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真正的主宰】


本站公告

    第一百九十四章 【真正的主宰】

    一排新坟林立在草丛旁。大家在这里休息了一天之后,才再次起程上路。毫无疑问,多多罗成为了一行人之中最郁闷的一个,甚至包括沙尔巴在内,大家都对这个家伙实在没有多少好脸色。多多罗也为自己在关键时刻使用出的生命魔法的那个该死的“概率”的失误而郁闷不已。

    夏亚则直接恼火的称呼魔法师是一个废物了。

    尽管朵拉已经提行过土鳖“希拉芬克亚”留下的生命咒术并不完整,这套生命魔法拥有很难克服的缺陷,却并不是多多罗本人的意愿。

    没有了蜥蜴群的追杀,更没有了扎库土人的带领,夏亚带着沙尔巴多多罗还有剩下的三个佣兵,六个人组成了最后的队伍。

    幸好之前阿左早已经将路线图告诉过夏亚,而身为出身山林的猎人土鳖,有了阿左提供的路线图的指引,这座庞大的山林就难不住夏亚了。

    他们先是一路回到了那条溪水旁,然后沿着溪水一路往上游北方行走。这个过程持续了大约四天的时间,才终于走到了溪水的源头。

    这里是山林之中的一片湖水,周围葱翠的森林还有湖边地上厚厚的落叶,都表明了这里极少有什么生物活动。

    夏亚禁止大家脱离队伍单独行动,这片湖泊让他生出了一种不太好的感觉。而且阿左留下的路线图上标明了这个湖泊,但是却在那张画的很潦草的图上,在湖泊的地点上打了一个大大的“X”。

    很显然,在扎库土人的路线图上。这个湖泊并不是什么好地方。

    湖畔的土地很柔软,走在上面的时候,每一脚踩下去都会深深的陷入烂泥里。

    “不停留,立刻离开这儿。”夏亚皱眉看着这片平静的湖泊,湖水显然非常清澈,周围也毫无一点危险的痕迹,但是夏亚心中的不安感却始终无法抹去。

    没有人对夏亚的命令产生异意,大家简单的补充了一下饮水之后,就匆匆上路离开了这片湖泊。一路往东,可是走了不到半个时辰,就发现前面出现了一条山涧。

    这条宽阔的鸿沟,使得大家第一时间打消了从上面跃过去的意图:眼前的宽度,就连队伍里身手最好的夏亚也没本事跳过去。

    这条山涧就仿佛远古的神灵,用斧头在大地上生生劈看出来的一条裂缝,站在山涧旁往下看去,深不见底部,却隐隐的仿佛看见下面飘荡着一团黑色的雾气,幽幽深深之中,夏亚仿佛呆了会儿,盯着那团雾气出了会儿神。

    “你……听到什么没有?”夏亚忽然扭头看了看沙尔巴。

    正在解下水袋喝水的沙尔巴摇头:“没有,你听见什么了么?”

    “可能是什么老鼠之类的东西。”夏亚想了一下,看了看周围,这条山涧很长,左右两边延伸出去都是无边无际,要想绕过去,只怕不知道要多走多少冤枉路了。

    “或者,我们砍一些树藤做成绳子。然后想办法攀到对岸去。”沙尔巴看了看夏亚,苦笑道:“我怀疑这个见鬼的山涧,恐怕有几十里长,绕过去的话,我们要多走很多路。”

    夏亚认可了这个主意,几个佣兵立刻拿着斧头在周围砍伐树藤,这山林里的大树一棵棵都极为粗壮,上面攀附的那些树藤都至少有人手臂那么粗细,每一根都非常的坚韧结实,就算是一个壮汉拿着锋利的斧头,都要全力砍上三五下才能砍断一条。

    更诡异的是,这些树藤被砍断之后,断裂的切口就仿佛人的肢体一样,会流淌出非常大量的比率色的黏液,就仿佛流血一样,这些液体粘稠而带着一股刺鼻的怪味。沾在手上后,很快就会引起一阵麻痒。

