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亲戚?】


本站公告

    第一百八十七章 【亲戚?】

    朵拉的声音缓慢而低沉。

    “根据‘黄金法则’。这世界上大大小小的各种种族,其中总有一些种族有些血脉上的相近。比如众所周知的,矮人族和巨人族就是天生的亲戚,在远古的时代,两个种族具有很近的血缘关系。

    而除此之外,还有很多种族……比如我们龙族和‘达曼德拉斯’。达曼德拉斯是你们人类的语言翻译过来的说法,按照我们龙族的语言,意思应该是……‘剧毒的獠牙’。达曼德拉斯一族,从血缘的悠久上来说,甚至可以勘比我们龙族,它们的种族力量强大,也曾经是大陆各族生物之中强大的一支。不过,达曼德拉斯,因为在血统上和我们龙族有那么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不过跟矮人族巨人族之间的和睦关系不同,我们这两个种族,都是天生骄傲到了极点的。”

    说到这里,朵拉冷笑,问夏亚:“你知道,极其骄傲的特性,会带来一种什么样的结果么?”

    “不知道。”

    “排斥!”朵拉冷酷的丢出了这么一个词语,然后才冷冷道:“越是骄傲的种族。越认为自己是独一无二的,是最最特别的那一个……所以,绝对不能容忍有其他的什么东西是和自己相似的!否则的话,岂不就是承认了自己并不是独一无二的那特殊的一个?所以,当矮人族巨人族亲如兄弟的时候,而龙族和达曼德拉斯,从来就没有和睦!!”

    “而达曼德拉斯一族,这些蚯蚓一样的东西生性最是狡猾凶狠,不过它们也是自寻死路!哼哼……”朵拉说到这里,低声道:“它们曾经很强大,强大的程度,纵然我们龙族仇视它们,却没有办法将它们消灭掉。因为拥有相似的血缘,所以达曼德拉斯一族也拥有卓越的魔力,强大的肉身力量。虽然从个体来说,达曼德拉斯要弱于龙族……但是,它们的繁殖能力,却比我们要强得多。所以,尽管互相仇视了很久,可是大家都拿对方没有办法。直到……后来……达曼德拉斯,犯下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

    夏亚精神一振——不知道为什么,他对于朵拉说的这些远古时代各个种族之间的传奇,总是很有兴趣。

    “什么错误?”

    “万年之前的大战。”朵拉的语气低沉:“魔族大举入侵这个世界,为了抗拒魔族,世界山的各个种族联合了起来共同抵御……可是,那个时候,达曼德拉斯。却站在了魔族的一边。”

    夏亚瞪大了眼睛。

    朵拉的语气有些幸灾乐祸的样子:“达曼德拉斯很狡猾,它们大概认为魔族的强大是无法抵抗的,所以就干脆在战争初期,就投身敌人,而背叛了这个世界,为魔族效力。可惜的是,它们却错了!众多种族最后战胜了魔族,将它们全部驱逐出了这个世界,彻底赶回了冥界去……而战争结束之后,自然就是清算的时候了!达曼德拉斯的背叛的行为,引来了几乎所有种族的怒火,所有种族都公认,它们背叛的这个世界,那么就没有理由继续在这个世界生存下去了。

    其实,在战争结束的时候,大部分战败的达曼德拉斯,跟随了它们的主子魔族,退回去了冥界,留在这个世界的达曼德拉斯已经非常的稀少了。而因为惹来了众多种族的怒火,剩下的达曼德拉斯终究没有办法对抗众多种族联手的屠杀,很快就被屠杀一空。在这个世界上就几乎再也没看到过它们的踪迹了。”

    说到这里,朵拉的语气渐渐变得有些神秘起来:“而且,我看过一些我们部族之中古老的记载……据说在远古的那场大战之中,不单纯是种族之间的对抗,还将伟大的神灵们也牵扯了进来!魔族信奉的神灵是它们的冥神魔皇,而世界各族信奉的神灵们也联手对抗……最后战争结束之后,为了惩罚达曼德拉斯的背叛行为,就神灵都降下了怒火,永久的剥夺了达曼德拉斯种族的一些能力。据说伟大的龙神剥夺了达曼德拉斯的大部分的智慧,伟大的奥丁神剥夺了达曼德拉斯的勇气,伟大的人神剥夺了达曼德拉斯的繁殖能力。经过了诸神的削弱之后,达曼德拉斯就再也无法抗拒诸族的攻杀,很快就被灭绝掉了。”

    “只是没想到这里居然有一条?”夏亚撇了撇嘴。

    朵拉苦笑:“这个世界如此广阔,要想将一个种族彻底屠戮赶紧,也实在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有些漏网的家伙,也是再说难免的。”

    说到这里,朵拉的语气很是迷惑:“可传说之中,达曼德拉斯已经被神灵剥夺了繁殖的能力了……却怎么还能传承到了现在?就算在远古有漏网的家伙,可没有了繁殖能力,种族又怎么可能延续下来呢?”

