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一百零二章 傍晚


本站公告

    退一万步说,就算最后打不过,也要尝试一番才知道结局是什么,总之以林轩如今的实力,虽然也承认剑湖宫非同小可,但并不认为它就真的无法战胜了。

    事在人为,云隐宗虽然弱小,但也有赢的机会。

    就看自己这些人能不能把握,而突袭对方的总舵会是很好的选择。

    争论最终没有一个令人满意的结果,林轩至始至终坚持自己的选择,而银瞳少女与龙姓少年则认为太冒险了。

    不过林轩一定要这么做,他们自然也不能阻止什么。

    只能祝福,希望林师弟能平安归来了。

    ……

    事不宜迟,以林轩的性格,既然已经决定这么做,当然没有兴趣,继续在那儿慢慢耽搁。

    反正自己是单枪匹马去闯对方的总舵,也不需要什么准备,什么配合。

    故而等商议结束,林轩直接就回了自己的洞府。

    稍事打坐,然后就躺在床上好好休息了。

    一夜无事。

    第二天起来,林轩精气神都恢复到了巅峰,由于昨天已经做出了抉择,林轩也不需要重新再打招呼。

    浑身青芒一起,就离开云隐山像天外飞去。

    几个闪烁,已消失了踪迹,整个过程隐秘以极,本门弟子,甚至根本不知道他这位太上长老已经离去。

    林轩如此低调,自然是有道理,如今两大宗门交恶,云隐宗总舵,虽然已将禁制开启,有如铜墙铁壁,然而毕竟人多眼杂,自己如果大摇大摆的离开恐怕难以保密。

    如果一不小心,走漏了消息,剑湖宫的防御。恐怕会更上一个等级,林轩虽然对自己的实力信心十足,但也没有必要故意增加此行的难度。

    故而悄悄离开就成了最佳选择。

    虽说世上无不透风的墙,但这种情况,对方就算得到消息,时间恐怕也来不及。

    想要取得这一次争斗的胜利,不仅需要绝强的实力,聪明才智也是必不可少地。

    ……

    鼐龙界做为灵界排名靠前的小界面之一。面积广博无比,剑湖宫距离云隐宗何止千万里。

    由于距离太远,剑湖宫想要攻击云隐宗其实颇为麻烦,光是调集人手,以及赶路就要花费精力无数。

    反过来,道理其实也相差仿佛。

    然而林轩这次动作。并没有带门人弟子,只是一个人,行动相对而言,自然要更加方便。

    遁光迅速暂且不提,以他身家之丰富,凡是路过仙城,有传送阵可以用于赶路,不论要花费多少晶石,林轩都不会吝啬。

    能够早一点将冲突结束。云隐宗的损失相对来说,自然要少上那么一点。

    这中间孰轻孰重林轩岂会不清楚,何况这点晶石,对林轩来说,也根本算不了什么。

    就这样,原本遥远的路途,林轩仅仅花费了数日的功夫,就接近了剑湖宫总舵。

    ……

    这是一个平静的傍晚,太阳尚未落下山坡。天边的云彩被夕阳映做了金黄之色。鸟儿尚未归巢,依旧在枝头穿梭。叽叽喳喳的声音传入耳朵,四周的气氛宁静而祥和。

    远处的大山在夕阳的余晖下更显磅礴,蜿蜒起伏,延展像天边极远之处。

    这里已经是云隐宗的势力范围了,然而天空之中,却不见修士巡逻,虽然与云隐宗交恶,但双方的实力,毕竟不是一个等级,剑湖宫根本没有想过,对方敢反客为主,图谋他们的总舵。

    但若是以为剑湖宫盲目自大,丝毫准备也无,那可就大错特错,表面上或许看不见修士巡逻,但那仅仅是外松内紧罢了。

    该派传承自上古,总舵的禁制阵法又岂会是少数,说铜墙铁壁都没有分毫夸张之处,只不过一般的修仙者,表面上,根本就难以看出端倪罢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太阳开始慢慢落下山坡,光线越发的昏暗了,突然,一朵云彩慢慢的飘了过来。

    那云彩看上去,普通以极,飘动的速度似乎也一点都不快,然而那仅仅是表面,或者说错觉而已。

    其实快到了极点,开始还在天边,一晃眼,就已经飞到了近前。

    随后云彩依旧飘在天空,一道不起眼的青芒却从里面飞了出来。

    少顷光芒收敛,一个少年显露出了容颜。

    一眼望去不过二十余岁年纪,身穿青衣,容貌更是普通无比。

    浑身上下分毫灵压也无,原本应该很强大的气息也含而不露,林轩的实力,如今已到了返璞归真的地步,表面上,自然看不出有何不妥,就仿佛一名普通的凡人似的。

    “这儿就是剑湖宫总舵?”

    林轩袖袍一拂,一个玉瞳飞掠而出,对照里面的地图,自己肯定是没有找错地方的。

    林轩松了口气,眉梢眼角也露出几分欢喜。

    随后他并没有将神识放出。

    这儿距离剑湖宫总舵,虽然还有一定距离,但林轩修仙经验何等丰富,猜也猜得到这附近必然布置得有不少陷阱禁制的。

    林可不想打草惊蛇,否则一旦对方有了防备,自己再想要闯入可也要费不少的波折。

    这样的蠢事林轩自然不想去做。

    好在以他的手段即便不使用神识探测,也还有不少别的方法的。

    林轩深深呼吸,眼眸深处银芒大起,已施展出天凤神目,随后向着远方眺望去了。

    果然,一道一道的光晕出现在视线里,原本看似平静的空气却被布下了各种各样的禁制。

    这些禁制几乎没有法力波动释放而出,显然威力极弱,几乎没有什么防御的效果,然而用于警戒,却是足够了。

    林轩叹了口气,自己所料果然是正确地,剑湖宫并没有疏忽大意,外松内紧,别的不提,这些禁制应该是最近才布下地,目的就是防备云隐宗的突袭。

    打算不错,可惜在自己面前也没有效果,林轩嘴角边露出一丝冷笑之色。

    然而抬头看了看天色,林轩却没有打算现在就去闯对方的总舵,反而盘膝在一隐蔽的地方坐下来了。

    若是按照一般的思路,肯定觉得晚上行动会有夜色掩护,更加的隐蔽,其实不然,有禁制掩护,白天晚上都一样的,若是自己没有料错,晚上的防护,说不定还更严一些。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