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乱启!】


本站公告

    第一百七十六章 【乱启!】

    黎明之前,奥斯吉利亚这座雄城还在沉睡之中未曾醒来,这座大陆雄城,最繁华的奇迹之城,仿佛还在安睡。大街上冷冷清清,偶尔一阵凉风吹过,将墙角一只冻得发抖的野狗惊动,晶体的抬起头来望了望四周,然后俯身窜进了旁边的一个垃圾堆里。

    路上冷冷清清,偌大的街道上空无一人,只有偶尔一队城防巡逻队,在寒风之中哆嗦的走过,走路的时候,那已经冻得冰冷的铠甲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士兵们口中呼吸的热气化作一团白雾,心中咒骂着这该死的鬼天气。

    的确,相比往年而言,今年的初春冷的惊人。

    奥斯吉利亚里依然承平,贵族富人们醉生梦死,去年的那一场战争仿佛已经距离大家很远很远了——反正和奥丁人每隔上一段时间总要打上两三次,似乎对于拜占庭人来说早已经习以为常了。

    因为拜占庭人有一个根深蒂固的观念:不管怎么样,以拜占庭帝国强大的国力基础,奥丁人那些蛮子纵然再凶狠,也绝对不可能真的把我们打垮的。

    这个观点在拜占庭帝国的上层之中很有市场,甚至就连帝国的不少学者也都抱着这样的观念:无论是比较人口基数,还有国土的广阔,奥丁人就算一时在战场上占了一些便宜,但是他们根本没有灭掉拜占庭帝国的实力。拜占庭坐拥有数千万人口,人口基数是奥丁人的数倍,而国土面积更是广阔——虽然奥丁人的国土也很辽阔,但是大部分都是北国的冰天雪地,真正的耕地比拜占庭要少得多,而且奥丁人以野蛮而著称,在综合国力和文明程度上远逊于拜占庭。

    基于这样的观点,偶尔一次.的战争,战胜或者失败,似乎也不是那么重要。

    帝国的上层,大家有更多看来更.值得关注的事情。军阀党在忙着和皇室争权,想办法逼迫皇室让步,割出更多的行政区来设置新的军区,而皇室忙着和军部的那些大佬暗斗。贵族们忙着和元老院吵架,多次的要求干脆取缔元老院,让贵族议会取而代之,以获得更高的政治地位。

    而最近几天,帝都里上上下下,.毫无疑问都在关注着皇宫里的那位至尊陛下的健康问题。

    帝国的现任皇帝,骑枪大帝康托斯陛下,最近几天.病得非常严重。

    初春的严寒,对于他这样病魔缠身的老人而言是.最难挨的。

    事实上,自从那次春季会猎之后,陛下的身体就.一直不大好,似乎在猎场上那次尽情的畅饮大醉,给他原本就困病的身体更增加了不少负担,陛下那次回宫之后,身体就一直没有好起来,听说最近的进食又越发稀少了,宫廷的医官已经多次请求陛下戒酒,但是豪迈的康托斯大帝却一直无法做到。

    根据宫廷里的.一些消息,听说大帝前两天又吐了血,病魔的纠缠,加上早春的严寒,大帝早年行伍戎马生涯之中留下的一些老伤一起爆发了出来,据说还曾经昏迷过一天,宫廷医官为大帝进行了一番会诊之后,听说离开的时候,几位宫廷医官的脸色都是很灰败的样子。

    不少心思敏感的人不免猜测:恐怕,又到了皇权更迭的时候了吧?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康托斯大帝不行了的时候,那几天,就连宰相和各位大臣都不停歇的进皇宫里探望陛下的病情,而那位最受陛下信任的卡维希尔先生,干脆则搬进了皇宫里居住,暗夜御林的首领容克,那个让帝国上层贵族们谈之变色的皇帝最忠心的死士,臭名昭著的屠夫,则寸步不离的守护着康托斯大帝,甚至就连皇帝居住的宫殿的附近,已经将原本的御林军全部换防了。

    是时候了,是时候了吧……

    所有人心中都是这样的一个念头,那个统治了帝国数十年的老人,应该已经走到了人生道路的尽头了。

    可结果,发生了一件让大家惊讶的事情。

    皇帝病重,终于召见了皇储加西亚殿下,父子见面的时候,皇帝还召去了帝国宰相和米纳斯公爵等几位重臣,可那次的见面结果变成了一场闹剧。

    听说皇帝原本大概是打算就此传位了,可结果不知道怎么回事,陛下见到了皇储之后,忽然勃然大怒,当着几位大佬的面,将皇储痛骂了一顿,责骂的言辞非常犀利,甚至已经干脆撕破了脸!将从前一些根本上不得台面的话统统骂了出来。

