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九章化宝为虚


本站公告

    ”讣,也不过稍逊一筹,但他面对敌人的时候,依旧不会只惩匹夫之勇。

    然而血魔乃是活了百万年的老怪物。同样狡猾以极,居然在最后时刻,将玉罗蜂的行藏看破。

    林轩脸上浮现出可惜之色,想也不想的袖袍一拂,一道耀眼的青芒飞射而出,当头劈向对方的头颅。

    不用说,自然是青火歹了。

    而另外一只手也没有闲着,在腰间一摘,已将灵鬼袋往半空祭了

    。

    袋口张开,一股腥臭的尸气从里面喷了出来,接着黑芒一闪,一干瘪瘦高的身影映入眼帘。

    “炼尸?”

    血魔尊者的声音沙哑无比,脸色更是迅阴沉了下去:“而且还是元婴期?”

    林轩笑而不语,青火剑已狠狠的劈刺了下去,血魔自然没有等着挨打的道理,张开口,喷出一道黝黑如墨的魔气,一阵扭曲,幻化成了一上尖下方的盾牌,挡在他的头顶上面。

    林轩不惊反喜,对方未免也太托大了些,别说他不过区区元婴中期,就算是后期大修士,也没有赤手空拳,接下自己青火剑的道理。

    这可不是普通的法宝!

    对方既然犯傻,那就要让他付出代价。

    在林轩神识的一催之下,那道青芒变得越的耀眼,暴涨到了丈许长,狠狠的与对方魔气幻化的盾牌撞上。

    刺咖

    灵力四射,令人牙酸的声音传入耳朵,两位元婴期修士的硬撼非同小可,周围那些古怪的云雾都被排并了。

    四周变得清明起来。

    然而仅仅是一瞬间,很快,那些雾气就像有生命一般,再次弥漫,将这附近重新充满。

    果然有古怪,不过现在面对强敌。林轩自然也没有心情去研究那雾气,打败血魔才是最要的问题。

    青火剑神通虽然单一,但攻击力却无以伦比,多次为林轩力克强敌。林轩有信心,大修士不动用宝物,空手也是接不下来的。

    可,,

    他瞪圆了眼珠,脸上满是惊讶之色,那盾牌不过是魔气幻化而成的。居然将青火刻挡住。

    这怎么可能呢!

    林轩吸了口凉气,心中不由得浮现出另一个苗条美丽的身影,红绫仙子,这些古修士果然要比现在同阶的存在难缠得多,没有一个是省油灯的。

    林轩这边大惊失色,却不知道血魔心中比他还要骇然得多。

    他哪里是空手硬接林轩的宝物。

    刚刚那魔气其实就是一特殊的法宝了。

    血魔人品暂且不说,但所学确实极为广博,曾经得到了一本《化宝为虚》的功法,此功法据说最初是从灵界传下来的,可惜仅有只言片语。但几经转手,却由人界的古修士将牺补齐。

    论威力,当然无法和灵界那出名的神通相比,但精深奥妙,也非常的了不起。

    所谓化宝为虚,顾名思义,倒与凡人武者人剑合一颇有几分相似。

    众所周知,本命法宝不用之时。都会将其收纳入丹田里面,用本身真火,日夜培炼。

    随着时间的推移,即使是很平凡的宝物威力也会越来越大的,与主人的心神联系,也会越的紧密。

    但不管如何,法宝也只是外来之物,远不如自己的身体,能够做到真正的心神合一。

    这也是为什么,化形期妖族。大部分都锤炼妖体,而对法宝不屑一顾。而左类受困于本身的天资,别的流派不提,就算是修妖者或者佛宗的炼体术,与高阶妖修相比,毕竟还是要逊色一些。

    但灵界人族,自有才智高深之士,创出了这逆天功法,《化宝为虚》虽然威力不及,但理念却是一样地。

    就是将本命法宝,在体内炼化。是真正的华为虚无,变成无形的古怪之物,然后用魔气或者是儒门的浩然正气将其包裹,让法宝与魔气完全融合,然后再经过种种不可思议的转化,让两者融为一体,变成玄宝魔气。

    这种魔气一旦炼成,则具有了法宝的性质,而且不受外形限制,飞剑,盾牌,长戈,法旗,或攻或守,可以变化出任何一种宝物。

    端的是玄妙无比,威力惊人以极!

    所以他刚刚并非空手硬接,可对方那短剑,仅仅一击,虽然没有突破自己魔盾的防御,却让他胸口的气血翻滚无比。

    好惊人的威力!

    这小子不仅进阶快,宝物也如此犀利?

