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二章 【相送】


本站公告

    第一百六十二章 【相送】

    “唉!”夏亚叹了口气,走上去,一把将地上的菲利普提了起来,先放在了那辆马车上,然后看了看他:“好吧,说说吧,菲利普先生,多日不见,你好像现在混的有些惨啊。”

    菲利普面色如灰土一般,神色惨然,忽然悲从心来,哀嚎一声:“我当年瞎了眼珠!今天被那个无耻卑劣的混蛋暗算!!”

    原来,那天菲利普在擂台上被夏亚给击败,打的全身重伤,骨头断了不知道多少——这也就算了,夏亚还恨他这人恶毒,将他的双手拇指给切了下来!这就算是将他给废掉了!

    这种武士,练的都是剑术,双手没有了拇指,就没法再握武器了,一身的本领就至少打了一半的折扣。

    更惨的是,他当场被废掉,给手下抬回去之后,原本还想把伤先治好,再慢慢想其他的办法。可等他被手下抬回去之后,别人一看他的伤势,情况就发生了一些微妙变化了。

    开始一天,他躺在床上,有医.生过来给他治疗伤势,还没觉得有什么变化,可到了第二天,情况就不对了。他手下原本还有两三个嫡系的心腹,第二天却都不见了,身边负责照料他的人也都换了几个。他重伤在身,起不了床,躺在床上就如同死人一样,心中感觉到不妙,却也没办法。

    渐渐的,感觉到了手下的人对他.态度越发冷漠了起来,从前他当首领,前呼后拥,有人端茶送水,现在躺在床上,手下人开始还来照料他,后来渐渐的就不闻不问了。幸好他当了多年的首领,总有那么一两个念旧的人,悄悄的给他送了药。

    菲利普也是一个狡猾多心机.的人,藏了药物悄悄的服用外敷,却故意还装作重伤不能动弹的样子,送饭的人送来的食物也渐渐粗陋,第三天开始,每天就扔块干面饼在床上——这些菲利普也都忍了下来。

    后来他才知道,自己重伤的那几天,大家发现他已.经废掉之后,手下人就起了异心了!

    本来他们这些武士团,就是靠着一身武技吃饭,武.技被废掉了,还如何服众?让没想到的是,第一个对他露出獠牙的,却是他之前最倚重的副手沙维尔。

    这个沙维尔跟了他不少年,甚至一身的武技都.是他一手调教出来的,算是半个徒弟一般,可偏偏这人却起了异心,菲利普卧床的时候,他的两三个心腹,就已经被沙维尔领了一群叛徒直接毙掉了。

    随后沙维尔就.在病床前威逼利诱,逼迫菲利普交权出来。

    原来,菲利普这人狡猾,从来做事情都留了一手,幸好这样才终于救了他的一命:他把银蟒武士团的大部分的财产,都存在了帝都的一个很有信誉的大商会的银会里,那存的财产,占据了银蟒武士团多年积累下的财富的七成以上。这么一笔钱,存在那家商会里,只有他菲利普出面才能取出来,旁人是绝对没法冒领的。

    如果不是为了得到这笔银蟒武士团多年积攒下的家底,只怕在病床上的时候,沙维尔就一剑把他干掉了。

    菲利普心中吐血,却只能故意示弱,和对方周旋,拖延时间,只想等到自己伤势好一些。他之前有忠心部下暗中给了他伤药,所以暗中调养,而有人的时候,就故意装作重伤不支的模样——也算他为人狡猾多变,却居然将沙维尔给骗过了。

    而暗中对他忠心的人,也帮他遮掩了一些,这才勉强拖延了些时间下来。

    终于拖延了几天,沙维尔每天都来逼迫,眼看对方渐渐不耐烦,如果再不交钱,只怕对方忍不住就要下杀手了。菲利普才终于答应。

    然后沙维尔带了一帮亲信,挟持着菲利普前往帝都的交易行会里,去那家商会里兑现取出财产。

    第二天去了交易行会里提取存金,在商会里,拿到了财产,装了两大车,菲利普忽然发作,他原本就伤势恢复了不少,虽然真正的实力是永远没法恢复了,但是对付几个普通武士还是没问题的,而沙维尔关注的是钱,就对他这个废人少了警惕,被菲利普趁机砍倒了几个人,又抢了一辆马车冲出了大街。