    夏亚听了这话,沉默了会儿,低声嘟囔了一句:“我的养父留下的笔记里,写过一句话:生命总会自己找到延续的道路。”

    朵拉听了这句话,也是沉默了会儿,缓缓的将这句话念了几遍,也叹了口气:“生命总会自己找到延续的道路……这话,很有道理。”

    夏亚想了会儿,笑道:“你说的故事很精彩。只是我很好奇……呃,你说的,很多种族之间都有血缘的亲属关系,矮人和巨人是亲戚——这本来就很他**的搞笑了。你们龙族和达曼德拉斯是亲戚……呃,我们人类呢?人类和什么种族是亲戚?”

    说实话,土鳖纯粹就是随口一问而已,可没想到这个问题说了出来,朵拉却忽然就陷入了一种奇怪的缄默之中。

    夏亚心中好奇,又问了两遍,没有得到朵拉的回应,不由得皱眉道:“你不知道么?不知道也没什么吧,也不必装聋做哑。”

    “谁说我不知道。”朵拉忽然开口了,她的声音带着一种诡异的味道:“你真的想知道?”

    一听朵拉的语气,夏亚心里一动:“难道有什么特别的传说么?”

    “有倒是有的……不过,这个传说,你们人类自己是打死不会承认的,只不过后来各大种族翻脸之后,其他的种族都有这种猜测,你们人类自己不肯承认罢了。”

    “哦?”

    夏亚眼珠一转,忽然就苦笑道:“你!你说的不会是地精吧?他**的!难道我们人类和这些脏兮兮的东西,是亲戚?!”

    朵拉尖锐的冷笑传来:“不是地精!”

    “不是地精?那……难道是精灵?呃,精灵族的外貌,听说和人类还是蛮相似的……”夏亚摸了摸下巴。

    “也不是精灵。”朵拉继续冷笑。

    “呃……那是什么?传说之中的兽人?对了。奥丁那些家伙喜欢兽化,说不定就是兽人了……”

    “也不是什么兽人。”朵拉继续否认。

    “那是什么?”

    朵拉冷笑的声音,笑得有些让人毛骨悚然,终于,她说出了答案。

    “魔族!”

    魔族??

    她的声音冷酷之极:“其他的种族一直都有一种猜测:你们人类,其实和魔族在种族血缘上有很近的关系!这一点,虽然远古的人类竭力否认,但是其他的种族心中都很认同这种猜测的。”

    夏亚张大了嘴巴。

    “远古的大战,魔族战败的过程里,我们获得了很多魔族的种族文明和技能。可惜的是,因为种族的差异。魔族的文明虽然很强大,但是我们却无法使用……唯独你们人类!你们人类,几乎是那场大战之中最大的获益者!人类得到了很多从魔族那里来的文明,这些文明使得当时还很弱小的人类,几乎只是在短短的一个时代里,就迅速的强大了起来!传说之中,到了战争结束的末期,人类几乎已经就变成了各族之中最强大的一支了!人类从魔族那里学到了文明,学到了智慧,学到了武技,学到了魔法……学到了很多很多!可那些东西,其他的种族都无法使用,唯独你们人类,却可以很快就学会,很快就融合……所以,其他的种族都猜测,可能……你们人类,根本就和魔族是血缘上的亲戚,只是当时的人类,自己是绝对不会承认的罢了。”

    夏亚出了会儿神,然后打了个哈哈:“魔族!魔族?哈哈哈!太有趣了!人类居然和魔族是亲戚?”

    “你也想否认么?”朵拉冷冷道:“你们人类一旦听到这样的说法,自然都是竭力否认的,谁也不肯和这个世界的共敌扯上一点关系。”

    “为什么要否认?”土鳖撇了撇嘴角,一脸满不在乎的样子:“有这么一个强大的亲戚也不错啊,哈哈哈哈!”

    过了会儿,夏亚叹了口气:“好了……既然事情说清楚了,那么接下来我该怎么办?那些扎库土人……”

    想起了扎库土人里的那条达曼德拉斯大蛇,夏亚就有些不自在——那条大蛇,连朵拉都如此忌惮,倒是一个麻烦。

    没有了毒蘑菇……嗯,应该说是魔焰草,那么和扎库土人交易的发财之路看来就断绝掉了。

    “先回去吧,妈的,这次算是白跑了一趟了。”夏亚皱眉:“就算发财是没可能了……可我终究还是要去扎库土人部落一趟的……魔吻香芋,总要去那儿找的。”

    “哈!”朵拉冷笑:“你还敢去扎库土人的部落?”

