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五百五十七章 握手言和


本站公告

    那一道厉芒,穿破了对方的头颅,血流如注,假如对方是人类修仙者,那结果不用言述,就算是渡劫期大能,受这样的重伤肉身也无法保住,然而此魔仅仅是用手在额头上一抹,伤口就被魔气堵住,不再有分毫鲜血流出,接下来,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了。

    林轩看得瞠目结舌。

    不灭之体?

    不对,妖族的不灭之体虽然也有类似的效果,但与眼前的情形,明显不同。

    林轩默然不语,然而脸sè却是非常的yīn郁,敌人的神通,比想象的还要诡异,这一战的艰苦,恐怕也就远在原先的预料之上了。

    耳恶!

    不过林轩怒归怒,脸上却没有分毫的畏惧,只是变得更加的谨慎小心而已,自己多少大风大浪都闯过来了,他相信,这一回,也会是胜利者,天外魔头又如何,再可怕,难道还能与自己曾经得罪过的冰魄圣祖相比?

    在魔界,自己被圣祖追杀,都化险为夷,眼前这一点危险曲折的考验又有什么了不起。

    想到这里,林轩的脸上,浮现而一丝笑意,而天空中,那万千魔影也已经消失,林轩神念一动,数以百计的剑光倒飞了回来,如bō浪一般,层层叠叠的遍布在身前。

    三属xìng的九宫须臾剑,论威能,已不下于顶阶的通天灵宝,即便以此魔的凶悍,心中或多或少,也会有一些忌惮。

    何况刚丰那一番斗智斗力,他着实吃了不小的苦头,表面上伤口已被抹除,但是否就真的完好无损了?

    林轩可不这么认为。

    至少与刚才相比,此魔的脸sè,明显白了一些,并隐隐传来一分虚弱,虽然很快,就被他掩饰了,但林轩神识远超同阶修仙者,这一点细枝末节,并没能逃出他的探测。

    显然,愈合刚才的伤口,即便对于天外魔头,也绝不是一轻松的工作,里面多半牵扯到精元hún力什么,需要付出重大的代价,毕竟世界上没有免费我午餐啊!

    但不管如何,此魔的体质,也是难缠到极处,毕竟换做人类修仙者,这种情况本该是肉身报废掉的。

    林轩在感叹对手的难缠,而天外魔头对林轩,何尝不是暗自忌惮。

    刚刚他面对缥缈仙宫的三名修仙者,显得是游刃有余,说将他们玩弄于股掌间,也毫不为过。

    那三个家伙还是分神后期的。

    可如今呢?

    面对区区一初期的小家伙,自己却差点在yīn沟里翻船了。

    虽然这中间有大意的成分在里头,但不得不说,这小子的神通也实在出众,而且yīn险狡猾,否则自己也不会一头栽入他布下的陷阱里啊!

    神通不俗,且机智莫测,无疑,这样的敌人,是最难缠的,吃一堑,长一智,如今他也不敢将林轩当作普通的修仙者,而不得不小心应付。

    一人一魔,各有顾忌,一时间,场面出现了少有的沉寂。

    当然,这样的僵持,注定是维持不了多久地。

    很快,苏云峰的声音就传入耳朵,只不过被天外魔头附体以后,他的声音显得是沙哑难听到极处。

    “你不是普通的修仙者,区区分神初期的存在,是可不能有这样实力的,难道你是某渡劫期老怪物的分身不成么?”

    林轩听了这样的揣摩,mō了mō鼻子,这位的想象,还真够丰富,不过从他的话语也可以听出,即便是天外魔头,对于修仙界的大能存在,依旧还是有所忌惮的。

    其实这道理也很清楚,俗话说,水能克火,但火大了,一样能够将水化为蒸汽的,五行相克,但也没有绝对一说。

    对修仙者来说,天外魔头很是可怖,但若是修士太过强大了,这些可怕的存在也是徒唤奈何,反过来,修士还可以将其灭除。

    比如说,眼前的天外魔头,虽然在分神期存在面前,显得强大无比,但假苏对方是渡劫期,这结果,就会完全迥异。这中间的前因后果,以林轩的聪明,不难揣摩口故而他眼中异芒闪过,心思顿时变得活泛起来了。

    如果对方能有所顾忌,自己就有了与其谈判的资本与道理,如此一来,互相顾忌,倒不一定非要你死我活地。

    林轩实力虽然不弱,但想来不是什么凶残好斗的家伙,如今已取到宝物,平安离开这里是最重要地。

    脑海中念头转过,林轩试探着开口了。

    “林某是什么样的存在不重要,如今的重点是,你我无冤无仇,实在没必要以死相拼的,何不握手言和,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这样对你对我,都有好枷…”

    “哼,你伤了本尊,就想握手言和,世上有这样的好事么?”

    苏云峰的声音传入耳朵,林轩听了,却是大喜,对方拒绝得并不坚决,明显还有可商量的余地。

    于是他趁热打铁的开「我是软妹伊心」口了。

    “那道友想要如何,让林某自裁赔罪么,这明显是不可能的,阁下既是天外之魔,吞噬了林某的元婴想必会有一些好处,然而林某可不会任人宰割,阁下真觉得自己一定能办到么,为此所冒的风险可是一点也划不着,还不如见好就收的握手言和。”

    苏云峰陷入了沉默。

    虽然他自问有实力将这小子灭除,但对方神通之诡异,心思之细腻狡猾,也远在自己预料之上的。

    临死反扑,自己需要付出的代价恐怕真是非同小可,这小子所言,未必丝毫道理也无,自己只要从这里出去,就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游,想要吞噬多少元婴都有,何必在这里冒这么大的风险呢?

    林轩悬浮在半空中,静静等着对方的答复,当然,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于古魔,这是以防万一,害怕对方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给自己再来一次偷袭。

    如此一来,对方所有的表情变化,全都落在他的眼里。

    苏云峰的脸上,lù出几分沉吟之sè,过了片刻:“好吧,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同你拼个你死我活,确实不符合本尊者的利益,那枷…”!。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