    据说皇帝陛下居然当着宰相和米纳斯公爵等人的面,痛骂皇储是废物,不思进取,而且指责的焦点主要集中在了皇储的私生活上,一条“无后”的指责压在了皇储身上,几乎就差指名道姓的说破皇储喜欢男人不喜欢女人的怪癖了。

    而陛下说着说着,勃然大怒,从病榻之上坐了起来,抓起床头的一支烛台就劈头盖脸砸了过去,皇储跪在床头,当场就被那金属的烛台砸在了额头,顿时血流满面。

    看到这样的场景,宰相和米纳斯公爵还有诸位大臣都惊呆了,这才慌忙上去解劝。

    而皇储本人则默默的跪在那儿,任凭鲜血流淌在他的脸上,染红了他的衣领,这位一向沉默严谨的殿下,似乎并没有任何反应,似乎也没有什么恼火和羞愤的表情,依然是那幅多年不变的淡然沉默的表情,默默的掏出丝巾擦了擦血,然后跪在那儿一言不发。

    他就仿佛是一个面团,任凭陛下如何撮捏,也毫无反映。

    身为一个皇储,软弱到了这种程度,让众多大臣也不由得纷纷心中叹息。

    以康托斯大帝如此强硬的人物,都被军部那些军阀党羽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将来换了这位阴柔懦弱的加西亚殿下上位之后,只怕还不知道要任凭那些军阀党羽如何嚣张跋扈呢……

    当天晚上,根据不可靠的消息传言,据说皇储和众位大臣退下之后,皇帝陛下在病榻上咳出了三大碗鲜血!吓得皇帝身边得近侍面无人色,赶紧又把已经回家了的皇储和各位大臣重新召集了回去。

    那个时候,大家心中都以为,陛下这次恐怕是真的不行了,根据惯例传统,各位大臣们在陛下的寝宫之外守候到了天亮,甚至宰相大人都已经在心中默默的盘算皇帝的葬礼和新皇加冕的典礼该如何进行,甚至已经连夜派人通知了教皇陛下,将睡梦之中的教皇陛下叫醒,以随时应对皇帝的驾崩。

    可这个时候,奇迹发生了。

    在寒冷的夜晚守候了一夜,天亮的时候,康托斯大帝居然神奇的好转了起来!

    这位陛下重新召见众臣的时候,气色明显好了许多,虽然依然偶尔伴随着咳嗽,但是脸色却已经不那么灰败的吓人了。

    而很快,后面不过两天时间,陛下就可以重新下床了,他仿佛一下子恢复了昔年的那种康健,甚至还抽空检阅了一下皇宫御林军的操演,有人说,陛下行走如飞,上马都不用人搀扶了,而且还骑马在皇宫的马场里跑了几圈。

    只不过,陛下在检阅了御林军的操演之后,似乎对于御林军的训练非常不满,当天就将御林军统领的职位撤销,将那位在对皇室忠心耿耿的御林军统领贬到了地方军去当一个杂牌将军去了。

    随后皇帝下令,从奥斯吉利亚城卫军里抽调一个旗团编入御林军,而从中央常备军的第六兵团,也就是兔子鲁尔的老部队里,抽调一个旗团编入奥斯吉利亚城卫军。

    这样的调动,立刻引起了军部的敏感,但是念及皇帝身体欠佳,历来每一代皇帝在最后临死前交接权力的时候都会做一些类似的调动,以稳固皇权,所以军部还是默默的忍受了,并没有横加阻拦。

    倒是皇帝随后的一份命令,让众人哗然。

    康托斯大帝下令,让皇储加西亚下放丢到了第十三兵团去历练!让他去担任了一个观察使的虚衔,然后下令他不得耽误,接到命令之后即刻上任。

    把堂堂的帝国皇储,丢到帝国军队之中最苦最危险的第十三兵团去历练?这个决定立刻让所有人都震惊了!

    历来就算当皇帝的要让自己的接班人历练一下,虽然也有下放到军队之中去培养一下军略方面的见识,也都会尽量挑选到一些相对来说比较安全的地方,比如城卫军,或者常备兵团里挑选一个驻地距离帝都比较近的地方去历练一下。

    可第十三兵团,大名鼎鼎的罗德里亚兵团!虽然是帝国的第一铁军,可这支铁军的代名词就是:危险,严酷,还有……伤亡率极大!

