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黑斯廷!可敢一战?】


本站公告

    第八十五章【黑斯廷!可敢一战?】

    轰的一声,夏亚手里的盾牌瞬间就碎成了数十块,碎裂的铁片飞溅而出,甚至将两旁的几个拜占庭的士兵脑袋都削掉了!

    夏亚从天空落下,重重砸在地上,双臂上的肌肉绽开的数处,夏亚跳起来的时候,口中喷了口鲜血,用力摇晃了一下脑袋,忽然眼睛里露出一丝狠历之色,一把推开了身边要搀扶他的斯雷特,夺过一柄长矛,跃上高台,眼睛眺向远处……

    仿佛是冥冥之中的注定,他看见了在奥丁人的阵列最后面,那一个小小的黑色人影,看见了那个人影孤独的站在那儿,四周的奥丁人都和他保持着距离……

    夏亚双目赤红,后退了好几步,然后借着助跑,大吼一声将长矛射了出去……

    黑斯廷站在那儿,看着一灰色的影子从营门后窜了出来,划破天空射来,他站在那儿纹丝不动……

    轰的一声,长落在了距离黑斯廷大约十多步的地方,两个奥丁战士抬起盾牌,却在轰鸣声之中被洞穿,长矛落在地上,炸裂成了十多截!

    黑斯廷轻轻擦拭了掉了一粒溅脸上的血珠。

    “力量不错……哼,准头么,差点。”

    黑斯廷阴柔地眼睛里露出了一丝热来:“是一个不错地强者啊。强者哈哈哈……”

    这位丁武神地脸上明明在笑。可是眼神却越发地冰冷。只是那冰冷之中地一丝狂热。却反而让身边地护卫心中涌出了一丝恐惧地感觉来。

    黑斯廷又拿起了一柄长矛来了口气。正要再次射出……

    不过他才抬起头来。就忽然就听见了几声古怪地声音……

    几架投石器机簧地声音。数枚巨大地石头被弹射了出来。朝着黑斯廷所在地方向落了下去……

    轰轰几声。石头落在人群之中时传来了一阵惨叫。十几个奥丁人第一时间就被砸成了肉泥。而石块落地地弹动是将周围地数十个奥丁人扫趴下……

    夏亚站在营里,看着远处石头落点的地方,他呼哧呼哧的喘息:“妈的……你以为老子和你比准头?老子只是给投石器试试落点和距离……”

    奥丁人的第一波攻击终于在一个小时候结束,驻地的寨墙后堆积的尸体几个地方几乎已经形成了一片坡地,可以想象的,奥丁人下一次进攻,在这几个地方甚至不需要搭梯子,只要踩着尸体就能冲上寨墙了。

    “我们……恐怕很难支撑过第二次进攻了。”斯雷特苦笑。

    第一次攻击,奥丁人扔下了近一千多俱尸体似终于打退了奥丁人的进攻,但是夏亚和斯雷特都是心中沉甸甸的。

    因为己方的损失也并不小,至少五百名战士死去还有数十名重伤着已经失去了战力被抬到了后面。原本就战斗力薄弱,驻地能战的力量不过两千。现在几乎一下就去掉了三分之一!

    更重要的第一轮的死伤,损失的都是战兵!剩下的人里,一半的人则是刚刚拿起武器的辅兵,运输兵,工匠,马夫,车夫,甚至是厨子……

    看着斯雷特的苦笑,夏亚没有说话,只是低头沉思。

    就在这个时候,奥丁人的方向又传来了一阵号角声。

    斯雷特眼角一挑:“是他们的集结号声!号声一停就是队列集结完毕……然后,就是第二波攻击了!”

    夏亚喘息了会儿,他的双臂上被裹上了一层白布,不过布片也被鲜血浸红了。他咧着嘴,忍着痛,吸着凉气,眼神里闪过一丝绝然:“或许……我有办法争取一点点时间。

    ”

    他看了看远处,忽然一笑道:“还记得兔子将军鲁尔么?”

    他站了起来,手按在了斯雷特的肩膀上:“不管如何,现在能拖延一刻都是好的!说不定下一刻……将军他们就杀回来了呢。”

    他捡起一柄长矛来,缓缓走到了高台上……

    他的眼神里闪过一丝红光来,咻的一声,长矛刺破天空,呼啸而射了出去,轰的一声落在了中间的战场之上!

    那轰鸣的声音,顿时吸引了寨墙后的拜占庭士兵还有奥丁人的队列之中诸多目光。

    长矛扎在地上,断裂成了数截,轰鸣之中惊起了一片尘土!

    一个嘹亮雄壮的声音传遍整个战场:

    “黑斯廷!!可敢与我一战!!”

    这一声亮的挑战,顿时震惊的全场!!