    山涧的宽度至少达到了三十米,几个人忙碌到了快天黑的时候,才终于采集够了足够长度的树藤,夏亚用几根绳子将树藤绑在了一枚捡回来的短矛上,另外的一头直接捆在靠近山涧旁的一棵大树树干上。

    力气最大的夏亚。抓着绑上了树藤的短矛,退后了一点,然后猛跑几步,带着助跑的力量,狠狠的将短矛透向了山涧的对面去,终于,噗的一声,短矛狠狠的扎进了山涧对面的一棵大树上,卡在了树干里,夏亚用力拉了两下,确定了固定得很牢固之后,看了看身边的人:“我先爬过去,然后再想办法。”

    “等一下。”

    多多罗忽然叫住了夏亚,然后在旁人疑惑的眼神里,多多罗抬起地上的另外一根树藤来,走到夏亚的身边,有些胆怯的样子:“老爷,绑一根树藤在你的身上吧,万一出了什么意外,也有一个保障。”

    夏亚看了多多罗一眼,这个魔法师在一路过来被他骂得太狠,此刻明显有些畏缩的样子。夏亚叹了口气,低声说了一句:“谢谢。”

    腰上也绑了一根树藤,沙尔巴等人抓住另外一头,夏亚开始了第一次尝试。

    他毕竟出身山野,这种深山之中走独木桥的事情,对于土鳖来说并不陌生,如果需要的话,他甚至可以做到比猿猴还灵巧。

    那根树藤横在了山涧之上。就仿佛一条索桥,夏亚走在上面的时候,虽然因为体重的原因,树藤很快就凹了下去,而且一晃一晃的,有些荡悠,但是土鳖却走得甚是稳当,很快他就走到了山涧的中间。身后的沙尔巴等人原本都屏住了呼吸,可眼看夏亚的身手如此敏锐,大家都不由得轻松了下来,正要发出一两声欢呼……

    忽然,就在这个时候,山涧的左侧,忽然就从那巨大的悬崖的上游处卷来了一股狂风!

    这股狂风来得毫无征兆,仿佛忽然一下就这么席卷而来!夏亚所在的那条树藤桥,顿时被狂风吹得高高抛了起来,荡漾的就如同秋千一样!

    站在上面的夏亚顿时大叫一声,身子就从上面翻了下去!后面的沙尔巴等人同时惊呼出来,土鳖却在身体翻滚下去的时候,双足用力一勾,死死的用脚弓勾住了树藤,这才没有最后掉下去,只是那狂风却仿佛越刮越猛烈!树藤被吹得来回荡漾。悠来悠去,夏亚在狂风之中,脑袋朝下,更是被风吹的眼睛都睁不开了,只能死命的双足勾着绳索,仗着强大的力量和柔韧性,勉强弯腰起来,双手抱住了树藤。

    可纵然如此,他就仿佛是狂风之中的一片树叶,被吹得忽上忽下……

    终于,啪!!

    这一声清脆的断裂的声音。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大概是风吹的太猛烈,树藤荡漾的幅度太大,终于在中间断裂了开来,而抱住树藤的夏亚,连喊都没有喊出来,就直接大叫一声,凌空坠进了山涧之中!

    “见鬼!!”

    沙尔巴大吼一声,和几个佣兵赶紧抱住了连接着夏亚身上树藤的那一头,果然很快就传来了拉扯的力量,沙尔巴等人死死抱住,感觉到了夏亚身子往下坠的力量之后,拼命往回拉扯。沙尔巴还不停的高声吼叫:“夏亚!夏亚!你没死吧!!”

    他足足喊了五六声,才终于得到了夏亚的回答,土鳖的声音从山涧里传来:“老子没死!他**的,撞在山壁上了,一根树枝差点捅进老子眼睛里!”

    沙尔巴笑了,这个家伙咧嘴松了口气:“你别乱动,我们拉你上来!”他回头喝道:“兄弟们,使劲啊!”