    而且,经历过奥丁人大战之后,鲁尔接手了罗德里亚骑兵团后,这支军队目前就驻扎在了帝国东北边疆地区,那里的条件十分艰苦,但是民风彪悍,陛下下令允许鲁尔就地招兵,以将上次战争之中损失掉的兵员补齐。而且那个地方距离北边的野火原也不远,一旦和奥丁人重新发生什么战端,那么罗德里亚骑兵团毫无疑问,就会在第一时间开拔奔赴战场!

    去罗德里亚骑兵团里担任观察使,实在不是什么好的选择!

    或许有人会认为:如果要打仗了,那么就立刻把皇储召回去就是了,也不会有什么危险——可要知道,将皇储派下去的命令是明令公布出去的!大张旗鼓,所有人都知道了,可如果一旦打仗,就把皇储召回去,那么这个脸就丢大了!别的不说,一个怯战退缩的评价,就永远别想甩脱!身为皇帝,怎么可以这么害自己的接班人呢?

    更重要的是……历练的时间也不对!

    如果是往常,把皇储丢下去历练倒没什么。可问题是,现在老皇帝正病重,虽然最近身体忽然康复了许多,但说一句大不敬的话,谁能保证这不是最后的回光返照?万一老皇帝忽然两腿一蹬……那么皇储身在帝国边疆,远离帝都……到时候皇位的交接,难保不会出现什么茬子!

    这种时候,把皇储外放出去,殊为不智!

    若是换在其他的国家或者别的朝代,只怕当皇帝的这么折腾皇储,那么大家一定会认为,恐怕是皇帝对皇储不满,要另立储君了!

    可问题是,康托斯大帝,可就这么一个儿子啊!

    为了这个命令,帝国的宰相等大臣苦苦劝了皇帝一天,可康托斯大帝意志坚定,毫不动摇。倒是皇储本人,接到命令之后,也没有抗拒,当天就收拾行装,去军部取了任命的公文,当天就带着一队侍卫出城北去了,甚至都没有进皇宫里去看一眼自己的父亲。很多人都认为:皇储只怕是负气而去的!

    不管怎么说,皇储是很快离开了奥斯吉利亚,而康托斯大帝一扫早前的病容,每天精神抖擞的出现在群臣面前,三天以内一口气下发了十六条命令。这十六条命令主要是针对这次战争之后,对帝国中央常备兵团的整备工作,尤其是在战争之中,被黑斯廷的突袭打垮掉的第二兵团和第九兵团进行了重建,皇帝下令,从帝国城卫军里抽调骨干下去充实在了第二第九兵团,然后又从帝国军事学院里调了一批毕业学员下去充当低级军官。

    至于兵团将军的人选问题,皇帝和军部的那些大佬争夺了几个来回,最后终于互相做出了妥协。

    调原第十三兵团第一旗团掌旗官索西亚,任第二兵团将军!

    调原第十三兵团第四旗团掌旗官巴特勒,任命第九兵团将军!!

    这两个人选是皇室誓死寸步不让的,而军部在强硬的顶了几天之后,皇帝在其他方面做出了妥协:帝国南方原本三个郡,从帝国行政区,就地划归临近的特玛军区!

    三个郡,换取了两个兵团的将军位置,很难说这次交锋,皇室和军部到底是谁赢了。

    但是不管如何,这一连串的命令下达之后,所有人却将目光瞄准到了一个人的身上!

    阿德里克!!

    不少人纷纷惊讶的发现,这一连串的任命之后,最大的收益人居然是这位新任的帝国军务副大臣!!

    要知道,阿德里克在第十三兵团干了九年时间,可以说尽得军心!

    这次从第十三兵团里调了两个掌旗官升任其他兵团的将军——在军队之中最讲究资历和出身背景!尤其讲究的就是老部下上下级的关系!

    新任的第二第九兵团的将军,都是阿德里克的老部下,这么一来,他以后在军队之中的影响力大大的提升了!

    在加上第十三兵团原本就是他的老部队,虽然鲁尔接任了将军的职位,但是九年的影响如何能轻易消除?况且鲁尔本身也不是一个喜欢擅权的人。以阿德里克在第十三兵团里的九年时间的经营,兵团上下谁不念着他的好?

    这么一来,帝国一共十三个常备兵团,已经有三个兵团,都可以算作是阿德里克的门下了!!