    拜占庭这一遍,寨墙上的士兵纷纷回头,看着站在营门下的夏亚和斯雷特。

    斯雷特的眼睛瞪圆,惊讶的盯着夏亚,拉了一下他:“你,你疯了……”

    夏亚一把甩脱斯雷特的拉扯,对他轻轻摆了摆手。

    斯雷特咬了咬嘴唇:“你是在送死!我知道你想靠邀黑斯廷单挑来争取时间,可是那个家伙是黑斯廷!是奥丁武神!甚至可以说是奥丁军中的第一强者,你……这是送死!”

    夏亚哼了一声,走到了营门口,对着远处,亮起嗓子,大声吼叫:

    “黑斯廷!!可敢与我公平一战!你难道是胆小鬼吗!都不敢应声了吗!!”

    奥丁那一边的;列之中顿时沉静了下来,终于,远处一个沙哑的声音传来。

    那声音并不如何高亢,却遍了整个战场,每个人都听得真真切切。

    “战场之上的挑战吗?”

    黑斯廷的拜占庭语说的非常熟<,语气冷漠:“我答应你的要求,拜占庭人。”

    夏亚哈哈大笑,鼓足了气大声吼道:“好!我就等着看看你这个奥丁武神有多厉害!那么,我饱餐战饭……准备一下……嗯!就等午后!午后的时候,我在战场上等着你!老子就一个人出来!如果你胆小的话,不妨多带一些部下!”

    旁边的斯雷特听了心中叹息:谁说这家伙是一个粗坯,连激将法都会用呢。

    果然,斯廷的声音仿佛冷笑了一声:“你放心,我们公平决战,我也希望看看拜占庭军中,居然还有敢向我挑战的人,到底是什么模样!”

    斯雷特听了心中叹息:勇敢是勇敢,但是,太勉强了……就算是阿德里克将军,也无力挑战黑斯廷吧……

    “报上你的名字,拜占庭武士!”黑斯廷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倨傲。

    夏亚嘿嘿一笑,挺直了腰板,然后深吸了口气,用最雄壮最慷慨最激昂的声音吼了出去!

    “我!也不怕告诉你!我!拜占庭帝国一等爵士,邦弗雷特是也!!我会亲手在战场之上斩下你黑斯廷的头颅!!”

    听到这句话,斯雷特第一个反应是,顿时眼前一黑!!

    第二个反应就是:我日!这个小子也太卑鄙无耻了!!

    夏亚跳下了高台,然后一屁股坐在了斯雷特的身边,斯雷特张大嘴巴瞪圆了眼珠子盯着夏亚,嘴唇动了动,却发现自己面对这个无耻的小子实在说不出一个字来。

    直到夏亚坐下来拿起皮袋灌了几口水,斯雷特才哭笑不得的开口:“你……你……唉,你实在是……”

    夏亚一瞪眼,却反而很理直气壮的大声道:“我什么?那家伙是奥丁武神,奥丁军中第一高手啊!我真的和他单挑?那不是脑子坏掉,白白送死么?我可还没活够呢!”

    “可……可你公然下了战书,等中午一过,黑斯廷出来应战了,你,你怎么办?”

    夏亚嘿嘿一笑,摸着下巴,咧嘴道:“那还不简单?把咱们那位小白脸爵士拉出来,到时打开营门,把他一脚踹出去!至于他黑斯廷是打是杀,那就不关我的事情了……再说了,他可是观察使大人啊!是咱们这里的最高统帅!他不应战谁应战?真和黑斯廷单挑,从军职高地开始往下排,就算你都排位比我靠前多了,怎么也轮不到我这个小兵先上吧?”

    说着,夏亚躺在了地上,舒展身体休息,恢复体力:“不管怎么说,我总给咱们争取了小半天时间吧?黑斯廷那个家伙要显示他的强者风范,在中午之前,是不会进攻我们的了……”

    “你呢?”斯雷特忍不住道:“你就没有一点强者风范?”

    夏亚指着自己的鼻子:“我?你看看我,从头到脚,哪里长得像强者了?我现在只是一个小兵而已啊!就算未来想当强者,也至少等能活过眼前这一关才行吧!不然的话,没变成强者,就先做了鬼了。”

    斯雷特瞪着眼睛,喘了口气,终于古怪一笑:“我忽然发现……你这个家伙真的很无耻!”

    夏亚躺在那儿,拍了斯雷特一下:“好吧!我把这句话当成是赞美了。”

    说完,他闭上了眼睛。

    斯雷特看着这个土鳖,忽然觉得有些看不透这个家伙。

    却又听见夏亚用仿佛神经质一样的语气低声的自语嘟囓:

    “老子不会死,一定不会死。就算要死……也不是这里,不是现在!”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