    树藤紧紧拖在山涧的悬崖边缘上,摩擦之中发出“咔咔”的声音,拉了不过数米之后,就忽然听见了夏亚在下面大声吼叫:“停!快停下!停!!”

    “怎么了?!”沙尔巴立刻抱住了树藤。

    “放!把我往下放!!”山涧里,夏亚的声音带着一种惊奇:“他**的!下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太远了,老子看不清!把我往下放!他**的!慢一点,别放得太快!!”

    ※※※※※※

    土鳖感觉到自己呼吸不顺畅,刚才从上面坠落的时候,幸好腰间绑着的树藤拉住了自己,但是下坠的力道全部勒在了夏亚的腰上,那一下把他疼得险些就晕了过去。树藤紧紧的勒住了他的腰部,他立刻就感觉到了呼吸有些困难,而且刚才因为下坠的力道,被树藤拉住,身体往山壁上撞的那一下,山壁上一根凸起的树枝几乎就直接戳在了他的额头上!!

    就算夏亚的身体经过了龙血的加强,可那么猛烈的一戳,也让他疼得有些眼睛发黑,而且……那部位如果再地上只怕两指宽。就直接戳进土鳖的眼睛里了!

    他现在依然是保持了脑袋朝下的姿势,全身的血液涌向了脑袋,让他有种头昏脑涨的感觉,这种姿势如果保持的时间太长了,他甚至怀疑自己会脑充血。

    不过幸好抓住了山壁,夏亚勉强抱住了一块凸起的石头来,调整了一下姿势,这才略微松了口气。

    此刻他的身体已经没入了山涧里的那团黑色的雾气之中,抬头往上看去,一团雾气朦胧,根本看不见任何上面的东西。而人在这雾气里,夏亚只感觉到呼吸进自己鼻子里的空气潮湿而含着让人难以忍受的发霉腐臭的味道。这种味道简直让他想起了地精的洗澡水!

    就在听见了上面沙尔巴的吼叫,准备往上爬的时候,非常偶然的,夏亚完全是很下意识的往下看了一眼。

    就一眼!

    下面的雾气仿佛要稀薄了许多,夏亚悬挂在山壁上,似乎隐约能看见了山涧底部的模样了,虽然还是有些模糊,但是朦胧之中,一些奇怪的轮廓,让夏亚有些好奇起来。

    他喝止住了沙尔巴之后,感觉到了上面听了他的话,在一点一点的放下树藤之后,夏亚喘了口气,用力将勒在腰上的树藤略微松了一点点,先让自己呼吸顺畅了一些,然后在怀里摸了摸,摸出了一截树枝来,然后用准备好的一团浸透过一些特殊植物粉末的粘稠药膏的布料包裹在了上面,又很快的拿出怀里的火夹子打了两下。

    砰的一声,一团火苗点燃,很快,那布料上的药膏就被燃起。这生火的东西是向扎库土人学来的,用山里生长的一种植物的果实捣烂了做出来的引火的好东西。

    提着这枚小小的火把,夏亚在手里晃了晃,然后深吸了口气,对着自己的下方,将这个小小的火把丢了下去……

    那一团火苗穿过了黑色的雾气,晃晃悠悠,终于落在了谷底,让夏亚松了口气的是,谷底果然是一片干燥的地方,而不是什么河流,那火把距离自己的位置大约还有十多米高,而借着雾气之中那一团火光,虽然依然很模糊,但是清晰度却已经足以让视觉敏锐的土鳖看清很多东西了。

    看清了之后,土鳖的眼睛,立刻就瞪得滚圆!!

    ※※※※※※※

    “放!放!继续放!!”夏亚大声呼喊着,然后一点一点的拽着树藤,小心翼翼沿着山壁往下攀爬。

    但是很可惜,在他喊到第十声“放”的时候,头顶传来了沙尔巴的吼叫声,因为距离太远,或者因为那团奇异的黑色雾气的原因,沙尔巴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模糊不清。

    “树藤……到头……长度……不够……”

    夏亚叹了口气,此刻他距离山涧的底部还差了那么五六米的样子,他犹豫了一下,高声喝道:“你们等着我!别拉绳子!我什么时候喊你们拉了,再拉!”

