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四章 散乱石柱


本站公告

    望着此女的背影,林秆眉宇间布满阴霾,神色越的凝重了起来

    “少爷,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平心来说,我也不清楚。”林轩嘴角边流露出一丝苦笑之色,若是换一个地点,即使面对两名后期老怪物,他也有八层的把握逃脱,不过在这独立的空间么……

    危险不必说,如果不能快点找到出口,迟早会被追上的。

    “别说了,办法一会儿路上在想,我可不愿意被他们堵在此处

    林轩眉头一挑,闪身像洞外掠去了,穿山甲所化的怪人,依旧忠实的守在原地,见他出来,嘴角一咧,嘿嘿嘿的傻笑起来。

    林轩叹了口气,这家伙倒也是一个后期,可惜灵智开启出了问题,既没有炼制宝物,战斗的时候又只会蛮打硬冲,实力大打折扣,否则自己的处境要好得多。

    不过话又说回来,若非这穿山甲是傻的,自己又怎么可能将刈i收伏。

    林轩摇摇头,现在可没有时间在这里继续耽搁,伸出手来,在腰间一摘,已经取下了一空空的灵兽袋,将穿山甲装了起来,随后浑身青芒大起,像前方飞掠而去。

    “咦!

    百余里外,妖魔遁光一缓,停了下来:“怎么回事,又出现了两名修士,一名元婴中期,一名凝丹期。”

    “我-也感觉到了,而且两人分开,凝丹期的似乎是一小丫头,现

    在已独自逃走。”北冥真君眉头一皱,有些惊疑不定的开口。

    “哼,一凝丹期的小辈有什么好说,不值一提,倒是那突然出现的

    元婴中期家伙是怎么回事?”

    “你问我,我又哪里清楚,云岭山不是有一元婴期修士莫名失踪

    了吗,十有**就是这家伙。”北冥真君没好气的说。

    “这话倒也不错,不过那化形期的大妖族与这家伙在一起,而且他的气息十分古怪,就仿佛……仿佛被收到了灵兽袋。”妖魔喃喃自语。

    “p乡,故弄玄虚,一元婴中期的修士能将后期大妖族收伏,老夫活了近千年,还从没有听说过如此荒唐事的。”北冥真君不以为然的说。

    “不管对方是不是有阴谋,多了一名中期修士可就更加棘手。”

    “怎么,道友打起了退堂鼓?”北冥真君眉头一皱的说。

    “当然不。”妖魔的脸上闪过一丝厉色:“道友何必激将于我「即便境界相同,我们魔族的神通可是要比人族妖族高上一筹,,身为略石城主,道友也远非普通后期修士可以相比的,在下可有说错?”

    北冥真君表情一僵,但很快又恢复如常:“道友过誉,在下可无法与你相比。”

    妖魔哈哈一笑,这件事情点到即止,双方还是合作关系,。

    肩头一抖,大片的魔气蜂拥而出,望中间一聚,隐隐竟现出了长相恐怖的妖魔,然而这可不是什么第二化身的神通,而是魔族特有的秘术。

    “去!

    妖魔一点指,那新出现的怪物化为——团阴云,激射像了左侧,看方向,正好与武云儿逃走的相同。

    虽然可能性不高,但也要防止那丫头带着宝物私逃,对付一凝丹期的小修士,这魔气凝成的怪物足以。

    而妖魔本体与北冥真君则方向不变,他们的目标仍就是林轩。

    “该死,好快!”

    两拨人一前一后,相距约有百昙左右,林轩虽是元婴中期,但神识也比后期存在弱不到哪里,自然能够感觉到距离在一点一点的拉近。

    可恶,自己的遁光度居然要比两个老怪物慢上一点点的。

    林轩眉头大皱,这样千每可坚持不了多久。

    平心来说,他也算智计百出的人物,然而此时此刻,却真的有点一筹莫展了。

    无奈之下,林轩只有咬着牙,一路狂奔,同时脑海拼命转动,看能否想出脱身之策。

    就这样一追一逃,持续了半个时辰之久,虽然距离拉近了许多,但想要追上,还需再费不少工夫。

    对于林轩的遁光度,两个老怪物同样心中骇然,要知道他们都不是一般的后期存在,没想到这小子能逃得这么快。

    “少爷,你看前-面。”

    林轩的脑海还在高运转,月儿的声音已传了过来,林轩遁光度不变,却将神识集中到了前面。

    那是一座苍峻挺拔的大山,粗略一看,并没有什么起眼,然而山脚处,却有许多石柱,貌似杂乱无章的摆放着,然而林轩精通阵法之术,却一眼就看出了不同。

    似乎十一一十一一可惜现在根本就没有时间研究的。是继续逃,还是停下来看看这些古怪的石柱

    林轩很快就做出了选择,他遁光一缓,停了下来。

    毕竟自己飞得比对方慢,逃,迟早也会被追J1,而这些石柱「说不定却是如何离开这独立空间的线索。

    不管,搏一搏!