    血魔同样在心中倒吸了一口凉气。

    两人第一波交手,看似不分胜负,心下却各自嘀咕。

    丑林轩脸卜经毫没有畏惧之葳,强敌自只毋得多了。刻,在这危险地域,他可没有心情与对方慢慢过招,这纭岭山危机四伏,战决才是最佳选择。

    念及至此,林轩神念微动,尸魔脸上露出凶厉之色,他可不知道害怕为何物,骨髅爆响声中,大踏步冲向了对手。

    “月儿,称也出来,不过要小心一些,躲在我后面偷袭就可以。”林轩脸上露出奸猾之色,以众凌寡是他做人的原则,月儿虽然未能结婴成功,但配合兽魂幡,神通也是不弱。

    血魔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并非孤家寡人,而是主仆联手,再加上愧儡尸魔,三个欺负他一个。

    “好的。”

    月儿也早就心痒痒了,自从少爷结婴成功以后,战斗的时候自己已很少能插上手。

    毕竟元婴期与凝丹期的差距太大了,少爷怕自己一时失手,落入危险之中,,

    林轩的关心爱护小丫头自然谨记心中,但也常常埋怨自己没用,反而像少爷的包袱,此时能够帮忙。月儿当然高兴无比了。

    “记住,只需在我身后,不许接近那老家伙,听见没有。”林轩殷殷叮嘱。

    “是小婢记下了。”月儿乖乖的点点头,一副人畜无害的面容,然后小手翻转,一面黝黑色的幡旗出现在了她的掌心?面。

    月儿闭上双眸。一道法诀打出。

    另一边,血魔尊者瞪大了眼珠,气得几乎快要吐血了,望向林轩的眼神满是怨毒,他自认也是心机深沉的人物,否则极恶魔尊一代枭雄。也不会悲惨的落入他的算计之中,死于四大鬼帝的围攻”

    可这小子,才活了多少岁,怎么如此的心狠腹黑,一开始,就看出自己欲对他不利,却装出一副很纯的样子,暗地里,却悄悄的请君入瓮。诱骗自己踏入陷阱之中,,

    元婴期的尸魔,还有凝丹期的阴魂女子,血魔舔了舔舌头,忍不住看了一眼旁边与魔蟒厮杀不休的玉罗蜂,这在上古时期,乃是极为厉害的魔虫,他岂会不认得,幸好没有完全成熟,而且仅有一只,否则光是此物,就足以将自己灭杀掉了。

    又惊又怒,不过血魔尊看到底是横行一时的魔头,而且修炼的功法特殊,自认比起大修士也未必稍逊什么,这小子虽然狡猾到了极处,但自己也未必就怕他了。

    当然,如果仅仅是为当初沦陷区的一点小恩怨,他肯定不会与这么可怕的敌人纠缠,”因为不值得!

    可林轩乃是双婴拥有者,对他来说,却是无与伦比的诱惑,只要有一丝希望,也不会放弃的。

    何况血魔尊者自认,就算以一敌三,自己依旧占据赢面。

    “哼,不错,当年一区区的凝丹期修仙者,居然成长得如此迅。确实大出本尊着意料的,看来要收拾你,还真不太轻松,也罢,虽然每变身一次,我会元气大损不少。但灭杀你的好处,却足以弥补”子。就让你见识一下,本尊者的无上魔功,能让我全力应付,你死也该瞑目了。”血魔的脸上满是凶残之色。而尸魔已经来到了他身前三丈之处,魔臂暴涨,狠狠的一拳击出。

    时方居然不闪不躲,仅仅是黝黑的魔气冒出,将他的身体包裹。

    轰!

    那一拳仿佛打到了空处,这魔雾竟然有移形换位的效果,林轩眉头大皱,空间神通,涉及天地法则,只有进阶离合期后,才会有所涉猎掌握,对方明明是元婴期,为尔

    难道这也是古修士的过人之处。

    林轩眉头大皱,袖袍一抖,已将那长戈取出,他可不会给对方从容变身的,法力注入,狠狠的向前劈出。

    一道银色的月牙,从那长戈的顶部激射而出,虽然直径仅有尺许。却耀眼以极,尤其令人惊骇的是,他所过之处,空气都被带上了轻微的纹路,如同扭曲的褶皱一般。

    似缓实急的飞到了那魔气所形成的乌云面前。

    血魔似乎也察觉出了不妥,想要向旁边飘落,但尸魔却虎视在侧,他毕竟只是元婴期修仙者,就算因为是古修士的缘故,掌握了一些空间之术,但也绝对是皮毛的。

    站在原地不动,还可以用移形换位。躲过攻击,当然,这并不是立于不败之地,因为如此肯定非常的消耗法力,一旦动了,那移形换位之术就失去了效果,,

    高手过招,有如电光石火,哪有时间给他犹豫,那光波已经狠狠的斩进了魔云里。(未完待续)

    ,585858xs.com