    得到了上面沙尔巴的回应之后,夏亚深深吸了口气,然后飞快的解开了腰间的树藤。

    距离地面只有五六米的高度了,这点高度是难不住夏亚的,他很快就轻轻巧巧在山壁上找到了几个落脚借力的地方,最后轻轻巧巧的跳了下去。

    山涧的谷底非常狭窄,可以说,整个山涧,如果将它横切的话,那么它的形状应该是“V”形的。

    谷底的部位,大约只有那么三四米的宽度,夏亚落地之后,立刻就感觉到了脚下土地的坚硬!砰的一声,震得他自己脚底板都有些发木了。

    他立刻捡起了地上那只自己之前丢下来的火把,这火把只燃烧了不到三分之一,夏亚举在手里,晃了晃……

    山涧的底部几乎没有任何植被,甚至连什么荆棘枯枝之类的都没有!只是夏亚捡起火把的时候,惊动了一只肥硕的老鼠,那个东西扭动着肥胖的身躯,很快惊动跑掉了。

    夏亚站在谷底,看了看前面,又掉头看了看后面,火把的火光之下,夏亚的脸色表情极为古怪,他深深的吸了口气,仿佛自言自语一样。

    “老天啊!看看我找到了什么!!”

    ※※※※※※

    满地都是残破的铠甲武器,还有一些腐朽的枯骨,这些东西遍地都是……

    这样的一个地方,该怎么形容?

    毫无疑问,这里是一个古战场的遗迹!

    这条狭窄的山涧的底部,如果你站在里面的话,你会感觉到这里就好像是一条狭窄的“通道”。

    现在夏亚就站在这个通道的中间,而他的前后所能看到的,都是一些破烂腐朽,而样式怪异的武器,铠甲,还有……骷髅。

    和显然的拜占庭式样的铠甲不同,这些残留的东西,在样式上更为奇特。

    当今世界上公认的制铠技艺最高的国度是拜占庭,拜占庭的丘山铠已经算是很高级的一种铠甲了,夏亚自己就有一套很不错的丘山铠。

    但是,站在这里,夏亚只看了一眼,就立刻确定了一件让他自己都感觉到惊奇的事情!

    这个遗迹,这个不知道经过了多少岁月的古老的遗迹!这看到的残留的这些东西,别的不说,仅仅是铠甲,就仿佛比拜占庭帝国的丘山铠都要高级很多!

    对,毫无疑问,高级,并且领先!!

    距离夏亚最近的,是一个靠在山壁旁的骷髅架子,那骷髅的主人,大概死之前就坐在了地上,背部紧紧贴在了山壁上,脑袋下垂。夏亚走过去的时候,对方的头盔上还爬了一只体积大概有夏亚拳头那么大的老鼠,吱的一声就溜掉了。

    夏亚很快就抓起了那个头盔……

    这是一个仿佛球状的头盔,不像拜占庭人常用的那种将军盔,也不像奥丁人使用的牛角盔,滚圆的造型,看上去有些可笑。

    但是让夏亚感觉到惊奇的是……这个圆形的头盔,居然是一个完整的整体!

    拿在手里的时候,分明感觉到了它的浑然一体!

    不是用一片一片的铁钉起来的,而是仿佛就是一个浑然完整的铁盔!

    夏亚虽然不太精于铁匠工艺,但是却也明白,这么一顶毫无任何接缝的完整的圆形头盔,至少他所知道的拜占庭的铁匠们,还没有本事做出来!

    现今的头盔的样式,一般都是用一些经过了锤炼之后的上好的钢片或者铁片,然后拼凑起来,接缝的地方打上凸起的钢钉,看上去即神气,同时也能保证坚固的程度。

    但是这个头盔,就仿佛……是用一个磨具,然后直接用铁水灌进去,冷却之后,就是一个完整的……铁碗!!