    “为什么不去?”夏亚问道。

    “现在地精部落里的那条达曼德拉斯,只是一条不成年的幼体!它还没有充足的智慧来分辨,所以才会错误的把你当成了同类。没有攻击你……可我猜测,在扎库土人的部落里,说不定有成年的达曼德拉斯存在!而你现在,身体有我龙族的灵魂印记!这样的灵魂印记,在我们这种魔法生物的感觉之中,可比什么气味之类辨认的方法要更加明显!如果是遇到一头成年的达曼德拉斯,立刻就能辨认出你身上的龙族印记,然后,就会把你当成敌人,毫不犹豫的对你发起攻击!”

    夏亚脸色一变。

    就在这个时候,树林外面传来了脚步声,夏亚抬头顺着声音望去,罗素带着两个佣兵飞快的跑了过来。罗素的脸色有些紧张和焦急,看见了夏亚,远远的跑来,喘了口气,就急忙道:

    “大人,那些扎库土人要见你!”

    ※※※

    夏亚回到部落里的时候,佣兵们已经拿着武器围着那座木楼,和扎库土人们紧张的对峙了起来。

    扎库土人聚集在了木楼的下面,数十个土人抓着短矛,和面前的一群手持刀剑的佣兵紧张的对视着,空气里充满了紧张僵硬的味道,仿佛一场血腥的争斗一触即发。

    夏亚赶回来的时候,那些扎库土人已经颇有些蠢蠢欲动的样子了,土人们有的高声的呼喝,虽然听不懂他们说的什么,但是从对方脸上满是敌意的表情看来,想来不是什么好听的言辞。而这里的佣兵,一个个也都不是善茬儿,就有一些蠢蠢欲动,高叫着挑衅的言辞回应。

    “都干什么!让开!”夏亚一声威严的低喝,佣兵们看到是他来了,顿时就纷纷让开了道路

    夏亚来到了人群前面,冷冷的眼神扫了过去,在木楼的周围,不少地精远远的围在那儿看热闹,还有一些颇有幸灾乐祸的样子,夏亚哼了一声,冷冷道:“罗素,带人把那些看热闹的都给我驱散了!”

    又看了看面前那些虎视眈眈的扎库土人:“你们想干什么?找一个说话的出来!你们的首领呢!”

    “我在这里。”土人之中,那个之前和夏亚交手过的土人高手分开人群走了出来,这家伙空着双手,来到夏亚面前,沉声道:“我的人并没有敌意,只是你的人刚才走的靠近木楼太近了,才会引起我的人的警惕。”顿了顿,他低声道:“我们是负责保护圣蛇和蛇女的护卫,职责所在,所以……”

    “不用解释,我明白了。”夏亚点了点头,他略微沉吟了一下,回头喝道:“所有人听我命令,后退十步警戒。”

    这话说出来,那个扎库土人立刻松了口气,刚说了一句“多谢。”,可随即夏亚第二句“如果有人敢乱闯,格杀勿论”,就让这土人的脸色重新变得难看了起来。

    土人紧紧的盯着夏亚看了两眼,夏亚也很硬气和和他对视,终于,对方咬了咬牙,态度有些软了下来:“好吧,我不和你们争斗,只是,这位阁下,请你能进来一谈,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胆子?”

    夏亚想起了楼上的那条大蛇,说实话,心里颇有一点心虚,但是对方说了出来,堂堂土鳖,岂能在众人面前堕了自己的胆气?咬牙硬着头皮:“哼!胆子么,老子当然是有的!”

    说着,抬头看了这个家伙一眼:“要谈谈是吧?正好我也要和你们谈谈,那就进去说话吧!”

    这土人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微笑,侧身做了一个请的姿势,旁边的土人战士纷纷让开楼梯的道路,夏亚昂首挺胸,大摇大摆走上了台阶。

    二楼的木屋门口,远远的站着两个扎库土人战士,却不敢靠近木屋,夏亚也不说话,直接就走进了木屋,只是来到里面,眼看那在屋子里盘在木榻上的大蛇,一看夏亚进来,呼的一下就再次昂起了脑袋,土鳖不由得有些脚下发软,咳嗽了一声,就在靠着门口的地方随便找了个木凳子坐了下来:“有什么话要说,你就说吧!”

    那个扎库土人眼看夏亚紧紧靠着门口坐下,不由得面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随即掩饰住了,先是对着床榻上的那个黑发的少女点了点头。

    那黑发的少女,面色苍白,看着夏亚,露出了一丝笑容来,只是双手轻轻的抱着蛇身,来回轻抚,口中不时的发出“咝咝”的声音,就仿佛轻声安抚一般,那条大蛇随后终于缓缓的俯下了脑袋,盘成了一团,似乎在少女的抚慰之下甚是温顺。

    “按照你们人类的规矩,我先自我介绍。”这个土人的神色很郑重:“我的名字叫做阿左,是部落里的武士。”

    夏亚点了点头,指着自己的鼻子很简短的说道:“夏亚。”

    “好吧,夏亚阁下。”这个叫阿左的扎库土人,拜占庭语言说的还算流畅:“我和你们的商队打过不少交道,所以我会说你们的话,但是……”阿左眼神变得凌厉了一些:“我也深深的明白,你们人类的贪婪和狡猾。所以,如果不是蛇女极力要求,我是绝对不会把你请来的!”

