唯一能动弹的就只有多多罗这个废物——靠这个废物来抵御敌人,那显然是不现实的。

    树丛里的动静,让夏亚立刻放下了烤肉,抓起了火叉,紧张的盯着发出声音的那个方向。多多罗也是脸色苍白的靠在夏亚的身边。

    终于,树丛缓缓的分开,一只手从里面探了出来,将树枝架开之后,一个人影缓缓的走了出来。

    居然是一个人类?!

    很显然,从树丛里走出来的这个家伙是一个人,而且,让夏亚心里松了口气的是,这个家伙显然是一个来自文明世界的人。

    因为这个家伙穿的可不是扎库土人的那种皮袄字,而是穿着一件上等质地的白色丝袍,丝袍上还绣了金边。别的不说,光是脚下的那双鲨鱼皮的靴子,如果放在外面,价值就值好几个金币。

    更不用说对方的袍子胸襟口充当扣子使用的那枚半透明的水兰钻了。

    尽管白色的袍子很宽大,但是很显然,从树丛里走出来的这个人,是一个女性。因为宽大的袍子下,她的身姿显得很婀娜,袍子并没有完全掩饰住她身材的曲线。

    而一看到这个走出来的人,夏亚就愣住了。

    怎么说呢……这个女人……很古怪。

    她穿的好像是一个很有身份的人,但是却行走在这么一片危险四伏的森林里,手里并没有任何武器。

    更重要的是,她的靴子非常干净,擦的雪亮,没有一丁点泥点子,衣服上也是一尘不染——她明明是从树丛里钻出来的,衣服上却连一片草屑都没有。

    最最重要的,当然是她的模样。

    她的脸很美丽,五官精致,容貌可以说是很漂亮,这样的一张脸庞,皮肤光洁而细腻,看上去也就二十多岁的样子。

    可偏偏她的那双眼睛……太独特了!

    那双眼睛就仿佛是一片海洋,充满了睿智,世故,已经饱经沧桑的样子。通常拥有这种眼神的人,年纪至少应该是她看上去的三四倍。

    那眼神淡然而充满了平静,却又仿佛能洞悉一切,眼神并不显得很犀利或者具有侵略性,但是这样的眼神,却让你只看一眼就会有一种感觉:这种家伙一定很聪明——顶尖聪明的那种。

    同样的,这样类似的眼神,夏亚生平所遇到的人里,只有一个人拥有相近的气质,就是他现在名义上的老师:卡维希尔那个老怪物。

    这么说吧,站在眼前的这个女人,看上去活脱脱就是一个女性版的卡维希尔!!

    可是,她的头发……

    那一头长长的头发,犹如她的袍子一样的雪白,白得一尘不染!

    面对着目瞪口呆的夏亚和多多罗,这个一身白袍的女人仿佛笑了笑,笑得很平和,然后她开口了,她的嗓音也同样平和悦耳——甚至听上去,她说话的腔调也和卡维希尔那个老混蛋差不多。

    “午安,小伙子们。”这个女人微笑:“很高兴能在这里遇到了人。看上去你们在吃午饭,那么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多余的食物,可以分一点出来给我这个路人呢?”

    夏亚和多多罗:“…………”

    这家伙说话的口气,就好像大家不是在这片该死的危险的森林里相遇,而是在郊外的野炊遇到的玩伴一样。

    “唉……”这个女人叹了口气:“我吓着你们了?还是……啊,我差点忘记了,按照世俗的行为礼仪,我应该拿出一些东西来和你们交换食物才对的。”

    她轻轻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然后一手伸进另外一只手的袖子里,摸索了一会儿,仿佛有些为难:“啊,我可没有身上带钱的习惯,这可怎么办呢……”

    找了会儿之后,她忽然笑了:“啊!有了,这个东西是金子的,或许还值一些钱吧。”

    她从袖子里掏出来了一个东西,仿佛是一个小小的徽章,远远的丢了过来,丢在了夏亚和多多罗的面前。

    这东西的确是金质的,丢在地上,在阳光下还泛着金色的光泽。

    三片造型独特的橡树叶子,中间还有一个小小的符号。

    夏亚看见这个东西或许没什么反应,但是多多罗只瞧了一眼,嘴巴就张得老大,差点连眼珠子都掉出来了!

    “三,三,三叶橡树徽章!金,金质的三叶徽章!我的神啊!!”

    多多罗翻了个白眼,差点没晕过去。

    夏亚感激抓住了多多罗:“怎么了?这东西……”

    多多罗胆战心惊的看着那个女人:“你,你……”

    “到底怎么了?”夏亚不满的晃了晃多多罗。

    “老,老爷……”多多罗脸上的表情也不知道是笑还是哭:“这,这是魔法师徽章……一般来说,金质橡叶徽章,就是高级魔法师身份的象征了,可是……这枚徽章,有三片金橡叶!!三片!!”

    “那是什么意思?”夏亚也神色凛然起来。

    “大,大大大大……”多多罗的舌头忽然打结起来:“大,大魔导师!!”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