    可夏亚更明白,制造头盔绝对没那么容易!要制造出一个这种类似铁碗一样的头盔,可绝不是直接用铁水灌磨那么简单!

    好的金属材质需要经过捶打才能排除杂质!如果只是直接这么灌磨的话,或许你能弄出一个铁碗来,但是其中的材质必然驳杂不堪!

    更重要的是,那头盔上滚圆而没有任何变形的样子,也就是说,绝对不是铁匠们用铁锤一锤一锤的锤炼出来的。

    将手里的这个圆形的头盔丢在了一旁,夏亚俯身仔细看了看这个死去的不知道多少年的家伙身上的铠甲。

    毫无疑问,这铠甲的样式和现在的夏亚所知道的任何铠甲都完全不同。

    首先它没有使用类似“胸甲”这样的东西,而是用了一个近乎完整的,类似于“板甲”的古老式样。按理说,这样的板甲,对于钝器的攻击具有了很强的防御能力,但是却在面对弓箭等尖锐武器的攻击时候缺乏必要的作用。

    可这副“板甲”,却大部分用凸出的球面造型,很高的弥补了这一点。

    夏亚看见了这个骷髅的手旁,一枚大约只有十多公分的铁棍子,他捡了起来,上面早已经生满了绿色的绣迹,夏亚拿在手里掂量了一下。

    或许说,这东西更像似乎一根铁条,两头粗中间细,而且中间的部位还有一块类似护手的东西。

    夏亚抓在手里就感觉到了这东西的分量远远比看上去要重很多。握柄上还有一个小小的扳机一样的东西,夏亚尝试着按了两下,大概是年代太过久远,里面的什么东西生锈了,夏亚按了两下之后,没有任何反应,他尝试这在石头上敲了两下,立刻就从里面抖落出了一片细碎的铁屑。

    当他再次按下那个扳机的时候……

    咔咔!!

    两声沉闷的声音之后,就看见这铁条的两头,忽然就瞬间支撑开了一片圆形的铁片!

    就仿佛……仿佛是折扇一样!!

    那厚厚的铁片,是按照一片一片累叠在一起的造成,一旦撑开之后,手里就变成了一个完整而且精致的圆形手盾!

    是的,这是一个可以收缩的盾牌!!

    这样的工艺……恐怕就算是矮人都未必能制造出来吧!!

    夏亚呆住了,看着手里的这个小小的盾牌,他足足发了好一会儿的愣,然后毫不犹豫的,夏亚从怀里取出了一个空的布袋来,将东西丢了进去。

    放眼看去,这山涧底部的通道里,到处都是倒毙的骷髅。

    这些家伙,不知道死于什么时候,它们穿的铠甲,它们使用的武器,都是夏亚从来不曾见到过的。

    更让夏亚惊奇的是,这些东西,它们东倒西歪的坐倒在地上,有的趴在地上而死,可是它们却显然没有任何伤痕!

    也就是说,留下的这些东西,它们的骨架都趋于完整,看不出任何武器攻击之下死亡的致命伤势。

    更让夏亚惊奇的是,他很快就推翻了关于猜测这里是一个“古战场”的推测!

    因为很简单,所有的死者,它们的穿戴和使用的武器,似乎都是同一个式样的!也就是说,这里的死者,它们应该都是属于一伙的!

    没有任何一个看上去像是敌对者留下的尸体。

    山涧里,放眼望去,粗略的看了一下,这样的尸体只怕得有上千俱,甚至远处可能还有更多。

    这么多的尸体……如果它们是一只军队的话,从这些家伙的装备看来,这显然是一支“精锐”!可是这么多的精锐,却无声无息的全部死在了这个地方,死在了这个阴暗而且看不见天日的山谷里。

    死的这么默默无闻。

    “这些家伙,不像是被杀死的。”夏亚一路走过来,他开始还在搜集这些奇怪的铠甲武器,但是很快他就放弃了,因为这些东西实在太多太多了,“这些家伙,看看这些尸体,这些骷髅,死的时候好像都很平静……难道是自杀么?”