    林轩将神识放出,开始研究这些古怪的石柱。

    另一边,岩浆湖下面。

    “这是什么?”

    田小剑已来到了亮光之处,如果林轩在此,肯定会大惊失色,这里同样有很多石柱,散乱的摆放着。

    只不过与山脚那处的不同,湖底的石柱之中,还有一个传送阵。

    没错,确实是传送阵,尽管看上去非常粗陋,就仿佛某人在很紧急的情况下,匆忙布置的。

    田小剑脸上满是警惕之色,小心的椁神识放出,这一次云岭山之旅,他已吃了太多的苦头,自然不想再因为一时大意,而踏入陷阱之中,先研究清楚,随后再慢慢使用。

    林轩也在研究石柱,不过他比田小剑可要急得多,如今有两个后期的老怪物在后面追着。

    七八十里的距离,虽不能说转瞬及至,但对他们来说,绝对用不了半盏茶的功夫。

    林轩心中的着急,可想而知。

    奋这种情形下,想要研究出石柱的奥秘,实在是太勉为其难了些。

    突然,林轩表情一变,飒然抬起了头来。

    一道黑色的虚影,已经浮现在了百余丈开外。

    “不可能,他怎么来得这么快……”林轩话音未落,就张口结舌,对方使用的,居然是缩地神通。

    不用说,这先赶到的,自然是妖魔。

    俗话说,一着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家伙几次三番的让田小剑逃脱,可再也不敢小看那些境界比自己低的修仙者。

    原本双方互相追逐,还是十分正常的,可林轩突然停了下来,就让他大为忌惮……那小子该不会已经找到了离开这独立空间的方法?

    虽然仅仅是猜测,但他可不敢有丝毫大意的,立刻撇下北冥真君,先是一步,施展起了缩地之术。

    这项神通与瞬移相比,也差不多哪儿去,敏十里的距离,自然是转瞬及至。

    黑光中,隐约可见那形貌狰狞的妖魔,到了以后,他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继续施展缩地之术,身形一震模糊,距离林轩就只剩下七八丈远了,翻涌的魔气之中,探出一只黝黑的鬼爪。

    出其不意!

    与世俗武林不同,修仙界可不会看重什么前辈风范的,妖魔残忍邪恶,更是只重结果,若是能用偷袭的方法,!

    还别说,如果换一名元婴中期的修仙者,不灭,也绝对重伤了。

    毕竟中期与后期的差距,本就奉天渊之别,何况这可怕的妖魔,还占了偷袭的先机。

    然而林轩岂是普通的中期修士可比。

    虽然妖魔出现得太意外了些,但事到临头,他反而将心静下来了。

    这一次确实情况危急,但绝说不上自己踏上仙道最险的一次,何况害怕没有用途,此时沉着应对才是最重要的。

    见对方恶狠狠的扑到面前,格轩左手翻转,一柄式样古朴的长戈已浮现出来,林轩伸手握住,朝着对方狠狠的挥落下去了。

    青光一闪,空气顿时如波纹般荡漾了起来。

    那鬼爪还来不及探出,妖魔就已跌跌撞撞的出现,雪狐王的长戈连瞬移都能破除,区区缩地术算什么?

    妖魔的脸上露出惊讶之色,不过林轩可不会给他时间细细思索,袖袍一拂,另外一道更加耀眼的青芒飞射而出。

    不用说,自然是青火!

    迎风暴涨,狠狠的向着对方的头顶劈上。

    同时林轩口一张,从嘴巴中喷出一道拇指粗的碧绿色火线,呼的一下爆燃起来,一只牙尖嘴利的小鸟在火焰中浮现,双翅一展,如耀眼的流星一般,几乎眨眼就来到了妖魔的眼前。

    而林轩还不满足,在腰间一摘,把那只装着穿山旱钧灵兽袋祭了

    起来。

    吼!

    可怕的灵压从天而降。

    化形后期!

    而且已到了顶阶之境,妖魔尽管知道有这么一名大扶族,但事到临头,却也不由得勃然色变了。

    猎人变成了猎物,原本他想要偷袭林轩,可没想到这小子比那田小剑还要油滑得多,神通宝物也更加令人瞠目结舌,转瞬之间,形势生了逆转,林轩完好无损,反而是饱的情况,着实有些不妙起来。

    ps:晚上还有,大家投了那么多催更票,幻雨只好拼585858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