    沙维尔虽然奋力追赶,不过这个时候,菲利普的几个死忠的部下拼死拖延,等沙维尔杀光了菲利普的死忠之后,菲利普已经驾车跑远了。

    他也真是狡猾,趁着大白天就驾车冲到了城门逃跑,他算到了在帝都城里,只要在大街之上和城门旁,就有城卫军巡逻,沙维尔就算追上了也不敢公然作乱杀人,就被他这么一番拼命,居然逃出了帝都。沙维尔等人骑马追赶,却毕竟慢了一拍,直到跑出了帝都,菲利普却终于还是被追上了。

    “是我自己贪心作怪。”菲利普躺在马车上喘息:“如果我出了城就丢掉马车,随便往那个小路或者树林里一钻,他们也找不到我。但是我现在落泊逃亡,人也废了,只想保存下这一车财物,好今后养活自己,可是马车毕竟沉重速度缓慢,一路行驶还留下了车轮印记……”

    他一路架车往东而行,却没想到,在岔路口的东边,后面多多罗骑马刚和夏亚等人分别,路上就遇到了正在往东行走的菲利普。

    菲利普虽然不认得多多罗(当初伏击的时候,多多罗第一时间就滚到车轮低下去了),但是多多罗这次和夏亚等人分别,却换了一身装备,穿了一条嚣张之极的魔法师长袍!

    虽然他没有佩戴魔法师徽章,但是这种魔法师长袍的样式,菲利普如何不认识?又看多多罗骑的马是上等好马,马鞍上还挂了几个颇为精致的行囊,马鞍马鞭,无一不是上等货色,心中认定了这必定是一位实力高超的大魔法师!

    菲利普知道自己情况危机,就刻意和多多罗结交,原本多多罗也没认出菲利普就是那个银蟒武士团的头子,可结果两人说几句话下来,顿时就身份穿帮,互相认了出来。

    这一认出来倒好,多多罗也不是一个善茬儿,若是在从前,他看见菲利普这样的高手,自然是躲着走,现在对方如此狼狈落魄,他多多罗大人还有不上去好好痛打落水狗的道理?

    菲利普的实力虽然大损,但是对付多多罗还是没什么问题的,只是他知道了多多罗是夏亚的人,哪里敢对多多罗动手?只能哀告求饶,又听说多多罗是出来寻找“魔吻香芋”,菲利普立刻就发誓:他能找到魔吻香芋,不用去混乱之领冒险!只要多多罗肯放过他,那么十朵魔吻香芋,他菲利普保证奉上!

    多多罗一听,喜得险些脸上都笑出一朵花来了。

    可还没欢喜过几分钟,身后追兵就杀过来了。一番混战,菲利普拼死力战,架车和多多罗冲出重围,越过岔路口,就朝着西边而来。

    “然后就被我们救了?”阿弗雷卡特听到这里,也不由得叹了口气,兔死狐悲之情从脸上闪过。

    他虽然和菲利普有仇,但是此刻对方已经穷途末路,眼看当初嚣张的敌人如此仓惶落魄,心里也实在生不出什么仇恨来了。

    看着菲利普蓬头垢面,再也没有当初领着大队人马,围攻自己的那样跋扈的模样,阿弗雷卡特犹豫了一下,看着夏亚低声道:“大人,这个家伙已经如此模样,也算是老天给了他惩罚了,不如……”

    “嗯,我也懒得找他麻烦。”夏亚撇撇嘴:“不过,菲利普,你对我的人说,你知道哪里能弄到魔吻香芋,这是真的?”

    菲利普点头,沉声道:“不敢隐瞒男爵大人。”此刻他面对夏亚,本身就是落魄之人,又已经知道了夏亚的身份,更不敢造次,态度要多恭敬有多恭敬。

    “很好,你说出来,我就绕过你,而且……我还保你一命!你这一路就别往东了,往西跟着我们吧,反正我看你也带了一马车的财物,老家你一定是回不去了,反正孤身一人,只要有钱,到哪里都是生活,你跟着我们的车队往西吧,路上如果有人追赶,我就帮你挡了,怎么样?”