    夏亚说到这里,自己也忍不住摇头:“不可能……这个地方,这些家伙的数量至少有几千!远处可能还有更多!一支如此装备的精锐军队,就算到了最危机的时刻,也不会选择集体自杀吧!”

    更让夏亚诧异的是,他一路走了百十米,看到了那么多尸体,而这些家伙使用的武器……或者说,夏亚捡到的武器,让他很是惊奇。

    刀和剑的造型,似乎和当今没有太大的区别,唯一的区别就是,这些武器的尺寸都不太大,短刀短剑。

    但是这些格斗类的武器,却并不是每个尸体都装备的。

    夏亚看到的更多的,是那些骷髅东倒西歪的死在山谷里,但是它们的身边,都放着一个仿佛铁管子一样的东西。

    铁管子,当然是夏亚的称呼而已。

    事实上,这些东西,大约有短矛那么长短,大概有手臂那么粗细,一头挖空了,里面滚圆,而另外一头则做了一个支架,夏亚拿起了一根来在手里略微试了几下,就找到了窍门。

    仿佛……这是一种类似于“手弩”一样的远程攻击武器。

    只不过,它的造型比手弩要大了很多,可是,夏亚却没有看到任何弩箭的存在。

    “很显然,这是一种类似弩箭一样的远程武器,是一个发射的装置,可是发射出去的东西是什么?”夏亚皱眉。

    另外还有一个让他惊奇的是,所有的这些“铁管子”,里面的管道,都打磨得非常的圆润,毫无一丝瑕疵。

    终于,又往前走了会儿,眼前的一个大家伙,解答了夏亚的疑问。

    一尊巨大的金属的架子就搁置在了山涧通道的中间,两个金属轮子,已经烂掉了一个,使得上面的东西歪在了一旁。而上面架设的是一个粗大的圆形铁管——或许是不是铁质的吧。

    这个东西的造型,让夏亚一看就明白了:“这好像是一门炮。”

    炮这个东西,拜占庭帝国有,兰蒂斯也有,奥丁也有。

    但是这个世界的炮,并不是什么武器,而更多的则是作为一种礼仪用的东西,它唯一的作用就是:发射礼花。

    夏亚在帝都看到过礼炮的样子,那种东西都是这样,下面架着轮子,每次发射的时候,旁边的人可以用包好的一些特殊的材料填塞进去,然后点燃……砰的一声,就可以喷出花花绿绿的那种节日庆典时候让小孩子们欢呼的礼花来。

    但是眼前的这个东西,显然不是什么礼仪用的东西了!

    炮的基座是一个方形的东西,夏亚仔细的看了会儿,用火叉敲去了大部分铁锈之后,看见了上面残留的一些模糊的花纹。

    “好像……好像是……”夏亚有些犹豫。

    “不用怀疑了,这些是魔法阵的图案。”

    脑海里,朵拉叹息着:“你看一下这炮管里,也有这种图案,而且一定是螺旋的纹路。”

    夏亚立刻仔细检查了一些,果然都如同朵拉所说的。

    “小子,恭喜你,你找到的东西,是目前为止,这个世界上已经彻底灭绝失传的宝物!这个东西,如果你能完整的抬到外面去,那么任何一个大魔法师,都会愿意用全部的财产和你交换!”

    朵拉说的这些话,内容虽然让人振奋,但是她的语气却显然带着某种深深的嘲弄。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夏亚皱眉。

    “很简单……你有没有听说过……魔导炮?”朵拉一笑,随即道:“你当然没有听说过,小子,因为你这样的土鳖,连魔族大战这段历史都不知道!事实上,很多真相,都是普通人不知道的,这些事情,仅仅掌握在了你们人类世界的少数的顶尖阶层的手里!比如说那些大魔法师,他们才能有机会看到那些远古流传下来的神秘的典籍。”

    夏亚咧了咧嘴,敲了敲身边的这个已经烂掉了大半的铁架子:“这东西……很厉害?”