    甚至在帝国上层里,有一个观点:帝国军方里,原本的米纳斯公爵系之后,今后十年里,将会诞生出一个新的“阿德里克系”。

    当然了,计算这个“阿德里克系”,不少人也把夏亚给算进去了,因为夏亚曾经是阿德里克的亲兵,也是十三兵团出身,就任了一郡的军备长官之后,自然就算作了阿德里克的嫡系势力。

    不少人纷纷议论,陛下这是刻意的在栽培阿德里克了。毕竟,米纳斯公爵虽然影响力卓著,但是公爵大人毕竟是老了,谁也不知道这位帝国军队里的元老还能活几年。陛下现在依赖米纳斯公爵的影响力来镇住军队,但是一旦米纳斯公爵故去,那么就需要一个新的重量级的人物来代替米纳斯公爵的角色。

    毫无疑问,出身鹰系,战功卓著,又对帝国忠心耿耿,和军阀党泾渭分明的阿德里克,是一个非常合适的人选。

    可还有人认为,皇帝只怕是老糊涂了!

    阿德里克虽然有很多好处,但是却并不适合来取代米纳斯公爵的位置!

    米纳斯公爵的存在,最大的用处,其实主要是在于他对军阀党的震慑!这位军中的元老在军中无数门人,就连军阀党里不少人,都曾经在老公爵的手下任过职,无论军阀党和皇室如何争斗,但是一直对于米纳斯公爵都是保持了三分敬重。

    而公爵的最大的作用,就是在每次皇室和军阀党争得过于激烈的时候,出面充当一下双方的润滑剂,以保持帝国的大局稳固。

    而毫无疑问,阿德里克并不具备这样的作用!这位跋扈将军性子太过刚烈,和军阀党可谓是水火不容!陛下这么栽培他,固然是看重了他的威望和战功,但是却忽视了他和军阀党的关系!只怕这样一个强硬的人物上位之后,非但无法润滑皇室和军阀党们的关系,反而会火上浇油!!

    一时间,帝国上层里风起云涌,不少人都仔细的观察着局势……

    ※※※

    “我呸!!!”鲁尔狠狠的吐了口吐沫。

    他手里拿着一个甜薯,狠狠的嚼了几口,将渣子吐了出来,坐在帐篷里,大大咧咧的把一双肥胖的大腿翘在案子上。

    “他**的,说皇帝老糊涂?我看这些说这话的家伙才是糊涂。”鲁尔很肆无忌惮的评价皇帝,可是大帐里的几个十三兵团的掌旗官却并无丝毫的异色。

    毕竟,十三兵团的传统就是嚣张跋扈!鲁尔上任以来,原本大家对他的印象就是:这个家伙太他**的狡猾了,也太他**的能跑了!

    但是没想到,鲁尔一来之后,尽扫之前的那种狡猾无赖的模样,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个跋扈铁血的形象!来了之后,大刀阔斧的整顿军备,这个一贯懒散的家伙,居然亲自下了旗团里,和士兵住在一起吃在一起,训练也在一起!每天骑兵操演,鲁尔都吃住在军营里,而且为人豪爽耿直,赏罚分明,顿时十三兵团上下,对这位“只会逃跑”的将军印象大大改观。

    而且,皇帝下令从十三兵团里把索西亚和巴特勒调走,鲁尔也是非常感激的。

    这件事情,他也算是收益。

    虽然索西亚和巴特勒都是军中难得的优秀将领,但是毕竟他们两人都是阿德里克的老部下,一向骄横惯了。这种军中的老资格,鲁尔要收服他们只怕很难,类似他们这样的十三兵团里的老资格,也很难被鲁尔镇住。

    而且尤其是索西亚,这个家伙从前在十三兵团里带领的是重骑兵旗团,那是十三兵团里精锐中的精锐,也是阿德里克原本最看重的人,甚至阿德里克都有意将他接替自己,将来担任十三兵团的将军。可结果陛下一道命令,阿德里克调走,却把这个鲁尔胖子派来。

    十三兵团上下,这些老资格的掌旗官未必就服气。幸好上次大战,鲁尔的部队和十三兵团在一起联合作战,算是有些交情,这才没有引起什么下面的公然反对。只是索西亚这样的人,原本是内定的十三兵团未来的将军,心中自然失望了。

    陛下一道命令把他调走,鲁尔虽然心疼损失了一个优秀的骑兵将领,但是也算是松了口气。

    上次大战之中,第十三兵团里原本几个旗团长官,其中原本第三旗团的丰纳塔在负责断后的战斗之中战死殉国。而现在索西亚和银发汉子巴特勒调走,几个老资格的旗团长一下走了大半,鲁尔今后收服这支军队,从难度上来说就小了许多。