    菲利普虽然刚才已经做了必死之心,但是人如果有一丝活路,又有谁愿意去死?此刻忽然一条活路就在面前,他眼神一动,瞪大了眼睛看着夏亚,那神色复杂,忽晴忽暗。

    毕竟眼前的这个人,就是当日废掉了自己的凶手!自己今天落魄如此,可以说都算是夏亚的作为,如果他本领还在,手下的人哪里敢反叛?

    可是此刻,末路之下,夏亚今天又救了自己一命……

    “多谢男爵大人。”菲利普翻身从马车上滚了下来,扑在地上的尘土里,夏亚站着不动,只是冷眼看着他:“不用谢我,平等交易,你提供魔吻香芋,我就保你一路平安。公平得很,不过你如果再为非作歹,老子杀你,也不过就是动动手指的事情。”

    菲利普苦笑一声:“大人,我经这一事,许多东西也看透了……如果不是我平日里行事歹毒,言传身教,我身边的人,也不会有样学样,忘恩负义来对我……况且,我现在已经是半废的人了,哪里还有为非作歹的本事?”

    夏亚点头:“起来吧,你的命我保下了!”

    菲利普爬了起来,不等夏亚追问,就主动道:“魔吻香芋这东西,原本是只产在帝国东部边疆之外的混乱之领,精灵族的领地里。不过,我却知道,这大陆上还有一个地方,也有魔吻香芋!”

    “哪里?”夏亚目光闪动,旁边马上的多多罗也眼巴巴的盯着菲利普。

    “野火原!扎库土人部落!”

    夏亚一听,眼神一动。

    他生长在野火原上,如何不知道扎库土人部落?

    扎库土人部落,算是在野火原上除了矮人族和地精之外的另外一个种族了。

    不过扎库土人,虽然是土人,也毕竟也算是人类,只不过是一群不开化的野人而已,生性和习俗,都和拜占庭帝国以及奥丁人不同。这些土著人还没开化,结部而居住,在野火原东部的深处。

    野火原东部穿过一片野蛮丛林,一直往东,就可以抵达扎库土人的部落所在了,在一片秘林之中。这些扎库土人族虽然不开化,但是却毕竟也是人类。矮人族和地精不和人类来往,但是扎库土人部落却是和人类文明世界有着不少联系的。扎库土人部落里盛产一些稀少的货物,正是文明世界里奇货可居的好东西。

    比如扎库土人出产的烟草,就是贵族们喜爱的好东西,传说那些烟草,都是扎库土人里的年轻姑娘们,用烟叶在光溜溜的大腿上搓出来的烟卷——不仅仅烟草的味道醇厚,但是想想这其中的旖旎,就多了几分情趣了。

    此外,扎库土人部落附近,还有一座金矿,盛产黄金,还有当地的丛林里盛产魔兽,而扎库土人骁勇善战,尤其是在丛林之中行走如飞,神出鬼没,更擅长驱使野兽,还有使用各种毒物。所以,纵然部落附近就有金矿,但是长久以来,外面的文明世界的人类也不敢相侵,只能跑去和扎库土人交易。

    幸好扎库土人不像矮人族那样讨厌人类,也愿意和人类的商队做一些交易,用他们的特产烟草黄金香料还有魔兽皮毛魔核,换取一些人类世界的货物,听说在扎库土人部落里,最受欢迎的人类文明世界的货物就是酒!扎库土人不会种植粮食,也不会酿酒,尤其喜欢人类酿造的醇厚美酒,还有丝绸器皿,以及铁器,都是扎库土人部落里大受欢迎的东西。

    “扎库土人部落,我倒是知道那个地方。”夏亚眯着眼睛:“但你怎么知道,那个地方有魔吻香芋呢?”

    菲利普缓缓道:“大人,多年前,我银蟒武士团还没有如今这样的气候,当年我和我弟弟,也曾经带着一帮手下武士,给一些大型商团充当护卫佣兵,赚一些吃饭的钱。就曾经有一次,随着一个商团前往过野火原,还跟着一起进入了扎库土人的部落领地里。那魔吻香芋,是我亲眼看见在扎库土人部落里有的!当时去交易的商团,据说在那扎库土人部落酋长房间里看到了这种植物,非常惊诧,后来听扎库土人说,在那片林子里,就有这种植物存在!而且,似乎数量也不在少数的。”

    说着,生怕夏亚不信,菲利普大概讲述了一下魔吻香芋的外形特征。夏亚听了,看了看多多罗,多多罗轻微点了点头,想来菲利普说的是不错了。

    夏亚叹了口气:“好吧,信你一次。”