    “厉害?”朵拉哼了一声:“传说之中,魔导炮是一种神奇的武器,它是将机械和魔法结合得最好的武器!威力强大无比!而且……传说之中,能量最强大的魔导炮,只要一炮,就能将一头龙直接杀死!”

    一炮……一头……龙?

    夏亚张了张嘴巴,土鳖立刻瞪大了眼睛仔细的看了看这个东西,随即他摇头叹息:“可惜……是一个烂掉的。”

    随即他忽然一个机灵:“那么……那些铁管子,难道都是魔导炮?我看,那些铁管子,有点像是你说的这种魔导炮的缩小版的东西。”

    “恭喜你,又猜对了。”朵拉的声音很阴郁:“那些东西,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古代的典籍里,把它们叫做‘魔火’。这些东西都是用魔法力量的武器……你可以理解为,这些是带着魔法力量的弓弩。传说,魔火的一次发射,可以轻易的杀死一个精锐的武士!”

    魔导炮……魔火……

    夏亚看了看周围:“轻易杀死龙的魔导炮……轻易杀死一个武士的魔火……妈的,这些死去的东西,是从哪里来的?这些家伙的装备这么强大,怎么……都死在了这种鬼地方?”

    朵拉在叹息,她“桀桀”的笑声响在夏亚的脑海里,笑声里带着不屑和嘲弄:“人类!骄傲的人类!你其实已经猜到了一点,只是你的潜意识不愿意往那个可能性去想,对么!”

    夏亚脸色顿时一变!

    他飞快的跑过了几俱骷髅,将它们一个一个提起来仔细观察,然后再丢掉。

    这些“东西”,它们的体形,很显然是某种直立行走的高级生物种族!

    但是,从体形上看,它们比人类要矮小很多,身材和矮人族相仿,可是却又没有矮人族的那种雄壮,显得更为瘦弱。

    “不是人类!它们的身高比人类矮小很多!不是精灵,我虽然没见过精灵,但是也听说精灵的体形和人类差不多。”夏亚呼吸有些急促:“不是矮人!矮人比这些东西要更为雄壮……难道它们是……”

    “它们是……”夏亚深深吸了口气,脸色顿时就变得很精彩起来:“它们,它们是……”

    “地精!”朵拉的声音带着恶意的笑意:“恭喜你,你找到的是远古时代,真正的,这个世界的主宰种族,真正的‘地精’!!”

    ……地精!!!

    ※※※※※※

    看到这么一群“远古”的,“真正”的地精!看着这些夏亚应该是很熟悉的“东西”们,穿戴着比人类更为精锐和高级的铠甲,使用着比人类更为强大更威力十足的武器!毫无疑问,这些死去的地精,如果它们真的是一支“军队”的话,那么排除战士个体的战斗力,仅仅从它们的装备上,就足以压倒夏亚所知道的任何一支拜占庭军队的精锐程度!

    这是什么感觉?

    你可以想象,一群只知道怪叫着“欧克欧克”,常年不洗澡,为了一小袋粮食就会胡乱自相残杀的卑劣而愚昧的猴子,忽然……忽然全副武装,用生物种族之中最为精密严密的群体形式——军队的形式,出现在你的眼前,而且看上去非常强大……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小子。”朵拉的声音变得很严肃起来:“这些是真正的地精!真正的高级智慧生物!和你遇到的那些只会乱叫‘欧克’的东西可不同!这些家伙在远古时代,是凌驾于其他所有各族生物之上的主宰!”

    顿了顿,朵拉低声道:“根据我所看到过的典籍,我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找到任何一个完整的地精的文明遗迹!快四处看看,或许还能发现点儿别的什么!”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