    今天刚刚送走了接到命令调走的索西亚和银发汉子巴特勒,两个十三兵团的老人倒是没有什么情绪上的不满,毕竟从旗团级一跃成为了将级,今后就算是和鲁尔同级的一方军头了。倒是两人敞开心扉,和鲁尔做了一次深谈,请求鲁尔好好的带领十三兵团这支铁军,千万莫要堕了十三兵团的军魂。

    两人倒是坦言,鲁尔调来的这些日子,大家看得清楚,也已经明白了这位兔子将军其实不是草包,的确是一个有本事的人,但是……毕竟他擅长逃跑的风格,和十三兵团的军魂有些不大相容,大家心中多有几分顾虑而已。

    此刻送走了两人之后,胖子在帐中开军议,现在留下的都是他原本从第六兵团带来的心腹老部下了,其中夹杂了几个原本第十三兵团的老人,也都对鲁尔归了心。

    鲁尔肆无忌惮的评价皇帝最近的做法,叹了口气:“谁说陛下老糊涂了,最近的这些作为,让人心中敬畏啊!嗯……只不过其中,只怕更多的是卡维希尔那个老家伙的智慧吧。”

    说完,他顿了顿,下令道:“各旗团准备一下,咱们准备迎接皇储殿下的到来吧,陛下将皇储派到我们这里来,就是对十三兵团的最大信任了,大家都仔细一些,千万别堕了咱们十三兵团的威风!”

    下令完毕,众人离开,鲁尔重重坐在了垫了皮毛的椅子上,狠狠的咬了一口甜薯,狠狠咀嚼了几下,腮帮子鼓囊,表情显得有些狰狞。

    “妈的……这一手棋很险啊。皇帝只怕是铁了心要和军阀党公然动手了!这才借机故意把皇储贬到我这里来,十三兵团历来都是对帝国最忠心的部队,一旦陛下和军部决裂,那么说不定会引起叛乱兵祸!帝都就成了最危险的地方,将皇储派到我这里来,是让我好好保护住这个未来的储君啊。”

    顿了顿,鲁尔丢掉了手里的甘薯,快步走到墙旁,看了看上面的地图,他的眉头紧紧拧了起来。

    “陛下准备怎么动手呢?从内而外?还是从外而内?一旦和军阀党决裂,那些家伙不甘坐以待毙,只怕会立刻就反了!嗯……我这里得做好准备,随时开拔起兵南下勤王。只不过……这个地方就是关键了!他**的,当初怎么把这个地方也划成了军区,这不是给自己脖子上套了个枷锁嘛!”

    地图上手指的地方,正是帝都奥斯吉利亚北部紧邻,亚美尼亚军区!

    这个军区盛产铁矿,以甲兵著称,最重要的是地理位置紧紧靠着奥斯吉利亚帝都直辖行政区!从亚美尼亚出发,快马急行军的话,只要不遇到阻拦,两天时间就能出现在帝都奥斯吉利亚的城下!

    这么一个军阀党的重要势力就靠在首都的眼皮地下,无疑是横在了皇室脖子上的一把利刃!

    顿了顿,鲁尔忽然怪笑了一声。

    “观察使,又是他**的观察使!上次是邦弗雷特那个死兔子当了观察使,也是下方来到十三兵团,结果那个家伙就真的变成了一个死兔子。哼,这次让皇储本人来,还是当观察使……他**的,太不吉利!”

    想到这里,鲁尔叹了口气,迟疑了片刻,终于一声大吼:“来人!!”

    帐篷外立刻一个传令的亲兵跑了进来。

    “传我命令!第三旗团立刻开拔南下!往南一百里驻扎!然后让他们每三天给我往南挪十里!地方上如果过来询问,就说是我们锻炼新兵,正在做春季长途拉练操演!”

    传令兵挺直了腰板行礼出去了,鲁尔却仿佛有些紧张,目光闪动,紧紧的盯着墙上的地图。

    内乱就要开始了……他**的,我们一乱,奥丁人一定会趁火打劫!奥丁……奶奶的,夏亚你这个小子,正好就在北部边疆,奥丁人一打来,你就是奥丁人铁蹄下的第一块石头!哈哈,如果你明白了其中的道理,只怕这个小子会气得骂娘吧。

    哼,小子,是英雄还是狗熊,就看未来这段时间里你的表现了。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