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多多罗的悲惨命运】


本站公告

    多多罗觉得自己一定是得罪了至高无上的神,或者是被诅咒了……

    不会啊……回想一下自己,除了坑蒙拐骗欠钱不还还有好色贪婪之外,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罪过吧。

    呃……除了在教会魔法学习的时候,例行的每天早晚祈祷课的时候常常开小差打瞌睡……

    可纵然如此,如此悲惨的命运也不该落在我多多罗大人的头上啊!

    神灵啊!我可是魔法师啊!是大陆上最最高贵的职业,魔法师啊!!

    虽然之前因为躲债而流落到野火原这个蛮荒之地,但是自从上次跟随了那位高贵美丽的殿下把自己从那个凶狠的小蟊贼手里赎走之后,多多罗一度以为自己悲惨的命运就此结束了。

    他可是知道艾德琳高贵的身份!以自己一个低微的低阶一级魔法师,能跟随在这位殿下的身边,纵然说不上是前途无量,今后至少也算是抓住了一张长期饭票,吃喝不愁了吧?

    可惜,多多罗的如意算盘并没有实现。

    可怜虫并没有想让多多罗跟随自己的意思,事实上可怜虫知道自己回去之后,自己的命运都是一个未知数,她又怎么会让多多罗跟随自己呢?况且当时把多多罗带走的时候,她只是单纯的想避免让这个家伙向土鳖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

    而带走了多多罗,在路上的时候,可怜虫就逼魔法师用魔法发了一个毒誓,一个虽然低微,但是却带着魔法属性的契约誓言,足以让这个家伙嘴巴紧紧的闭上了。

    所以,在回到了野火镇的时候,可怜虫就放走了多多罗,让他自谋生路了。

    当然了,善良的可怜虫并没有亏待这位魔法师,毕竟也算是共患难一场,临行之前,可怜虫让奇普骑士给了他一笔不斐的钱财,虽然不算太多,但是一百个金币也足够魔法师花销很久了。

    而且,可怜虫还很天真的认为,她这算是做了一件善事,毕竟,算是让魔法师重获自由了……

    但是可怜虫错了!

    似多多罗这种人,身无任何自保的技能,他的魔法太过低微,在野火镇那种凶人满街走的地方,无疑是把一只肥羊丢进了狼窝。

    更倒霉的是,这只肥羊身上还揣了一百金币这么一笔让人眼红的财富!

    于是,多多罗惨了!

    最让魔法师气愤的是,他遇到的上次抢劫他的同一批恶棍,上次就是这些家伙把他身上的衣服都扒光扔在城门外的。

    结果没想到这个肥羊又送上门来,还又带来了一笔横财!

    恶棍们很开心的笑纳了这笔意外的收获,而可怜的魔法师,再次被扒光了衣服扔在了城墙角落——处于善心,这次恶棍给魔法师留下了内衣。

    可怜虫大概是没想到自己的好心,却反而让魔法师遭遇到了如此悲惨的命运吧。

    如果……如果野火镇没有被军队占据,那么多多罗还可以再把自己卖身一次,卖到某个商队里当仆从,以他会写会算的本事,至少算是一个文化人吧,也能混个温饱。

    可惨就惨在,多多罗和夏亚一样,遇到了一伙强拉壮丁的士兵!更惨的是,可怜的魔法师可没有夏亚那样强悍的身手。

    他也试图逃跑,但是挨了几顿鞭子后,魔法师老实了。

    他被带进了民夫营,光荣的成为了一名苦力,为拜占庭帝国的抵抗侵略者的战争默默的做着贡献……

    而好吃懒做的魔法师也成为了苦力营里最受欺负的家伙,他体力很差,工作起来总是最落后,吃的却丝毫不比别人少,自然三天两头被监工的士兵痛打了。

    当然了,他也不是没有试图说明自己的身份:一名光荣而高贵的魔法师。

    但是很可惜的是,他的话被当成了疯话。而当他试图施展魔法的时候,一个扬尘术却反而把看管的士兵惹怒了。

    “靠!敢拿沙子丢老子!”

    结果魔法师得到的是又一顿饱打。

    在遇到夏亚之前,可怜的魔法师已经在苦力营里挣扎了很多天了……

    如果说到大陆千百年来魔法师群体之中命运悲惨的记录,恐怕多多罗已经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身为魔法师混得惨到这种地步……恐怕传扬出去,全大陆的魔法师都会羞愧得恨不得一头撞死——当然了,在撞死之前,一定会先出手格杀了这个让群体蒙羞的多多罗!

    ※※※

    多多罗坐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对夏亚诉说了自己悲惨的遭遇。念在毕竟相交一场,连夏亚都忍不住有些同情这个家伙了。

    “好吧!这个家伙我要了!”他转过身去对着那个胖军官宣布:“我就要他了,当我的扈从吧!我什么时候可以把他带走?”

    胖军官用一种看牲口的眼神审视了一下多多罗——这个家伙瘦得没几两肉,留在苦力营里也是浪费粮食。

    于是贪官露出了恭敬的笑容:“随时可以带走——只要您愿意。”

    所以呢……

    绕了一大圈,魔法师再次落入了夏亚的魔掌。

    脱离了一名光荣的苦力身份,魔法师的新身份是,一名骑兵的扈从。

    ……呃,好吧,扈从就扈从吧,至少总比当一个苦力要强百倍吧。

    但是夏亚的一句话就让魔法师幻想破灭了。

    这个土鳖笑嘻嘻的宣布:“从现在开始,你又是我的索索了。”

    ※※※

    唯一对此有疑异的是凯文,看着夏亚带走的这个瘦弱的家伙,可怜兮兮的跟在两人的身后,凯文总是忍不住回头打量这个可疑的家伙——他怎么看怎么都觉得这个人的相貌实在是猥琐,贼眉鼠眼的……

    而且,以凯文的专业眼光看来,这个家伙实在不像是一个能胜任工作的合格扈从。他看上去有些狡猾,不是那种能吃苦耐劳的样子。而且身板瘦弱,不像是能干力气活儿的,要知道,骑兵的装备可是很沉重的!这个家伙能搬得动嘛?

    “你怎么选了这么个家伙。”凯文有些叹气。

    “一个老相识,看他在苦力营里太可怜了。”夏亚很随意的回答。

    “哦?他以前是干什么的?会什么手艺吗?”

    夏亚想了一下:“嗯,一个变戏法的。”

    (变戏法的……后面魔法师泪流满面。)

    “变戏法的有什么用?他看上去好像不太能干活啊。而且……这个人好像有些狡猾。”凯文表达了不安的关切,毕竟扈从对骑兵来说还是很重要的。

    夏亚咧嘴一笑,眼神里闪动着古怪的光芒,他回答了凯文的疑问。

    “放心,他会听话的……我的养父教过我一句话:棍棒底下出孝子!嘿嘿……”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