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一百零三章 阵法与隐匿神通


本站公告

    ()    林轩选择暂且歇息。

    赶了这么久的路,法力消耗固然不多,然而多多少少也有了几分疲倦之sè。

    而接下来自己要做的事,可并不轻松,剑湖宫传承自上古,总舵说龙潭虎穴也没有错。

    稍事休息恢复,将状态保持在巅峰,自然也就多上几分成功的把握。

    林轩虽对自己的实力信心十足,但却绝不会有盲目自大一说。

    总之小心无大错。

    ……

    一夜无事。

    以林轩的隐匿之术,仅仅是在这儿潜伏,自然不会将行迹泄露,转眼已是第二天早晨,天刚蒙蒙亮,林轩就睁开眼眸。

    一夜打坐,他jīng气神都已恢复至了巅峰,抬起头颅,眼前的景物在朝阳的映衬下也渐渐清晰起来了。

    表面上看,并没有分毫不妥,然而林轩心中可不会有分毫懈怠之sè,缓缓站起,挥舞手臂,随着他的动作,一道道玄妙异常的法诀由指尖激shè而出,灵光耀目,五sè琉璃,一个个拳头大小的符文映入到了眼帘里。

    这些符文旋转喷薄,随后竟将林轩的身体缓缓包裹。

    紧接着,林轩就这样凭空消失掉了。

    隐匿之术!

    以林轩所学之广,所会的隐匿神通恐怕有数十种之多,而此时此刻,他自然是挑其中最为玄妙的一个。

    哪怕是渡劫级别的老怪物,只要不是刻意将神识放出,想要看破他的行迹,也不会那么容易,至于其他的修仙者,更不用提。

    不过对于禁制阵法是否会有同样的效果,林轩却不太好说,毕竟阵法之道,林轩虽也学过,但现在已谈不上jīng深了。

    但没有关系,只要小心一些,想来也不会有大碍地。

    脑海中念头转过,林轩不再迟疑什么,深深呼吸,眼眸深处银芒大起,施展出天风神目,远处原本虚无的空气中,一个个光晕浮现而出。

    林轩嘴角边流露出一缕笑容,这些用于jǐng戒的禁制虽然不俗,但既然已被自己看破,当然不会再有半分的作用与效果,林轩自有手段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就潜入。

    随后他浑身青芒一起,但很快,那遁光就变得暗淡以极,林轩晃晃悠悠的像前面飞去。

    ……

    楚原是剑湖宫门下弟子。

    剑湖宫传承自上古,做为鼐龙界排名第一的势力,自然不乏依附于它的宗门家族。

    楚家就是其中之一。

    要说楚家的来历也颇为不俗,据说先祖就是剑湖宫的上古修士,而且还进阶到了分神期,也曾经是位高权重的长老之一。

    可惜事易时移,如今已经破落了下去,不过毕竟与剑湖宫有着千丝万缕的牵扯,楚氏子弟,若是灵根资质不俗,想要加入剑湖宫比其他修士要容易许多。

    楚原当年,就是楚家的嫡系弟子,做为异灵根的拥有者,天赋资质在楚家都首屈一指。

    于是顺理异常的加入了剑湖宫。

    而到了这里,他才知道什么叫做天才如云,强手似雨。

    自己的这点灵根资质,在楚家算是了得,可到了剑湖宫,却再是平凡不过。

    楚原被

    磨灭了傲气,不过他倒也懂得知耻而后勇的道理,修行十分努力,不过短短的两百年,就进阶到了元婴期。

    灵界资源丰富,剑湖宫拥有灵眼之湖,弟子的修行条件,更是不俗,然而这么短的时间,能够凝结元婴成功,也算颇为了得,所以楚原如愿以偿的成为内门弟子了。

    内门弟子,待遇与外门完全不同,若是运气好,说不定还有机会被门内的长辈看中。

    分神级别的长老他不敢奢求,若是能拜一位洞玄期执事为师,楚原就心满意足,有了师尊相助,今后的修行之路不敢说一片坦途,但至少能少走许多弯路。

    俗话说,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这话可没有分毫夸张之处,有师尊点拨,与自己一味苦修,那效果可是截然不同。

    楚原很努力,他的勤奋,距离苦修之士也不远了。

    平时有空,就在洞府中打坐,没事,绝不外出,虽然做为元婴期修仙者,寿元还多,但仙道艰涩,没有必要,他绝不会虚耗光yīn的。

    然而不久之前,他的苦修生活却被打破。

    云隐宗与本门交恶,甚至爆发了激烈冲突,具体原因,楚原不晓得,毕竟他的修为还太低,没有资格了解宗门隐秘。

    只是接到命令,在宗内巡逻,以防备有心怀不轨之人潜入。

    接到这个任务,楚原心中有点嘀咕,云隐宗敢与本门作对,简直不知死活,他可不相信对方敢来袭扰剑湖宫的总舵。

    但对于宗门布置下来的任务,却也不敢怠慢什么,毕竟若是完成得不错,可是能够获取不少宗门贡献来着。

    而按照剑湖宫的规矩,宗门贡献可是能够兑换成晶石或者其他宝物,站在这个角度,他即便对这个任务不以为然,但也不会有分毫的怠慢。

    不过看起来,这又是十分平静的一天。

    与楚原同行的,还有十余名修士,都是与他一样刚刚成为内门弟子的元婴修士,不过领头之人的修为却要高上一级,乃是离合期。

    这一小队修仙者徐徐飞过,并各自将神识放出,在这附近来回探测,自从两宗交恶,这种任务他们已经执行很久了,自然是驾轻就熟。

    一切都没有任何不妥。

    突然“轰”的一声巨响传入耳朵,事先半分征兆也无。

    那声音震耳yù聋,晴天霹雳与它相比,根本就不值一提,楚原一个趔趄,若不是他反应还算迅速,忙深深呼吸,让真元将丹田护住,差点被这巨大的声音震伤了内腑,脸上不由得流露出骇然之sè。

    惊诧之余,忙循声转过头去。

    就见远处的天边,传来一连串的爆裂之声,灵光四shè,接着呼吼之声传入耳朵,与之伴随的是,可怕的灵压冲天而起,整个天空似乎都开始扭曲,随后一片片的塌陷了下去。

    “这怎么可能?”

    楚原已祭出了防御的宝物,好歹他是元婴级别的修仙者,然而眼前光是那爆裂的余波就承受不住,难以想象,这是什么境界的修仙者在交手呢?

    PS:今天天气不错,又是端午节,老婆抱怨我好久没有陪过她和宝宝了,念叨了好久,幻雨只好陪老婆和宝宝去公园了,明天努力,大家见谅。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