    夏亚耸耸肩膀:“你以为我喜欢坐在这里和你说话?”说完,又忍不住看了那条盘踞在那儿的大蛇。

    经过了朵拉的讲述之后,这次再仔细的看这条大蛇——达曼德拉斯,仔细看了之后,更是看出了几分与众不同来。

    这达曼德拉斯一身鲜黄色的花纹,显得很是明艳,只是那蛇身上的鳞极为密集,每一片都泛着淡淡的亮光。

    “你看见它的身躯没有……”脑海里传来了朵拉的声音:“在它的身躯上,有几处鳞片显得格外的宽大,那儿原本应该是它的脚足,因为和我们龙族有相近的血缘,所以才会生出那些东西,只是却毕竟没有长出来,只是隐隐的有些轮廓而已。”

    夏亚多看了两眼,果然发现了蛇身上有几个地方,并不显眼的鼓起了一点。

    那个叫阿左的土人眼看夏亚盯着大蛇出身,不由得皱眉,提高了声音道:“夏亚阁下!”

    “什么?”夏亚转过脸来。

    “这条圣蛇,是我们部族的圣兽,而那位则是挑选出来专门侍奉照顾圣蛇的蛇女。”阿左缓缓道:“这些是我们扎库土人的规矩,或许在你们这些人类看来,不免有些恐怖奇异。”

    夏亚咧嘴一笑:“再奇怪的事情老子都见过了!你到底把我找来,要和我说什么?”

    “不是我……是我们的蛇女有话对你说。”阿左说到这里,神色古怪:“你能听懂蛇女的话语?这倒是奇怪了……”

    他随即沉声道:“圣蛇是不容侵犯的!在我们族里,也只有蛇女在能和圣蛇在一起,而如果是旁人,一旦靠近就会引起圣蛇的攻击——今天你已经看到了!因为你的莽撞乱闯,我已经损失了两个优秀的战士!”

    夏亚翻了翻眼睛,看着这个阿左,忽然道:“你不是也坐在这里,没有引起它的攻击么?”

    阿左回头看了看那个蛇女,那个脸色苍白柔弱的女孩子缓缓点了点头,阿左才叹了口气,颇有一些不情愿的样子:“好吧,既然蛇女的意思,说给你听也就是了。圣蛇是我们的圣物,也是护佑我们全族的圣兽!但是圣蛇的威严,是不容冒犯的!所有在我们族里,除了侍奉圣蛇的蛇女之外,只有大酋长,大巫师,可以得到圣蛇的许可靠近。”

    他说着,从脖子下抓起了一个雕刻成小小骷髅模样的小骨雕,轻轻一捧,夏亚立刻看见了那小骨雕的眼睛部位赫然是两点红色的珠子。

    “这是圣物,只有挟带了这件东西,才不会被圣蛇攻击。”阿左缓缓道:“我们族里,只有大酋长和大巫师才会佩戴这样的东西,因为这次我要出行保护蛇女,所以,酋长给了我这件东西,让我可以靠近圣蛇,只是也不能太近……如果近到了三步之内,那就必然会冒犯了圣蛇的。”

    说到这里,阿左看了看夏亚:“所以……我也很好奇……为什么,阁下之前那么接近我们的圣蛇,圣蛇却没有惩罚你的冒犯,居然没有杀了你。也正因为这样,蛇女要求见你,我才会答应把你找来。”

    夏亚扭头看了看那个床榻上的女孩。

    那个女孩苍白的肌肤略微带着病态一样的色泽,雪白而淡薄的裹胸和白色的小短裙,将身上大部分雪白的肌肤都暴露在了外面,倒是颇有几分诱人的味道,只是这份凄美,映衬着旁边的一条可怕丑陋的大蛇,就显得格外恐怖了。

    夏亚在打量那个女孩,那个女孩忽然缓缓的开口说话了!

    她说的是蛇语,那咝咝的古怪发音,夏亚却偏偏能听懂。

    娇柔而有些虚弱的声音,赫然是:

    “这位先生,我知道你能听懂我的话,所以我恳求您的帮助……”这个娇柔的女孩子满脸都是哀求的表情:“我对你说的话,请放心……阿左他是听不懂的,所以我的话也只对您一个人说,还请您务必不要泄露给阿左知道!”

    “嗯?”夏亚愣住了。

    这……是什么意思?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