    顿了顿,他扭头看了看多多罗:“活该你命好!哈哈,如果你一个人去东边,我们都觉得你这次是死定了,可如果野火原里有那东西的话……哈哈!那可算是老子的地盘了,真的有的话,我怎么也给你找出来!扎库土人部落,我虽然没去过,但是附近的那片林子我却跑过,只是没敢接近过土人的部落领地,那地方倒也不算太远,只是有些难找而已,只要认得路,就不算困难了。”

    多多罗心中大喜,能不冒生命危险就扎到魔吻香芋,他如何不高兴?命是自己的,谁会愿意白白丢了去?

    ※※※

    这么一来,菲利普这个原本的冤家仇人,也加入了夏亚等人的队伍里。夏亚分出了两匹马来,拉上了菲利普的那辆马车,那马车沉重,行驶起来车轮咔咔作响,上面垒了好几口大箱子,也不知道这个菲利普多年来,银蟒武士团到底敛了多少钱财。

    夏亚念及自己最近手头紧张,看着菲利普一大车财物,就不免心中偶然浮想联翩:反正大家是敌非友,这么好机会,用不用黑吃黑了他?

    菲利普却毫无察觉,大概在他想来,这位夏亚大人名声显赫,又是贵族,又是高官,哪里会觊觎自己这点“小钱”?

    可却没想到,夏亚红红的眼睛,早不知道在他马车上转过多少回了。

    幸好夏亚还没那么不堪,这种念头么,想想也就罢了。

    只是看来今天事情真的是一桩一桩,一行人往东而行,等到了晚上的时候,来到一个小镇子留宿,才到镇子口,就听见身后大路上传来滚滚车轮声。

    回头看去,一辆轻便的马车,四匹上等的好马拉着,飞快而来,那马车上一人,远远看去,身形有些熟悉,略微近了一些,就听见远处那赶车的人大声喝道:“前面的!是夏亚男爵大人吗!还请等一等!”

    那嗓音浑厚而带着几分懒散的味道,夏亚听着耳熟,眯眼一看,不由得愣住了。

    罗迪?!

    那个米纳斯家的车夫……啊不!那个小公爵!!

    那马车轻便,又是四匹好马拉车,顷刻就追到了面前,罗迪一脸的尘土,灰头土脸,显然一路赶得甚急,只是来到面前,那模样却变了。

    原来当初见这位小爵爷,他一脸的大胡子,今天跑来一看,却脸上和下巴上光溜溜,那满脸的大胡子居然剃得光溜溜!他原本相貌就属于儒雅清秀类型的,之前非要留下大把络腮胡子,实在有些不伦不类,此刻恢复了本来面貌,却赫然就是一个英气俊朗的青年人!

    跳下马车,罗迪飞快朝着夏亚大步而去,夏亚翻身下马,站在马旁,看着跑来的罗迪,脸上似笑非笑:“小爵爷,跑来追我做什么?”

    他心里打定主意,如果对方是反悔来找回宅子,那么就立刻趁机把这个烫手的山芋还给对方!

    “哈哈!男爵大人!”罗迪走到面前,却郑重的行了一个礼节,让夏亚有些疑惑:“夷?你是未来的公爵大人,对我行什么礼。”

    “以后你就知道了。”罗迪对夏亚挤了挤眼睛,随即一指身后的那辆马车:“我没想到你们走的这么快,这些东西收拾得慢了些,好在还是赶上了。夏亚男爵,这一车东西,算是一点小小的意思,请你务必收下吧!”

    送礼?!

    夏亚这是真的呆住了。

    “这个……”土鳖眉开眼笑,搓了搓手:“这个……怎么好意思呢?”嘴里这么说,眼睛却不住的往那车上瞟:不知道公爵家送礼,送的是什么好东西?嗯,最好都是金灿灿的印着人头像的那些玩意儿……

    罗迪何等聪明,一看夏亚的表情,就猜到了三分对方的意思,对夏亚使了个眼色,夏亚会意,和罗迪走到了一旁,罗迪才低声道:“车上是一箱紫金币!价值大约是四万金币,还有四桶好酒——先说明了,金子不是我送的,酒才是我亲手找的。”

    夏亚一听这话,哪里还有什么心思想酒的问题!

    金币!四万金币!!!

    土鳖几乎两只眼睛都变成铜钱的模样了!

    不过咳嗽了一下,土鳖假意笑道:“这个……怎么好意思?你们又是送宅子又是送钱的……”

    罗迪愣了一下,才道:“那宅子的事情我不清楚,父亲要送你,自然有深意。不过这钱么,你却一定要收下的。我米纳斯家族,不欠人人情!”

    嗯?欠人人情?

    夏亚愣神的功夫,罗迪凑到夏亚的耳边,低声笑道:“我的妹妹,皇储之妃,可是您亲手救下的!这恩情,我们米纳斯家可不能不报答!”

    这话一说,夏亚顿时如同浇了一桶凉水在脑袋上!脸色一变,霍然退后一步,低声道:“你们知道我知道?”

    这话有些怪异,但是罗迪却一听就明白,微微一笑:“我们知道你知道,放心,只是我和父亲知道。陛下和我妹妹还不清楚。”

    说到这里,他拍了拍夏亚的肩膀,笑道:“放心吧,这事情我们不会泄露出去的,你装傻的道理,我们也都明白。不过你救的是我们米纳斯家族的族女,这恩情不能不回报!”

    顿了一下,罗迪笑道:“还有,那宅子我听说你没修,想来你是手里钱不趁手了,我已经交待了手下人,那宅子,你虽然不再帝都,但是我会派人给你照应着,维修的费用,我来给你付了,也免得你来回奔波。”

    夏亚讪讪一笑,抬了抬手:“那就多谢你了。我现在实在是手里没钱,所以你的这些礼物么,我就不客气,照收下了!”

    罗迪却松了口气,笑道:“好,你收了,我才放心,以后还要请你多照应我呢。”

    夏亚奇道:“你是未来的公爵,我不过是一个男爵,我哪里有什么照应你的?”

    罗迪摇头:“父亲不让我现在说,那么以后你自然就知道了。”

    话到这里,罗迪正要告辞,忽然回头看了夏亚一眼,神色古怪:“那个……我来之前,听说你已经拜了卡维希尔先生当老师了?”

    夏亚一瞪眼:“传得这么快?你都知道?”

    罗迪嘿嘿干笑两声:“那个……其实,我当年也曾经拜过卡维希尔先生当老师,不过老师教我几年,后来我退师了。”

    “夷?怎么不继续跟他学了?”夏亚好奇。

    罗迪愁眉苦脸,苦笑道:“我家里虽然是公爵之家,但是我从小父亲对我督导就严,我十八岁后有了公职,所有的开销从来就是自己承担的!!卡维希尔老师虽然学识渊博,但是……但是每年的孝敬,要钱实在太狠了,兄弟我也是负担不起啊!!”

    夏亚一听,顿时就如同找到了同病相怜一般,连连点头,大感其慨,跺脚道:“不错不错!那个老梆子实在太不是东西,借着教徒弟敛财!我离开帝都之前就给他刮了一万金币!”

    说着,两人抱头,泪流满面,齐声高呼:“理解万岁!”

    此刻两人惺惺相惜,一起感慨了会儿,又一起编排了卡维希尔几句,最后对视哈哈一笑,顿时感觉关系亲近了不少。

    夏亚第一次有人跟他一起痛骂卡维希尔,实在是心中畅快,看这个罗迪就越发顺眼了许多。

    终于罗迪说了会儿话,就真的告辞了,转身离去,在那马车上解下一匹马来翻身骑上,他是军中豪门出身,骑术了得,那马上纵然没有马鞍缰绳,也丝毫不在意,人在马上,对着夏亚哈哈一笑:“此去一路保重,你我不日就能有机会再聚的!”

    说完,这位小公爵掉转马头而去,跑了几步,远远的抛来一句:“夏亚,别忘记了在帝都还有日夜记挂着你的人!!”

    这最后一句抛来,夏亚原本一脸感动,顿时就忽然面色僵硬起来,张大了嘴巴,望着小公爵的背影,过了好久,忽然狠狠哆嗦了一下。

    “他**的!我还以为他是好人!原来也是他娘的是一个兔子!妈的!老子才不要你记挂着我!滚蛋滚蛋!下次见面,直接一拳打翻!”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